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章 牢房

姓易的2018-12-08 11:38:5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警民一家亲这个口号那是真没错。

    在我醒过来之后,那些和蔼的警察同志就很和善的问了我的名字,然后就把我丢进了一旁的房间里,说是让我先等等。

    没错,是丢。

    他们叫了两个有啤酒肚的胖子警察把我拽了起来,也没在乎我是不是脑子还在发晕,先给了我两嘴巴子,然后直截了当的把我砸在了房间的地板上,当时我就听见肋骨好像有了细微的咔嚓声。

    随后就当着我的面,几个人把我钱包里的现金互相瓜分了干净,本来还准备把我钱包丢进垃圾桶的,但在我的苦苦哀求下还是把钱包还给了我。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真的是每个人都该学会的东西,比如现在。

    要是我不低头,我可能就得被这群和善的警察同志们活活打死在局里,随后便会给我安上一个自残导致身亡的理由,再给他们自己添上一个“极力抢救却最终没有挽救回他的生命,我们表示遗憾”,让我永世不得超生并且他们继续享受外人的善祷善颂。

    “小兄弟,你的身份证呢?”一个警察推门走了进来,似乎是没看见我倒在地上已经没了力气动弹,自顾自的坐在了办公椅上,和蔼的问我。

    “身份证掉家里了,要不然我叫人拿过来呗?”我笑道,但我知道自己的笑容并不好看,这也很正常,毕竟一个被打得鼻血横流的人还能笑成啥样?

    中年警察摇了摇头:“身份证号能记住吗?”

    我耸耸肩,说,记不住。

    “你有什么想说的?”中年警察问我。

    “为什么抓我?”我很疑惑的问道。

    “这个问题我们会给你解释的。”中年警察笑呵呵的说道,然后叫来了站在外面的几个年轻警察,他们看样子就像是警校刚毕业的那种学生。

    中年警察低声给他们说了几句话后,端起了茶杯,在我连绵不断的耳光声中看起了正在电视机上播放的电视剧。

    外人站在门外听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

    呵!里面跟他妈交响乐似的!

    从某种角度来说,我这个人还是挺牛逼的,起码耐打啊。

    这群和蔼可亲的警察同志打到了手酸我还没死,这足以说明我这人是个多么牛逼的存在。

    除了我肋骨好像断了一根外加左眼已经被打得睁不开了以外,我好像没有别的事儿啊。

    在被丢进看守所的之后,我隐约在几个警察的交谈里听见了以下几个字眼。

    沈老板。

    队长。

    钱。

    看样子我一开始的猜测没错,警察不会无缘无故的抓我,最大的可能就是我被人下套了。

    现在的情况严峻得不行,我的直觉都忍不住告诉了我一句话。

    要是小佛爷他们来不及救你呢,那么你可能就要栽在这儿了。

    拘留所跟监狱有所不同。

    监狱是个能把人变得下手狠辣的场所,而拘留所只是一个武术预备营,一般都是用在收拾各种犯人的身上,以让他们有所准备以及武学积淀,好应付未来的监狱生活。

    看守所的地方距离警局不过三十米,是一栋独立出来的楼,与贵阳的看守所不一样,这里的看守所规模较大,可能是因为这城市的犯人比较多的缘故,小了还真关不下那些暂时羁押的人。

    从审讯到把我带进看守所,整个过程不超过一个半小时,完全体现了咱们中国警察办案的效率,虽说我到了现在都没明白他们是拿什么理由抓的我,但我还是对于他们很敬佩,特别是前面那年轻警察收拾我的时候,给的那几下断子绝孙脚,着实是厉害之极。

    如果不是我保护得及时,我这辈子就得告别下半身的幸福了。

    话说回来,在玉佩被这群杂碎没收的时候,我是真想弄死他们,但理智告诉我,现在不能冲动必须得冷静。

    换了一套衣服,迷迷糊糊的被他们带到了看守所二楼的角落后,羁押我的狱警用警棍敲了敲笼子的铁栏,大吼道:“妈的大白天睡什么觉呢?!!谢宝山你他妈赶紧过来!!来新人了!!”

    牢笼里两边都是木板床,没有床单,也不是双层的床,看起来挺破旧,但却配了个单独的厕所,还挺上档次的啊。

    约莫一数,大概有二十多个床位,貌似都已经被人占满了。

    “哟,赵哥,咱们这儿人都满了啊,您安排的这新人”

    “人满了就睡地上,操的,怎么话这么多呢?!”

    狱警口里的谢宝山应该就是这里的牢头,当然,这是我猜的,具体他是犯什么事,为什么进来的,这我还真不知道。

    在看守所的那十几个小时里,我唯一明白的就是谢宝山这个人是局里专门用来收拾犯人的专员,而且确确实实是个牢头。

    伴随着铁门打开的声响,我被狱警一脚踹了进去,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关上了门。

    说实话,我当时都已经被打迷糊了,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等狱警走后,周围的犯人也都围了过来,好奇的看着我,又看了看谢宝山。

    “都滚回去睡觉去,老子好不容易才给你们弄了一天的假,还不滚回去休息?!”谢宝山骂骂咧咧的对那些犯人说道:“感情你们喜欢被劳动教养是不是?不干活不舒坦?”

    听见牢头发话,其余人全都回了各自的铺位,躺床上聊天的聊天,打牌的打牌,但眼睛却一直都在往我这儿瞟着。

    “小子,你犯什么事进来的?”谢宝山发话了。

    我愣愣的看着牢门,还没反应过来。

    挨了谢宝山一巴掌后,我揉了揉脸,无奈的说。

    “我也不知道啊大哥。”我一脸的无奈:“狱警二话不说抓了我就送过来了,我都没闹明白怎么回事。”

    谢宝山哦了一声,然后咧着嘴笑了笑:“什么地方就有什么地方的规矩,你既然来了这儿,那么肯定得走个流程对不对?”

    “什么意思?”我皱着眉头问。

    “小子,就是教你怎么做人啊。”谢宝山从兜里掏出了一盒烟,拿出一支烟点燃后放进了嘴里抽着,乐呵呵的看着我。

    我想了想,问道:“反正我很快就出去了,要不然您就高抬贵手,我出去了给您打一笔钱过来?”

    谢宝山二话不说给了我一巴掌。

    “要不我给您个电话,你现在去找我家人要一笔钱。”我无奈的看着他。

    “不行诶,上面发话了,让我好好教你做人。”谢宝山笑道:“算你小子胆儿大,连沈老板也敢得罪,真是不知死活了。”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没话说了,看样子软的不行啊,来硬的又玩不过他们。

    “我今天呢就给你上一课,新人来了牢里,都得懂规矩。”谢宝山叼着烟,走到一边的床上坐着,说:“做两百个俯卧撑来看看呗。”

    “行。”我点点头,从善如流的当着所有人的面,展示了一下我曾经身为体育委员的荣耀,不就是两百个俯卧撑吗?

    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到时候出去了,我非得

    一边想着,我一边默默的做着俯卧撑,在做到一百整的时候我发现手有点软了,然后谢宝山就发话了。

    “做得太慢了,重新做。”谢宝山的话让我想起了大学的军训教官。

    我苦笑道:“谢哥,您可别玩我了。”

    “想不被玩也行啊。”谢宝山和蔼的说:“来,跟我来一趟厕所,我教你点事。”

    在谢宝山这话出来的时候,周围的犯人眼里都有了怜悯的意思,更有一种说不清类似于幸灾乐祸的眼神。

    当时我并不知道谢宝山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此后的一切都告诉了我,谢宝山唯一让人害怕的地方,就是因为他是个变态。

    为了能活着,不对,准确的说是为了晚点被人弄死,拖延点时间。

    我对于一切都是接受的态度,但之后的事我是真接受不了了。

    厕所是较为老式的那种蹲坑,没有门,但进了厕所后是可以不被外面摄像头看见的,而且厕所里也没有摄像头。

    谢宝山领着我走进了角落,笑呵呵的说。

    “看你挺秀气的,被收拾一顿也是可惜了,要不然你就听话点呗。”

    我当时没懂他是什么意思,然后我就看见他把裤子脱了下来,直勾勾的盯着我说。

    “赶紧脱了,外面的人看不见,甭担心。”

    我操?!感情这是遇见变态了?!

    妈的真以为我好欺负了是不是?!!

    “听你的话,就真不收拾我?。”我强忍着恶心,装出一副听话的样子,问他。

    谢宝山笑眯眯的点着头。

    我挤出了一丝笑容,走了过去,然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抬起脚狠狠的踹在了他的某个重要部位。

    “我操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