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九章 逛街

姓易的2018-12-08 11:38:3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答应小佛爷的原因就两个。

    第一,天知道那几个孙子会不会偷袭我,要是我毫无准备的死在他们手上,那也太冤了,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第二,隔壁街的酒店有个海鲜宴,挺贵的,我瞅很久了。

    “咱们去上门送温暖?”小佛爷问我。

    “不用,我感觉他们还得动手,既然都是冲着你跟师爷来的,那么必然不会没得手就轻易的走了。”我说道,想了想那几个人离去的场景,低声说:“你开车,咱们出去逛一圈,最好就是你招摇一点,让他们知道你还活得好好的”

    小佛爷眼睛一亮,顿时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现在去安排点人过来,咱们这里肯定得让重兵把守。”师爷沉思了半晌,叫来大牙,给他安排着接下来的动作。

    随后,由小佛爷充当司机,我抱着猫坐上了后座,跟着这辆小佛爷最爱的SUV招摇过市。

    到了市中心后,小佛爷觉得应该来点大动作,于是一踩油门,开着车就冲着停在路边的两辆警车过去了。

    不得不说小佛爷开车的技术相当的上档次,这车在靠近警车的同时,小佛爷一拨方向盘,车就顺势转了个角度,擦着警车就过去了。

    哦对了,跟着我们车离去的还有警车的后视镜。

    我当时就好奇了,心说小佛爷是不心疼自己的车了?

    看样子我还是高估小佛爷了,本以为他会来个“命比钱重要”这类似的高档次回答,但是

    “大牙有个朋友要开修理店,他说开张了就给我们免单,我觉得这便宜不能不占。”小佛爷似乎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忽然说了一句。

    就在我要开口嘲讽他几句的时候,我们车后一连串的骂街声就响了,基本上都是叫我们停车的声音。

    小佛爷淡定的把头探出了窗外,骂了句:“喊你麻痹喊!”

    然后,踩下油门,继续在马路上疾驰。

    听着后面的警笛声,我抬头往后视镜的方向一看,后面少说有三四辆警车在追我们,完全就是追击逃犯的场景。

    小佛爷是什么人?他遇见这种情况能害怕?

    用他的话来说,老子被警察追的年头双手双脚都数不过来。

    只见小佛爷很有经验的停下了车,然后拉开车门,自然而然的走到了车后面,准备迎接警察叔叔们的爱。

    “哟,这不是小佛吗?”下车的中年警察走了过来,似乎跟小佛爷很熟似的,一边笑着一边往外掏烟,递了一支给小佛后,问他:“喝多了啊?”

    “今儿是有点上头了,刚听见你们这儿有人骂我,真是”小佛爷摇头苦叹着:“刚方向盘打错了,这可真不是故意的,对了诶,刚才是谁骂操你麻痹停车来着?”

    “那不是没认出你来吗?”中年警察笑呵呵的说道,把话题岔开。

    小佛爷也发现了这点,没再继续纠缠,叼着烟跟那警察聊了起来。

    嚯,感情这不是因为有人追咱们他才停车,是因为前面有人骂他了。

    此时我才想起来师爷临别前嘱咐我们的话。

    “闹得越大越好,你一定要让很多人都知道,你还活得好好的,这次只要是成功了,那就等于是砍了财神爷的一条腿。”师爷先前这么说着:“对了,这还是一条大腿,这几个泰国的对于财神爷可不是一般的重要”

    话先回来。

    当时的情况可是奇妙得很,对方的警察大概有个七八个人,三辆车过来的。

    我们这边就两个人,而且我没下车,只有小佛爷下车去处理麻烦。

    似乎谁都忘记了前面那个警车被撞烂的后视镜,话题都没往上面走,全都是那中年警察跟小佛爷在寒暄。

    用官方点的话来说就是:黑白两道的会面及其热烈亲切,双方的交谈友好而又深切,对未来以及现在的发展双方都有不同的看法,但都充满了和谐交流的气氛,求同存异必然是大势所趋。

    “王队长,那后视镜的钱我赔,毕竟这也怪我喝多了”小佛爷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酒气,但他还是在装着说酒话,作势就要掏钱,可被那王队长给劝住了。

    “没事没事,这才多大个事儿,这事就过去了,下次你开车注意点就行了。”中年警察笑了笑。

    小佛爷一乐,点点头,说:“有时间来我酒店,我请你吃顿好的。”

    “行。”中年警察笑道。

    几分钟后,寒暄完毕,小佛爷叼着烟上了车,坐回了驾驶位。

    “你路子挺野啊,吃得挺开。”我说道,小佛爷能在这城里有这么大的名气,实属难事,毕竟让人知道一个人容易,但让人害怕一个人难。

    我不觉得那警察是在尊敬小佛爷,或是害怕小佛爷背后的势力,他当时看小佛爷的眼神就跟沈国民有时看小佛爷的眼神一样。

    那是种隐藏很深的恐惧,小佛爷这个人确实让人害怕。

    “现在回去?”小佛爷笑着问我,显然对于我的夸奖他很受用。

    我摇摇头:“再在外面逛逛,难得出来一次,我想透透气。”

    “成,那就逛逛。”小佛爷说着,开动了汽车。

    车子里的烟味儿很重,刚开始坐上车的时候,我闻着这味儿还觉得挺呛人的,但当我自己点了支烟后,这种感觉就没有了。

    事后想想,其实这就跟做人一样。

    在不融入自己生活的时候,总会感觉生活那么的操蛋,但在乐在其中之后,或许会发现操蛋的生活也挺好的。

    不是有句话吗?

    既然反抗不能,那就换作享受。

    从某种角度来说,其实我已经开始慢慢享受现在的生活了。

    安静,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貌似已经够了。

    在原来的生活里,我不能用自己的手去干掉该死的人,但是现在的生活可以,而且还他妈很允许我这么做。

    “你想什么呢?”小佛爷看了我一眼,把我从发愣的状态叫醒了过来。

    “没什么,就是觉得现在的日子过得挺好的。”我说道,忽然想起了一个从未问过的问题,忍不住问了出来:“以后你打算怎么办?继续这样干一辈子的亡命买卖?”

    小佛爷沉默了下去,直到烟燃烧到了烟头的位置,他才开口说话,顺手把烟头从窗户扔了出去。

    “我跟我哥准备洗白。”小佛爷说:“然后出国吧,国内我们的仇家太多了,想过点平静日子也过不了。”

    “你们案底应该不少啊,能出去?”我疑惑地问。

    小佛爷点头:“能。”

    我没再搭腔,转而把注意力放在了前方的路上。

    就在此时,我意外的发现了前方路边让我好奇的一幕。

    一辆价值不菲的奔驰正停在路边,车牌很显眼,后面是三个六,车的型号我也很眼熟。

    按照这熟悉的型号来看,应该是大牙开的S350,算是百万左右的车了,坐在驾驶位的人不是专业司机应该就是个挺有钱的主儿。

    在奔驰后面,一辆破烂的木板车倒在了地上,拉着木板车收破烂的是个满脸皱褶的老人,此时的他正被奔驰司机的老婆死死拽着,脸色惨白。

    当然,这女的是不是司机的老婆再议,我当时反正就是那么觉得的,这是直觉。

    “这老头儿有危险了。”小佛爷放慢了车速,一脸八卦的说:“估计这奔驰车也是停在路边不小心被板车划了,后面掉了老大一块漆呢,我下去看看热闹,你先坐在车里歇会儿,”

    还没等我说话,小佛爷停下车,二话不说就兴致勃勃的看热闹去了,压根就没在意我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前方的吵闹声很大,周围围观的人也多了起来,小佛爷要死不活的才挤了进去,半晌后又钻了出来,一脸无奈的上车。

    “咋回事?”

    “司机叫老头儿赔钱,老头说自己没有那么多钱,只有身上的七十多块。”小佛爷叼着烟说道:“他老婆就是不放这老头子走,人都放话了,要么跪下道个歉,要么就报警。”

    “这事儿办得也不怕生儿子没"pi yan"啊。”我皱紧了眉头:“你们这些围观的也没去劝劝?”

    小佛爷摊了摊手:“我就是看热闹的,其他人也是,没人劝。”

    “哦。”我说道:“开车吧。”

    小佛爷点点头,抬手就准备继续进入飙车模式,但就在他刚要踩油门的时候,我叫住了他。

    “我去看看热闹,等我。”我说了一声,拉开门走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