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七章 手臂

姓易的2018-12-08 11:39: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谁都以为小佛爷会叫上一帮人去救师爷,连我也这么认为。

    但实际上,他选择了暂时的潜伏,如我当初背井离乡的苟且偷生一样。

    “现在我们不能贸然的抛头露面,否则就死定了。”小佛爷先前对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我不能让我哥没有一点活下来的希望,我们得躲着,找机会再出手。”

    就因为他的这个决定,我们将近二十号人全都龟缩在了某个郊区的屋子里,这是小佛爷找来的地方,除开电视机坏了厕所坏了没有自来水外加面积小得可怕之外,这个屋子还是挺不错的。

    花屏的电视机正在不停的发出难听的电流声,那种声音很刺耳,让人在烦躁的情况更加的烦躁,小佛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在电视机连续发出了长达三十秒的电流声后,小佛爷没顾忌是不是这样会吓着隔壁的小孩子,直截了当的就把电视机举起来砸了。

    “接下来怎么办?”我坐在地上抽着烟,看了看其他跟我一般坐在地上的人,心说小佛爷也是够财迷的,据说这屋子还是他的资产,怎么就不知道好好装修一下呢?

    这里连个沙发都没,我真好奇那电视机是拿来当摆设的还是拿来娱乐的。

    “老规矩,擒贼先擒王。”陈九山抽了口烟,缓缓把浓郁的烟雾吐了出来,因为烟雾缭绕的缘故,我看不清他的表情:“我去堵沈国民这个杂碎,或者去堵财神爷,到时候拿他们去换师爷。”

    由此可见陈九山的情绪也是要爆发了,他现在的思维能力很差,差到了连小学生都不如的地步。

    妈的去堵沈国民跟财神爷?!他疯了吧?!

    “这是个办法,但是你不能一个人去,也不能现在去,得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小佛爷想了想,说道:“到时候你负责去堵沈国民,带上所有的伙计”

    说到这里,小佛爷顿住了话头,沉默的站了起来,一脸疲惫的看着身后的众人。

    “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小佛爷说。

    这些伙计们先是互相看了看对方,似乎是都没明白小佛爷这话是什么意思,便谁也没开口发问,都在安静的等着小佛爷往下说。

    “虽然我狠,但是我敢说,我没对不起各位过。”小佛爷脸上有了难得一见的苦涩,但更多的是一种让人不敢相信的表情。

    这种表情说不清,就像是自己的哥哥看自己的眼神一样,说白了,不管是谁都觉得这种眼神绝对不会出现在小佛爷的眼里,更别说让他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了。

    “这次的事闹得很大,可能连我自己也不能全身而退。”小佛爷把烟头掐灭,丢在了灰扑扑的地上:“所以我就问问你们,谁敢跟我去玩一次命?”

    听见这话,那群伙计顿时就咋咋呼呼的叫了起来,每个人都是一脸愤怒的喊着自己愿意去,或者是我们一定得把师爷救出来等等。

    见大家的反应这么激烈,小佛爷眉头一皱,立马把话说绝了:“干文职的滚蛋,不能打的滚犊子,别瞎掺合。”

    没等那几个干文职负责收账的伙计说话,小佛爷摆了摆手:“你们先去大连,帮我们把后路准备好,找个隐藏点的地方躲着,等我们过去了,到时候咱们一起坐飞机走人。”

    一听小佛爷这么说,那些个伙计才安静下来,没再继续说要跟着去拼命。

    “你们在我们动手的时候再走,那时候比较安全,注意到你们的可能性比较小。”小佛爷把口袋里随身揣着的支票薄拿了出来,拿出笔唰唰唰的就写了起来,写完一张就撕下来递给旁边的伙计,写完一张就

    他重复的做着这个动作,直到所有伙计手里都有一张支票。

    安排跑路的伙计,手上的支票是一百万。

    安排跟着陈九山去堵人的伙计,手上的支票是三百万。

    “找个面生的先去银行,帮大家伙把钱打回家。”小佛爷忽然间笑了起来,笑得很是温暖:“跟着我们去拼命,九死一生,多的两百万就算是你们的安家费了,总得给自己的爹妈留点积蓄不是?”

    海东青的眼神变了一下,与我一般,好像忽然都不认识小佛爷这个人了。

    或许跟那句老话一样吧。

    患难见真情,生死看人心,恐怕这些个伙计的表现真打动小佛爷了。

    “算是我矫情一次。”

    在众人拿着支票发愣的同时,小佛爷笑了一声,很自然的给在场的伙计鞠了一躬。

    没错,我真没想到小佛爷会做这个动作。

    “我谢谢各位了谢谢”

    跟着小佛爷较久的几个伙计同一时间红了眼眶,尽皆低下了头,谁都不敢抬起头来,生怕被别人看见自己湿润的眼睛。

    他们不是因为小佛爷说的话而感动,而是因为

    妈的!!!他是小佛爷!!!!

    他是这个城区人见人怕的小佛爷啊!!!

    为什么他要给伙计们弯腰?!!为什么?!!

    小佛爷笑容里的无可奈何任谁都能看出来,也就是因为如此,很多人都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我也有点发愣。

    难道真的山穷水尽了!?

    “姓易的。”小佛爷笑着转过头,看着我。

    我把烟头吐到了地上,摇摇头:“别那么肉麻的看着我,妈的,财神爷交给我了。”

    “谢谢”

    “我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女人报仇,跟你没关系,别跟我说谢谢。”我骂骂咧咧的说,把头转到了一边,不忍去看小佛爷此时的表情。

    海东青噗地一声笑了出来,笑得很开心。

    “我跟木头一起,财神爷交给我们了。”海东青说道,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堵在嘴边的话说了出来。

    “你是个爷们。”

    小佛爷哈哈大笑着:“妈的!过了这一劫,老子请你喝酒!”

    “好。”海东青一口答应了下来。

    随后,伙计们纷纷被安排出去了办事,有的人隔了一会儿便回来了,手里提着的是一个硕大的布口袋,里面全是枪。

    陈九山也出去了一趟,回来后,带来了两把崭新的砍刀,还有两块磨刀石。

    所有人都在按照部署运作着,小佛爷也是如此,一言不发的磨着砍刀,眼里死寂一片。

    见暂时没有我们的事,海东青便带着我在门口吹吹风,透透气,然后偷偷问了我一句。

    “小佛准备去干什么?”

    我蹲在地上抽着烟,没有给海东青回答。

    “陈九山带着伙计去堵沈国民,我们去负责财神爷,那么小佛呢?”海东青皱着眉头问我:“他不会是去”

    我打断了他的话,苦笑道:“要知道,师爷是他的哥哥。”

    如我所猜想的一般,小佛爷的打算就是孤军深入,靠着自己一个人去把师爷救出来。

    我不知道是什么给了他这样的自信,但是我觉得,这也算是一个办法,而且小佛爷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他真的能做到这事。

    只要我们动了手,那么肯定会有许多能人来支援沈国民和财神爷,自然而然的,小佛爷那边的压力就小了许多。

    按照这种剧本走的话可能也许这孙子真能办成这事他可是小佛爷啊!

    就在此时,我们看见了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正在往我们这边跑,很熟悉,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他

    “大牙?!”我惊讶的看着那个人:“你竟然没死?!!”

    听见我的惊呼声,大牙只是苦笑却不愿多说,急匆匆的就跑进了屋子。

    这时候我才发现他不是空着手来的,他手里拿着一个长袋子。

    “好重的血腥味。”海东青皱了皱眉头。

    正当我准备回屋问问情况的时候,小佛爷绝望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你们做事太绝了太绝了啊”

    进屋一看,地上摆放的正是大牙先前带来的袋子,拉链已经被拉开了,里面空空如也。

    而小佛爷的手上,却拿着一只血淋淋的手臂,似是刚从活人身上砍下来的。

    小佛爷正颤抖的跪在地上,抱着那只手臂泣不成声。

    “财神爷沈国民你们两个杂碎”

    “我要你们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