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三章 瘸子

姓易的2018-12-08 11:39: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经过一番回忆后,海东青发现自己真的没有见过这个人,具体的说,他是没有在现实生活里亲眼看见过他。

    只是在好几年前,海东青在公安部的通缉令里见过这个人的照片,仅此而已。

    “现在怎么办?”我问。

    海东青想了想,说:“先联系其他人,看看他们那边是什么情况。”

    随后,我们分别拨通了小佛爷跟陈九山的电话。

    小佛爷的电话打过去没人接,而陈九山的电话则被打通了,他的第一句话就是。

    “人死光了,佛爷被人救走了,我正在后面跟着那人。”

    我沉默了下去,一时间没有再出声。

    人死光了?!

    这意思就是那十几个伙计全都

    虽然我对于那群伙计都没什么实在的交情,但是平常的时候,也是经常能坐在一起吃顿饭聊聊天的。

    前几天人都还好好的,没想到这才过了多久就全死了?!

    “你在哪儿呢?”我揉了揉太阳穴,忽然感觉脑子有点晕乎了:“我现在带海东青过去接应你,师爷刚才被一帮子武警救走了,具体的咱们一会儿再说。”

    “那人在往郊区上跑,我马上就追上了。”陈九山说着话,那头似乎还有呼呼的风声,估摸着他是在玩马拉松的过程中接的电话。

    “你能拦得住他吗?”

    “这孙子不像是练过的人,但跑得还是挺快的。”陈九山说:“一会儿我给你打过来,咱们约个地方汇合就行。”

    挂断电话后,我跟海东青从另外一边的街道走了出去,招来一辆出租车,直奔市中心的某个知名饭店。

    之所以我说这里知名,那就是因为这饭店的菜式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全,只要是你想吃的就没有在这儿见不到的。

    时间点儿也差不多了,去吃个饭刚好,天也快亮了,就当是吃早餐了。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服务员这边刚给我上好菜,陈九山的电话立马就来了。

    “来新城路的天华小区,我来接你们。”

    “马上过来。”

    见我挂断电话起身就要走,海东青一脸郁闷的拿着筷子,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最终还是请服务员过来帮忙打包,准备带过去跟小佛爷他们一起吃顿好的。

    等我们到小区之后,陈九山脸色难看的迎了过来,并没跟我们多说什么,直接转身带着我们往其中的某个住宅楼走去。

    进楼后,我们直接上了七楼,陈九山过去敲响了702的房门。

    在房门被里面的人打开的一瞬间,我彻彻底底的傻眼了,愣愣的看着开门的人,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而里面的人也没想到是我,惊讶了好一会,最后才急匆匆的走出来,哈哈大笑的过来给了我一个拥抱。

    “易哥,没想到是我吧?!”

    “黑黑子?”我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曾经熟悉的人,忍不住大呼了起来:“我操?!你竟然没死?!”

    没错,站在我们面前的人,就是曾经被小佛爷枪杀的黑子。

    “嘿嘿,我哪儿会死啊。”黑子挠着头傻笑着,忽然脸色一变,似乎是明白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了,急匆匆的便带着我们进了屋子。

    在刚进卧室的时候,我立马就闻到了扑鼻而来的酒精味,其中还夹杂着些许的血腥味,总而言之那是种很刺鼻的味道。

    我们进去的时候,小佛爷正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等我们走到床边他才把头低下来,看着我们几个人笑了笑。

    “姓易的,跟我说说我哥是怎么被武警救的。”小佛爷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并没提及自己的伤势。

    我点点头,一点不落的给他说了一遍我们所见到的事。

    小佛爷听完后皱紧了眉头,疑惑的问我:“你确定那个中年男人跟我很像?身高是不是两米左右的样子?他是不是很壮?”

    “是啊,你认识他?”我意外的看着小佛爷。

    沉默了半晌,小佛爷叹了口气:“他是我们的大哥,只不过跟我是亲兄弟的关系,跟我二哥是结拜兄弟的关系。”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我惊讶的问。

    “都是些陈年老账了,没必要说。”

    小佛爷耸了耸肩:“既然他把我哥救出来了,那就没事了,等我修养一段时间,咱们走吧。”

    “你伤得不轻吧?”海东青忽然问他。

    “还行,就是瘸了一条腿。”小佛爷一脸的庆幸,似乎是为了自己保住一条小命而高兴,一边拍着腿一边说:“妈的,工伤,光荣。”

    “光荣你妈光荣。”我终究还是忍不住说了句脏话。

    “不就是瘸了条腿么,又不是瘸了中间那条腿,再说了,老子不是还有一条么!”小佛爷没好气的回了我一句。

    看着面前一脸平静的小佛爷,我心里有了种莫名其妙的愤怒,更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小佛爷一天就变成瘸子了?

    我回想着在这个城区经常听见的声音,忽然更不能接受这现实了。

    有人问

    “小佛爷是谁啊?”

    “小佛爷就是咱们南城区最能打的那个人,没有之一。”

    还有人说

    “小佛爷那个年轻气盛的后生这段时间太他妈嚣张了,真该找人去废了他。”

    “我操,你他妈说话小点声,要是让他听见了这话,谁他妈都保不住你!”

    在这个城市里有几个人最是人见人怕的。

    沈国民算是一个,但让更多人害怕的,还是那个下手狠辣,从不讲情面的年轻人。

    你敢去招惹小佛爷?真想被他在脑门上开两个枪眼?!你活腻了吧?!

    许多人都这么认为并且嘱咐着身边的人,招惹谁都别招惹小佛爷,他可是

    “瘸了一条腿你还这么高兴?”我不解的问他,语气里隐隐有了火气:“你是傻逼啊?!”

    “活着就好,更何况老子以后又不是只能坐轮椅了,虽然这条腿使不上劲,但还是能站起来走几步的不是?”小佛爷笑着,找黑子要了一支烟,点燃后美滋滋的抽了起来,一脸笑容的说:“看你急的,老子能活着就不错了。”

    海东青走过去,仔细的看了看小佛爷,说道。

    “你打不过我了。”

    小佛爷一愣,点点头。

    陈九山皱着眉就要走过来拉开海东青,似乎他觉得,海东青此时是在打小佛爷的脸。

    “但是你没瘸的时候能打过我,你挺牛逼的。”海东青表情平淡的拍了拍小佛爷的肩膀,我也不清楚他这算不算是在安慰小佛爷。

    可小佛爷明显很受用,叼着烟点点头,说,那必须啊。

    说完,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同时大笑了起来。

    但是这一次的笑声里,双方都没有了往日的笑意,只有种难言的苦涩。

    在外人看来,小佛爷似乎还是原来的小佛爷,只有跟小佛爷熟悉的人才能明白,现在的小佛爷已经变了。

    他的眼里已经没了往日的斗志,心狠手辣,残忍无情,这几个字早就在不知不觉中从他眼底慢慢消退。

    此时此刻的小佛爷,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

    “佛爷身上的刀伤很多,但我都包扎过了,暂时没有大碍,九山脚踝处的那个伤太严重,我本来想送佛爷去医院的,可是”黑子咬着牙说:“佛爷不去”

    “去医院也没用,我这辈子办过的人太多了,有经验,就那孙子这么一刀,我这腿绝对抢救不回来了。”小佛爷无奈的说:“更何况现在医院里指不定还有想杀我的,去那儿找死啊?”

    黑子还想说什么,但被小佛爷瞪了一眼后,他就安静了。

    “九山,你带着黑子先回古玩店,估计有人在那儿等着联系我们。”小佛爷挥了挥手:“我跟他们聊聊,顺便在这儿休息休息。”

    陈九山嗯了一声,带着黑子转身就出了房间。

    小佛爷抽着烟,把头低了下去,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的手掌发愣。

    见他暂时没说话的打算,我们也找来椅子坐下,等着他说正题。

    过了几分钟,小佛爷开口了。

    “姓易的。”

    “说。”

    “我给你们说个故事吧,是个很久以前的故事。”小佛爷深深的吸了口烟,苦笑着。

    随后,他在我的故事里,给我说起了另外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很长,小佛爷似乎已经用上了最简洁的话语跟我说这个故事,但也说了足足三个小时才说完。

    在听完这个故事之后,我跟海东青都没了声音。

    跟他遇见的事比起来,好像我的事根本就不算什么。

    起码我还没有像他这样,把这个世界的弱肉强食看得那么清楚。

    如果说普通人看见的世界,是一个充满希望,偶尔也会残酷的世界。

    那么小佛爷所亲眼看见的,可能就是更加真实的一个世界。

    没有虚伪的平静祥和,只有数也数不清的真实,残酷。

    “如我所说,我哥的腿被废了,这事就跟他有关系,但是”小佛爷的表情很复杂,摇了摇头:“妈的,这事这辈子都说不清了。”

    这时候,忽然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在我们还没回过头的时候,只听见来的人说。

    “老三我来了”

    “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小佛爷的笑容很难描述,其中有恨,但更多的是说不明怀念:“大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