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九章 行动

姓易的2018-12-08 11:39:1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不知道小佛爷是去找了什么人买到了消息,等他下午出门晚上回来之后,他就拿了一张名片给我,让我去上面写着的这个酒店,把师爷救出来。

    “具体在哪一间我也不清楚。”小佛爷苦笑着的看着我说:“不管怎么说,算我勉强你也成,你一定要把我哥救出来,行吗?”

    我沉默着点点头,说,行。

    俗话说得好,欠人三餐,还人一席。

    该我还情的时候到了。

    在做足准备之后,我们几个人便分头出发。

    海东青跟我是直奔市中心的某个酒店,而小佛爷跟陈九山,则是带着家伙去寻找那些已经在等待他们的伙计。

    接下来的故事都不是我亲眼所见,如前文中一些第三视角的故事一样,我只能依据别人的口述写下来。

    当然,各位也明白,能让我用第三视角写的故事,大多都是需要让人记住的故事。

    ****

    坐在车上,小佛爷埋着头,一直都在用餐巾纸擦着手里的砍刀。

    不知道为什么,小佛爷总是觉得心慌意乱,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了一样,这是一种很直观的感觉。

    好像他感觉到了,这次一去玩命,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九山。”

    “怎么了?”

    “一会儿你在后面堵后路,别跟着我上去。”小佛爷说道:“咱们接到的消息肯定是那群孙子放出来的,消息里说了,财神爷跟沈国民正在郊区建国路的三丁楼吃饭,那里我去过,有个后门,你去堵住顺便望望风,别跟着我上去。”

    “什么意思?佛爷是不让我上去跟您并肩作战?”陈九山笑得很不自然,他明白小佛爷是在想什么。

    妈的,这么些年的默契,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陈九山如是的想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苦涩。

    钱东来这老兄弟的走算是刺激到小佛爷了,他想得很简单,他需要留陈九山下来。

    自己照顾不了的人,陈九山可以帮着照顾,钱东来的家人,陈九山的家人,都是责任。

    这些都需要有人去承担。

    “妈的,我是大哥还是你是大哥?听我的,别嗦。”小佛爷笑呵呵的说:“你帮我们守着后门,情况不对就走,要是沈国民他们往后门走了,你就弄死他们。”

    陈九山手里的砍刀在颤抖,脸上隐隐约约有了悲愤的情绪。

    “佛爷我不怕”

    “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我怕你死。”小佛爷吹了一声口哨,靠在了椅背上,嘀嘀咕咕的念叨着:“也不知道姓易的他们能不能救出来我哥,这可真是得看命了”

    几辆装满人的SUV向着消息里所说的三丁楼疾驰而去,一路绝尘。

    在路上,小佛爷吹着口哨,轻轻的哼唱着一首不知名的老歌,陈九山听着这熟悉的曲子,不由得红了眼睛。

    这一次,恐怕很多人倒下都不会再站起来了

    与此同时,我跟海东青也已经在前往酒店的路上,纷纷做起了迎战的准备。

    “一会儿我们从外面摸进去,你别急着动手。”海东青一边开着车,一边跟我说道:“你帮我看看弹匣里的子弹是不是满的,顺便再检查检查你自己的东西带齐了没。”

    “说真的,我觉得今儿会出事。”我头也不抬的说道。

    海东青愣了一下,随即便回了我一句:“反正你不会出事的。”

    “我也觉得,大不了就跑呗。”我笑得很无奈。

    因为我们的目的地比小佛爷他们目的地较近的缘故,在二十分钟后,我跟海东青便到了市中心关押师爷酒店的不远处。

    下车后,海东青左右扫视了一下,差不多摸清楚了情况,这才带着我从右侧的小道绕进去,准备由地下停车场往楼上走。

    就在我们刚要走进停车场的同时,海东青眉头一皱,停下了脚步。

    “有人过来了。”

    “哪儿呢?”

    “我能听见他们的脚步声,人不少。”海东青把腰间插着的手枪拿了下来,就在他要打开手枪保险的时候,我摇了摇头,制止住了他。

    “有的时候不一定杀人才能解决问题。”我说这话的时候只有苦笑,因为我发现自己好像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把师爷救出来。

    或许这是因为小佛爷的缘故,也可能这是因为我想还情,我说不清。

    听着渐渐变大且又密集的脚步声,我深吸了一口气,在看见那些人从拐角处拿着家伙冲过来的时候,我把兜里刻着七震局的木板拿了出来,想也没想就捏碎了木板。

    小佛爷

    这次我可不欠你了

    “轰!!!!”

    在爆炸声响起的同时,我们并不知道,大佛在那边已经跟白道的人见面了。

    此时,在遥远的郊外别墅群里,几个中年男人正坐在大厅里推杯换盏的喝着酒,如果有外人来这里看见这些在座的人,肯定会非常的震惊。

    叶副市长,海关局的钱局长,公安局郑局长,陈副局长,几乎都在此座。

    “大佛啊,姑且这么叫你吧。”某位曾经跟师爷面谈过的中年男人笑了笑:“听说这次你来我们城市是为了投资,我必须得感谢你。”

    “钱局长客气了,大家都是为了钱而已。”

    西装笔挺的大佛很斯文的笑着,用手推了推镜框,跟这些大人物寒暄了几句后,大佛似乎是不经意的问了句。

    “听说我的两个弟弟都在这城里。”大佛虽然笑得很开心,但眼里隐隐约约的愤怒却让在场所有人都看了个明白。

    “两个弟弟?”几个中年人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

    “他们呢,一个叫小佛,一个叫师爷。”

    大佛的笑容越来越冷,直至面无表情。

    “几位也是有兄弟姐妹的人,应该都能理解我的心情。”大佛给在座众人一一满上了酒:“听说他们最近被人欺负了,我这做哥哥的,可不能不管啊。”

    或许这些一直高高在上的人物从来都没有这么震惊过,特别是那个为了钱卖掉师爷的钱局长,脸色更是阴晴不定。

    远在南方沿海那个经济繁荣的城市,依旧能够一手遮天的大佛,竟然还有两个弟弟在我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大佛,你想干什么?”副市长难得的开口了,脸色阴沉的问道:“不会刚来我们这里就要做些违法乱纪的事吧?”

    大佛听见这话就笑开了,连说怎么可能呢,我可是正正经经的商人。

    认识大佛的人都知道,从某个角度来说,他确实就是个正正经经的商人,可是他卖的东西却有点独特,都是些国家明令禁止的玩意儿。

    “今天沈国民他们不是要”公安局的陈副局长装作不经意的说了半句话,其他人的脸色立马就更难看了。

    大佛皱了皱眉头,他的关系网虽然在白道这边根深蒂固,但是某些刚发生的事情,他是绝对不可能当时就知道的。

    例如,今天的这场大乱。

    在完整的知道今天的事之后,大佛没有动气,反而平静了下来。

    半晌后,大佛问道:“东三省的那个财神爷?”

    “就是他。”

    “他算什么东西。”

    大佛笑了起来,丝毫不顾及这些大人物在场。

    熟知大佛的人都知道,这人一般不会生气,也不爱生气,可以说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

    但他要是真生气了

    “操他妈的,敢动我两个弟弟?!”

    大佛的口音不像是那个南方沿海城市的口音,反而充满了东北口音的韵味,说的话也跟他自己斯文儒雅的形象不太相符。

    白道的那几位高官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谁都没在这关头上随便说话。

    他们都在想自己应该怎么做,是把这事糊弄过去,还是帮这个远道而来的真财神一把?

    是的,大佛是真正的财神,财神爷虽有不少的钱,但比起大佛还是差了许多,毕竟两个人做的生意天差地别。

    大佛,他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毒品。

    “这件事我们可以”海关局的局长开口了,似乎是有了决定。

    在这个多事混杂的时间段,我们自然没想到大佛的到来,也不会想到在不久之后,所有形同陌路的人又再次交织在了一起。

    这边,小佛爷他们一行人也都到了三丁楼外的街口,各自纷纷拿着家伙下了车。

    说来也怪,本应该喧闹无比的街道,现在却安静得很,在街上压根就见不到什么人,任谁都能猜到这必然是财神爷他们弄出来的。

    小佛爷带来的伙计们都拿着火器,至于刀这些冷兵器则是留到近身或是没子弹的时候用的,没人会在一开始就用。

    也许这些伙计都猜到了这一场硬仗不简单,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凝重,都紧握着手里的枪。

    “九山,你赶紧滚。”小佛爷把五连发拿了出来,打开保险,抬起手指着遥远的另外一个街口说:“从那边绕进去,别让老子在战场上看见你个孙子,要不然我一枪崩了你。”

    “佛佛爷”陈九山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妈的给老子滚!!!”小佛爷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怒吼道:“你他妈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陈九山咬紧了牙,最后看了小佛爷一眼,毅然决然的转过了身,缓步离开了这里。

    “你走了,这一场仗我可就没什么”

    小佛爷看了看手里的枪,第一次觉得五连发摸起来有点陌生。

    “会死吗拖住这群畜生让姓易的去救哥时间久了我应该会死吧”

    小佛爷的心跳很快,脸上也慢慢浮现出了决然的表情。

    “算了只要他能救出哥就好了反正我都混这么久了死在这儿也值了只要哥能活下去”

    小佛爷眼里的怀念无以言喻,满脸笑容的往前走去。

    “真想再看看哥跟姓易的他们”

    “真想再看看那个形同陌路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