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六章 鬻竹

姓易的2018-12-08 11:38:5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六甲真阳阵,确实不愧是左慈研究出来的东西,这作用那可不是一般的硬啊。

    在起阵之后的瞬间,我就感觉双手的脉门凭空出现了一团类似于火的东西,虽然这玩意儿谁都看不见,但我却能明确的感觉到。

    这两团“火”在钻入脉门之后,顺着手臂就进入上肢,随后便迅速的流窜进了四肢百骸里。

    其实这听起来高深,真正的感觉到就没那么高深了。

    就有点像是发烧的感觉,浑身上下都闷得难受,几乎是眨眨眼的功夫我就开始浑身冒汗了,眼前一片金星,只感觉脑袋晕的不行。

    “易哥!!你”

    “当心你前面!!!”

    大牙跟师爷的大吼声把我从眩晕的状态里惊醒了过来,急忙抬头一看,只感觉这时候脊梁骨都是凉的。

    k殁之孽的脸距离我不过十来厘米的样子,张大了嘴,似乎是想一口把我的脑袋吞进去。

    它现在的动作可怪异到了极点。

    似乎是因为它的身体还没彻底的挤进阵局,只有脑袋挤了进来,它的脖子就在此时显得格外的长。

    说真的,它现在不像是冤孽,更像是一个怪物。

    身子扭曲着,好像它自己的关节骨骼全都被自己扭断了一样,蜷缩成了一团,蹲坐在地上往阵局里拼命的伸着脑袋。

    我眼前就是它长大到变形的嘴,在那时候,我清楚的看见了这种冤孽嘴里的样子。

    霎时间,我哆嗦着倒抽了一口凉气,说实话,k殁之孽嘴里的东西吓着我了。

    “我操”

    在它的嘴里,全都是一个个大拇指大小扭曲的人脸。

    这些人脸就密密麻麻的镶嵌在它的嘴里,贴着肉紧挨着排列,每个人脸都长得一模一样,也都有自己的表情,似乎这些都是活人。

    它们都在尖叫,都在哀嚎

    其余的k殁之孽依旧在阵局外走着,仿佛谁都没有发现已经有冤孽钻进来了,还是老样子哀嚎痛哭个不停,脚步从未停下。

    猫就围绕着它们奔跑个不停,嘴里的叫声越来越焦急,好像是感觉到了危险,看着我的目光也越发担忧。

    “你们只管按住蚨匕就行!!!这里交给我了!!!”

    我把上衣口袋里的竹片抽了出来,这是今天刚加工好的,上面画的全是鬻孽阵局的图案,就是留着以防现在的情况出现。

    看样子我的第六感还是挺准的,没想到白天做好了,晚上就用上了。

    右手紧握着竹片,我猛然站起身往后退了几步,以借此跟k殁之孽的脑袋拉开距离。

    “天圆地方,冤孽莫猖。”

    “魂镇鬻竹,大阴朝阳。”

    “六丁六甲,步踏斗罡。”

    “三清在上,破阴扶阳。”

    我高举起了竹片,将锋利的一头对准了k殁之孽的脸部,狠狠的捅了过去。

    “吾奉三清祖师爷急急如律令!!!!”

    用竹片捅中k殁之孽的时候,感觉就像是捅到了棉花不对应该是像捅到了那种普通的气球一样。

    软绵绵的,但又有一定的弹性,还会反弹一些力度回来。

    可是别忘了,气球,总是会破的。

    就如现在的情况一样。

    “啊啊啊”k殁之孽的头猛地缩了回去,只见它蹲在阵局的边缘,痛苦的捂着脑袋哀嚎了起来,竹片死死的被我插在了它的额头部位,就像是一枚钉死在木板上的铁钉一样,牢牢的钉住不动半分。

    k殁之孽的手只是捂住脑袋,却没有用手去抓扯竹片,这就让我有点疑惑了,心说这东西的本事不小但是智商好像不怎么样啊。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双腿突兀的软了下去,完全就像是没了知觉一样,直截了当的瘫坐在了地板上,随即脑子便是一阵眩晕,哪怕是在眼前,看什么东西都像是在看重影。

    伴随着哀嚎,被竹片插入脑袋的k殁之孽身体迅速变小了起来,就像是被放了气的气球一样飞快的干瘪,然后以肉眼看见的速度,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而去。

    “看样子这借来的阳气我还是承受不住啊”我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再度从上衣口袋拿出了一块竹片,咬着牙,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师爷他们也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没等他们出声问我,地上摆放着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手机距离我很近,蹲下身子就能按下接通键。

    等我开了免提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枪声,还有小佛爷的怒吼声。

    “妈的!!!姓易的!!!!你还活着是不是?!!!”

    “快死了。”我头痛欲裂的说道,使劲的摇了摇头。

    “照顾好我哥他们!!!我们已经找到那群泰国的孙子了!!!但是有一个跑了!!!我现在正在追他!!”小佛爷的怒吼声震耳欲聋:“除开这孙子,领头的人我没见到,就是我哥说的那个纳卡图门,他没在这里!!!”

    师爷愣了一下,急匆匆的问:“小佛,你看清楚了?!”

    “我们没看见那个人,你给我他的照片了,要是看见他肯定能认出来,但是这里没有啊!”

    顿时,我跟师爷都愣住了,随即面面相觑的看了看对方,异口同声的说了句。

    “麻烦了。”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一点恐怕那孙子也想到了。

    在外围留人摆个迷魂阵,把小佛爷他们勾引过去,他自己就直捣黄龙打算来弄死我们?!

    “这点我也想到过,外面我都安排人了,其实不用太担心,只要他”师爷见场面没那么危急了,也没有冤孽再往阵局里面冲,他也松了口气:“只要他被我们的人发现了,那么肯定就会有信号的。”

    “信号?”我疑惑的问。

    师爷刚张嘴要回答我的话,只听楼外传来了一声枪响,随即,师爷的脸色就沉了下去。

    “果然来了”

    小佛爷在电话那头也听见我们的对话了,此时他似乎是开了一枪,大喊道:“我现在就回去帮你们!!!”

    闻言,我顿时就大喊了起来:“你他妈现在别回来!!!先把那边的人弄死!!!不要留漏网之鱼!!我在这边能顶得住!!”

    “我哥要是出事了怎么办?!拿你的命祭我哥是不是?!操!!!你顶得住个蛋!!”

    我很佩服小佛爷现在还能有精力跟我对骂,真的,如果他现在就在我面前出现的话,我保证不会一枪打死他。

    “你回来没用,如果我们顶不住,你回来就是送死,指不定还会让那些漏网之鱼来支援那孙子。”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了些许:“把那些人弄死就是你的任务,相信我,我能顶住。”

    “小佛,你们现在弄死了几个?”

    “除开领头的之外,就差正在跑的一个了,但我们的人也死了两个。”小佛爷苦笑道:“哥,你们一定要小心点,电话先挂了,我一会打过来。”

    “你也是,小心点。”师爷说道。

    小佛爷答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我现在是玩命了,一会肯定没战斗力,到时候一切就交给你了。”我看着大牙说道:“要是你没保住我们,那么死了做鬼,我肯定都不放过你。”

    大牙只是在苦笑,点点头没有说话,可能他也意识到了现在的情况是有多危急。

    古玩店外的枪声只响了一下,随即就陷入了一片平静,这种诡异的局面让我们都有点心里没底了。

    “这些棘手的玩意儿应该是那带头的弄的,能把奉天阵弄成这样,我真服他了,但是他的消耗绝对也不比我们低,一次性操控四个冤孽,这么大的负荷绝对够他喝一壶的。”

    一边想着,我一边拿着竹片走到了阵局的边缘,低声念叨了几句咒词,抬手猛地将竹片的尖端刺向了离我最近的冤孽脑袋上,随即便迅速的收回手来,避免被其他的冤孽抓住。

    这下子弄完,我的脑袋又晕沉了一下,随后就感觉鼻子凉了起来,就跟有冰块贴在了我鼻子上似的。

    抬手一摸,手上已经满是鲜血。

    “好像要不行了”我眼睛看见的东西越来越模糊了,喘息也越发急促。

    六甲真阳阵借来的阳气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光是弄了两个冤孽而已,我就有点不堪重负的反应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现象。

    手腕上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但鼻子的血貌似是止不住,只能任由它流淌个不停。

    我咬着牙,再度拿出了一块竹片,打算速战速决。

    那些泰国人都快被小佛爷他们杀光了,现在还活着的一个就是带头人纳卡图门,另外一个就是在逃的泰国人。

    无论这些冤孽是谁操纵的,我都打算搏一搏,否则下面那个人上来的话那就是死局的局面了

    正当我要继续重复用鬻孽阵收服冤孽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喵!!!”

    就在此时,猫猛地停下了奔跑的动作,嘶声大叫着,直直冲进了屋子角落的木柜下。

    不到三秒钟的样子,它就爬了出来,嘴里叼着一块黑色类似于树皮的东西。

    随即。

    “嘶!!!!”

    “这些影子它们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