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章 赔钱

姓易的2018-12-08 11:38:3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你个糟逼老头子真是瞎了眼睛了,这车才买了一个月,你就给我把漆皮刮掉了。”浓妆艳抹的这个中年女人没有半点素质可言,话说得难听也就算了,但那种“老子天下第一世人都是傻逼”的气质,真的让人很无奈。

    我敢说当时在场的人,不下于百分之九十都想抽她。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撞您们车子的”这收破烂的老人擦了擦通红的眼睛,脸上全是无助的表情,在我挤进人群之前,这老人已经被中年女人踹了好几脚,摔在地上刚爬起来。

    老人身上本就破烂的衣服现在看起来更不堪了,脏兮兮的让人不忍再看,可那司机还有中年女人似乎没长良心似的,依旧在骂着。

    “至于吗这老爷子也不是故意的”

    “是啊,就算是报警,警察也不会这么对这老人啊。”

    好半天终于有人站在人群后面吱声了,还是两个帮忙劝的。

    “谁说话呢?”司机走到了老人跟前,瞪着眼睛扫视着人群:“刚才是谁说话呢?出来跟我说说呗?老子的兄弟就是警察局的,他来了处理也是这结果,撞了我的车就不赔钱了是不是?少他妈叨逼叨的多管闲事,妈了个逼的弄不死你!”

    闻言,场面顿时就安静了下去,没人再帮那老人说一句话。

    其实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围观不帮忙不是人性的堕落,而是实属无奈。

    比如现在的情况。

    很多人肯定都看不过去,毕竟人都不是那种不会同情弱小的动物,但看不过去归看不过去,要是得帮忙就要两说了。

    没见人开的车是豪车?没见人说话都这么霸道?没听见这人说警察局里有他兄弟?

    要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事后人来报复,谁能保护自己?

    不得不说,有时候变脏了的白道,真的比黑道还要让人害怕。

    很久后我听说过一句话,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当一个国家的法律被某些人玷污了,不存在了真正的公平,那么接下来的社会,就会慢慢陷入冷漠,直到将所有人都变得麻木不仁,这种冷漠才会善罢甘休。

    “你个老不死的赔不赔钱?!”中年男人走上去就要用脚踹老人,旁边的女人也在尖着嗓子吼着:“叫他家里人来赔钱!”

    老人哆哆嗦嗦的说:“我家里就一个老伴儿,她也没有钱啊”

    “我给您们跪下了还不行吗”说着,老人慢慢弯下了膝盖。

    就在他要跪倒在地的时候,我忍不住走了出去,一把将这老人拽了起来。

    “何必呢?”我还是那句老话,摇了摇头:“你要他赔多少?”

    在我充当雷锋的同时,在场的人都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就叽叽喳喳的闹了起来。

    中年男人也是疑惑无比,估计也没想明白我是从哪儿蹦出来的雷锋,在那女人的指导下,他很有经济头脑的说:“五万。”

    “就擦破这么点漆皮也要五万?”我皱着眉头问道。

    中年女人走了过来,抬手指着我的鼻子说:“就是五万,你知道我们的车多少钱吗?!”

    “我还真不知道。”我挠了挠头,不耐烦的说:“别指着我行不?”

    一听我这话,中年男人顿时就笑了,几步走了过来,一把拽住我的衣领瞪着我:“你他妈是哪儿的啊?!爱管闲事是不是?!赔不起就他妈滚犊子,少跟我叨逼叨的嗦!”

    “何必呢”我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强忍住了拔枪的冲动。

    这里人多,拔枪就是找死,我不傻,很明白这个道理。

    “松手,放我下来。”我说道。

    “操你妈个犊子,你是不是不懂怎么做人啊?!”中年男人抬手一拳头砸在了我脸上,但被我及时用手臂挡住了,否则非得被他砸个黑眼圈出来不可。

    与此同时,我见他动手了,自然也不会留手。

    他的反应可没我快,估计是酒池肉林的日子过多了,身体素质掉了下去。

    当我的拳头砸在他鼻子上的时候,这孙子还真没反应过来,鼻子被重击可不是闹着玩的,疼得他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手,鼻血横流开始怒吼着要弄死我。

    “停停停,大家以和为贵啊,何必这么闹呢?”小佛爷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挤进了人群,此时正出来打圆场,笑呵呵的走过来拉开了我。

    此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周围也有几个警察走过来看了看,其中有些年轻警察要准备上来处理麻烦,但都被身后那些年长的警察拉住了。

    “你先回去,剩下的交给我。”我说道,拽着小佛爷就往人群外面走:“车里是不是还有点现金来着?就是你那箱子里的。”

    “是啊。”

    “借我五万。”

    “行,记住还啊孙子。”小佛爷笑着点头。

    小佛爷跟大牙都有一个特点,他们似乎都爱在车厢里放一堆现金,少则五六万,多则十多万。

    我一直都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破习惯,小佛爷也给我解释过这事,但我没明白他说的“有时候”是什么时候。

    “有的时候呢,银行卡不管用,得用现金。”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就是现在这时候,用现金最管用。

    见我离开现场,那中年女人不依不饶的还上来要拽我,但被小佛爷漫不经心的一巴掌给打回去了。

    这巴掌挺重的,直接把那叫嚣不停的女人打了个跟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再闹腾老子弄死你。”小佛爷笑容满面的对那女人说,但眼里的不耐烦显然已经快要压抑不住了。

    中年男人一见这情况立马就冲了过来,逮着小佛爷就要动手,但在他刚碰到小佛爷身子的时候,小佛二话不说就是一个小擒拿的标准动作,死死的用手按住了那人的肘关节,笑呵呵的问他:“你他妈是想死啊?”

    “你等着,我拿钱给你。”我头也不回的上车,把车座下面的一个皮箱子拿了出来。

    拉开皮箱的拉链,只见里面全是一叠一叠用纸条捆好的红票子,标准的一叠一万,这一箱子少说有个十几二十万了。

    我拿了五叠钱出去,把箱子放回了原处,然后顺手拿了同放在车座下面的铁锤。

    这锤子好使,就像前段时间小佛爷说的,这锤子不光修理人好用。

    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我感觉修理车更好用。

    围观的人见到我真拿了现钞过去,霎时间就惊呼了起来,有叫我别管闲事的,也有劝我别拿钱上去做傻事的。

    在场的人其实都看见了有警察在围观的人群里,但他们谁都没上去叫警察帮忙,毕竟现在的情况指不定是谁占上风了,要是有人傻逼的去找警察结果发现警察是帮对面的那就真傻比了。

    “看好了,五万。”我拿着钱走到了那还没爬起来的女人身前,客气的把钱放在了地上。

    话音一落,我又站起身走到了那老人身旁,把他扶到了一边,这过程中我并没有跟他多说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好像没了说话的欲望,就想安静的继续接下来的事儿。

    “小佛,帮我数着。”我喊了一声,站在车后,举起了手里的铁锤。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我抬手一锤子砸在了奔驰的后车窗玻璃上。

    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响,小佛爷也笑了一声。

    “五十!”

    “这价才合理。”我点点头,走到前面,拿着锤子一扇玻璃接着一扇的敲着。

    “一百!”

    “嘭!!!”

    “一百五!”

    “嘭!!!”

    “两百!”

    中年男人此时已经彻底的愣住了,估计他也没想到我跟小佛爷会当街这么做,至于他的女人早就被吓得哭了起来,但还好,起码这中年女人不会再说脏字了。

    我拿着锤子走回了小佛爷身边,没半点犹豫,抬手一锤子敲在了中年男人的脑袋上,伴随着闷响这人顺势就软在了地上,周围的人也尖叫着跟我和小佛拉开了距离。

    “二百五,我给你三百,甭谢了。”小佛爷骂骂咧咧的跑过去拿回了那五万块钱,从中抽了三百块丢在了中年男人的身上:“妈的,哪儿要五万啊?你狗日的也太坑了。”

    “喂,警察,这儿有人晕了,赶紧送医院啊。”小佛爷对着几个年长的警察喊道:“我拿锤子回家修车了啊,你们处理一下,要是处理不了就来找我,知道我在哪儿吧?”

    其中一个年长的警察点点头,笑呵呵的说:“佛爷您先走。”

    那个原本叫嚣不停的中年女人已经瘫坐在了地上半天没有动弹,似乎是连哭都忘记了,就那么呆滞的看着我跟小佛爷扬长而去。

    “走吧,没事了。”小佛爷笑着说“回家睡一觉,晚上等那几个泰国的孙子来,老子们教他们做人。”

    **********

    这几天的身体状态不太好,更新有时候会时早时晚,请大家谅解,姓易的在这里谢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