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章 异状

姓易的2018-12-08 11:38:3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左广思是个骗子,一定是个骗子,他一定是在骗我!!

    我后悔什么?!!我有什么后悔的?!

    当时我的心理状态外人很难理解。

    我对复活雨嘉有信心,但同时又没有底气。

    左慈的自刎身亡,左广思的话,种种都在折磨我本在慢慢平静的心。

    或许我从来都没有那么狂躁过。

    在左广思的话下,我彻底的失去底气了。

    “罗能觉那老前辈都说我能成功我一定能成功的”我把空空如也的白酒瓶子砸在了地上,玻璃碎裂的声响顿时就引来了刚回店铺小佛爷他们的关注。

    小佛爷一声不吭的把师爷推了过来,皱着眉头看着我,半晌都没吱声。

    “易先生,你怎么了?”师爷疑惑的问道。

    “我问你个问题。”

    我把头抬了起来,眼神散乱的看着师爷,很认真地问:“人死了,还能活过来吗?”

    师爷盯着我的脸看了半晌,摇摇头。

    “我不知道。”

    我急匆匆的站了起来,神经质的凑近了师爷,哆哆嗦嗦的问:“人死了,还能活过来吗?”

    师爷没再回答我,皱了皱眉头,叫来了一边的伙计。

    “易先生前面是发生什么事了?他好像有点”

    “我们也不知道啊,刚才就是一个老头子来了。”那伙计无奈的说:“易哥跟那老头子聊天聊了一会儿,我们当时没在场,回来之后就是这样了。”

    师爷还打算继续追问,可在他的话还没说出口的时候,我已经死死的拽住了他的手臂,眼睛通红的问他。

    “人死了,还能活过来吗?”

    小佛爷皱着眉头把我的手从师爷手臂上掰开,然后一把拽着我的衣领把我提了起来,不耐烦的说:“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人死了就是死了,肯定不能”

    “小佛!!!”

    出声打断小佛爷话的人是师爷。

    我不明白师爷当时为什么会打断小佛,直到很久后,师爷跟我这个半死不活的人聊起了这次的事,他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叫小佛住嘴,只是感觉吧,你当时的眼神很让人害怕,我没跟你开玩笑,真的,让人害怕。”

    小佛爷一向都是很听师爷的话,见师爷叫他住嘴,小佛也耸了耸肩,把我放开,没再出声。

    “易先生,你先冷静一下。”师爷苦笑着的说道:“你喝多了。”

    我摇了摇头:“我没喝多。”

    “我说,你喝多了。”师爷轻声说道。

    我笑呵呵的站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猛然一抬手,便把桌子给掀翻在了地上,桌上的汤汤水水也洒落了一地。

    小佛爷骂骂咧咧的就要上来动手,但被师爷拉住了。

    “你们为什么就不相信人死了能复活过来为什么”我笑着把头低了下去,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跟谁说话,如自言自语一般,念念叨叨的。

    “这世界上有鬼有妖怪什么都有但是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死人能活过来?!!”

    “妈的!!!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死人真的能活过来!!!真的!!!”

    我抱着正在剧烈疼痛的脑袋蹲在了地上,本就嘶哑的嗓子已经开始有点不堪重负的感觉了,怒吼声越发的刺耳。

    “你们相信我啊!!!相信我!!!我真的可以”

    我说着,只感觉后脑勺猛地疼了一下,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在陷入昏迷之前,我隐约听见了小佛爷的话。

    “他喝多了,带他回房间休息,你们把这里收拾一下。”

    当我处于昏迷状态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一切都让我欢欣鼓舞,雨嘉活过来了,甚至是老爷子也被我救活了。

    大家都在一起,都在那个破破烂烂的花圈店里吃着火锅。

    老爷子说辣椒放多了,他闹不住。

    周岩说肉太少了,让我赶紧去买点来添菜。

    海东青说

    “喵”

    在脸上一阵瘙痒的时候,伴随着猫叫,我捂着头猛的坐了起来。

    这下子似乎是撞着猫的脑袋了,疼得它一个劲的叫着,还伸出爪子狠狠的挠了我几下,可惜我穿的裤子太厚实,它貌似挠不动。

    就在我准备给这小家伙道个歉的同时,一种喝酒喝多后必然会出现的状况就发生了。

    难以控制的呕吐感很突然的从我身体里乍现而来,就跟我无法抗拒的现实似的,我貌似也无法抗拒这种深恶痛觉的东西。

    一边捂着嘴,我一边往厕所的方向狂奔着。

    等我趴在马桶上吐得头晕脑胀的时候,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小佛爷的声音。

    “你醒了?”

    我没打算搭腔,但我的呕吐声显然是在回答他,我他妈醒了,而且很难受。

    “出来聊聊,我在你房间等你。”小佛爷说道,随即就没了声响。

    十来分钟后,我在洗漱台前漱了个口,揉着眼睛回到了房间,在小佛爷面前坐了下来。

    小佛爷看了我一眼,把烟盒扔给我,自己点上了烟。

    “你怎么了,能跟我说说吗?”小佛爷问。

    我沉默的把打火机拿了出来,在手里摆弄了几下,按下弹片,火苗霎时就窜了出来。

    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被我拉死了,就我手中昏暗的火光闪烁着,把我跟小佛表情不一的脸都映了出来。

    小佛爷一脸的好奇,我则是一脸的哦对了当时我好像是面无表情来着

    “进来的时候发现你没开灯,我就也没开,是不是够尊重你的意见。”小佛爷笑呵呵的岔开了话题。

    “谢谢。”

    “跟我说说呗,满足满足我的好奇心。”小佛爷又问了一句。

    我一愣,摆弄打火机的动作霎时停了下来,不知道该回答他些什么。

    火光消失之后,房间里便随之陷入了黑暗,除开小佛爷嘴里叼着的烟还在闪烁着火星之外,貌似就没别的发光点了。

    安静了半晌,我说:“小佛。”

    “嗯?”

    “你说,我当初是不是就不该走这条道啊”

    小佛爷愣了愣,没明白我说的这条道是哪条道。

    “在那事发生之后,如果我没有选择跟你和师爷一起苟且偷生,只是痛痛快快的死了,比如跳个楼什么的,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了?”

    当时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那些话,事后想想,我也没琢磨出答案。

    很久后我听某个朋友说过,碰巧,他也姓易。

    “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曾经想过死,想要用结束生命的方式结束这操蛋的人生,你应该算是百分之十的那种坚强人物吧?”那人在听完我的故事后哈哈大笑着,对于我的经历表现得完全不信,但又乐在其中,跟听故事似的:“要不然你怎么还能活到现在呢?是吧易哥?”

    其实我当时就想给他说,我想过自杀。

    真的,有时候真觉得死了挺好的。

    不用在苟且偷生的活在这世上,去为一个不知道结果的目标玩命

    不用自己一个人在这个操蛋的世界活下去

    “我操,我记得你不是这么操蛋的人啊。”小佛爷惊讶的说着,哪怕在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脸,但一样能感受到他鄙夷的表情:“难道你就任由财神爷逍遥法外?你他妈连仇都不报了?”

    “我就是那么一说。”我说道,然后又沉默了下去。

    “为什么我感觉你好像要死了似的?要不我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小佛爷有点担心的问我。

    我想了想,回答道:“在没有杀光该死的人之前,我是不会死的,所以你要帮我”

    “帮你啥?”

    “帮我把所有人都找出来,帮我找到我要的东西,我不能再等了,三年的期限都过去这么久了,如果我继续等”我深深的埋下了头,颤抖着身子说道:“小佛,你会帮我的,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小佛爷没有再说话,静静的听着或是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他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我可以在三年期限里不杀光该死的人,但是我一定要找到所有的东西”

    “如果最后我也没能让她活过来”

    我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声音里满是自己能明白的苦涩:“可能我活着就真的没有意义了。”

    “失败了你就死?”小佛爷终于开了金口。

    “要么赢,要么死。”我笑得很开心:“放心吧,在我死之前,所有该死的人都会死,他们都会给我陪葬”

    “你疯了?!”

    “没,我很清醒,我只是觉得活着有点累了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