鬼谷尸经

第三十九章 饭局

姓易的2018-12-08 11:39: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老佛爷这个人很牛逼吧?

    老佛爷也在跟我寻找同样的东西吧?

    老佛爷比起我来说,各自的底蕴实力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吧?

    没错,哪怕就是因为这样,我还是找到了几乎所有的宝贝。

    或许这是运气,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例如祖师爷保佑等等原因,我才能找到这么多东西。

    可老佛爷找了这么些年,难道他得到的东西,除了天云水宫里拿出来的天赐铜棺之外,就真的一个宝贝都没再找到过?

    “他只知道我有宝贝,却不知道我有几个宝贝,如果我要找的东西在他那里”我嘿嘿笑着,估摸着是我的笑声太惊悚了,海东青只敢远远的看着我跟我保持距离,那表情就跟见了鬼似的。

    “对了,鸟人。”我坐了起来,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咱们这两天咋没见着大牙呢?”

    “你不知道?”海东青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疑惑的问我:“小佛没跟你说?”

    “我操,你以为我是神仙啊,感情我啥都知道?”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要是老子啥都知道,下一个版本的十万个为什么就有着落了。”

    “就在咱们行动的那一天,大牙被小佛爷安排走了。”

    闻言,我皱着眉头仔细想了一会,这才想起来那天的事。

    就是那天出发之前,大牙被小佛爷叫过去了一次,之后就消失了。

    不得不说大牙的存在感有点低,都过了这么久我才发现这孙子失踪了

    “他被小佛安排去干嘛了?”

    “不知道,说是给咱们安排什么退路,结果事解决了,大牙还在外地。”海东青耸了耸肩,很出乎我意料的,他似乎对于这些小事了解得很清楚。

    我哆嗦了一下,好像霎时间想起了某件事。

    “那啥,咱们是不是把某个小家伙给忘了?”

    “谁啊?”海东青皱着眉头。

    “猫。”

    海东青沉默了半晌,点点头,说,好像是忘了。

    “妈的咱们竟然把这小家伙弄丢了!!!”我忍不住惊呼了起来,急匆匆的下床,穿上鞋子就要回去找猫,可仔细一想就更纳闷了,这小家伙是从什么时候消失的?

    就在此时,房门忽然被人敲响了,海东青走过去开门一看,给门外的人让开了路。

    “喵。”

    “易哥,你的东西。”大牙左手抱着正张牙舞爪要过来跟我拼命的猫,右手抱着一个装着我所有希望的布袋子,满脸苦笑。

    我激动万分的小跑了过去,接过大牙手里的布袋子,然后装作不认识他手上拿着的活物:“哎呦我操,这谁啊,我不认识诶,你在哪儿遇见它的?”

    现在跟猫相认就不是感动得泪流满面的事儿了,铁定的要被它挠一顿,没见它现在的样子都属于想发飙却发不出飙的模样吗?

    “您先接过去,快,接过去。”大牙哆哆嗦嗦的说,他手上的血痕似乎是在冥冥之中提示我,妈的接过来你就死定了。

    最终还是海东青的胆儿大,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走过去接过猫。

    然后。

    他被猫挠得死去活来。

    “疼吗?”我啧啧有声的看着这一幕,只感觉挠在他身痛在我心啊,身为他的兄弟我哈哈哈哈叫你丫的去接傻逼了吧?!

    “不疼。”海东青咬紧了牙,手哆嗦着,跟帕金森患者似的。

    “这小家伙你在哪儿遇见的?”我叫住了正准备转身离去的大牙。

    大牙耸了耸肩:“佛爷说是咱们要走了,安排我回去帮您拿东西,结果就在外面看见这猫了,一直围着大门打转在那儿叫呢。”

    “对了,佛爷叫我给您带个话,六点整的时候出门,去见大佛爷。”大牙说这话的时候脸色也有点奇怪,说不明白的复杂,可能他也知道小佛师爷跟大佛的故事吧。

    下午闲着的这段时间,我要么就在思考,为什么小佛爷要带着我们去见大佛,要么就是在安慰那只要跟我鱼死网破的猫,说好话(我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听懂)外加送好吃的,简直是把它当成大爷供起来了。

    关于我思考的问题,一直都没有答案,当时问小佛爷他也是半遮半掩的。

    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真相。

    “妈的!没见人都带这么多保镖吗?!老子一个人去了多丢份?!”小佛爷某次喝醉酒后这么猛拍着桌子骂街:“老子好歹也是曾经呼风唤雨的人物吧?!感情我带几个保镖还不行了?!”

    我当时要不是紧拉着海东青不让他动手,估计小佛爷已经被恼羞成怒的海东青扔进南明河里造福鱼类族群去了。

    话先回来。

    在时间差不多到点的时候,我跟海东青也已经收拾好了,衣服也换了一套干干净净的。

    怎么说我也是得出去见人啊,要是我还穿着平常那脏兮兮的外套得多丢人?

    “妈的。”小佛爷一瘸一拐的走到我面前,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我的打扮,没好气的问我:“你他妈是要去相亲还是咋的?”

    “我操。”我忍不住就要挽着袖子抽他,但小佛爷明显是有了眼力见,也明白他一个人是搞不定我跟海东青两个人的,顿时咳嗽了几下,转身就给我们带路往楼下走。

    猫被我托付给师爷了,今天这场面不适合那种小东西跟着来,如果到时候打起来有它就纯属多了个累赘。

    大牙也没跟来,留在医院照顾师爷了,跟着我们来的只有陈九山一个人。

    在小佛爷的指挥下,车缓缓在某个饭店外面停了下来,这饭店看起来挺有档次的,估计去一次消费也不低。

    下车一看,大门外早已站着四五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在等我们,见小佛爷一瘸一拐的下了车后他们便走了过来。

    “佛爷。”

    小佛笑了笑:“哟,还记着我呢?”

    那中年人没说话,走过来便要扶着小佛爷往里走,但小佛爷依旧是我行我素的推开了那个人的手,自己慢悠悠的往里面走着,脸上一直都挂着笑容。

    我们作势就要跟上去,但却被这几个中年人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几位要想进去就得搜身,这是规矩。”脸上有一条长刀疤的中年男人对我们说道,很客气的笑着:“一会儿几位出来了,我们会把东西原物奉还的。”

    海东青皱着眉头,没有动作。

    我倒是无所谓的把手抬了起来,催促了一句:“赶紧的。”

    就在他们几个人要开始做流程工作的时候,小佛爷的怒吼声在大门那儿响了起来。

    “妈的!!搜个JB身啊!!我他妈还能带人进去一枪崩了大佛吗?!”

    被小佛爷一骂,那几个人也面面相觑的停下了动作,互相低声说了几句,然后给我们让开了路。

    进了饭店后我才发现大佛这个人有多不简单。

    我们约好吃饭的地方是在四楼,但从大门至走廊这一路开始,直至我们去的包间,两侧就经常有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从我们身边经过,每个人的眼神都跟门外那几个大佛保镖的眼神一样。

    他们的眼里满是警惕,但这种警惕眼神的最里面,却全是一种说不清的凶狠。

    能有这么多人保护着他,足以见他的命有多值钱。

    等我们到了包间后这些身为保镖的中年人才没了踪影。

    包间里就只坐着一个人,在我们进去的时候,他正拿着一瓶最常见的红星二锅头往嘴里猛灌。

    “这几位是?”大佛看了我们一眼,把酒瓶子放下了。

    “我哥看我腿脚不方便,特地安排来照顾我的。”小佛爷说,自顾自的走过去拉了一张椅子坐下,对我们摆摆手:“坐坐坐,今天吃饭有人请客,别客气。”

    大佛也没在意,仿佛是无视了我们几个人一样,喝着酒,跟小佛爷说着话。

    “走一个。”大佛把桌上一瓶没开的红星二锅头丢给了小佛爷。

    小佛爷接过,扭开盖子,仰头就灌了一口,哈哈大笑着说:“没想到诶,咱们还能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这还真是命。”

    “是啊,我也没想到咱们还能坐在一张桌上喝酒”大佛笑得很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