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九章 抓捕

姓易的2018-12-08 11:38:5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虽然当时被你骗了,但后来我知道你是在演戏。”

    海东青说着,趴在我身后的椅子上看我做菜,笑容满面。

    “看样子你变聪明了,还用不着我解释了诶。”我违心的夸道。

    海东青当仁不让的接受了我的夸奖:“我一直很聪明,更何况我们之间不用解释。”

    “海老爷子呢?他现在还好吗?”

    “找关系出国了,不会有事的,在我们解决一切之前,他不会回来。”海东青笑得很轻松,顺手帮我把一旁的盘子放在了我手边,说道:“多放点辣,原来在贵阳把口味养辣了,出了西南的地界,那些菜没辣还真没意思。”

    “我都多久没做菜了”我苦笑道:“手艺潮了你别怪我。”

    海东青笑着没说话,乐呵呵的看着我忙活。

    清早,小佛爷跟师爷就出了门,一个是出去吃早餐的,一个是出去忙正事的。

    或许师爷也感觉到了,现在的城里似乎没那么平静,就在这些虚伪的安稳之下,都藏着大雨欲来风满楼的势头。

    如果不小心的话,这一场狂风暴雨会让很多人死。

    “辣子鸡得闷一段时间才好吃,你别馋了,现在又吃不了。”我无奈的说道:“走吧,我带你出去逛逛,在这儿都快闲出毛病来了。”

    在海东青回到我身边之后,似乎我开始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最明显的一点,我昨天晚上没吃安眠药都能睡得很安稳。

    这是个好现象。

    “我记得你原来不会做辣子鸡啊,什么时候学的?”

    “馋的时候就学了。”我笑道。

    今天早上我跟海东青聊了许多,他说他也掩人耳目的回了一趟贵阳,但没有见到胖叔跟周岩他们,只是在花圈店外面坐了几分钟,然后离开了那座城市。

    他说,他感觉胖叔现在过得不错,只要我们早点办完事回去,胖叔肯定还是原来那个身体倍棒的胖叔。

    出了古玩店,我随便招来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中心而去。

    这鸟人说是对这城市很好奇,准确的说他是对小佛爷他们的生存环境很好奇。

    “是多么天怒人怨的地方才能培养出小佛这种孙子啊。”海东青出门前这么对我感慨道,这也是他运气好,话没被别人听见,否则指不定还真有人要跟他玩命。

    不过还好,海东青只是对于小佛爷这个人有偏见,而不是真正的仇视,就像是那种天生的八字不合一样。

    对了,小佛爷也是这么觉得的,他说他一见到海东青就觉得蛋疼。

    虽说我们所在的城市是一个黑色的城市,但在市中心这一圈地界,基本上还是很少见到有人犯罪的,抢劫,偷窃,这两种情况貌似很少才会出现一起。

    不为别的,正是因为市中心是一个城市的脸面,白道不可能任由黑道插手到这儿来,否则事情一闹大传了出去,不说引起民众不满,光是引起中央的某些高官看不顺眼那么城市里的白道就死定了。

    小佛爷给我科普过一些知识,例如,在中国当官站错了队伍,或是引起上层人不满的后果是什么?

    有人会说站错队的人会被从官场里挤出去,或是更惨终生不得志什么的。

    其实不然,真正的官场比所有人想象的都复杂了太多。

    站错队的人大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运气好点就能保住命,运气差点的人就惨多了。

    或许会“跳楼自杀”,也可能会“跳河自杀”,或是莫名其妙的就人间蒸发了,这不是开玩笑。

    大学的时候,有人推荐我看了一本美国人写的传记,具体名字我倒是记不清了,但里面有几句话到了现在我依旧记得很清楚,也很赞同。

    无论是什么年代或是什么国家,越大的权力,背后就有着越多的罪恶。

    越多的财富,背后就隐藏着更多的肮脏。

    当你拥有权力的同时,你以为看见了天堂,似乎天父都在对你微笑。

    但当你落入低谷时,你才会明白什么叫做地狱。

    天父的微笑,并不是欣慰的,而是怜悯的。

    因为他看见你正在慢慢的走向地狱,落入撒旦的怀抱,直至家破人亡,最终在地狱中以哀嚎度日。

    “木头,这只猫好像很喜欢我。”海东青用手轻轻摸着猫的脑袋,笑道。

    我没好气的瞪了猫一眼,心说你也是够没眼力见的,主人坐在这里你不来挨着我,就挨着个鸟人,这可真是

    “喵。”猫懒洋洋的叫了一声,看也不看我,继续眯着眼躺在海东青的腿上睡觉。

    海东青问我:“要不咱们就在这儿下车吧,下去逛逛。”

    “行,师傅麻烦您停一下”

    付了车费后,我带着海东青下了车,开始在市中心的商业街逛了起来,一边逛着我们也在聊着最近发生的事。

    从他说的内容里,我多多少少的了解到了他在那边过得不错,起码老佛爷在软禁他们的时候没给他们任何的苦头吃,甚至还经常请海老爷子去喝酒。

    至于那次海东青的骨头被老佛爷打断,那就是因为海东青看见老佛爷之后主动出手,打算当场把老佛爷弄死在那儿,可惜身手确实比不上那老妖怪,反而被打断了几根骨头。

    “我去上个厕所,你抱着猫在这儿等我一会。”

    走到商业街中段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有点内急,给海东青打了个招呼后就窜进了一旁的公共厕所里,找个角落的蹲位把门关上,点上烟舒舒服服的享受了起来。

    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个举动救了我跟海东青一命。

    没错,就在把门关上的下一秒,我听见了一阵脚步声。

    那些人进来后就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踹开其他蹲位的门,无论里面是有人还是没人,他们都会挨个的踹开。

    “卫哥,咱们要抓的就是刚才进来那个人是不是?”

    “就是他,你们都看准点,守着门,别让他跑了。”这个声音听起来蛮年轻的:“要是他敢袭警呢,你们就直接开枪,活的抓不了死的也行。”

    一时间厕所里骂声震天响,当然,骂的人都是被警察踹门的。

    隔壁坑的人都已经开始扯着嗓子骂了,但骂完后的下一句就是一阵类似于拳打脚踢的声音。

    “妈的,再叨逼叨老子现在就带你去局里过日子。”

    我感觉他们是在找人,准确的说,很可能是在找我。

    师爷曾经跟我说过,在这段时间,我们谁都不是安全的,能不出门就尽量不要出门。

    可能是海东青来了导致我智商下滑,竟然忘了这事儿。

    妈的这可难办了啊,如果真是警察来抓我,那么我反抗就属于袭警,他们当场毙了我貌似也没人能说什么。

    如果是用我自己的手段跑出去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后果很可能会变得更严重,谁知道外面还有没有人蹲我呢?

    就在他们即将要踹到我这个门的时候,电话震动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海东青打过来的。

    “木头,有人要来抓我,我已经跑了,好像是警察,你小心点。”海东青那边的风声很大,应该是在奔跑的过程中接的电话:“我回去找师爷,等我来救你。”

    “跑得好。”我说:“我还担心你脑子一热冲进来跟人拼命呢。”

    说完,我挂断了电话,急匆匆的擦了擦就提上了裤子,转身把厕所冲水机的盖子掀起来,将随身带着的手枪跟手机全丢进了水箱里,随后盖回盖子。

    随即我便拉开了门,一边用餐巾纸擦着手,一边装作没在意警察的往外走。

    当时的情况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我真没想到会来七八个警察找我,而且有四五个人是把枪拿到了手里,手指头是在扳机上的。

    在见到我的同时,其中拿着枪的警察都把枪口抬了起来,对准了我。

    “就是他。”带头的警察指着我说道:“别反抗,要不然我手一滑就得毙了你。”

    我把双手举了起来,笑呵呵的说:“警察同志,我可是良民啊,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刚说完这话,几个警察就已经冲了上来把我按在脏兮兮的瓷砖地上,进入了抓捕必须要有的过程,搜身。

    “哟,还挺迷信啊。”带头的这个警察似乎是叫卫哥,蹲在我身前,看了看从我身上被搜出来的一堆符纸:“带回去。”

    话音一落,我只感觉脑袋疼了一下,霎时就失去了知觉。

    只记得在我昏迷前,我用尽全身力气对那些警察说了句话。

    “我操,这地上真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