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三章 乌云

姓易的2018-12-08 11:39:0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曾经小佛爷跟我说过,师爷最初并不是这样的人,他原本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可惜后面出了点事才最终走上这条歪路。

    现实点说,师爷也是个被社会逼到走投无路的人。

    几年后,小佛爷带着师爷回了一次国,然后来到贵阳,跟我说起了过去的事。

    师爷问我。

    “我原来那些事你也是知道的,我被社会逼得走投无路,结果变成了这样,你觉得我有错还是我没错?”

    我当时想了很久才给他答案。

    或许错的不是他,错的只是现在的这个社会而已。

    说了这些也只是想借物喻物,借人喻人。

    海东青他也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但自从发生了那些事后,说好听点他是成熟了,学会了在某些时候隐忍,在某些时候爆发。

    说难听点,他也慢慢成为了一个让普通人害怕的人。

    不过还好啊,这鸟人一般不会表现出这一面,最多只是脾气上来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或者是自己的饭菜被人偷吃的时候。

    无论如何,在走出看守所大门时,海东青笑得很干净,也很纯粹。

    我相信海东青依旧是那个海东青,因为他的笑容依旧傻逼。

    “昨天出了点状况。”小佛爷坐在车上,面对着鼻青脸肿的我,有些惭愧。

    “你要是不说个我能信服的理由,我就活活打死你。”我一边揉着脸一边倒抽着冷气:“相信我,我打死你的时候会非常残忍的。”

    小佛爷一乐,估计是很久没见我这么幽默了,好奇的问了句:“你好了?”

    “好你大爷。”我无奈的说道。

    “昨天的事儿挺复杂的。”小佛爷叹了口气,说上了正题。

    给我递了一支烟后,小佛爷自己也点燃了一支烟,慢慢抽着,说着。

    曾经师爷就察觉到过,财神爷的手变长了,已经可以伸到了他们的这个城里。

    黑道,白道,基本上都有财神爷的朋友,或是说,合作伙伴。

    以前他们的合作可能是经济上的,但后面他们的合作就应该不仅如此了。

    财神爷已经下定决心了,准备联合许多人一次性干掉小佛爷还有师爷。

    “海关的,公安厅的,市委的”小佛爷苦笑道:“这次咱们是栽了。”

    海东青皱紧了眉头,除开犯傻逼的时候,他是个聪明人,可能他也想到了许多东西。

    “没有了老佛爷,天秤已经倒了。”海东青说道:“可能这一次的麻烦超出了你们的想象。”

    小佛爷难得的没有反驳海东青的话,点点头。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次我们要是不跑的话,真的会死。”小佛爷把头埋了下去,眼里隐隐约约有着屈辱的神色。

    “跑路?”

    “对,就这几天,我哥已经在收尾了,能带走的东西他都已经开始转移了,没人会知道。”

    其实我明白小佛爷是什么感觉。

    一个从来不会服软的人,一个连老佛爷都敢当面对抗的人,竟然会有跑路一天,可想而知这对于心高气傲的小佛爷是什么样的打击。

    话虽这么说,但师爷可是一个知道进退的人,他肯定会带领小佛爷走上正确的路。

    “要走了啊”我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感觉心里闷得慌。

    我是去年才来的这个城市吧,当时觉得这是个陌生的城市,但就在我即将要觉得这城市在变得熟悉的时候,似乎又得离开这儿了。

    谁知道我们下一步路会往哪儿走呢?

    可能师爷知道,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一次的麻烦不好搞定,很可能会死人。

    想着这些,我抬手摸了摸胸前戴着的玉佩,这是小佛爷帮我要回来的,不光如此,连我丢在公共场所抽水箱里的手枪跟手机也被他安排人拿了回来,虽说手机坏了,可SIM卡竟然还能用,不得不说我还是该感谢感谢他。

    “我可以帮忙。”海东青说。

    小佛爷笑着摊了摊手:“你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能帮我们什么?”

    “现在他们的目标不是我,是你还有师爷。”海东青皱紧了眉头,语气里没有不耐烦的意思,很细心的说:“我可以带你们去一个很远的地方,等风平浪静之后再回来,你们的人都被财神爷他们盯着了,但不代表我海家的人也被盯着。”

    小佛爷摇了摇头:“这事关咱们的命,不能随便来,我只相信我哥安排的人。”

    闻言,海东青无奈的看了看我,没再说话。

    实际情况比小佛爷说的复杂了太多。

    从前几天开始,师爷他们的生意貌似就一直不顺,总会遇见这样那样的麻烦,有官方人给他们带来的麻烦,也有行里人给他们下的绊子。

    可能有人会觉得这很正常,之所以财神爷能联合这么多人整治师爷他们,就是因为他们往常行事太过嚣张,导致许多人都看不惯他们。

    其实不是这样。

    所有仇视师爷他们的人,大多都是师爷有了准备要与他们为敌的人,而其他师爷不准备与他们为敌的人,则不会感觉到师爷和小佛的嚣张跋扈。

    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有师爷的,也有小佛爷的。

    “我又不是小孩,也不是疯子,为什么要对每个人都一样的坏呢?”小佛爷在不久前曾经这么跟我说道,我觉得他是给了我答案,一个我没想到过的答案。

    人总有两面吧,有的人看见了小佛爷的一面,有的人看见了小佛爷另外的一面。

    总而言之,这次的麻烦不是小佛爷他们主动引起的,而是财神爷用了钱,挑拨了很多曾经跟师爷他们称兄道弟的人。

    道上不是有句话吗?

    在人民币面前一切都他妈是扯淡,交情这两个字就不要在人民币面前不自量力了。

    现实就是如此,很多人都为了一笔钱,准确的说,为了一笔很大的钱,接受了财神爷的联合邀请。

    如果不是师爷还有点手段,还能在这个城区勉强立住脚稳住几天之外,恐怕我们现在已经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昨天剃刀民找关系把你弄进去的,不过还好,在这地方我哥的关系比他硬。”小佛爷指了指身后的看守所说道。

    “咱们什么时候走?”我问:“坐车还是?”

    “走水路,先去大连,然后坐飞机离开那儿。”小佛爷冷笑着说道:“在地上的眼线肯定比水上的多,只要咱们到了大连就没事了,我哥都安排好了,到了那儿直接就能上飞机,我就不信财神爷这傻逼敢在机场弄我们。”

    “没想到啊,咱们也有跑路的一天。”我靠在椅背上略微有点出神,看着路边来往的人群,忽然感觉有点犯困了。

    小佛爷耸了耸肩,重新点上了一支烟,发动了汽车。

    当时的我们并没有想象到这次的事是有多么严重。

    很多无辜或者不无辜的人,都在这一次的事件中彻底的倒下了,而且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师爷,小佛爷,他们也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那般全身而退。

    可能这也是老天爷给小佛爷他们最后的机会。

    老天爷让他们在惨痛的教训里重新看清楚了现实,让他们拥有了选择的机会。

    要么继续在泥潭里深陷,永世不得翻身,但能在某个城市里呼风唤雨。

    要么就是永远的远离这个熟悉的地界,在一个谁也不认识他们的地方,开始享受各自的平淡人生。

    还好小佛爷跟师爷都选了后者,否则我也不可能在几年后还能见到他们了。

    回到古玩店的同时,天慢慢的变黑了,似乎即将要有倾盆大雨的到来。

    下车后,海东青打着哈欠走进了古玩店,估计是准备回去补一觉了。

    而我则跟小佛爷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抬起头看了看这片灰蒙蒙的天空。

    也许我们看见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

    我看见的,是即将到来的大雨。

    小佛爷看见的,很可能是大乱即将到来的征兆。

    隔了半分钟的样子,小佛爷才把仰起的头放下,骂了一句脏话后就走进了大门。

    “妈的,真不吉利。”

    *

    周末又到了,大家懂的哈,周五,周六,周日,一天一更。

    下星期一恢复正常更新,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