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二章 平息

姓易的2018-12-08 11:39:1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小佛爷是个纯爷们,我不知道自己曾经是不是也这么认为过,但是在那场他们拿命玩的搏斗之后,我是真对小佛爷心服口服了。

    当时他完全是怀着一命换一命的想法扑了上去,或许谁都没想到瘸了一条腿的小佛爷动作还能这么快,不对,他的动作比起往日的时候还要快,快了太多!

    或许这就是人的本能吧,在将死之时,总是会爆发出无限的潜能。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小佛爷已经上前一步,死死的拽住了那人手里的刀柄,往后一扭。

    下一秒,那人的砍刀就已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操你妈的!!!”小佛爷脸色焦急的大吼着:“你他妈别过来!!!操!!!”

    拿着枪的人以为小佛爷的话是对他们说的。

    远在二十米外巷子口的陈九山知道,小佛爷的话,是对他说的。

    听见这话之后,陈九山当即就停了下来,没再继续往小佛爷的那边走。

    按理来说,一个理智的人是不应该这么做的,但是陈九山依旧这样做了。

    事后他这么告诉我。

    “命是很珍贵没错,但有的时候,尊严比命还要重要。”陈九山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的理所当然:“我跟了佛爷很久,所以我明白,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那时候他死了,那么我上去帮他报仇,这个不是问题,但是他没死,我就只能那么看着,你懂吗?”

    事实上我不懂,但听完这话之后我还是不懂装懂了。

    “你们不是牛逼吗?”小佛爷的情绪似乎缓缓平静了下去,面色如常的看着他们,没有再怒吼,也没有再表现出半点愤怒的样子,就是恍如平常般的平静。

    每个人都有两面,小佛爷也是如此。

    愤怒暴戾的一面让很多人害怕,平静无波的一面,则会让真正了解小佛爷的人胆寒。

    没有等那些人回话,小佛爷把勒住中年人脖子的胳膊松开,把血迹斑斑的手掌放在了那中年人的耳朵上,往下狠狠的一撕,小佛爷手心里霎时就多了一个活人的耳朵。

    被小佛爷活活撕掉耳朵的中年人顿时惨嚎了起来,伤口处血流如注,但他却不敢妄动分毫,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乱动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就得抹了自己的脖子。

    被小佛爷控制住的人就是其他人的大哥,此时谁也没了主意,更别说开枪崩小佛爷了。

    “我问你们。”小佛爷像丢垃圾一样把耳朵丢在了地上,本能的便想抬脚踩碎这脏东西,可是当他发现自己做不到这动作,只能靠唯一一只腿支撑整个身子的平衡之后,小佛爷脸上的表情更平静了。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现在弄不过你们了?”小佛爷的话在他们听来不亚于催命符,因为他们在此时都明白了一件事。

    小佛爷还是小佛爷,哪怕是失去了一条腿,他他妈的还是小佛爷!!!

    这些人在此时终于是体会到了什么是畏惧的感觉。

    “把枪丢过来,大家就相安无事,我走我的,你们走你们的。”小佛爷面无表情的说道,语气听起来不像是在谈条件,反而像是在下命令。

    见对面的人都没有放下枪的意思,小佛爷把手从后面伸了出去,拽住了那个中年人的最后一只耳朵。

    “我数三声,要是”

    还没给小佛爷说完话的机会,中年人已经被吓得叫了起来,就差尿裤子了。

    “妈的!!!快把枪放下!!!丢过来!!!你们想我死啊?!!”

    “哦哦!!知道了老大”

    也就是眨几下眼的功夫,小佛爷的脚边顿时就堆了好几支枪,包括刚从那些人身上搜刮过来的手枪,一个不落。

    小佛爷往地上看了一眼,说:“要是你敢跑,你就试试。”

    听见这话的中年人吓了一哆嗦,连说不跑,绝对不跑。

    “好了。”

    捡起枪来的小佛爷点点头,看了看手里的散弹枪,检查着保险,然后。

    “砰!!砰!!!”

    “妈的,什么年代了,还他妈跟拍电影一样,叫你们丢枪就丢枪啊?”小佛爷一脸无奈的骂着,使劲把砍刀往后一撤,中年人的喉咙霎时就被他割开了。

    看着捂住脖子倒在血泊里的中年人,小佛爷沉默了下去,缓缓坐在了地上。

    这时候小佛爷是真的没了半点力气,哪怕是来个普通人都能轻松废了他,可以说他已经没了半点反抗的能力。

    这一次小佛爷身上留下的伤实在是太多了,胸前,背后,胳膊,腿,基本上每个地方都有刀伤。

    稍微浅点的伤口已经没再往外流血了,可惜一些较深的伤口,依旧在往外缓缓流淌着温热的血液。

    这些其实都不是最主要的,真正让小佛爷觉得不敢相信的,就是他脚踝处的伤。

    “要是这次活下来了,以后走路就得一瘸一拐了啊。”小佛爷看着正在流血的伤口,无奈的摇了摇头,似乎是想到了日后自己走路的样子:“造型还真挺傻逼的。”

    这片天还在下着大雨,乌云密布的样子看着格外压抑,但小佛爷却觉得现在的场景,让他真的安静了下来。

    他在那时候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事。

    有过去在那个城市的故事,也有刚入八号当铺那时候的事,也有

    “都过去了,以后应该能轻松下来了。”小佛爷忽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眼里都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快意,或许外人很难理解他为什么会笑得这么开心,但跟他熟悉的人必然会猜到他现在的心情。

    小佛爷这个人其实很纯粹,他不是暴力狂,也不是好勇斗狠的杀人犯,他只是个普通的二十多在往三十奔的青年而已。

    他想过的生活就是普通人的生活,过去他身不由己,但是这一次,他似乎是看见了希望。

    “老佛爷总不会养一个残废吧,妈的。”小佛爷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往街口走去,速度很慢,应该是很不习惯这一瘸一拐的走路方式。

    当时小佛爷已经想到了以后的打算。

    找个机会带着哥出国吧,免得在国内老被仇人找上门来,解决他们老麻烦了。

    不对啊,我不会说英语啊,要是出国了我咋跟人交流呢?

    小佛爷如是的想着,虽说这些看起来都很不靠谱,但是他当时就是这么想的,还下定决心打算去找个补习班把英语水平提高到八级水准。

    在这时候,一阵阵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响了起来,转头一看,从四面八方的巷子里忽然间冒出了数也数不清的人。

    他们的带头人小佛爷都见过,是财神爷那边的。

    小佛爷没再继续走,而是停了下来,转身看着那群拿着家伙的人。

    随即,小佛爷把兜里的烟盒拿到了手里,打开一看,里面只剩下了最后一支烟。

    “就一根烟了也好,免得我死了还浪费。”小佛爷哈哈大笑着,点燃这根烟,放进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

    尼古丁的味道让小佛爷冷静了下来,在雨水打湿香烟的同时,他把头仰了起来,没再做出迎敌的姿势,只是在简简单单的抬着头看着天空。

    “要走了啊。”小佛爷自言自语的说道,眼里充斥着不甘:“没想到会死在一群杂碎手上,真他妈的”

    忽然间,他眼角的余光看见了某个熟悉的身影,正从侧面飞快的向着自己奔来。

    小佛爷愣了一下,随即的大吼了起来。

    “操你妈的!!你来这儿干什么?!!我”

    剩下的脏话被小佛爷憋了回去,因为他已经被那个人强硬的背在了背上,正在朝着没有来人的路口飞奔。

    陈九山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手里的枪,追了上去。

    “好像不是敌人”

    与此同时,师爷那边也有了进展。

    在那群武警当场抓获了十四个不知身份的人并且带走之后,大佛孤身一人从电梯坐到了顶层,走出去找到了负责人,随即便自顾自的推开门进了一旁的房间。

    师爷正安静的在轮椅上坐着,脸是朝着阳台外面的,似乎是在看风景一般。

    听见开门声之后,师爷也毫无反应。

    “你”大佛看着这个曾几何时还在自己身边的背影,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在他准备打破僵局的时候,大佛却突然间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这股味道的来源,是师爷。

    大佛不敢耽误,急匆匆的走了过去,然后便看见了自己不能接受的一幕。

    师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晕死了过去,脖子上,手上,腿上,全都缠满了铁丝。

    这些铁丝似是被人当成绳子用了,直接将师爷死死的固定在了轮椅上,连师爷轻轻动弹一下都是不可能出现的事。

    当然,以上的事我都不在现场,海东青也不在,因为武警太多的关系,我们压根就不敢再继续往上跟了,只能先出了酒店找个地方观察情况。

    也就是过了半小时的样子,一个壮硕的身影背着浑身是血的师爷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木头。”

    “怎么了?”

    “这个人跟小佛爷好像啊”海东青拉住了正准备上去看情况的我,皱紧了眉头:“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他”

    *

    说一说最近更新的事儿,最近磨铁似乎是系统升级换代,导致有些手机读者页面会出现错误,应该是浏览器的兼容问题,编辑正在抢修,如果各位急的话,可以先用UC浏览器看看,前面有人试用过了,UC浏览器阅读木有问题。(PS:别在说我了不是我排版的问题啊我操老子无辜啊啊啊啊)

    还有,自夸一下。

    最近都是大章节,字数足啊有木有,哈哈哈哈,快完本了,得给大家留个好印象不是?

    我是勤奋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