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八章 巨变

姓易的2018-12-08 11:38:5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跟海东青认识也有一定年头了,当初罗大海那事儿还是他帮我解决的。

    海东青是个很不错的人,除了闷骚不爱说话外加言语嘲讽最后是个吃货之外,貌似就没什么缺点了。

    他一直都觉得我们是兄弟,我也这么觉得。

    哪怕是我捅了他一刀,把他一个人丢在贵阳之后,我们好像还是这么觉得。

    “对不起。”

    海东青忽然说道,语气里已经有了难言的悔意:“那天就不该开车出去”

    我愣了一下,眼睛霎时就红了,只感觉鼻子一阵发酸。

    说真的,我当时真的有点想哭。

    这傻逼怎么还在怪自己呢?!他不知道我们谁都没有怪过他?!

    那天我骂他也只是为了演戏而已!!妈的!!!演戏啊!!!难道他不知道吗?!!

    “木头对不起”

    海东青还在说着那些不该他说的话,我咬着牙听着,半天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你他妈傻逼啊?!!这怪你吗?!!”

    见我终于把脸抬了起来看着他,海东青笑了笑。

    “你还是这么爱说脏话。”

    这段时间以来,海东青貌似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就是脸上多了些胡茬子,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模样,反而觉得他成熟了许多。

    每个人成熟都会付出各种各样的代价。

    代价可能是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或是变成一个自己曾经鄙夷过的人。

    简单来说,海东青确实成熟了,而且他已经从逗逼的程度一步登天变成傻逼了,这就是成熟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你眼睛里血丝很多,生病了吗?”海东青问我。

    我忍住了揍他的冲动,控制着脾气问他:“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说说正事,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你不是被老佛爷”

    “老佛爷前段时间走了,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反正现在是刘三爷掌权。”海东青说道。

    我皱了皱眉头,心说这听起来有点耳熟啊,好像师爷给我说过。

    “他们去找老佛爷想要的东西了。”师爷提醒了一句。

    见我满脸的疑惑,海东青继续说了起来。

    “三天前,刘三爷去软禁我跟我爷爷的地方,找到了我们。”海东青说道:“他说,要顺水推舟做个人情。”

    “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

    “他说自己做过的缺德事儿太多了,现在大劫临头,得找个办法避灾了。”海东青说到这里的时候也是满头雾水:“然后他就偷偷把我跟我爷爷给放了。”

    忽然,海东青停下了话,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我。

    “这是他给你的信,你看看。”

    我看着信封,想了想,还是拆开把里面的信纸拿了出来。

    上面的字很多,等看完这些内容之后,我已经彻底的愣住了。

    “姓易的,老佛爷他们这一去是凶多吉少,我曾经提醒过他们,但他们却执意要去冒险,到了现在这局面我也没办法了。”

    “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但是我感觉,有人想要杀了我,或者是说,想杀了我这个八号当铺的掌权者。”

    “这段时间我总感觉心神不宁,前些日子就给自己占了一卦,没想到是个死卦。”

    “要是我继续待在这里,可能我会死在某个畜生的手上,他似乎觉得我在这位置上坐得太久了,影响了他很多的布局。”

    “我还没活够,所以我得走了。”

    “这人挺聪明的,要是我走了,他就能自然而然的掌权,老佛爷回来了也怪不得他,要是我死了那么他也能自然而然的完成一切”

    “到现在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最厉害的不是术士,是不择手段的聪明人”

    “海东青我给你放回去,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卖你一个人情。”

    “如果你能尽快的杀了他,让他在彻底掌握八号当铺之前,送他下去,那么我这个人情就算是卖对了。”

    “对了,这个人就是财神爷。”

    师爷跟小佛见我脸色阴晴不定,他们也好奇了,都张嘴问我信上写了些什么东西。

    我没说话,直截了当的把信递给了师爷,我想他比我更明白其中的重要性。

    接过信之后,师爷随意的扫了几眼,霎时脸色就僵住了。

    “这次麻烦了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师爷似乎是愤怒得语无伦次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出现这种反应,或许他也明白,很多事都开始脱离他的掌控了。

    小佛爷也看见了信上的内容,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出声。

    有的事脱离了掌控就会出现麻烦,就如我们这次的事。

    有的事脱离了掌控就会有很多人死,也就如我们这次的事。

    我觉得,如果这次的麻烦不处理好,应对措施没有准备妥当,可能我们都会死在这一次财神爷的布局里。

    之所以他会急匆匆的想要大权独握,甚至连大掌柜刘三爷都不放在眼里,而是紧紧的盯着那个位置。

    恐怕这些都跟我们原来的行动脱离不了干系。

    财神爷就算是个枭雄,但他貌似也不是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人,可能在他的老婆被小佛爷当街枪杀之后他就已经义无反顾的想要弄死我们了。

    老佛爷在,他就不敢对师爷他们出手,但老佛爷现在不在当铺里,财神爷完全可以想出很多办法弄死师爷他们,就算是师爷找人求救也不可能联系上老佛爷,更何况在弄死师爷之后他也能有办法毁尸灭迹,消灭一切自己对师爷出手的证据,那么自然也就不害怕老佛爷的秋后算账了。

    往明白了说,以往师爷他们最大的保护伞就是老佛爷,现在保护伞暂时消失了,师爷他们也就死定了。

    “我得去安排一下,妈的,这次的事情大了。”师爷难得的说着脏话,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然后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小佛爷眉头一皱:“怎么了哥?”

    “电话没打通,估计去给财神爷送礼的人都死光了。”师爷摇了摇头:“这次的事不好弄啊。”

    “不用那么悲观,本来那东西我是为了弄死老佛爷才留着的,大不了就把这东西弄到财神爷的家里去,弄不死他。”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见我原地站着都有点勉强,海东青急忙扶住了我的肩。

    “你说的是上次我给你找来的那东西?”

    “嗯,就是用木盒子装着的那个。”我点了点头:“我学的那些阵局术法里威力最大的,就得用到那玩意儿。”

    “我还是先去安排安排,免得被偷袭了。”师爷皱着眉头说:“小佛,你们这次去,死了几个人?”

    小佛爷脸色一僵,眼神顿时黯淡了下去。

    沉默了半晌,小佛爷嘶哑的说。

    “那些泰国人的手段太厉害这次的行动就我一个人”

    师爷苦笑着打断了小佛爷的话:“不怪你,能活下来就行,一会儿安排点人把泰国人的尸首都收拾一下,脑袋砍下来给财神爷送过去,能吓住他拖延点时间总是好的。”

    “我先回房间休息了,今天挺累的。”我说。

    “你不去医院看看?刚才流了那么多血”师爷担心的说道。

    我摇摇头,说,睡一觉就好了。

    随即,在海东青的搀扶下,我缓缓走出了房间,这过程中我们谁都没说话。

    猫跟在我们后面走着,好奇的目光一直都放在海东青身上,似乎是在想,这个看起来傻逼呼呼的人是谁啊?

    回房后,我蹲下身抱起了猫,摇摇晃晃的走到墙角坐了下去,埋着头不出半点声音。

    海东青在见到我空无一物的房间时,表情僵了一下,随即便默默的走到我身边,紧挨着我坐了下来。

    “你是怎么知道局眼在里面的?”我摸了摸猫的脑袋,打算把沉默无言的气氛缓解一下。

    也不知道猫到底听懂了我的问话没有,只是开心的叫了几声,用舌头舔了舔我的手指头,乖巧的在我怀里眯上了眼,看这势头它是准备睡觉了。

    “小佛爷怎么跟你一起来了?”

    “在楼下遇见的。”

    “哦”我头也不抬的问:“这段时间你过得还好吗?”

    海东青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但却不说话。

    场面那叫一个诡异啊

    海东青光是笑就笑了好半天,但就是一直都不说话。

    我还以为他是生气了,毕竟被软禁这么久我还问他过得咋样,这不是让人想起那些事就不舒坦吗?

    就在我要岔开话题的时候,海东青叫了我一声。

    “木头。”

    “啊?”

    “以后你不是一个人了,你不用一个人再肩负那么多的事,有我。”海东青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说道。

    我揉了揉正在迅速变红的眼睛,笑了起来。

    “我不是一个人还能是一条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