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六章 局开

姓易的2018-12-08 11:39:0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财神爷不是神仙,不可能什么事都是靠着他一张嘴就来了。

    自然,白道的人也不是雷锋,做好事不求回报那纯属是在扯淡。

    既然会有这么多白道的力量在冲着师爷他们过去,自然就是因为财神爷给了他们很大的好处,简单来说,财神爷给他们的好处,胜过师爷太多太多。

    话虽这么说,可师爷的手段也不小,他送出去三张支票全是天文数字,要是让上头的人查贪污查到这几个高官身上,估计枪毙他们一百次都够了。

    总的来说还是师爷小觑财神爷了,真正的小觑了。

    “师爷,你怎么在这儿啊?”沈国民带着两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装出了一脸的惊讶,问道:“真巧诶,要不上我那儿喝一杯去?”

    师爷深呼吸了几下,勉强将混乱的心情平复了下去,淡淡的转头看了沈国民一眼,又回过头来,讥讽的看着那几个所谓的高官,心中唯有无奈。

    “我局里还有点事儿,先回去了。”钱局长首先告辞,压根就没看师爷一眼。

    李秘书装作没有看见师爷的眼神,笑了笑:“我也有点事儿得赶着回去,干脆坐你的车一起走吧。”

    等这两人演戏般的走了之后,陈区长也随之告辞,将包间空给了剩下的人。

    沈国民笑呵呵的坐到了主位上,拿起一个崭新的茶杯,用餐纸仔细的擦拭了起来,语气轻松的说着:“没想到啊,咱们当了这么些年的死对头,为钱为面子打了这么些年,最后你还是得栽在我手上了。”

    “没过江龙来帮你,你算什么?”师爷丝毫不惧的反问道,脸上满是讥讽。

    闻言,沈国民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把杯子放在了桌上,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

    “你想怎么死?”沈国民从善如流的问着师爷:“我如你所愿,都听你的。”

    “落你手上算我倒霉”师爷无奈的摇了摇头,似乎是在感慨:“果然下棋的人不能走错棋,走错一步就是死啊”

    沈国民用手撑着脑袋,乐呵呵的看着师爷,像是随嘴问了一句:“要不把你的眼珠子挖了,我给小佛那畜生送过去?”

    师爷冷冷的盯着他,没有说话。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那个谁,过来。”沈国民对站在师爷身后的中年人招了招手,又对另外一个中年人说:“他按住师爷,你来挖师爷的眼珠子。”

    两个中年男人笑着走了上前,其中一个用胳膊从师爷胸前伸过,死死的勒住了他的双手,而另外一个人则把腰间的匕首拿了出来,很直接的在师爷眼眶上比划了起来,似乎是在寻找哪里好下刀子一样。

    说真的,他们不是在开玩笑,师爷能看出来。

    但就算是如此,师爷也没表现出任何害怕的意思,很平静的注视着沈国民,那种波澜无惊的眼神让沈国民觉得很是刺眼,恨不得

    “咱们的账会慢慢算的,我保证你会后悔活在这个世上。”沈国民咧着嘴笑着,一边掰着手指一边数:“师爷你可是远近闻名的帅哥啊,要不我找几个喜欢男人的老爷们,体力好的那种,跟你上床去玩玩?然后再拍点视频刻成光盘卖出去,我觉得能赚一笔。”

    师爷放在腿上的手掌颤了几下,虽脸上没别的表现,但沈国民却是清楚,师爷现在是真的有点怕了。

    人性的残忍,在道上会被体现得淋漓尽致,毕竟黑道就是一个以暴力残忍为首要的集团。

    如果一个黑道不会做出一些残忍的事情让人害怕,那么他们还凭什么混下去?怎么去赚取某些不法的钱?

    说来也有意思,小佛爷跟我说过,其实混黑道的人谁都不想残忍,谁也不是天生的变态。

    可他们踏入黑道后,最终的结果都是被这个无奈的社会逼成了真正的黑道人,或是逼得他们戴上了一个这辈子都不能随便摘下来的面具。

    如果他们不狠,那么就不会有人怕他们,自然也不会有人如愿的给他们钱。

    从某种错误的角度来看,在道上混的人也挺无奈的。

    无论自己是不是已经被社会逼得凶狠残忍,他们都必须在外人面前表现出理所当然的一面,哪怕他们自己也是在装。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假黑,虚狠,伪残酷。

    “给我把他眼珠子挖了,装瓶子里给小佛那畜生送过去。”沈国民说道,拿起杯子,轻轻的喝了一口茶,笑容满面。

    就在那中年人即将要动手的时候,沈国民似乎是忽然想起来了什么,眉头一皱,叫住了正要动手的人,脸上慢慢浮现出了不耐烦的意思。

    “妈的,我可是答应那人要完整的把师爷送过去啊。”沈国民皱紧了眉头,他口中的那人自然就是财神爷了。

    其实都差不多,无论师爷落在谁的手里,必然都是生不如死的结果。

    见沈国民忽然嘀咕了起来,正准备动手的中年人也停下了动作,静静的等待着沈国民接下来的吩咐。

    对于这个矛盾的问题沈国民也是头疼,毕竟他可不敢随便去得罪财神爷,从这次的事里就能看出来,财神爷的能量真他妈超乎想象。

    隔了三四分钟的样子,沈国民叹了口气。

    “先带回去。”

    师爷苦笑着没有别的动作,只能任由这些人摆布。

    大约是半小时的样子,小佛爷这边刚将那些客人送走,便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个陌生的号码打过来的。

    接通之后,小佛爷只听了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猛地就把手机摔在了地上,身子接连不断的颤抖了起来。

    看他那表情,外人肯定会以为他是在控制脾气,估计是要爆发了。

    但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

    小佛爷,真的是害怕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死穴,而小佛爷的死穴,就是师爷。

    颤抖了一阵后,小佛爷的眼泪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

    “妈的!!!”小佛爷眼泪已经遍布了整个脸庞,其他人都在惊疑不定的看着小佛爷,似乎是在想。

    佛爷是得到什么消息了?怎么会这样?!

    要知道,小佛爷在外人面前可从来没哭过啊,更何况是当着这么多的人哭!

    “你们这帮子杂碎!!!竟然敢玩阴的?!!我非操了你全家不可!!!”小佛爷怒吼着,一拳头砸凹了身边的石墙。

    看着墙上那个凹下去的拳印,再看看小佛爷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拳头,没有人敢在这个关头上问一句话。

    等小佛爷冷静下来,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在场众人之后,某种名为悲愤的情绪,开始在所有人的心里蔓延

    师爷虽说是个阴谋家,但是他对这些伙计是真的不错,谁家出点事都是师爷借的钱,谁出了麻烦也是师爷去摆平。

    他们害怕小佛爷,却又服小佛爷。

    但他们不害怕师爷,却又服师爷。

    这两种服截然不同,一种是近似于对强者的崇拜,一种则是亲情般的心服口服。

    在这瞬间,小佛爷跟师爷门下的所有伙计,彻底的怒了。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妈的?!真把我们当成狗了吗?!!

    谁都可以踩着我们头上欺负我们了?!!竟然还他妈去抓了师爷?!!

    海东青站在一旁,半晌都没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沈国民财神爷”小佛爷的怒吼声在天空中回荡着,其中的怒气,已经压抑不住了:“我操你们全家!!!”

    我跟陈九山是在十分钟后知道这消息的,电话是小佛爷借别人手机打过来的,听到这消息之后,我沉默了很久。

    现在的局,已经是死局了,除非

    “帮还是走?”我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心里喃喃道,没有答案。

    当时谁都以为看透了全局,谁都以为这一切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但却任谁都没想象到。

    真正的棋局,才刚刚开始。

    与此同时,在遥远也不遥远的沈阳桃仙国际机场,十多个穿着打扮相同的中年人,簇拥着一个身高近两米,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缓缓走出了接机口。

    这中年男人不光是高,更是魁梧,整个人就跟个巨人一样。

    但他的眼睛上却戴了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凶悍的气息似乎都被这种斯文儒雅的气息取代了。

    如果有人仔细看看,再去看看小佛爷,肯定会发现一件让人震惊的事。

    他跟小佛爷的长相接近百分之八十,特别是眼底的那种暴戾,那是外人无法模仿出来的。

    这个魁梧的中年男人向着路边停着的一辆奔驰走了过去,客气的笑着,对站在他面前满脸麻子的男人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大佛。”

    ***

    周末又完了,明天周一,老规矩,恢复更新哈~~~大家记住投票啊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