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八章 病房

姓易的2018-12-08 11:39:2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次日,清晨。

    本来我还睡得迷糊,海东青也是睡得跟个死人似的,但就在这应该安安静静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把我跟海东青彻底的闹醒了。

    海东青皱着眉头,阴沉着脸走过去开门,在见到来人后,顿时表情一僵。

    “恢复得这么快?”

    门外的人,正是小佛爷。

    看他浑身上下包着的纱布那叫一个夸张,整个人就跟木乃伊似的,特别是脚踝那个部位,更是包扎得极为夸张。

    小佛看样子是自己走过来的,龇牙咧嘴的样子颇有喜感,骂骂咧咧的说:“妈的,赶紧让我进去,别墨迹。”

    我没多想,往边上走了一步让他进屋,随即就带上了门,回到了床上坐着。

    “有烟吗?”

    “有。”

    “给我。”小佛爷说。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大概是明白这是咋回事了,摇摇头,说,老子不给。

    见他脸色一变就要往外吐脏字了,我急忙指了指海东青。

    “你现在可打不过他,要是敢张嘴说脏话,你就想想清楚后果。”

    “妈的!老子烟瘾犯了!操!”小佛爷总算是给我们吐露了心声,一脸的无奈:“我哥不许我抽烟,说是养伤的时候不能抽烟,这不是扯淡么!”

    “你哥也是为你好。”我笑着把枕头边的烟盒丢给了他。

    小佛爷接过,从里面拿出了一根烟,点燃后,珍惜的抽了起来。

    “办完这事你跟你哥准备去哪儿?”我脱下鞋子,光着脚爬上了床,盘着腿看着面前这个正在往死里抽烟的男人。

    没错,是在往死里抽烟,一根烟我就见着他抽几口就没了,那肺活量简直疟了,我真心觉得小佛爷在前往肺癌的路上畅通无阻。

    又点上了一支烟后,小佛爷舒坦的笑了起来,说:“出国呗,换个生活环境,好好过日子。”

    “要是想出国的话我能帮忙,我爷爷认识个白道上的高官,这次他躲老佛爷都是靠他才出的国。”海东青插了一句。

    小佛爷这次没有拒绝,笑呵呵的点着头:“行啊,到时候就麻烦你了。”

    “想好去哪个国家了吗?”我好奇的问。

    “美国,英国,意大利,德国,法国,都行。”小佛爷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反正这得看我哥的,他喜欢哪个国家就去哪个国家呗。”

    “老子还没出过国门呢,有机会也得去外面看看。”我叹了口气:“这世界太大了,要是没看完就嗝屁了那就真可惜了。”

    “你嘴咋就这么臭呢?”小佛爷不耐烦的瞪了我一眼:“又对自己没信心了?”

    “没事,死不了。”海东青说:“办了老佛爷,把所有的事都给忙完,咱们就出国找小佛这孙子玩去。”

    听见海东青这么说,不光是我愣住了,小佛爷也愣住了。

    要知道,海东青可从来没用这种口气说过话,似乎他也把小佛爷当成熟悉的朋友了?

    “妈的,你才是孙子。”小佛爷狠狠的骂道,如果不是他腿上使不上劲,估摸着现在就能跳起来跟海东青打个你死我活。

    也许我们几个人之间很久没这么融洽过了,准确的说,这还是小佛爷跟海东青第一次相处的这么融洽,当然,这得暂时不说小佛爷连绵不绝的黄腔,跟海东青不露脏字但能把死人气活过来的话。

    小佛爷说着未来。

    海东青听着,时不时的开口嘲讽他一句,然后双方就得对骂个几分钟。

    我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笑容满面。

    其实有时候,哪怕自己看不见未来,但能听见别人充满希望的讲述自己的未来,也是一件享受的事。

    “对了,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小佛爷看向了我,没等他把剩下的话说出来,我就摆了摆手打断了他:“我知道,财神爷跑了。”

    “你也能猜到了?”小佛爷无奈的笑着。

    “是啊,我从一开始就觉得这孙子挺阴的,想抓住他,不容易。”我摇摇头。

    事实证明我猜对了。

    在这个巨大的风波过去之后,财神爷就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了,完全没有再在外界露个哪怕一脸。

    大佛在找他,说是要杀了他,给自己的两个弟弟出出气。

    白道在找他,说是要办了他,给大佛还有大佛的两个弟弟出出气。

    很奇怪吧,我,师爷,小佛爷,从那天起谁都没有再提起关于财神爷的事,更别说各自施展手段去找这个孙子了。

    或许我们都有了一个同样的决定。

    一切,都该结束了。

    “老佛爷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我靠在墙壁上,喃喃道。

    小佛爷愣了愣,点头:“对,只有他死了,我才能跟我哥安安心心的逃走。”

    “放心,这事交给我了。”我笑道,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充满底气。

    “我也会帮忙的,你他妈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你好好养伤就行,争取恢复得好点。”我皱着眉头,想起了先前小佛爷一瘸一拐走进屋的样子。

    就在我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只感觉有人拽着我的衣领,很轻松的把我提了起来。

    当我回过神的同时,小佛爷的怒吼声,就已经在我耳边炸响。

    “我操你妈!!!”

    看着小佛爷通红的眼睛,我想解释一下,但我发现他压根没给我机会解释。

    “你是不是觉得我帮不上你了?!!”小佛爷的眼睛通红,愤怒的看着我,似乎是恨不得一拳头砸在我的脸上:“妈的!!!你是不是觉得老子瘸了一条腿就不能帮上你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我只是”

    小佛爷怒吼着把我摔在了床铺上,指着我的鼻子说:“起来。”

    “怎么了?要打架啊?”我皱了皱眉头,无奈的说:“我可打不过你,你”

    小佛爷没有再说话,直截了当的一拳头砸在了床栏上,把铁质的空心床栏硬生生的砸凹下去了很大一块。

    “妈的!!!起来!!!让你看看我还能不能帮你!!!起来啊!!!”

    海东青看着这一幕,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只是叹着气。

    “对不起”我苦笑道:“不管你是误解我了,还是我说的话听着确实让人不舒服,你都别往心里去,你知道我那话不是那意思,我没小看过你。”

    我不是害怕小佛爷才跟他解释,我只是觉得妈的说不清了。

    说真的,小佛爷当时充斥着愤怒的眼睛,并没有让人觉得害怕,而是有种虎落平阳的悲哀。

    “小佛。”

    “说。”

    “到时候你跟我们一起,行了吧?”我对于他这种把自尊心看得极其重的人,那是真没办法了,更何况我还打不过他。

    小佛爷貌似是通晓了四川变脸的精髓所在,一听我放软了态度说这话,他立马就笑开了。

    “妈的,再小看老子,老子揍你。”小佛爷一边骂一边笑:“就你这样的,要是我不去帮你们,指不定你跟这只鸟就被人老佛爷烤来吃了。”

    海东青只是一个劲的笑着,没跟小佛爷争论的意思。

    我们都明白,这孙子是在担心我们,为我们好,但他也不想想,我们也担心他啊。

    真他妈不懂事,我在心里这么骂了一句。

    “晚上跟我去找大佛吃个饭,本来是我哥要去的,但他不适合跟大佛见面。”小佛爷起身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往门边走去。

    “真要见他?”我感觉心里有点没底了,大佛那人可不是好东西,要是见面了他一个看我们不顺眼说不准我们就得挺尸了。

    “见他一面吧,顺便给他说点事。”小佛爷摆着手,拉开了门。

    看着小佛爷略显狼狈的走姿,我忽然感觉鼻子有点发酸,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悲哀感。

    好像这世界上什么都会变。

    就如小佛爷一般,前几天还好好的,能够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继续在这个城市里呼风唤雨没人敢招惹,但是没过几天,却成了一个终生只能一瘸一拐走路的瘸子。

    想起刚才小佛爷的表现,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

    貌似他并不是那么的对自己伤势无所谓,反而是很重视。

    我跟海东青心照不宣的都明白,现在的小佛爷,其实也有点自卑了,他就是害怕别人小看现在的自己。

    “没事,他恢复得还行,说不定以后就好了。”海东青见我脸色不好看,似乎是明白我在想什么,轻声安慰道。

    “鸟人。”

    “怎么了?”

    “算了,没什么。”我想着小佛爷一瘸一拐的样子,又想了想海东青此时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躺回了床上。

    忽然,我想到了一件自己以往都没有注意到的事,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老佛爷,你还是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

    摸着胸前的玉佩,我想到了一个计划。

    一个在成功后能够结束一切,也能在失败后结束一切,并让所有人都不再遭受牵连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