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四章 影子

姓易的2018-12-08 11:38:4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k(tuo)殁(mo),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冤孽,哪怕是在古代的记载里也寥寥无几。

    k在古代的字义代表“落”,殁则是代表“死亡”,常用在病字后,病殁而死的意思就是现在的患病而死。

    记得在《云孽记》里就有这么一段话。

    “病殁之人,皆怨气冲天也。”

    “滴k之日,阴冲病殁人身,魂化孽魂。”

    (注释:滴k的意思就是下雨天,是个象声词。)

    “道者使术养之,k殁之魂三日可成孽,化身作影。”

    这是我所见过的唯一与k殁有关的书面记载,可惜的是记载里并没有细说这东西有什么本事,也没有说该怎么去对付它们。

    话说回来,这种冤孽很特殊,它的特殊性就是它的形态。

    k殁虽有魂魄恶鬼的特征,能穿墙走地,但它们确确实实的是实体,也就是说能被人用肉眼看见也能用手触碰到,与诈尸的尸首无二。

    在我小时候,老爷子曾给我说过一些关于k殁的传闻,大多都是晚上说出来吓唬我的,是真是假我也无法断定,我就记得老爷子说过的一个小故事,给我的印象很深刻。

    “我年轻的时候去了趟广东那边,去的是一个村里,就是帮朋友对付几个冤孽。”老爷子当初给我说起这故事的时候,脸上不是往日的玩味,而是一种后怕。

    老爷子所说的这个朋友也是行里人,但名字我还真想不起来了,就知道他是个道士。

    他请老爷子过去,就是为了让老爷子帮他,处理几个“尸首”。

    在办完事的当天晚上,老爷子实在是累得不行,躺在床上没一会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农村的夜晚总是有种莫名的恬静。

    田野里时不时响起的蛙鸣,虫鸣,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喧闹,而是一种有声的安静。

    在夏夜里,听着那些声音睡觉简直就是一种享受,老爷子也这么觉得,所以他那天晚上睡得格外的死。

    第二天一早,他正睡得迷糊呢,忽然就被人用手给推醒了。

    不耐烦的睁开眼一瞧,推醒他的人正是他的朋友,也就是那个道士。

    “那不靠谱的道士呢,昨晚上起夜,就听见我房间里有动静。”老爷子忽然间没再继续上面的话,转而说了一些当时我反应不过来的东西,话题的跳跃性很大。

    “什么动静?”

    当时我还小,也就没想那么多,顺着老爷子的话就问了。

    “他说,他听见了邪龇声。”老爷子说道。

    或许那道士给老爷子说的事,老爷子这辈子都忘不了。

    在那晚上,道士忽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下了木板床后便准备走去茅房,纯属就是被尿憋醒的。

    路过老爷子住的屋子的时候,道士隐隐约约的听见了一声邪龇声,这声音很小,但持续的时间却是很长,让那道士有了能够仔细确认的机会。

    确定了这是邪龇声后,道士急匆匆的就要往老爷子的屋里走,准备把老爷子叫醒,毕竟大晚上的凭空听见这声音确实吓人,指不定就得出什么状况。

    但在即将推开门的同时,道士发现那声音就是从屋里传来的,这下子他就更急了。

    就当门缓缓被他推开的时候,忽然,他从门中的缝隙里看见了一个隐约的黑影,正在墙壁上拼命扭曲,就跟受伤的蛇类动物一样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定睛仔细一看,那个黑影就跟人类的影子完全一样,这东西四肢分明,头部也能很清楚的辨认出来。

    还没等这道士走进去,墙上的黑影突兀的就把手伸了出来。

    没错,是从墙壁上,把手伸了出来。

    就像是从墙上撕下一张贴纸似的,那个影子把自己从墙壁上撕扯了下来,动作扭曲的走了几步,把目光转向了床上的老爷子。

    “当时我那朋友也不敢乱动,毕竟他现在是空着手来的,冲进去指不定就是送死。”老爷子一边抽着旱烟一边说道:“等他回屋把家伙都拿过来之后,事情都已经被解决了。”

    “怎么解决的?”我当时确实是被老爷子吓着了,看着地上自己的影子,忍不住有些心底发寒。

    “他来之后就看见那个影子在围着我的床绕圈,不敢靠近我。”老爷子说到这里也是一脸的疑惑:“在我床边的木桌子上坐着一个鬼猴子(山魈),那东西好像是怕它,就没敢靠近我,我那朋友就在外面站着,准备随时进来支援,但又怕冲进来惊着猴子,鬼猴子那玩意儿力气可大了,就那个距离,给我一爪子我脑袋就得被挠烂。”

    这种诡异的场面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日出时分,等影子走回墙上消失之后,那个山魈也从屋子里跑了出去,路过道士的时候看了道士一眼,很人性化的咧嘴笑了。

    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到了头这事也不知道结果,老爷子没跟我多说。

    就我知道的,老爷子在事后也调查过,打算找出元凶,毕竟k殁这东西是人为因素弄出来的冤孽,自然是绝不可能出现的,按照那情况来看就是有人要阴老爷子。

    但阴老爷子的这个凶手是谁,为什么要阴老爷子,这些我都不知道,因为老爷子压根就没跟我多说。

    至于那鬼猴子山魈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老爷子的答案很直接,他说他也不知道,到了现在他都还蒙在鼓里呢。

    “易先生你确定这个东西能挡住它们吧”师爷的稳重似乎也开始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难得一见的畏惧。

    现在的情况不光是师爷害怕,连大牙这种亡命徒也有些吓得哆嗦。

    阵局有用还是没用先放在一边,问题是阵局这东西是看不见的,压根就不像是电影里那样出来个防护罩什么的,一眼看过去全是空气。

    在这种看起来毫无遮挡物的情况下,那四个黑色的人影子正扭曲着身体,一瘸一拐的向我们走过来,与其同时响起的还有一种类似于人痛苦到极致的嘶嚎。

    这些冤孽似乎很痛苦,我能从它们的声音里听出来。

    我不知道是怎么了,在那瞬间,我仿佛能从它们的声音里感觉到莫名其妙的东西。

    阴暗,邪恶,痛苦,扭曲

    那些声音我很难形容,像是人在怒吼,又像是人在嚎叫,还像是哭泣

    “大牙你他妈别看了!!!帮我按住!!!快点!!!”我死死的按着蚨匕的柄,忽然感觉到底下的排斥感越发的强烈,就像是有人在往外推我的蚨匕一般。

    说真的,我有点扛不住这情况了。

    “妈的这些东西太奇怪了”大牙哆嗦着身子,帮我按住了蚨匕。

    有他搭把手,我顿时觉得压力大减,也能有点机会放松肌肉休息一下了。

    在这时候,我脑子里全是在回忆过去的一切,学过的,看过的,全都在回忆。

    老爷子曾说过,k殁这东西不是普通的冤孽,拿对付普通冤孽的手段肯定是没用的,挡住它们还行,但要是想把它们打得魂飞魄散,或是镇压在某个地方,那就纯属做梦了。

    一番回忆后,我发现了一件事。

    貌似我压根就不知道对付k殁的方法,老爷子也没跟仔细说过,就只说了一句话。

    这玩意儿能收不能灭,能镇不能除。

    要是按照老爷子这话来看,那么对付这些冤孽就不能用普通的方法,打散它们的魂魄这种常用的手段必然是不能乱用了,很可能用了也没有效果。

    想镇压它们的话肯定就得用到阵局,毕竟它们不是普通的冤孽,阴气的强盛程度太过夸张,不是那种可以被几张符咒随便镇压的主儿。

    但是我对于阵局这东西那是真不在行啊

    《道记》里所记载的那些个阵局,大多复杂无比,我能看懂的也就是其中威力较大的几个阵局罢了。

    这几个阵局都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弄的,材料,地势,缺一不可。

    能在此时此刻为我所用的阵局就只有两个,但要是以镇压冤孽为主要效用的阵局,那就只有一个,也就是前文中所写到过的鬻(yu第四声)孽阵。

    “啊”这些黑色的影子忽然蹲了下去,高高的举起手,似乎想抓住什么东西,然后又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部,哀嚎个不停。

    我到了现在依旧没找到合适的语言去形容那时的场景,它们的动作我真的描述不出来了,只能模糊的说个大概。

    它们的动作真的很奇怪,像是疯子一样,莫名的痛哭着,哀嚎着,捂住了自己的头或是捂住了自己的脸,蹲在地上疯狂的扭曲着自己的身体。

    如果是人做它们的这些动作,那么肯定会有很多骨头断裂开,或是直接变成碎渣子。

    就在这时候,只感觉蚨匕猛地往上一顶,几近要脱离地面弹出。

    我本能的埋下了头,使劲按住蚨匕,随后抬起脸准备继续观察那些冤孽,但就在我刚抬起脸的瞬间,一个漆黑的影子就已经站在了阵的边缘,动作怪异的盯着我们。

    随即,其余的影子也动作扭曲的走了过来,它们先是站在阵外看了看我们,然后就很奇怪的绕着阵局走了起来。

    一边走着

    一边哀嚎着

    它们的动作越来越扭曲了

    有的影子用手剖开了肚子,把手穿过腹部,从背部把手伸了出来。

    有的影子则把手扭成了不规则的形状,脑袋也在脖子上转了半圈,微微歪着,仿佛是在看天花板一般。

    “按住!!!快点按住!!!这些玩意儿想破阵!!!!”

    “不行啊!!下面往外推的力量太大了!!!”

    我发现这些东西的嚎叫声越大,绕着阵局走的圈数越多,底下推出蚨匕的力度就越大。

    到了最后,纵然我跟大牙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按住了蚨匕,但貌似我们的这点力量还是不顶用,因为我发现蚨匕正在慢慢的往上推着,速度不快,反而很慢,但推出的速度有条不紊似乎是没有半点的阻碍

    正当我焦急到了极点的时候,只听嘎吱一声,窗户开了。

    在先前,窗户应该是死死关着的,但是现在却莫名其妙的开了,而且

    一双幽绿色的眼睛正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在窗台上死死的盯着我们。

    *******

    最近不是情节拖泥带水,相信我,只是我更新太慢了而已,龟速你们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