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三章 k殁

姓易的2018-12-08 11:38:4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三十二。”

    “他们怎么还没动手呢”我疑惑的喃喃道。

    奉天阵的启动方式不复杂,但必须要有一个引子,那就是阵中人受到袭击,在那瞬间才能开启整个阵局。

    那边的人没动手,我就只能在那坐着干等,这一二来去就等了好几个小时。

    “妈的,我手机都要没电了。”小佛爷不耐烦的在电话里说道:“那群孙子今天不会不动手吧?”

    “说不准。”我皱了皱眉头:“也可能是明天动手,也可能是后天,但我感觉就是今天。”

    小佛爷在那边足足骂了十来分钟的脏话才消停,我在这边也就是听着,没跟他一般见识的动嘴叨逼叨,毕竟我是个有素质的人,但后面实在是忍不住了,还是很委婉的叫住了他。

    “你被他们弄了我不管你,信不信?”

    “哥,我错了,别开这玩笑啊。”小佛爷讪讪笑着,隔着电话我似乎都能看见他谄媚的表情。

    此时,我见阵局的蜡烛又要烧没了,急忙拿出了备用的蜡烛,再度换了上去。

    这已经是换的第三次了,也不知道今儿是咋了,蜡烛好像燃烧得格外快,可能这也是阵局的作用吧。

    就在我换完最后一支蜡烛的时候,大牙忽然叫了我一声。

    “易哥。”

    “怎么了?”我回头看了他一眼。

    只见大牙满脸的疑惑指了指正在燃烧的贡香,低声问我:“这烟好像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师爷也顺着大牙所指看了过去,疑惑的问道。

    “这里的窗户是关着的,屋子里没风,但是这烟”大牙满头雾水的说:“前面是转着圈往上的,看着特怪,但易哥说是正常的,可是现在它是顺着往窗户外面飘的啊”

    我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一股子冷意,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哆嗦,把蚨匕拿到了手里。

    如大牙所说,现在贡香燃烧的烟确实变了,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有变化的,我跟师爷貌似还真没注意到。

    贡香燃烧的烟雾本是应该绕圈往上走,但此时确实形成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线,在朝着窗户的位置往外飘散,这确实不太对劲。

    正当我卯足了劲做好迎战的准备之后,只听大牙惊呼了一声,一把就将我拽了个后仰差点没四脚朝天。

    “易哥!!师爷他晕过去了!!!”

    师爷似乎就是坐在轮椅上晕了过去,头微微往下埋着,眼球里没了黑色的虹膜,此时能够让我们看见的只有一个微小的黑点,其余的都是眼白。

    用手一摸,师爷的手背已经开始发冷了,而且手腕也渐渐变得僵硬了起来。

    几条细微的黑色筋络在师爷右额显现了出来,这应该就是中降的现象了。

    “妈的,来了!!!”我大吼道:“小佛!!!你们快去找那群孙子!!!千万别离他们太近!!只要看见了就开枪!!绝对不要给他们反应过来的机会!!!”

    “操,保护好我哥!我”

    小佛爷的声音很焦急,显然是听见了先前大牙的惊呼,但还没等他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阵电流声,随即手机自动挂断了电话。

    “大牙,保护好师爷,注意周围的情况,来人了就开枪。”我说道。

    “佛爷他会不会也出事了?!”大牙有点口不择言:“姓易的你摆的这个阵没用啊!!师爷在这里面都出事了佛爷他”

    “简单来说,小佛爷戴的东西是启动了的阵局,但我们这个还没启动。”我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时间太紧,材料太少,九阳那玩意儿已经用完了,我只做出了那几个东西,多的没有。”

    今天行动的人数已经定好了,包括小佛爷在内,一共是七个人。

    我所有的那些材料加在一起也就做出了七个符纸包,多了还真没有,不说别的东西,九阳就不是能短时间弄出来的。

    九阳就是朱砂跟桃木粉末混合的东西,用特定的符纸包裹这些粉末,丢在明火里连着烧七天七夜,最后留下来的深红泛黑的粉末就是九阳。

    制作这玩意儿得花七天七夜的时间,现在我压根就没那么多的准备,只能尽全力控制粉末的量多做几个。

    小佛爷他们的黄纸包里一共有三张符,还有一个混合了九阳鸡血阳头尖(男人眉处的血)的瓶子。

    三张符分别是三个阵局,而阵眼则就是那个小瓶子,只要有冤孽或是邪术冲身,那个就应该会有所反应并且自动抵御。

    当然,那东西能不能抵住降头师的直接下降我说不准,这只能碰碰运气。

    如果师爷跟小佛爷知道内情的话,肯定会选择减少一个行动人数,或者是留下两个黄纸包留给师爷和大牙,甚至是留给我。

    这点我想到过,但我还是没选择那么做。

    师爷的伙计都是些挺不错的人,他们死了真挺可惜的,而且我也觉得没必要浪费,毕竟这儿有奉天阵护着,拿黄纸包也是浪费了。

    如果参加行动的人少了,那也不行,就怕遇见了那群孙子结果实力不够,反被人办了。

    之所以让小佛爷这个降头师的首要目标带头扫荡,就是这原因。

    有他参加这个行动,我感觉成功率会高很多,别怪我冒险,毕竟不冒险的话就不会有胜利的希望。

    敢赌,才有赢。

    “左慈祖师爷在上,保佑弟子遇难成祥吧”我双手紧握着蚨匕高高的举了起来,几乎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用刀尖向着地面狠狠插去。

    “开!!!!”

    “轰!!”

    蚨匕仿佛是变作了削铁如泥的神器一般,没有任何阻碍感的插进了地板里,就跟捅进了豆腐里似的,感觉很是顺畅,轻轻松松就只留了个匕首柄在外面。

    与此同时,一声类似于爆炸的声响也凭空的响了起来,声音之大,直震得我耳膜嗡嗡作响,大牙更是夸张,连脑门上的青筋都被震了出来。

    伴随着爆炸声落下,只听师爷干呕了几声,随即就清醒了过来。

    “怎么了?”师爷一脸痛苦的捂住了脑袋:“刚才我是不是晕过去了?”

    我点点头。

    “我刚才看见了一个人影,就站在那个角落里。”师爷抬手指着昏暗的墙角,那里正空无一人。

    “什么样的人影?”

    “跟咱们的影子差不多,黑色的,似乎也是贴在墙上的。”师爷皱着眉头说道。

    在我弄出了这么大的声势之后,大牙是真的开始佩服我了,我能从他眼神里看出来。

    他原先最多只是怕我,害怕我这个脑子不清醒的人,会不会一激动就毫无预兆的崩他一枪。

    但现在,他貌似是真服了。

    “易哥,咱们没事了吧?”大牙低声问我。

    “说不准”我难得的发自内心笑了起来,可惜这是苦笑。

    蚨匕在插入地面的过程中都很顺畅,但等我刚松了口气的时候,只感觉蚨匕在被一股外力往地面上推,这就让我有点心惊了。

    这股力量来的毫无理由,不夸张的说,只要我不用双手死死的握住蚨匕,保持这个刀尖插入地面的姿势,那么下一秒蚨匕肯定就是被外力推出来。

    然后阵破,人亡。

    “嘶”

    邪龇声在此时开始幽幽的响了起来,声音不远不近的响着,并不刺耳,但却让人的心紧紧揪着,只感觉脚底板都是凉的。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点了一圈的蜡烛,在我们这个位置光亮度很不错,但越往房间的边上走这光就越弱了。

    看着房间里昏暗的角落,我不禁想起了师爷先前的话,忍不住后背有些发凉。

    人影?!

    如果这是师爷的幻觉那么还好说,如果这不是幻觉不会吧?!

    “易易易哥”大牙说话都哆嗦了起来,哪怕我不去看他的表情,也能感觉到他此时的恐惧:“后后面”

    听见这话,我顿时就是一惊,急忙转过头顺势看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我心都凉了。

    后方的墙壁上出现了三四个人影,或者说,这只是在我们这个距离看是人影。

    因为光亮度不够的原因,我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它们,具体的长相还有穿着打扮我是真看不清楚。

    这些是魂魄?!

    不对啊,既然我们都在奉天阵里,那么肯定就不会受到降头术的干扰,从先前我刚开阵就给师爷解降了就能看出来。

    既然都不会被降头术干扰,那么还会出现幻觉?!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不是幻觉,那四个人影是真实存在的,换句话说,普普通通的人也能看见它们。

    在这时候,我忽然间想起了小时候听老爷子说过的一个故事。

    那个故事里的主角,好像就是从墙上走下来的影子。

    “妈的这些降头师是要玩命了”我想起那些东西的真身,忍不住有点没底气了,说话的时候自信感也不再那么的强烈。

    “易先生这些是什么东西?!”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无奈的说。

    “它们是k殁”

    (注释:k读tuo第一声,殁读mo第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