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八章 定计

姓易的2018-12-08 11:39: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眼前的这只被砍下来的手臂,我很眼熟。

    皮肤很白,而且也很瘦弱,跟师爷的手臂完全相同。

    血腥味霎时间就在屋里弥漫了起来,所有人的脸色都阴沉如水,但谁也没有露出半点害怕的表情。

    陈九山眼睛红了起来,低下头,默默的磨着手里的砍刀。

    “我又拖累我哥一次了原来是腿现在是手”小佛爷的眼泪依旧在流,可他的声音里却已经没了哭声,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死寂。

    忽然,小佛爷的眼泪猛的止住了,随即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现在的小佛爷,没有表现出暴怒,但他的沉默,却让在场的人都不敢说话。

    “他们会后悔的。”海东青说了一句,似是在安慰小佛爷。

    我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觉得心里有点难受而已,毕竟师爷平常待我还是不错的,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没手了

    “大牙,你跟我说说,这东西你是在哪儿看见的?”小佛爷微微埋着头,紧抱着怀里散发血腥味的手臂。

    大牙咬着牙没说话,应该是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半晌后才开了口。

    “师爷在楼上跟白道的人谈判,我在外面等着师爷出来。”大牙脸上满是悔意:“后来我看见沈国民的车过来了,我当时就想上去通知师爷,但是从四面八方窜出来了少说二十个人,全都拿着家伙,见到我就砍。”

    “继续。”小佛爷面无表情的说道。

    大牙低下了头,说道:“当时我没办法上去救师爷,只能往外跑,给你们送消息,然后就回了一趟古玩店,这东西就放在店门口”

    “中途隔了多久?”小佛爷问:“从你开始跑,到回店铺,这中间的时间是多长?”

    “两个小时。”大牙想了想,说道:“中途我都在躲,找我的人太多了,但是”

    大牙停顿了一下,无奈的说:“他们好像是把所有的路都堵住了,只给我留了一条活路,等我往古玩店跑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没在这条路上堵我。”

    “也就是说,他们是故意让我把这东西拿来给您看的。”大牙苦涩的说道。

    “你来的时候,后面没跟着尾巴吧?”小佛爷说着,站了起来走到了大牙的身前,看着他笑了笑。

    我本以为他是要拿大牙出出气,因为这孙子每次发脾气的时候都会有这种表现。

    但事实上,是我想多了。

    “没尾巴。”大牙说道。

    小佛爷笑得越来越开心了,拍了拍大牙的肩膀:“做得好。”

    “啊?”大牙一愣一愣的看着小佛爷。

    “跑得好,你那时候就该跑。”小佛爷笑得越来越开心了:“上去也是送死,没必要。”

    看着小佛爷如此的表现,我有点摸不清头脑了,只感觉满脑子的雾水,心说小佛爷咋变化得这么快呢

    他刚才可都还是在哭啊现在怎么就这么冷静了?!

    “这只手,不是我哥的。”小佛爷哈哈大笑了起来,直笑得弯下了腰蹲在地上,把眼泪都笑了出来才停下。

    众人面面相觑的看了一阵,没人敢打岔,都在等着小佛爷继续往下说。

    “妈的,你们这群杂碎真以为我没脑子啊。”小佛爷脸上有着近似癫狂的兴奋,极其大声的笑着。

    我皱紧了眉头,打断了小佛爷的自言自语。

    “说清楚点。”

    “这只手臂不是我哥的。”小佛爷重复的说了一次,站起身把那只手臂丢在了地上,狠狠的一脚踩在了上面,使劲的用脚碾着:“妈的!!!骗我?!!操你们妈的!!!”

    小佛爷竟然能做出这种举动,那就只有两个可能性。

    第一,他脑癌晚期病又犯了,说白了就是情绪失控疯了。

    第二,他真的确认了那只手臂不是师爷的。

    在场的人都没敢吱声,只有陈九山上去拉了一下小佛爷:“弄错了怎么办?!”

    “不可能弄错。”小佛爷自信的说。

    “能不能说重点”我无奈的说道。

    小佛爷笑了起来:“我哥是玩脑子的人。”

    “然后呢?”我看着地上被小佛爷踩得不成形状的手臂,忽然有点恶心了。

    “虽然这只手臂跟我哥的一模一样,甚至是连手指头都很相似,但是”小佛爷狂笑着说道:“我哥手上是没肌肉的,知道吗?”

    海东青好像是明白了什么,眼睛一亮,顿时就走了过去,丝毫不觉得那只断臂恶心,蹲下身后,用手摸了摸那只手臂肱二头肌的位置。

    “这人应该练过,要么就是经常锻炼身体。”海东青一脸认真的说:“虽然看起来跟师爷手臂的粗细差不多,但是肌肉”

    我看着海东青给我们现场走近科学,心里一个劲的纳闷,手臂这东西还用粗细来比喻?

    又不是那啥玩意儿,一用粗细来比喻我就觉得低俗啊。

    当然,这可能是因为小佛爷把我的思想也带低俗了。

    “如果是正常的我,看见我哥的手臂之后,情绪肯定会不受控制。”小佛爷在说到“我哥的手臂”这五个字的时候,笑容异常的诡异:“情绪不受控制就会做出一些傻事,比如自投罗网的出去转悠,让他们一网打尽,要么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去玩斩首行动,但是他们还是小看我了”

    “咱们今天就动手。”小佛爷冷不丁的说道。

    “今天?!”我惊讶的看着小佛爷,本以为还得等小佛爷找机会,大概也是得过一两天后才动手,起码都等一切安排完吧,怎么这么急今天就动手!?

    海东青跟陈九山似乎是明白小佛爷的意思了,两个人都笑了笑。

    “你够聪明的。”海东青夸了小佛一句:“你受刺激了去找死,对面的注意力就放在你这儿了,师爷那边自然就好救多了。”

    “咱们今天就将计就计的跟他们玩,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小佛爷笑着。

    说完,小佛爷把大牙的手机借了过来,拨通了师爷的电话,并开启了免提。

    电话响了两声便被人接通了。

    “小佛啊?”

    “我操你妈的!!!沈国民!!!!我他妈杀你全家!!!”小佛爷怒吼着,偷偷对着我们眨了眨眼睛。

    当时我并没有看懂这眼神是什么意思,但等陈九山有了反应后,我悟了。

    “妈的!!跟这杂碎说什么呢?!!”陈九山大吼着:“佛爷别说了,我们现在直接去找这个狗东西玩命去!!!操他妈的!!”

    “哟,怎么这么气啊。”沈国民笑呵呵的说道:“我是做啥天怒人怨的事儿了?看把你们这群废物气得。”

    “沈国民,老子今天就跟你玩玩。”小佛爷狞笑着说道:“我现在就带着人去堵你,有本事你这辈子都别出门落单了,要不然我弄死你。”

    “行,我记住你的话了。”沈国民很认真的问了句:“你得罪的那个人发话了,他让我来问问你,是想让你哥去日本发展事业呢,还是直接送我地界上的红灯区去,我听你的。”

    小佛爷大骂了几句脏话,随即便直接将手机挂断,轻松的笑了起来:“这傻逼真以为我落进他套里了。”

    “其实我挺费解的啊,为什么他不直接砍了师爷的手送过来,而是弄一只别人的手呢?”我不解的摇了摇头:“总感觉里面有诈。”

    “他抓住了我哥,不可能那么快就动手砍了我哥的手,因为有个人是想把我们完完整整的要过去,再亲自动手,让我们生不如死。”小佛爷说的话很明白,他所说的那个人自然就是财神爷了。

    “为了把我哥完完整整的留给财神爷,又为了抓住我,先制造点能让我情绪失控,失去理智的事情,沈国民很可能自作聪明的办了这件事。”小佛爷继续说道。

    我摇摇头:“这事也可能是财神爷干的啊,说不准是他指挥的。”

    “不可能,财神爷这个人吧,为人处世太小心翼翼了。”小佛爷耸了耸肩:“除非是真的砍了我哥的手送过来,否则他是不会选择用这方法激怒我的,要是被我看出破绽了,自然得不偿失。”

    “那么你就确定他不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不可能,我刚才这个电话打过去之后,财神爷肯定就放宽心了。”小佛爷的语气渐渐轻松了起来:“要知道,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傻逼。”

    “谁认为你是傻逼那他就真傻逼了。”我笑道。

    “现在他们肯定会假装不注意的放一些消息出来,例如,他们要出去一趟,会经过什么什么地方这类的。”小佛爷低头看了看地上被自己踩烂的手臂:“他想的就是要把我引诱过去,一网打尽。”

    “所以我们现在就能声东击西了。”小佛爷叹了口气:“我负责带着伙计们去踩他们的套,你跟海东青去救我哥吧。”

    闻言,我跟海东青互相看了看对方,点点头。

    “行,但是你”

    “我没事,到时候就是露个面,见到情况不对就跑。”

    小佛爷蹲下身,把磨好的砍刀拿了起来,咧着嘴笑了笑。

    “顺便我再借这个机会,好好的告诉他们一次,为什么所有人都叫我小佛爷。”

    *********

    磨铁这几天抽抽了,有些读者阅读时会出现页面不全的情况,现在正在联系编辑抢修,请大家谅解啊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