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七章 降头

姓易的2018-12-08 11:38: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四个中年男人?”师爷拿着茶杯坐在轮椅上,轻轻喝了一口,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确定是四个?”

    我嗯了一声,想了想,又补充道:“绝对没看错。”

    闻言,师爷沉默了下去,不声不响的喝着热茶,没再出声,似乎是在回想些什么。

    “两年前,有四个泰国人去了沈阳。”几分钟后,师爷总算是出声了。

    我没搭腔,坐在沙发上听着这个陌生的故事。

    “其中带头的叫纳卡图门,是个说中文说得很流利的泰国人,这名字很特殊,所以我记得很深刻。”师爷仿佛是在说着漫不经心的事,脸上很轻松:“他们呢,就是财神爷手下的能人,不对,应该是能人势力之一。”

    “财神爷手下的能人分两个党派,一个就是泰国的这帮子人,还有一个,就是咱们中国的几个道士。”师爷哈哈笑着,摆了摆手:“看样子财神爷是要对我们下杀手了。”

    我一愣,问了句:“你不担心你会死?”

    “这不是有你在么!”师爷伸手过来,满脸信心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一种革命友谊似乎隐隐在我们之中发酵然后

    我操,真是死到临头见兄弟啊,平常也没见你这么巴结我啊。

    “别捧我,指不定我也得跟着你们死。”我往后躲了一下,摇摇头:“别小看任何人,泰国的东西我没接触过,也许一不小心就阴沟里翻船了。”

    “他们学的东西好像就是降头术,电影里的那种。”师爷用手比划着,打算给我引经据典的介绍:“南洋十大邪术你看过没?小佛说那里面就有降头术的画面。”

    一听这话,我顿时就一扫往日沉默的模样,改用一种“哎呦我操没看出来啊”这种表情看着师爷,对于他的真人不露相我还是表示很震惊的。

    那片子可不是一般的片子,大学的时候周岩就曾用“研究封建迷信大毒瘤”的理由,在他的电脑上打开了这一部香港的一加二的片子。

    我当时也是好奇,跟着他就看了,最后封建迷信没琢磨好,我反而看得一阵面红耳赤。

    “怎么了?”师爷也发现了我的眼神不太对劲,好奇的问:“易先生,你看过那片子?”

    “这片子吧,是一加二的片子。”我说道。

    师爷迷糊的看着我:“什么是一加二。”

    “一加二是几?”

    “三啊,三”师爷好像明白什么了,脸顿时一红,骂骂咧咧的说:“我就说他怎么给我说这片子的时候一脸的猥琐呢,感情小佛这犊子真是”

    我足足欣赏了半分钟师爷骂脏话的表演,还有五分钟的脸红羞涩外加各种试图转移话题,这才心满意足的打道回府,回了房间做着准备。

    师爷往日的模样是稳重,外加温文尔雅,但是今天我算是开了眼了,虽然师爷就仅仅失态的骂了脏话半分钟或是更短的,但却足以让我开眼。

    话说回来,降头术这玩意儿我是真听过没看过,但在我看来,这东西应该跟苗家巫蛊有相似类通的地方。

    而且降头术里采人头发就能要人性命的这种玩意儿,跟道家、巫蛊,都有类似的地方。

    虽然我没跟降头师交过手,但是我觉得只要用对付巫蛊这类的方法,去对付降头术,那么就应该会有点作用。

    “咚!!咚!!咚!!!”

    就在我拿着《道记》琢磨对策的时候,一阵敲门声猛然响了起来,吓得我一哆嗦。

    我还没站起身去开门,门外的伙计就嚷嚷开了。

    “易哥!!师爷叫你下去一趟!!!佛爷出事儿了!!!”

    我皱紧了眉头,没多想就开门,跟着那个伙计走了下去。

    “怎么来得这么快那群孙子的手段不简单啊大白天还能搞这玩意儿”我心里暗暗嘀咕着:“小佛这孙子也是够倒霉的了,人第一个就拿他下刀,这运气真是没治了”

    《道记》上的术法很杂,密密麻麻的看得人头疼,我这段时间主要学的还真不是驱鬼镇邪的东西,我主要琢磨的术法要么就是害人的,要么就是散术。

    散术只是一个统称,也就是《道记》上那些无名的术法,与其觉得这些术法是道家或是别的流派秘术,我感觉还不如说他们是民间高人琢磨出来的东西。

    在《道记》上,这些散术大多没有写名号,而且与它们同时写出来的还有相应的详细记载。

    比如,如果这是个害人的术法,那么左慈就在《道记》上写了,被这种术法害的人是什么模样,他们会有什么症状,如果要解的话应该怎么解。

    这种对症下药的记载是最合我胃口的东西,就因为如此,我在这段时间差不多就把这些散术倒背如流了,毕竟这些东西不复杂,大多操作起来都很是简单。

    在散术的记载里,大部分都是用来救人的东西,而且那些被救的人症状都很特殊,很像是被冤孽冲身或是中了蛊毒邪术。

    也就是因为这样,我在听说要对付玩降头的泰国人时,并没有太多的惊慌。

    进了屋子,师爷顿时就自己推着轮椅迎了过来,焦急的说:“易先生你可算是来了,小佛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还以为前面他是在房里睡觉,结果一进来就看见他这样”

    师爷平常可是稳如泰山的类型,看样子果然是兄弟情深,这么长时间还是头一次见到他这么焦急的样子。

    “别急,我仔细看看。”

    我说道,随即走向了床边。

    小佛爷此时正人事不省的躺在床上,如果从远处看的话,肯定会认为他是在睡觉,毕竟薄被子都还盖在他身上,但当人凑近一看后就会发现不对劲了。

    此时小佛爷的身子已经彻底僵硬了,跟个死人似的,掰开他眼皮一看,瞳孔也有了涣散的迹象,但胸口还是微微有着起伏,气息也在慢慢变弱。

    这让谁看都以为小佛爷快要死了,也难怪一向稳重的师爷会情绪失控了。

    “中降头了?”我琢磨着,把小佛爷的袖子挽了起来,仔细检查了一次他双臂上的纹身。

    那上面纹的是两个道家符咒,据说是老佛爷亲手给他跟师爷弄的,可以防止大部分的冤孽邪祟冲身。

    我感觉这符咒的作用可能没那么简单,因为我跟小佛爷他们的关系近了,自然也就有了近距离研究的机会。

    研究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小佛爷手臂上的符咒,比起老佛爷当初打伤王雪魂魄的符咒厉害多了,因为我发现这上面的咒词与莫名其妙的图案比原来的符咒复杂,而且复杂了不止一倍。

    话我不敢说绝,毕竟道家的东西太多,我看见的只是冰山一角。

    可就是这冰山一角,我发现越厉害的符咒就越复杂,这点真不是开玩笑。

    小佛爷有这符咒纹在身上护体,竟然还会被降头术给弄了,这可有点难道这东西能防邪祟能防冤孽能防巫蛊,就是防不了降头?

    “能治吗?”师爷问了句。

    “这是冱(hu第四声)蔽病,不是鬼上身,再说了,有老佛爷给你们弄的那东西在,鬼也冲不了他的身子。”

    师爷见我胸有成竹的模样,顿时就松了口气,皱着眉头问:“冱蔽病是什么?”

    “山姜木苦而酸也,盛于孽掌,覆于人口,人”

    我还没说完,师爷就摇了摇头:“这些东西我听不懂,您就说这该怎么治就行。”

    “去中药店买点艾草过来,再弄些小指头粗细的竹子,里面的截口记住给我打通。”我对师爷说道:“再拿五个铜钱过来,要真货,朝代随便都行,赶紧的吧。”

    等伙计按照吩咐出去寻找材料之后,师爷才问到了正题上。

    “这是鬼弄的,还是人弄的?”

    “主谋肯定是人,但是动手的肯定是鬼。”我摊了摊手:“按理来说,鬼是不可能触碰到阳间实物的,除非是恶鬼,孽气特别重的那种,听说玩降头的都养鬼,我估计那泰国人也养了个恶鬼。”

    “你怎么知道是鬼动的手?”

    “小佛嘴里吃到的,是山姜木燃烧出来的烟雾,那东西就跟咱们抽烟吐出来的烟一样,你能抓到把烟雾变成实体吗?”我无奈的说。

    “能做到这样的,只能是冤孽,在中和了冤孽的阴气之后,那些烟雾就会变成液体,当然,离开冤孽之后这些还是会变成烟雾消散,只有跟冤孽在一起才会保持液体的状态。”

    师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说道:“这次的麻烦就得靠易先生给我们解决了。”

    “互相帮忙而已,你记住帮我把东西拿回来。”

    我点了支烟,抽着,重复了一遍。

    “帮我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