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六章 降头

姓易的2018-12-08 11:38:3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三个月后。

    “天气开始热了。”

    “嗯。”

    “知道热了你还穿这么多?”小佛爷穿着一件简洁凉快的衬衣,这穿着打扮很符合现在开始逐渐变热的天气,他看了看穿着件厚实外套的我一眼,摇摇头:“你跟前段时间相比,变化好像有点大了。”

    我紧了紧衣服,抱着猫蜷缩在墙角:“我只是有点冷,没什么。”

    “最近有点不太对劲,你平常少出门,免得”小佛爷愣了一下,摇了摇头:“你个孙子平常也没怎么出门,我倒是多嘴了。”

    “财神爷那边有动作?”我随嘴问了一句。

    小佛爷笑了笑,与我一般坐在了地上,点了支烟抽着,缓缓说道:“你这不是废话么,他的动作停下来过?”

    小佛爷说的倒是实话,自从我们把财神爷的老婆当街枪杀之后,财神爷可以说是彻底的急眼了。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就是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枭雄,死了个老婆也能表现成这样,完全是出乎我们的意料啊,连师爷都曾经说过财神爷心性薄凉,但现在看起来貌似不是那么回事。

    这三个月来发生的事儿实在是太多了,当然,大部分的事与我无关,那些基本上都是小佛爷还有师爷的事。

    简单来统计一下。

    在三个月的时间内,小佛爷受袭的次数高达十五次,其中十次是在两个月前,五次是在一个月前,这个月他貌似还没受到过袭击。

    不得不说小佛爷的狗屎运好,这十五次的袭击要么就是被他跑掉了,要么就是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随身保护小佛爷的陈九山当场斩首。

    对了,陈九山在上个月的月底就回了广东,据说是去安排点事儿,顺便给钱东来的家人再带去一笔不小的钱。

    至于师爷受袭的次数就屈指可数了,这或许就跟他平常足不出户有关。

    当然了,外人也不是没想过直接抄了师爷的大本营,也就是我现在住的这个古玩店。

    但是想归想,行动归行动,真要动手的时候这群孙子一般都死得很惨。

    在一个月前我就亲眼见到了几个中年男人打算放火烧了古玩店,然后被大牙领着一群人当场围住拿刀乱砍,貌似连个留下全尸的都没。

    那时候小佛爷还在为那群人怒其不争,骂骂咧咧的说:“妈了个逼的连打火机都还没掏出来就被砍死了,这财神爷的手下是得多废物啊?”

    不过也好,财神爷这么玩命的让人来搞师爷和小佛爷,那也是有好处的。

    某些我想杀的人,就在这个乱世逢春的时候,一个接着一个的露头了,有参加对小佛爷他们袭击的,也有不再隐藏显露踪迹的

    在这段时间里,死在我手上的人共有七个,但没有那个叫林五的人。

    林五,承何,他们就是最主要的凶手。

    承何已经死在了我手里,现在就差林五了

    话说回来,此时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事不是报仇,而是把丹鼎连图夺回来。

    连老佛爷都说那是他寻找已久的东西,那么就肯定跟死复还阳有关,更何况上面还有我所熟悉的刻字,这点就绝对跑不了。

    “最近财神爷没对我跟我哥有动作了,可是我总感觉”小佛爷说着说着就站了起来,急匆匆的往我厕所跑去:“等我上个厕所,妈的肚子疼。”

    我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声,继续坐在墙角发着愣。

    半晌后,小佛爷叼着烟走了回来,奇怪的看了看我,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最后也没开口。

    小佛爷沉默了很久,忽然说:“垃圾桶该收拾收拾了。”

    “我一会儿就去收拾。”我点点头。

    “妈的,一垃圾桶全他妈是安眠药的盒子,你是把药当饭吃啊?真他妈是不要”

    “继续前面的说,财神爷最近对你跟你哥没动作,你感觉咋了?”我岔开了话题,没想继续跟他纠结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小佛爷目露凶光的抽着烟,笑着道:“他吧,好像是跟咱们城里的高官勾搭上了。”

    “怎么说?”

    “最近咱们的生意做得不太顺,有人在暗里使绊子,而且沈国民前几天还去了趟沈阳,据说财神爷跟他见了一面。”小佛爷无奈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他们要联合起来搞死你们了?”我顺着小佛的话思索了一下,问道:“你哥应该也能想到这一点,他说什么了?”

    小佛爷自信的笑着,把烟头掐灭,很准的从半开的窗户扔了下去。

    “在我们这个地界,沈国民他算个JB。”小佛爷骂骂咧咧的说:“这里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财神爷能找到盟友,难道我哥就找不到?”

    “那就行,虽然你哥这个人挺阴险的,但是有他动脑子,我觉得咱们会安全许多。”我诚心诚意的说了一句,自动无视了小佛爷翻飞的白眼。

    事实上我们都忽略了一点,以力破巧的人不光是小佛爷,还有财神爷。

    他所谓的力,正是他在东三省盘根错节的势力。

    就因为我们忽略了这重要的一点,所以我们对师爷都有充足的信心,那种信心很盲目。

    说真的,我真有种师爷无所不能的感觉,这不是开玩笑。

    平常我有什么事的时候就会去找他,一般不出意外,很快就能帮我解决,这就是师爷。

    但是,我们对师爷很有信心,师爷对自己可就不一定有信心了。

    事后他跟我说过。

    “财神爷是个棘手的人物,他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没有老佛爷的制约,我跟小佛连点翻盘的机会都不会有。”这是师爷的原话。

    随后,小佛爷又跟我寒暄了几句,叼着烟就出了屋。

    我靠在墙角坐着,木然的看着窗外不算美的风景,安静的发着愣。

    忽然间,我怀里抱着的猫叫了两声,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砸吧着嘴爬了起来往阳台处走着。

    它脚步猛地顿了一下,回过头狠狠的瞪着我,意思是:他妈的我的罐头呢?!看我醒了还不给饭你是不要命了啊?!

    这眼神我见得多了,可当我每次再见到的时候,还是一样的想抽它。

    “老地方,自己去拿。”我抬手指了指墙角堆放的袋子,猫叫了一声,兴冲冲地冲了过去,抱着装满猫粮罐头的塑料袋打死不撒手。

    在猫的期盼的眼神下,我无奈的站了起来走过去,帮它开了一个罐头。

    “自己又打不开还这么激动”

    就在我坐在地上,看着猫享受属于它的美食的时候,一股子难言的冷意很突兀的在阳台下面出现了。

    没错,这是股及其特殊的冷意,而且我很熟悉这种感觉。

    “这阴气挺重啊”我皱紧了眉头,心说这种阴冷都快赶上奉天府那里阴之孽周围的感觉了,虽然这种阴冷已经乍然消失,可是我并不认为这是个好现象。

    此时我才注意到猫的反应。

    这猫就跟见到了天敌一样,背部高高的弓了起来,浑身的毛都像是炸开了似的,双眼警惕的盯着阳台,半晌都没别的动作。

    说来也巧,就在猫发出阵阵低吼的时候,天很突然的黑了,完全就是一副大雨即将倾盆的迹象。

    “天气预报果然还是挺准的,说了今儿要下大雨,果然就得下大雨。”我看了看阳台,轻轻的拍了一下猫的脑袋,示意它不用害怕。

    大雨哦不对现在应该算是暴雨了。

    也就是眨眨眼的功夫,雷声,雨声,已经彻底的交织了在一起。

    当我走到阳台边的时候,上身的外套都被不少飘落进来的雨水淋湿了,但我并没在意。

    站在阳台边上,我百无聊赖的眯着眼,仔细的观察起了楼下的情况,可压根就没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正当我要转身回去休息的时候,几个打着伞的中年人忽然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们距离我们这栋楼不远不近,大概有百来米的样子,可是我一眼就看见了他们。

    也许这跟他们的怪异有点缘故吧。

    那几个中年男人都穿的是黑色西装,打的伞也是黑色的,标准的电影里黑社会装扮。

    在我看见他们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站在大雨之中的街边打着伞,也在死死的盯着我。

    就是这样,我们两边互相遥遥的对视着,谁都没有别的动作。

    半分钟后,一辆灰色的面包车开到了他们旁边,其中一个人打了个手势,其余人点点头,纷纷窜上了车扬长而去,根本就没留下来的意思。

    “他们是谁”我眉头又皱了起来。

    想了想,我还是下楼去找了师爷,打算把这事给他说说。

    现在是多事之秋,我还不想死这么早,所以就得更加的注意细节。

    直觉告诉我,好像有麻烦要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