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七章 归来

姓易的2018-12-08 11:38: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降头师害人需要什么?平常用的都是些什么手段?

    这两个问题其实都跟媒介有关。

    就如中国本土的玄学流派的手段一样,符纸,贡香,笔墨,种种东西都能算是媒介。

    而操纵冤孽去害人的话,这个冤孽则就是媒介。

    降头师也不例外,他们的媒介与中国本土教派的媒介差不多。

    事后想想,降头师一次性叫来了四个k殁之孽,没点复杂的流程应该是叫不来的,他使用的法术我太不懂,但我感觉他使用的媒介就应该是猫叼着出来的东西。

    这就跟咱们本国的玄学手段差不多,越厉害的东西操纵起来就越复杂,这是千古不变的死规定。

    “喵”猫的背高高的弓了起来,死死的咬着那块黑色类似于树皮的东西,双眼紧盯着那仅剩的两个k殁之孽,嘶声叫个不停。

    也就在此时,k殁之孽好像是感受到了巨大的痛苦一般,纷纷瘫坐在地上抱头哀嚎着,只听啪的一声,被蚨匕插入的地板上弹起了几块木片,而蚨匕也随之脱离了地板,彻底的与阵局分隔而开。

    简单来说,这情况就代表唯一能保护我们的阵局完全失效了,奉天阵已经被破了

    “啊啊啊!!!!!”其中一个k殁之孽大声惨叫了起来,猛地站起身,动作怪异的往前冲了几步,在我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它类似黑雾的手掌就已经抓住了大牙的手臂,一阵刺骨的冷意迅速从k殁之孽的手掌处散发了出来。

    我不知道大牙这时候是个什么感觉,但我猜他肯定很难受。

    只见他的皮肤开始迅速变得苍白,就像是被丢进冷冻库了一样,整个人顿时就打起了哆嗦,仿佛是被冻结在了原地,连反抗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难道这个跟k殁之孽妈的这是局眼?!”我咬紧了牙,任由鼻血往外疯狂的涌着,我向着猫大喊道:“你过来!!快!!!把东西给我!!!”

    猫跟我的关系那可不是盖的,虽然我说话它听不懂,它说的话我也听不懂,但是我们之间精神上的交流却从来没有断过。

    在平常,我们精神交流的大致内容主要都是互相吐槽谩骂以及约战等等,但是今天我感觉我们的交流要升华了。

    因为猫竟然听懂了我的话,而且很乖巧的跑了过来把嘴里的东西放在了我身边,这跟它往常装听不见的反应完全不同啊。

    “师爷!!把蚨匕丢给我!!”

    听见我的大喊声,师爷也不敢怠慢,急匆匆的把脚边掉落在地的蚨匕丢给了我,满脸焦急的看着被k殁之孽拽住手臂的大牙,直急的说不出话来。

    “妈的!!!给我破!!!!”

    我大吼着,举起蚨匕狠狠的插在了面前这块黑色的“树皮”上,刀刃很顺畅的穿透了这东西,直接插进了地板里,死死的钉住了它。

    与此同时,两声近似于爆炸的声响就在屋里响了起来,那仅剩下的两只k殁之孽就如体中的炸弹忽然爆炸了一般,先是随着爆炸声变作了一团黑雾,然后就让我们不解了,几乎是眨个眼的功夫就在我们视线中消失而去。

    这时候我才发现,先前收了k殁之孽的两块竹片也炸成了碎片,其中的冤孽估计也是随着爆炸声彻底消失了。

    “原来这就跟阵局一样破了局眼就行了”我激动的说道:“这种邪性的东西拿阳煞之气附着的蚨匕破是最合适不过了咱们赢了!!!”

    师爷苦笑着摇摇头,说。

    “我们输了。”

    “你们输了。”这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口音略有点怪异,就跟外国人学中国话一样,在他说话的同时一个熟悉的东西顶住了我的后脑勺。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手枪吧,怪不得咋说感觉这么熟悉呢

    我用衣袖擦拭着渐渐停下的鼻血,笑问道:“纳卡图门?”

    “是我。”纳卡图门笑了笑:“先生,你的本事不小,竟然能破了我的摩塔降。”

    “你的本事也不小,竟然敢一个人来这龙潭虎穴里玩斩首行动。”我也笑了,也许是累过头的缘故,我现在没有半点的紧张,反而觉得有点发困了。

    大牙已经昏迷了过去,先前被k殁之孽拽住的地方有着一个黑色的手印,不过还好,这手印正在慢慢的变浅,他应该没事儿了。

    “我们低估你了。”师爷苦笑道,坐在地上看着我这个方向:“这局是你赢了,我们认栽。”

    听见这话,纳卡图门疯狂的笑了起来,笑声也越来越大。

    “哥们,我能转过来看看你长啥样吗?”我无奈的说:“起码也得让我知道,杀我的人长什么样啊是不是?”

    “你不要动,否则我会开枪。”纳卡图门笑着说道:“既然能破了我的降术,那么你这个人就没那么简单,我不敢小看你。”

    “你的降头术确实厉害,才破了两个k殁之孽就差点没命了。”我耸了耸肩:“但我感觉你也要撑不住了吧?”

    “毕竟什么都是有个极限值的,我感觉你用了这么厉害的东西,可能”

    纳卡图门打断了我的话,用枪口顶了顶我的后脑勺:“瞒这瞒不识,你说的确实没错,否则我也不会用枪来解决你们。”

    “你杀了我们也得赔命,我没跟你开玩笑。”我没在意顶着我后脑勺的枪口,抬起手揉了揉眼睛:“既然都玩命玩过了,那么后面你就没后力了,我估计你会死在这城里给我们赔命。”

    闻言,纳卡图门沉默了一下,一连串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就从他嘴里往外窜了,我估摸着他是在拿泰国话骂人,因为这种感觉就跟我骂脏话是一样一样的。

    “财神老爷一切都准备好了,我是不会死的!!!”纳卡图门怒吼道。

    “那么你激动个什么劲儿?”我好奇的问。

    “你竟然敢把我的阿卡塔卢毁了?!”

    哪怕我不看纳卡图门的脸都能感受到他的愤怒,毫不夸张的说,我感觉他现在就想一枪崩了我。

    他嘴里说的那东西应该是用泰语说的,我只能模糊的记住是阿卡塔卢这个音,也可能会有些偏差,毕竟我当时的情况很差,脑子晕得不行。

    这孙子说的东西应该就是被猫叼出来的那块树皮了。

    难道他们降头师也跟中国的一些邪术差不多,被破了局眼就会受到反噬?

    应该是这样,否则这孙子不可能这么急眼。

    降头师是个折寿的职业,几年后我也大概的了解了一些,貌似能长寿的降头师很少,而且经常以害人下降为主的降头师貌似都没活过五十岁的。

    当初纳卡图门会跟我急眼,很可能就是因为我在他折寿的基础上,把局眼破了,貌似让这孙子折得更多了。

    反噬嘛,很正常,更何况操纵冤孽害人是属于渎神戏鬼的东西,被天谴很在理。

    “我说啊,你先别急眼,我觉得咱们可以谈谈。”我说道,慢慢把手伸进了裤子口袋里,打算用防身保命的东西弄死他,虽然我会折寿,但是现在也顾不得别的了。

    我连命都快没了,还会去害怕折寿?!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选择把手放进口袋里反击。”纳卡图门说道,手指头似乎已经扣上了扳机,只需要一秒钟我就会

    忽然,一声熟悉的低吼,缓缓传进了我们所有人的耳朵里。

    “谁敢动他一下谁就死定了”

    这不是小佛爷的声音,但应该是来帮我们的,应该是

    为什么这声音这么熟悉

    我愣愣的回想着,只感觉脑袋又剧烈的疼痛了起来,因为我想到了一些不该回忆的东西。

    在此时,师爷已经愣住了,表情复杂的看着我身后的方向,我也不清楚他是看见什么了,但我从他眼里看出了震惊这两个字。

    纳卡图门似乎也有点惊慌失措的意思,想回头看看是谁,但他貌似还没来得及转头,只听一声枪响,站在我身后的纳卡图门顿时就倒在了地上。

    “果然啊,脑袋中枪的瞬间手指头是来不及反应的诶,这傻逼玩命还这么多话,活该他死在你手上。”小佛爷的狞笑声传了过来,他好像是在跟另外一个人说话,还在拍那个人的肩膀:“姓海的,你枪法不错啊。”

    姓海的?

    “怪不得这声音这么熟悉原来”我似哭似笑的坐在地上没有回头,因为我现在真的很害怕去面对某个我不想面对的人。

    或是说,我没脸去面对的人。

    我现在都变成这样了,他一定认不出我来了吧?!

    上次捅了他一刀他会不会恨我不对他应该恨我!!

    越恨我他就越安全!!但是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还在疯疯癫癫的念叨着自己都听不清的话,只感觉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我熟悉的味道,靠着我,坐在了地上。

    “木头。”

    我埋着头,不敢说话。

    “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

    ***************

    今天码得挺快,两个大章,兴冲冲地想要来更新,但是才发现网络断了一直都连接不上,我真是无奈了。

    现在总算是更新上了,给苦苦等待更新的大家道个歉。

    请谅解啊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