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四章 信件

姓易的2018-12-08 11:39:0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二天,清晨。

    在我坐在墙角睡得迷糊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把正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我,还有坐在另外一边墙角睡觉的海东青给闹醒了。

    海东青迷迷糊糊的看了看我,然后翻了个身埋下头继续睡着,似乎毫不在意自己遇见被忽然闹醒这种烦人的事。

    拿起手机,我看都没看上面的来电显示,直截了当的就接通了电话。

    “谁?”我揉着眼睛的问道。

    “我,刘三。”那头的笑声我很熟悉。

    我顿时精神一震,但随即又疑惑了起来,心说这孙子都跑路了,打电话偷偷联系我是个什么意思?

    “谢谢你,能把海东青他们放了。”我诚心诚意的说道,并没有直接询问他打电话过来的目的,因为我感觉他想说的话,迟早都会说的。

    果不其然,在听见我道谢之后,刘三爷只是笑了笑,然后说。

    “我知道你想找什么东西。”

    闻言,我沉默了下去,偷偷看了一眼正闭着眼睡觉的海东青,低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东西的?”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你要的东西不在我手上,在老佛爷手上。”刘三爷的这话纯属是在跟我闲的放屁,要是他在我面前,我真能一巴掌抽过去。

    就在我要开骂的同时,刘三爷补充了一句。

    “但是那东西里面的秘密,在我手上。”刘三爷笑得很奸,让我很不舒服。

    我皱紧了眉头:“有话就明着说,你想要干什么?”

    “这个你就甭管了,有人说了,要把这最后的钥匙给你。”刘三爷的语气虽听着普通,但却隐隐约约透出了些许的疑惑,似乎他也不明白这件事的原委。

    “谁说的?”

    “你甭管了。”刘三爷说道,似乎是在翻动什么东西一般,说道:“这时候物件应该到你那儿了,你准备准备,一会查收吧。”

    话音一落,刘三爷便挂断了电话,而我愣了半晌,也把手机收了起来,没准备打过去。

    最后的钥匙?

    难道他知道我在寻找灯盏?!灯盏就是所谓的钥匙?!

    约莫过了半小时左右的样子,房门忽然被人敲响了,走过去开门一看,是一个年纪轻轻的伙计来找我。

    “易哥,你的快递。”他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我,听见我说谢谢后,他笑了笑,转身就下了楼。

    这是一个包装好的快递文件袋,里面应该是纸张类似的东西,摸起来很薄。

    此时海东青已经清醒了过来,打着哈欠走到我身边看了一眼快递袋,好奇的问了句:“什么东西?”

    “看看就知道了。”我说道,慢慢拆开了袋子上的胶带,将里面装着的牛皮纸文件袋拿了出来。

    如我所猜测的那般,文件袋里装着的确实是一张纸,很普通的那种A4纸,上面用铅笔密密麻麻的画了许多东西。

    有一个怪物的图案,还有一副简单的山水画,还有一行字。

    “这怪物好科幻啊。”海东青看了看纸上的图案,疑惑的说道:“怎么全身上下都是眼睛?”

    就像海东青说的一样,纸上画着的这个怪物确实很科幻,这是被现代人用中性笔画的,可不是原来经常见到的古迹。

    怪物呈人形,略显瘦弱,它是男是女我还真看不出来,没有具体的特征。

    脸上是被人用笔画了很多乱线条的,也不知道是代表了什么,只能看见它的嘴。

    那是一张类似于动物的嘴,嘴角咧得很高,里面全是野兽般的利齿,看着就吓人。

    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最让人意外的就是遍布怪物全身上下的眼睛。

    没错,是眼睛,跟普通人类的眼睛一模一样。

    有眼白,有虹膜,甚至眼睛上还有眼睫毛。

    这些眼睛从脖子处就开始密密麻麻的长了出来,在这怪物的全身上下蔓延着,一眼看过去那叫一个恶心,特别是让我这种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实在是太恶心了

    我所见过的,听过的,在书上看见过的怪物,可以说是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了吧,但还真没见过这种模样的冤孽。

    只见这个冤孽正爬在一座矮山的脚下,仰头看着山中的丛林,嘴大大的张开似乎是在嘶吼。

    “这个地方怎么有点眼熟呢”我看见那座矮山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但仔细一回忆却又毫无头绪。

    说来这座山的模样也很有特色,一般普通的山应该都是中间山头高,两边山坡缓缓下斜,或者连绵不绝,或者像桂林那样的。但这座山却是中间凹了下去,就像是故意被人用斧子凿出来的一样,两边是高峰。而且这高峰也不是普通的模样,一边是斜坡,一边就是真正的悬崖,边缘竖着下去完全就是一条直线。

    这山这么有特点……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啊但怎么想不起来了

    此时,我的注意力忽然被旁边的字吸引了过去,上面写的是很简单的一句话。

    “门后面是什么,或许得你自己去看才会明白。”

    海东青研究了半晌,摇摇头,说他也没明白上面的是什么意思。

    “可能这座山就是藏着那东西的地点。”我说道。

    事后我才明白,这个地方其实不是用来藏东西的,而是用来让我看见东西的,哪怕那个东西从原来到现在都还是不属于我,可我还是见到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也就是不久之后的话。

    “你们下来大厅一趟,有点事要跟你们商量商量。”小佛爷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对着我们说了一声后,没等我们回答便转身走了回去,看他的表情似乎很急。

    随即,我把手里的纸小心翼翼的折叠了起来,放进了贴身的上衣口袋里,其后还用手拍了拍感觉到它的存在后才满意的点点头,带着海东青随着小佛爷下了楼。

    在大厅里,只有师爷跟小佛爷两个人,他们似乎早就在等我们了。

    “这次我们的动作得快一点,时间已经不等我们了。”师爷开口就说到了正题上:“酒店我已经找人接手过去了,明天我去签合同,明天晚上咱们就离开这儿。”

    “这么快?”我有点不解:“酒店没必要专卖啊,等老佛爷他们回来了,财神爷自然就得退回自己的狗窝里,你卖了酒店之后得多麻烦?这可是你们好不容易才弄来的。”

    “你不了解财神爷,他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时候,根本就不可能出手,哪怕他现在已经快被愤怒蒙蔽大脑了。”师爷苦笑道:“这东西放在这里,就是死的,还不如卖了换点钱,留给我们打点后面的关系。”

    说完,师爷把目光看向了海东青:“海公子,麻烦您帮个忙,明天跟小佛出去一趟,我准备把手里所有的物件全卖了,现在已经找到买家了,明天交易,但小佛一个人去的话我不太放心,叫的人多了也不太好,所以”

    “明白了。”海东青点点头,没有拒绝。

    小佛爷这次也没再跟海东青斗嘴,或是说一些不利于团结的话。

    “谢了。”小佛爷说这话的时候我们都愣住了,谁都没想到他会对海东青这鸟人说谢谢,貌似还说得发自肺腑!

    海东青愣了愣,笑道:“你们照顾了木头这么久,也该我来还点人情了。”

    “明天有许多白道的人跟着我一起去,所以我很安全,但是你们不安全。”师爷叹了口气:“你们小心点,千万别出事了,哪怕不要货跑回来都行。”

    听见这话,小佛爷跟海东青都点了点头。

    “那么我呢?我帮你们干什么?”我好奇的问。

    “九山已经被我从广东叫回来了,一会就到,你明天跟着九山去检查我们安排好的车,因为我们晚上就走,所以绝不能出一点意外。”小佛爷凝重的说。

    我一口答应了下来,心说这任务轻松外加安全,绝对是个肥差啊。

    当时我们各自的想法都不一样。

    我认为海东青他们的处境是最危险的。

    师爷认为海东青他们跟我的处境是最危险的。

    海东青跟小佛爷则认为我的处境是最危险的。

    但我们都猜错了。

    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逆天者死,顺天者悲。

    我们这几个人貌似就在这两个极端之间徘徊着,在那时候,谁都看不清前方的路。

    命中注定的劫难来了好像谁都逃不了,要么硬扛着博一条出路,要么就是顺应老天爷的意思,直接挺尸进火葬场。

    这一切的到来,恐怕就是那么的出人意料。

    否则这个城市也不会毫无预兆的被掀起滔天巨浪。

    ********************

    九月马上要来了,八月马上要走了,咱们的书很快就要完本了,真快诶。

    r(st)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