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五章 眼睛

姓易的2018-12-08 11:39:2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件?

    登仙池台的那个牛身老人脸的件?!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脸上霎时就浮现出了兴奋的表情,但也没直接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问了黑子一句:“你的意思是?”

    “我没死。”黑子摊了摊手。

    “对啊,你没死,你怎么就没死呢?”我也没注意自己的话是不是伤害到了黑子的玻璃心,在我说完这话的时候,黑子一脸“我操你就这么想我死啊?!”的表情。

    “预言可能不是真的,但又是真的。”黑子拿出一盒烟,熟练的用一只手打开,并且用嘴叼出一支烟后再把烟盒递给我,自己再拿出打火机点燃了烟,狠狠的抽了一口:“易哥,你这段时间遇见的事我多多少少都知道,所以我觉得,我该告诉你一些事。”

    随后,黑子给我说起了这段时间他的所见所闻。

    在知道我出事之后,他立马就打算去贵阳找我,可是一想起小佛爷千叮呤万嘱咐的别出现在人前,他还是按耐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心。

    当然,现在我们直接都跟财神爷撕破脸了,老佛爷这帮子人也彻底失踪,他肯定就没了顾忌所以才敢出现在我们面前。

    想到自己不能来帮我,黑子觉得自己憋得难受,而且总有种愧疚感。

    就在那时候,他无意间在某本淘换来的古籍里看见了一个故事。

    那个故事,跟“件”有关。

    据故事里所说,“件”这东西出现的地点通常都无法捉摸,连它是因为什么而生,也没有确切的答案,只能模糊的说,它是为了预言一些残酷的将来而生的。

    在北宋康定年间,位于东南沿海的某个小县,就曾经出现过“件”这种妖孽。

    “当时见到“件”的人是一个渔夫,他就亲眼看见了这玩意儿。”黑子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也说不清是相信还是不相信这个故事,缓缓说道:“那个“件”告诉他,三天之内,渔夫下海必死。”

    “然后呢?”我期待的追问道。

    黑子笑了笑:“那几天他一直都心惊胆颤的,压根就不敢靠近大海,可是她媳妇在第三天的傍晚失踪了,有人说,在海边的白沙坡上看见了他媳妇。”

    “那男人也算是个汉子,虽然害怕,但还是去白沙坡那里寻找自己的媳妇。”黑子一脸认真的说:“结果一不小心就从土崖边上掉了下去,直接落进了深海之中。”

    在黑子的故事里,那个男人运气是真的不错。

    落入海中之后,那男人就挣扎出了水面,本想向着岸边游过去,却发现忽然脚抽筋了。

    真的,这没说笑,游着游着那人的脚就抽筋了。

    一看自己抽筋了没法游,那人也只有认命,可就在那时,一艘刚巧路过那片海域的渔船救下了他,到了头这人也没有死。

    “当时我就把我的事儿联系起来了,易哥,你还记得“件”给我的预言吗?”黑子严肃无比的问我,似乎是在提醒我什么。

    我稍微回想了一下,缓缓念道。

    “妙妙妙,当真妙。”

    “件言不虚,所言如实。”

    “说是既是,说否既否。”

    “见此画者,大劫随到。”

    “脑浆迸裂,死后逍遥。”

    “是这几句话吧?我觉得自己记得蛮清楚的。”我试探着问了一句,黑子点点头。

    随即,黑子笑了起来:“脑浆迸裂,易哥,你如果不知道我是活着的,肯定以为这就是我的下场吧?”

    “没错。”我点头。

    “但是没有,我并没有死,那句死后逍遥就足够咱们细想了。”黑子帮我倒了一杯茶,随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缓缓说道:“在我看的那个故事里,记载这个故事的人,是个茅山宗的道士,他最后只写了四个字。”

    “什么字?”我强忍着激动,哆哆嗦嗦的问,因为感觉好像自己又看见希望了。

    对于一个正在慢慢失望的人来说,忽然出现了希望,或许比什么都重要。

    黑子用手指头点了点桌子,说。

    “人定胜天。”

    我愣了一下,好半晌都没有说话,直到海东青把我从出神的状态叫了回来。

    “怎么了木头?”

    我哈哈大笑着拍了拍海东青的肩膀,想要说话,却发现我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一个劲的不受控制的狂笑着。

    周围的服务员还有客人都把目光移到了我身上,似乎是在想。

    这人是忘记吃药了,还是今天吃错药了?

    “黑子,谢谢你!”我激动的说。

    件给我的预言一直都藏在我的心底,虽然我不愿意去面对这个该死的预言,可是妈的现在我也不用担心那么多了!!

    莫要哭,莫要闹。

    四月如春,富贵随来,大梦不醒,逍遥自在。

    迎阳花开,雨后失彩,虹光贯日,披孝戴白。

    疯癫嗔痴,样样都来,以杀还杀,戾染灵台。

    老天无眼,大道深埋,命数已定,绝路不开。

    常有善举,却无善报,前程莫问,心被己埋。

    “件,老子肯定不会让你如愿的。”我眼神闪烁得厉害,心里嘀咕道。

    以上那些都是件给我的预言,毫不夸张的说,它预言到了许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但这并不代表结果,黑子没有死,故事里的那个人也没有死,没听别人说吗?!

    人定胜天!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预言?”海东青一脸疑惑的看着黑子,又问了他一句:“你是怎么认识木头的?”

    “海公子你不知道?”黑子对此显得很是意外,见海东青没搭腔,黑子就要接着往后讲,要不是我及时一脚踩在了他脚背上,我估计黑子能把我给卖个干净。

    我一边用脚狠狠的踩着黑子的脚背,一边笑着:“哎呀,这灌汤包味儿不错,再来两笼呗?”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海东青皱着眉头,无奈的问我。

    “扯淡,老子是那种瞒着你的人吗?”我装作不悦的摆摆手,然后偷偷的瞪了黑子一眼,示意他别给我玩嘴上不把门的那一套,否则我真收拾他。

    要是让海东青知道了那件事,并且了解到了小佛爷还曾经逼我去冒险过,这鸟人指不定又得去跟小佛爷拼个你死我活。

    这是真的,按照他以往的作风来看,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一边是身残志坚的小佛爷。

    一边是脑子转不过来的海东青。

    他们俩要是闹起来,那可真是

    “易哥,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呗?”黑子喝了一口茶,期待的看着我。

    “商量个屁,有啥事就直接说。”我笑着道。

    黑子想了一下,然后跟我说。

    “我想退出这个圈子了,但又觉得在家闲着没事儿干,等过段时间风平浪静了,我就跟着你走吧。”黑子无奈的耸了耸肩:“本来是想跟着佛爷继续混日子的,可是我发现这一行真不能随便混了,轻则断手脚,重则死全家,我没那胆气了,而且佛爷不让我跟着他,说他也不打算继续混下去了,要想讨生活,就去找姓易的。”

    “你想退出这圈子就退呗,谁会拦着你。”我笑了笑,心说黑子似乎也被吓着了,不过也对,连小佛爷都落了个终生走路只能一瘸一拐的下场,他还敢继续混下去?

    “我想的是,到时候干脆跟着你回贵阳算了,你不是说开了个花圈店吗,到时候去给你当伙计。”黑子大笑着说道:“易哥,听佛爷说你干的那行挺赚钱的,到时候可得带带我。”

    “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我认真的说道。

    我们还在聊着这段日子发生的事,小佛爷的电话忽然就打了过来,叫我们赶紧过去。

    本以为是什么特殊情况发生了例如大佛要跟他们鱼死网破或者是小佛爷朝着大佛开了一枪等等

    到了那儿一看,房间里只有师爷跟小佛爷两个人。

    “姓易的。”师爷是第一次这么叫我。

    此时,师爷正背着我们坐在轮椅上,双手捧着一个装满热茶的杯子。

    “怎么了?”我问。

    “我跟小佛爷打算离开这儿了,跟我们走还是?”

    “我操,这么快就要走?!”我有点意外。

    师爷点了点头,微微把头侧向了我们,儒雅的笑着说:“这个城市已经不属于我们了,待在这里难受。”

    “是因为大佛吗”

    “不是,我跟小佛已经准备很久了,就是为了退出这个圈子。”师爷摇了摇头:“我们想要平平淡淡的生活,但是这并不容易,需要你的帮忙。”

    我沉默了下去,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

    “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只要那个人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他说的这个人是谁?难道是大佛?!

    “所有人都把我当成了傻子,没想到他也是,真以为我被这迷魂阵给弄晕了吗,简直就是愚蠢。”师爷笑了笑,随后,他一字一句的对我说。

    “其实老佛爷的视线一直都没离开过我们,他的眼睛就在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