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一章 阵局

姓易的2018-12-08 11:38:3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师爷在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出去了,据说是跟大牙一起,安排着那些泰国人的后事。

    他对于我的信心貌似很足啊,想都不想就觉得我能轻轻松松搞定那帮子玩降头的,听师爷说他都准备好给财神爷回个礼了,还是个大礼。

    城里的情况在三个月前就开始了渐渐脱离师爷的掌握,似乎黑道的很多人都搭上了财神爷的那条线,至于白道的人,则有不少都选择两不相帮。

    其实这也是最明智的选择。

    对于白道来说,利益最大化,明哲保身,这两点才是最重要的。

    在现在的情况下,无论是帮哪边都不太好,而且利益也不能最大化,那么这些个白道还不如选择两边都收钱,玩中立才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不得不说这种局面对于小佛爷他们算不错了,起码白道都没向实力较强的财神爷靠边不是?

    “姓易的。”

    “怎么了?”

    “你刚才咋不顺手敲那女的呢?”小佛爷疑惑的看着我,似乎是没想明白我为什么没敲那个嘴贱的,按照他的猜想,可能我当时没拔枪直接给那女的一枪都算是良心发现了。

    “你不是都给她一巴掌了吗?”我反问他。

    小佛爷愣了一下,追问道:“一巴掌就消气了?”

    “她跟我无冤无仇的,我不想下死手,你应该知道的。”我说了一句,把头埋下,继续在黄布上画着符咒。

    “对,你控制不住力度,不就是怕一不小心把人给弄死了吗?”小佛爷双手枕着后脑勺,坐在沙发上一晃一晃的,脚也抖个不停。

    俗话说得好,男抖穷女抖贱,看他这动作就能看出他的素质。

    我一边抖着腿一边画着符,心里对于小佛爷的鄙视已经突破了天际。

    “喵~~~”猫从地上爬了上来,悉悉索索的窜到了桌边,在我两只手臂空的地方露了个小脑袋出来,好奇的看着黄布上复杂的符咒,轻轻的又叫了几声,似乎是在问我这是干什么的。

    “这是战术性拦截导弹。”我低声说道,小佛爷当即就笑开了。

    “哎呦我操,难得见你幽默啊,这几个月你他妈就跟死人似的,舍得恢复正常了?”小佛爷乐呵呵的问道:“想开了?”

    我想了想,点点头:“想开点了。”

    这几个月来,死在我手里的仇人一共有七个。

    第一个死在我手里的是个年轻男人,好像是二十三还是二十几来着,反正比我还小,据说是个刚大学毕业的人,他舅舅是财神爷手下的心腹之一,就因为如此,他很轻松的走了后门,跟了财神爷。

    当然,俗话说舅甥不分家,既然抓住了这小子,他舅舅自然也被小佛爷抓来送到我这儿了。

    在把他从楼上扔下去之前,我就问他了,为什么要跟着其他人一起去害一些无辜的人?

    我口中无辜的人自然就是我们这些人。

    他想撒谎,但最终还是被小佛爷给吓出了实话。

    “为了钱,而且这是财神爷的吩咐,不能违抗。”他这么说道,给了一个完全没有意义的答案。

    其实后面那两句话不说都行,前面的三个字就足以说明一切。

    钱,有时候真的比人命重要。

    这年轻人死得还是蛮轻松的,起码没受什么苦哦对了,他脸上被钉的钉子可不关我的事儿,那是被小佛爷弄的,据说是因为这年轻人在不知道小佛爷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对他骂了一句脏话。

    一句脏话换三根铁钉子,多合算的买卖诶,小佛爷事后如是说道。

    在把这年轻人从楼上扔下去之后,他舅舅也被我顺手送了下去。

    对了,在这里可不能不提一件事。

    他舅舅就是那天开车撞我们车的人,这是那年轻人为了活命自己交代的,看看这配合程度再看看这觉悟,不愧是个有见识的知识分子。

    也就是因为这样,我在他吃了能让他魂飞魄散的符咒之后,打晕了这年轻人,才抬手把他丢下去。

    其实那天的细节我也记不太清了,因为那天的天气挺不错的,在我丢那年轻人下楼之后大雨就停了,转而晴空万里。

    看着远方天空中的彩虹,我心情也随之变好了起来,没再继续用手里的钳子拔那中年人的手指甲。

    直到彩虹消失,我才从发愣的状态里惊醒过来,然后继续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第三个死在我手上的人也是个中年人,准确的说,财神爷真正的心腹手下都他妈是中年人。

    我就记得那天挺冷的,都几月了,还是零下的温度。

    小佛爷把那人给我送来的时候都晚上了,我是在大山的承包建筑工地办的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天的精神状态很差,用小佛爷的话来说就跟疯了似的。

    大晚上的下了大雨,我就念念叨叨的说要回去看彩虹,事后想想,自己确实挺傻逼的。

    第四个人,第五个人,第六个人,这是一起小佛爷送过来的。

    这一次我没再折磨任何人,也没再选择把他们从楼上扔下去,很直接了当的喂他们吃下了符纸然后一人给了他们一枪。

    我当时就是觉得,我应该别费劲扔人,省点力气用枪解决。

    然后把省下来的力气用到脑子上,仔细的想想,自己该怎么走以后的路。

    每让一个仇人消失之后,我就会真正的清醒一段时间,然后就会想到某些东西。

    在每次杀完人的最后,我都会提醒小佛爷他们帮我找东西,但每次到了我情绪激动的时候,都会不受控制的叫小佛爷他们快点把凶手全给我找出来,至于找我所需要的东西这事,则就可以放在后面。

    这点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因为在当时连我自己都没意识到。

    到底是报仇重要,还是复活雨嘉重要?

    我知道后者是正确答案,但是前者好像也

    不说那些了。

    小佛爷他们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帮我找凶手,至于帮我夺回宝贝的事,我只能说他们没那个心思去想,也没那本事去做。

    在老佛爷嘴里拔牙那不就是找死吗?

    师爷是个聪明人,所以他不会随便做出不该做的事,更何况他也没机会做。

    自从老佛爷带着几个掌柜的失踪之后,刘三爷的掌了当铺的大权很长一段时间,在这过程中老佛爷根本就没露过脸,师爷就算是有想法帮我拿回东西,那也肯定没机会去展开计划并且实施。

    第七个死在我手上的人也是这段时间的最后一个。

    那天可能是我情绪又不稳定了,在厕所里出现了莫名其妙的幻觉,看见了许多不想看见但又忍不住去看的场景。

    说真的,那天我心情糟透了,最后还是忍不住对那人发了点脾气,拔了他几颗牙后把他从酒店楼上丢了下去。

    七个人,或许这是一个开始,是属于我复仇的开始。

    但是我并没有想到,其实一切都已经完结,全都在我的不知不觉中结束了。

    “喂,你画完了吗?”

    “差不多了。”我面无表情的检查着黄布,拿着沾满朱砂墨的毛笔在最下方添了几个图案,这才点头:“把贡香拿来。”

    在《道记》之中,记载有一种极其特殊的阵局,名为奉天阵。

    这种阵局看似简单,只需要一块画了符咒的黄布充当阵眼就能启阵,但实则复杂了太多。

    光是充当阵眼的黄布我就画了三个多小时,由此可见这符咒是有多复杂。

    符咒位于黄布正中,一行显眼的大字就围绕着这符咒写了一圈,形成了一个很规则的圆型。

    这行字不是咒词,而是一些用来祈祖师的字。

    有了这些祈词,在启阵的时候我就不用念叨咒词了,直接拿蚨匕“点火”就成。

    咒词内容如下。

    “太上大道君在上。”

    “行阳驱阴,阴退万里。”

    “行道镇孽,孽莫敢言。”

    “行法除秽,秽成气散。”

    “行术诛邪,邪不重猖。”(重读chong,在此不读zhong)

    “吾奉太上大道君法旨,急急如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