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一章 愤怒

姓易的2018-12-08 11:39:1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沈国民的别墅里,财神爷正面无表情的喝着茶,但当他听见沈国民说了那些话之后,财神爷的脸色霎时就变了。

    “你说什么?!”财神爷愤怒的看着沈国民:“白道那群孙子是干什么的?!!叫我们停手?!!我操他们祖宗!!!”

    “已经有人去酒店救师爷了,白道的,没法拦。”

    沈国民脸色也很难看,见财神爷对自己发起了脾气,沈国民咬了咬牙,没把自己平常说的那些脏话吐出来,表情扭曲的笑道:“小佛爷不是以为我们在三丁楼吗,咱们就在那儿把他办了呗?”

    “那里可没有白道的眼线啊只要找几个信得过的人”

    财神爷听着沈国民的讲述,点点头,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心腹的电话,对那边的人说道。

    “让外面的人撤了,等小佛爷进了三丁楼,给我弄死他!!!”

    别墅里的财神爷在怒吼,而我跟海东青这边,则还处于摸不清头脑的状态。

    这个酒店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酒店,我们去外面偷偷的看过情况,但还真没找到财神爷跟沈国民的人,准确的说,我们也不知道哪个是他们的人。

    抓错人了又怕打草惊蛇,想抓对的人,却又不知道谁才是我们要找的孙子。

    酒店里的人可不像先前拿着家伙出来追我们的那堆人,个顶个的正式,全是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那种生意人,这让我们怎么办啊?

    “出去抓一个服务员,问问他,看看能不能问出点消息。”我无奈之下做出了这个决定,海东青点点头,嘱咐了几句让我躲好后,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装成普通客人,缓步从楼道口走了出去。

    当然,他也是没敢往人多的地方走,要是被人认出来了

    先前我们在楼下闹得可厉害得很,我一次性就弄晕了这么多人,对面的能人不可能不知道。

    更何况那里还有摄像头,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我们认出来了,再叫上些人把我跟海东青一网打尽

    那结果可就惨烈了

    两分钟后,海东青推开楼道的门,走了回来,脸上满是疑惑。

    “怎么了?”

    “外面来了很多人。”海东青说。

    我点点头,心说这有啥好疑惑的,不就是财神爷他们的人吗?

    海东青见我一脸的不以为然,他补充了一句。

    “都是武警。”

    “我操?”

    我皱紧了眉头,倒是没有如海东青那般疑惑,但心却提了起来。

    妈的,这群人不会是奔着师爷去的吧?!难道白道也要帮忙除掉师爷了?!!

    “他们不是去除掉师爷的。”海东青似乎是猜到了我在想什么,脸上的疑惑越来越重了:“刚听见几个武警在后面嘀咕,好像是去救人的。”

    这下子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了半天,只能说:“跟着上去看看,把武器全丢在楼道里,情况不对就跑,千万别跟武警起冲突。”

    “这点我懂。”海东青点点头,把手枪跟匕首都从身上解了下来,左右看了看,几步走到了消防柜旁,拉开门把家伙都放了进去,随即关上门,带着我往楼上走去,说是那群武警是坐电梯上去的,咱们一层层看看就知道人在哪儿了。

    在往上层走的途中,我也在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在帮师爷,还是别的什么?

    我猜不到,但我依旧在猜测着真相,那个我怎么都猜不到的真相。

    在我跟海东青往目的地缓缓前进的时候,一辆奔驰急速从酒店外的街口驶了过来,司机停下车后,下车走到了后面,帮坐在里面的中年男人拉开了门。

    “大哥,人就在上面。”

    “白道的人上去了吗?”

    “他们已经安排人”

    “算了,我还是上去一趟吧。”大佛站在车门边上,整理了一下衣领,把金丝边的眼镜摘了下来,放在了司机手上。

    “这么些年没见了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在恨我”

    司机听着大佛的自言自语,不敢说话。

    “你在下面等着吧,我去接他。”

    师爷安全了,我们的任务在那时候就已经结束了,只是我们当时并不知道内情而已。

    虽说如此,但小佛爷那边,却已经

    山穷水尽了

    “妈的!!!!”小佛爷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挥起了手里的砍刀,等他将面前的混混削下了拿着刀的手掌后,小佛爷怒吼了起来:“财神爷!!!沈国民!!!我操你们全家!!!你们出来啊!!!出来啊!!!!”

    街道上已经没有了人,准确的说,是已经没有了能够站起来的人。

    刚才小佛爷砍到的就是最后一个能够站起来的混混。

    小佛爷仰着头,看着大门紧闭的三丁楼,重重的喘着粗气。

    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狗屁将计就计了,在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去之后,小佛爷才发现自己忽然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

    是悲痛吗,还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亲手杀了财神爷跟沈国民这两个杂碎,至于什么将计就计的事早就被他抛到脑后了。

    “妈的!!妈的!!!”

    大街上已经满是血迹,残肢也零零散散的落在地上,虽然这听起来很像是电影里的桥段,但是现实是真的发生过。

    这里不是市中心,是居住入口稀少的郊区,也是个三不管的地带。

    在财神爷跟沈国民做出安排,准备在这里办了小佛爷之后,住在这附近的人早就关门闭户的躲灾了,死道友不死贫道啊,能躲就躲呗,不少人都是这么想的。

    想要在这个黑色的城市安然无恙的度过一生,那么就得学会相关的特殊技能。

    比如,对某些事的视而不见,对一些现象的充耳不闻,在外面有人玩命的时候自觉关门闭户等等。

    “你们出来啊!!!我操你全家!!!有本事杀我的人你们就没本事出来?!!”

    小佛爷的背影在空旷的街道上显得极其孤单,虽不时也有人在地上惨叫,或是大声叫喊救命类似的话,可也没能打破这种诡异的气氛。

    太安静了这里安静得诡异

    在先前,小佛爷本以为搞定了二滚子那边的人之后,一切就轻松多了,起码他能带着这群伙计安全一段时间。

    虽然死了几个人,但好歹还是大部分的人活了下来,这是一个好兆头不是吗?

    可就在他们刚打算喘口气休息休息的时候,从一旁的巷子里又窜出了数也数不清的人,霎时间就把小佛爷他们包围了起来。

    幸亏小佛爷手下的那群伙计机灵,在干掉二滚子那边的人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枪捡回来,顺便填充子弹,如果不是有了这举动,恐怕当时他们就死光了,小佛爷也必然会被人活捉过去。

    经历了这场血战,最后还能站着的只有小佛爷一个,可他也早已遍体鳞伤。

    陈九山在遥远的街口处看着这一幕,在前面,他已经有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冲动,想要冲过去帮小佛爷。

    可是。

    小佛爷说了,不想让他死!!

    “不想让我死那就一起活吧一起活下去”陈九山喃喃道,抬脚便要往小佛爷这边走,此时已经容不得他再多想了。

    现在的小佛爷已经是山穷水尽,连身子都已经站不稳了,难道还要他去跟别人拼命吗?

    陈九山不敢违背小佛爷的话,他也不想违背小佛爷的话,可是现在,他已经忍不住了。

    他准备过去,打晕小佛爷直接带着他走,彻底的逃离这个九死一生的地方。

    就在此时,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带着轰鸣急速从远方驶了过来,速度非常的快。

    陈九山还在发愣的时候这车就已经接近了小佛爷,看这势头车里的人肯定是想直接撞死小佛爷,没跑了。

    但小佛爷依旧是小佛爷,虽然已他经没了力气站稳自己的身子,可他还是小佛爷。

    下意识的往前面一扑,小佛爷堪堪躲过了这辆吉普车的冲撞,但里面的人似乎没打算就此放过他。

    停车后,车里的人纷纷拿着家伙走了下来,其中有两个人拿着枪。

    他们拿的是散弹枪,不是普通的五连发,这种枪的子弹要是打在了人的脑袋上,近距离是真的能把人脑袋轰成碎肉的。

    “小佛爷,我们来送你上路了。”唯一一个拿着砍刀的中年人笑了笑:“没力气了吧?”

    闻言,小佛爷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几个人,摆好架势便要冲上去拼最后一次命。

    可他的力气似乎早就用完了,拿着刀的中年人很轻松的一脚踹翻了小佛爷,笑得很是讥讽。

    忽然,这中年人举起了砍刀

    “我操你妈!!!不要啊!!!!”陈九山的大吼声并没有制止住那人的动作。

    那个中年人的砍刀似乎是磨过的,很锋利,好像也很重,轻轻松松的就砍进了小佛爷的脚踝里,但也不知道是小佛爷的骨头太硬还是这中年人手下留情的原因,刀并没有直接砍掉小佛爷的脚。

    “还用得着把这废物引进去弄死?财神老爷可真是想多了。”中年人笑着摇摇头,把刀抽出。收了回来,往后退了几步。

    小佛爷没有惨叫,只是很冷静的看着这个中年人,又看了看自己的伤口,笑了起来。

    “你们可真够杂碎的。”小佛爷讥讽的笑着:“如果不是前面我被那群废物拖住了,你们现在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蹦Q?”

    中年人没有再笑了,只是又一次握紧了砍刀。

    “没想到啊,我哥被人废了两条腿,我今儿也被人废了”小佛爷念叨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受伤的那只脚已经承受不住他自己的重量了,小佛爷只能靠着另外一只脚支撑平衡,受伤的脚则是微微抬起弯着,血流了一地。

    “老天爷你可真是不长眼啊”

    小佛爷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有绝望,也有冷漠,还有太多太多说不清的东西。

    此时,天空中忽然响起了雷鸣,伴随着雷响,一道闪电猛然划破了长空。

    大雨霎时间倾盆而下,街道上的血腥味顿时就被掩盖了不少下去。

    小佛爷淋着大雨,眯着眼把头抬了起来,似是在自言自语。

    “你们为什么敢这么小看我?”

    “难道你们都忘了我是谁了吗?”

    “我是小佛爷啊,你们他妈的也敢这么跟我说话?”

    小佛爷脸上写着屈辱,但更多的,是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愤怒。

    在中年人要挥动手里砍刀的时候,小佛爷猛地对着天空大吼了起来,愤怒得无以复加。

    “老天爷!!!难道连你也忘了老子是谁了?!!!”

    “你他妈是不是也忘了老子是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