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六章: 疯道士

姓易的2018-12-08 10:48:5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说是破局,这话绝对是有水分的,因为那老道士压根就没破局,只是暂时的让这个局失效。

话中的局正是我现在头疼无比的金胄裹尸术。

当时的情况没有人能看懂,连那些在不远处看热闹的盗墓贼也愣住了。

只见那老道满脸轻松的进了古墓,不过半个时辰,那老道拿着一个酒葫芦就慢吞吞的走了出来,左右扫视了众人一眼,轻松而去。

明眼人都能看出那酒壶是从墓里拿的,碧玉镶金的酒壶可是勾起了不少人的贪念,但没有一个人敢去跟那老道士抢,盗墓贼的几个眼线只能客客气气的叫住老道,装作好奇之人问起了缘由。

“缺酒缺酒,葫中无酒。”这老道士哈哈大笑着看着众人,摇了摇手中的酒葫芦,疯疯癫癫的推开了众人,完全就是个疯子模样:“狗屁大墓无酒无肉,害得老道白费了一番功夫!”

见此情景,几个眼线都互相对视了一眼,想再叫住老道,可刚开口就被一个凭空冒出的中年道士给挡了下来。

这中年道士身着一裘道袍,长须长发的样子颇有出尘的感觉,只见他恭恭敬敬的叫住了老道,作揖问道:“道长留步,墓中.....”

话还没落下,疯道士摆了摆手,指着古墓大骂道:“狗屁墓穴,无酒无肉却藏金胄裹尸,若不是老道借山河暂镇住了你,恐怕你还嚣张上天了去官妖!”

闻言,中年道士一愣,顿时豁然开朗,连连作揖。

疯道士没再多说,推开众人就狂笑离去,看那疯疯癫癫的样子就如普通的老疯子一般,可仔细一看,却又有种莫名其妙的自在感。

“金胄裹尸非道者可敌也,山河非道,可敌。”中年道士喃喃自语了许久,一边念叨着,一边向着古墓行去,站于坟头仔细一看,暗暗点头,随即就离开了天津卫。

半月后,朝廷的官兵又来了,这次来的人很少,不过三十几人,可官兵的队伍后却跟着几个老道士,还有一个中年道士。

这位中年道人,正是半月前跟疯道士说话的那人。

时间正值中午时分,官兵们团团围住了古墓的入口,几个老道就从墓门钻了进去,那中年道人也不例外,只不过他进去时好像带了一些鼓鼓囊囊的包裹。

在道士们进去后的一个时辰内,墓穴中接连传来了几声轰隆巨响,随之,一声极其尖锐的嘶鸣猛的响了起来,站在外面的那些官兵都被吓了一个趔趄。

“那是喜哨?!”我有点不敢相信,胖叔笑着点了点头:“四(是)喜哨,不光四(是)五大门滴术法可以引动喜哨,山河脉术一样能引动!”

说完,胖叔继续给我说起了这个故事。

在喜哨声落下的时候,中年道人带着那几个老道满脸喜色的就从墓门走了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有难掩的自豪。

“切不可碰触金胄裹尸,碰触其尸,恶患回头。”在官兵们钻进墓门之前,中年道人是这样警告他们的:“恶患回头众人死,切记从右入墓。”

话音一落,中年道人又想起了什么,急忙嘱咐他们不要打开墓主的棺材。

等众人答应下来,在这几个道长的示意下,官兵们哆哆嗦嗦的就钻进了墓门,开始搬里面的东西。

果不其然,这些官兵进墓一看,在左边墓道的入口立着一个尸首,具体模样看不太清,因为没人敢近身过去看。

众人都记住了道人的警告,既然左边进不去,那么他们自然就从右边进了墓穴。

短短半个时辰,这些官兵就把这明朝权贵的墓给搬了个干净,但墓主的棺材没人敢打开,哪怕是知道里面有宝贝,也死活不敢去干这种作死的事情。

连道长都说不能打开棺材,我们还打开?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社(说)完咧。”胖叔说到这里就摊了摊手,无奈的说:“他们解决金胄裹尸滴方法饿师父抹油(没有)说清,最后滴结局就四(是)官兵把墓给恢复原样,抹油人敢再进那个墓咧。”

“我草。”我脸都快黑了,心说还好您师父死了,要不然我真掐死他。

在这种关键时刻故事就没了?!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好歹给我说清楚是怎么解决金胄裹尸的啊!!!

我闷头抽着烟,仔细的思索起了这故事里对我有用的线索魔王生死恋。

咸丰三年应该是1853年,那时候正值太平天国起义,朝廷为了钱而去挖墓....也不是不好理解.....

按照这故事的讲述,金胄裹尸似乎是一种特殊的“尸首”,具体是什么样的东西这故事也没说清,只说了道法对这玩意儿用处不大,从那中年道人的话就能听出来。

而且.....他们好像没有破这局.....只是暂时让金胄裹尸失去效用.....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把墓地恢复原样.....

更何况那个中年道士还提醒了官兵一句:“切不可碰触金胄裹尸,碰触其尸,恶患回头。”

也不对劲啊,为什么那疯道士镇住了金胄裹尸没声音?而这些道士一去怎么就弄出了这么大的声势?

想到这儿,我把这问题问了出来,胖叔则摇摇头回答我:“谁他吗知道?”

呵呵,谁他吗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有质量的回答。

胖叔,您可真是我亲叔,从我得到回答没提刀砍你就能看出来,我对你的爱是多么的深厚。

“那疯道士是谁?”我随口问道。

胖叔的语气里也是充满了疑惑跟不解,抽了口烟,耸耸肩:“谁知道呢?”

“这种人可真是前辈了。”我笑着说道,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转身向着山庄走去:“这事咱们回去了慢慢想,对了,胖叔,好像鸡腿要烤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离胖叔少说二十米远,这话几乎是喊出来的,话落的同时,我撒丫子就往山庄里跑,根本就没给胖叔反应过来的机会。

我前脚进了山庄,后脚我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悲愤的怒吼。

“你包(不要)抢饿滴鸡腿儿!!!!”

傍晚七点整,我们一行人就坐上大巴车回了贵阳,途中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除了上车时几个牲口想揩周雨嘉的油,被我跟周岩踹下了车。

当时的情况真是尴尬得不行。

周雨嘉在我前面,我在她后面,然后那几个牲口就挤到了我后面,伸出咸猪手就想摸周雨嘉的屁股,我那时候都吓愣住了。

这要是让他们摸上去了,周雨嘉还不得反手抽我?!你们是想栽赃我啊?!

我在很久前就说过,老天爷是一个热衷于抽人耳光的人,在我想明白事情后果之后,他总会改变一下现实的剧情。

比如.....

“哎呀,你们挤什么呀!”身后的几个牲口忽然做作的喊了一声,往前猛挤了一下,咸猪手直直的就伸了出来,我下意识就把周雨嘉挡住了,抬手一把捏紧了离我最近的一只手,朝着车门上使劲的磕了一下。

各位都知道,大巴车的车门挺硬实的,特别是边缘的那部分,似乎是包了一层铝样的金属,用手敲敲还会发出几声闷响。

这牲口的右手被我往门上磕了一下,咱们的“车门兄”果然不负重望,当场就让这孙子见血了龙之星戒。

“干嘛呢?”我转头站在了门边,瞪着身后的这几个年轻伙子:“找事儿是不?”

“易哥......”周雨嘉压低了嗓子叫了我一声,我侧过头看了一下,不看还好,一看就想把自己的左手给剁了。

先前,在我拿着那孙子右手磕门的时候,我被他们挤了一下,周雨嘉也被挤得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地上了,幸亏我眼疾手快的揽住了她.....但是.....我他吗为什么要眼疾手快呢.....

“意外....我不是故意的.....”我老脸通红的把左手从周雨嘉胸前抽了回来,那种感觉真是尴尬敲门....尴尬到家了.....

胖叔他们也是奇怪,见我跟那几个年轻伙子起了冲突,周岩跟胖叔立马就挤了过来,嘴里还不停的问着:怎么了怎么了?!

“他们想揩你妹的油。”我给周岩说,话落的同时就有人不乐意了。

“你不是也揩油了吗?!”几个小伙子愤愤不平,但回答他们的就是周岩的一巴掌,顺带周岩还骂骂咧咧的说:“揩你妈!姓易的是那种人?!”

“我他吗是那种人?”我心虚的跟着骂道,没等这几个小伙子多说,我站在台阶上朝着他们就踹了两脚,为了防止他们嘴里再说些不靠谱的东西,我踹的力度挺大,当场就把其中俩比较瘦的孙子踹翻了。

别看周岩平常斯斯文文的,他动起手来可不比我轻,一脚给人踹过去,还真能把人踹得喘不过气来。

这得归功于周岩他爹,据说他爹从小就是这样教育他的:“你在学校,要么别打架,要么别打输,你要是打架打输了,回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见车门这儿闹了起来,司机也挺不耐烦的,挺客气的喊道:“要打就他妈下去打!别耽误其他乘客!”

“走咧走咧,包(不要)跟这些瓜皮一般见识。”胖叔满脸慈祥的从人群里挤了出来,把正在踢人的周岩拉开,仿佛是不经意的从那倒地的小伙子腹部踩了过去,和和气气的笑着上车,连围观的人都给看楞了。

“我日.....”周岩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胖叔,一边跟我们往车里走,一边嘀咕着:“就他那体重踩过去....我估计那孙子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正当他嘀咕不停的时候,一只胖乎乎的手掌猛的拍了拍他肩,回头一看,正是笑眯眯的胖叔。

“小周,你社撒(说啥)呢?”

“没没没....我啥也没说.....胖叔您累了吧.....坐.....”周岩干笑着把胖叔迎了过去。

我咧了咧嘴,看样子胖叔是把周岩给吓着了。

“易哥。”周雨嘉低声喊了一句,我回过了神,转头看向她:“怎么了?”

“你凑过来点。”周雨嘉脸红着说。

我没多想,把脸凑了过去,之后的事情就让我一生难忘了。

“我草别揪我耳朵啊!!!松手!!!赶紧的!!!老子要发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