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五章: 吃人的墓

姓易的2018-12-08 10:48: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夏天最爽的事莫过于宅在家里吃着冰棍发着呆,然后再睡上一觉,那感觉甭提多舒坦了。

可我显然是享受不了那种乐趣。

在阳光最是“热情”的时候,我跟着一群无聊的人在山庄的院子里烧烤,一边流着汗一边还得骂着人:“周岩我草你的别抢老子鸡翅!!!”

“鸡翅烤好了~给你吃~”周雨嘉轻笑着把鸡翅放进了我盘子里,见我跟周岩为了一个鸡翅抢得不亦乐乎,她不禁笑着把周岩拉住:“哥你自己烤去,别跟易哥抢了~”

“我才是你亲哥啊......”周岩欲哭无泪的看着周雨嘉,转头又看了看冷笑个不停的我,他摇了摇头,无奈的坐在角落里自己烤了几个鸡翅,看样子是不想再说话了。

胖叔在一旁笑而不语,这种笑容吧,很难形容撩性成欢。

稍微准确点的形容就是.....色而不情.....淫而不荡?

反正就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想抽他的嘲讽笑容。

海东青则没把注意力放我们身上,依旧是一副死人脸,面无表情的盯着面前正在烤的几串羊肉。

趁周雨嘉他们一心吃着烧烤,我给胖叔使了个眼神,示意让他出去,有些话不太好当着大家的面说。

胖叔一脸疑惑的跟着我出了山庄,路上也没发问,因为他知道我有话要说。

在烧烤山庄外面就是花溪河的支流,挺清澈的一条小溪,不经意的扫眼一看,还能看见几条小鱼在水下自在的游来游去。

坐在溪边,我发了支烟给胖叔,自己则点上一支,沉默了起来。

“你想气(去)把老太爷滴尸骨拿回来。”胖叔深深的抽了口烟,缓缓吐出烟雾,目光没放在我身上,双眼平静的看着小溪,笑呵呵的说:“你想气(去),但又担心饿们遇上危险,四(是)不?”

“谁说要带你们去了?”我闷闷的说道,虽话里是这样说,但心里却一阵无奈。

胖叔猜对了,而且没有一点猜错的地方。

在我生起去拿老太爷尸骨念头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想叫上胖叔一起去,也许这是从小养成的依赖吧?

胖叔没在身边的时候我能独立,但他一来贵阳,我的依赖性好像又回来了。

“饿能让你自己气(去)?”胖叔斜着眼睛看着我,拍了拍手掌:“知道嘴四撒(这是啥)不?”

“猪蹄子。”我不禁笑了,胖叔没好气的瞪着我,用着一种很严肃的语气说着严肃的话:“嘴(这)他吗四(是)巴掌!要四你背着饿们跑气(去)沈阳,饿弄丝(死)你。”

要是别人来说这话,指不定还真有点威慑力,但胖叔说这话.....我怎么听着想笑呢.....

见我笑得不行,胖叔摇摇头没再搭理我,抽着烟把脚放进了溪水里泡着,嘴里问道:“其实饿包(不)同意你气(去)。”

我笑着耸了耸肩。

说句实在话,我胆儿不大,可以说是属于比较怂的那种,见着厉害就想拔腿跑。

但是.....老爷子是我的亲人.....他父亲就是我家老太爷......

让老太爷的尸骨躺在墓里被八号当铺的人挖出来?让八号当铺的人得到老太爷拼了命都没得到的“秘密”?

“做不到啊.....”我低声喃喃道,把目光放在了潺潺流动的溪水上,听着耳边传来的鸟鸣,心情无比放松。

那墓里有危险是肯定的,但我不得不去,这辈子已经欠老爷子很多了。

如果在我知情的情况下,老太爷的尸骨被人掘出,恐怕我死了都没脸去见老爷子。

这个墓里有什么东西,我说不准,有什么要命的地方我也猜不到,但在我知道的信息中,一个金胄裹尸术就足够吓住我了首席缠爱小女佣。

连盗墓大贼温韬跟民国众多术士前辈都束手无策的东西,怎么会是我能随便对付的货色?

虽然如此,但老太爷的绝书却给了我一点希望。

易家五大门之术似乎能跟金胄裹尸术一搏,老太爷的原话里,说是胜率不过一成,但那应该是建立在老太爷要去取得“秘密”的情况下,如果不拿那个“秘密”呢?胜率会不会高点?

或者说.....存活率会不会高点?

“要去的话就得尽快,晚了说不准八号当铺就找着墓地了。”我说道,胖叔一脸苦恼的抽着烟没搭腔,半响后,他用着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昨晚上饿回忆了一哈(下),金胄裹尸饿师父好像给饿说过。”

听见这话,我急忙追问:“说啥了?有没有说怎么解决这玩意儿?”

胖叔摆摆手,示意我别插嘴,让他先仔细回忆回忆。

等手中的香烟燃烧到了烟头的位置,胖叔猛的一拍手掌,满脸欣喜的说:“有咧!”

话落,胖叔一脸喜色的给我说了起来。

据胖叔说,关于金胄裹尸的这些事,是胖叔小时候他师父给他说的,当时胖叔就以为这是个故事,但现在一想,这故事里的东西似乎真有几分道理。

老道士给胖叔说的这个故事,或许用事迹来形容才比较恰当。

咸丰三年,在天津卫(天津卫是天津的古称)东南三十里处,出土了一个古墓,那墓地似乎是一个明朝高官的墓,据说其中财宝无数,勾起了无数土夫子的贪念。

当时这墓地是被几个村民耕田时意外发现的,刚开始也没多少人知道这个墓,就只有附近的几个盗墓团伙知道这消息,在他们的控制下,这墓地的消息传得很慢,可以说几乎没怎么传出去。

可就在一个月后,这消息直接传遍了整个天津卫。

原因很简单。

“都社(说)嘴儿四(这儿是)一个吃人滴墓。”胖叔咧了咧嘴。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一直都是古今以来的至理。

在消息传遍天津卫的一个月前,有一个盗墓团伙的头子性子比较急。

他没有多加观察墓地的布局,也没有多琢磨这墓地的来历,得到消息的第二天,这伙人趁着天黑,由头子打前锋,带着七八个人就跑去了古墓所在的地方,美名曰:抢占先机。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去却是一脚踩进了鬼门关里。

第二天清晨,这些人的尸体在墓外被人发现了,无一例外,所有人都死了。

这些人的尸首几乎都是碎尸,其中稍微完整的一具尸首,手脚似乎也被人给生生的撕扯了下来,伤口处还有着一些让人心惊的肉皮挂着,看着就让人心寒。

见着这些人进墓的下场,别的几个团伙也是有点心里没底,都开始暗暗琢磨起了这墓地里要命的东西是什么婚后相爱·老婆,离婚无效!。

思来想去了好几天,其他人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只能把警惕性提到了最高,共同联手进了墓。

据说那附近的团伙共有五个,死光了一个团伙,正巧剩下了四个。

这四个团伙共同联手后,他们就达成了赃物平分的协定,共同进墓,有危险也能互相照应。

反正看那墓门上刻的字就知道墓主是个高官。

高官还能没点好东西陪葬?可能吗?

平分了虽然赚的少,但总比把命搭在里面强吧?

不得不说这些盗墓人脑子挺灵活,在这种关节点上,他们会转弯。

也许就是因为他们联手的缘故,老天爷开眼了,没让他们全死光.....

在他们入墓后,夜半的时候,一个浑身染血的盗墓贼就从墓门里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一边大喊着救命,一边往附近村落里跑,刚进村头这人就晕了过去。

听见呼救声,不少村民都打着灯走了出来,一见呼救的人受伤不轻倒在了地上,他们立马就围了上去,把昏迷的盗墓贼带到了某村民家里放着。

村长也是一个比较热心的人,他一看出了这情况,二话不说就安排人去附近的县里找大夫。

一番忙活之后,盗墓贼终于醒了过来,张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救命。

“然后嘴(这)消息就传出气(去)咧,官府滴人是第一个来咧,据说官府还带咧几个老道来,老道们在那坟头上走咧一圈,观察墓地滴布局之后,他们转身就走。”胖叔的普通话忽然标准了起来:“他们说,那不是道家能破的局。”

“然后呢?!”我追问道,心说能不吊我胃口吗?!直接说怎么解决的不就行了?!

胖叔笑了笑:“急个撒么!”

接下来的一切都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官府的人已经开口了,都说破不了,果不其然,官府真没再想破墓的事,没两天驻守在附近的官兵也撤了。

这些官兵一走,那地方可就没什么官家的眼线了,好像是朝廷已经不打算管这个墓地了一般,就差往墓门上贴个欢迎来盗的标语了。

见此情景那些盗墓贼欣喜之外,心中却生出了一股惧意。

官府的人都不敢再进这个墓,我们就算能去盗,但能不能出来都是个问题。

正当这些盗墓贼对破墓一事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件让他们欲哭无泪的事发生了。

就在官兵走后的第九天,附近的李家村来了一个老道,这老道士道袍脏兮兮的,也不知道是多少年没洗过了,在村里化了一些斋饭,他毫不犹豫的就出了村,直奔古墓所在的地方。

“谁都抹油(没有)想到,嘴(这)道士,竟然把局给破咧.....”胖叔又点了一支烟,笑着说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