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章 老人

姓易的2018-12-08 11:38:2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们这边还在收拾家伙准备回城,而师爷那边则已经闹翻了天。

    话分两头。

    在距离我们不远不近的北京市三环某个四合院里,八号当铺大部分的掌柜都在同一时间到了这里。

    除开小佛爷跟财神爷去处理私事之外,人基本上都到齐了。

    在庭院之中,老佛爷正坐在主座上,将兔子面具往上掀起了半分,笑呵呵的喝着茶,心情似乎是很愉悦。

    两边并排共有八个座位,但此时坐在其中的人却没有八个。

    棺材老爷跟三掌柜北边仙儿已经死了,他们的位置空着理所当然。

    紧挨着老佛爷坐的人分别是刘三爷跟鬼上身,其下就是师爷还有老半仙,因为小佛爷跟财神爷没来的缘故,座位就又空出来了两个。

    “这些年咱们当铺可以说是顺风顺水,有过不少的危急关头,但最后都还是轻轻松松的过去了。”老佛爷把茶杯放在了右边的靠手桌上,把面具往下扯了扯,恢复了原状。

    或许所有人都发现了,老佛爷的声音虽然嘶哑,但比起原来却是好了许多。

    “没想到啊,就是这一两年的样子,咱们当铺里的掌柜却走了几个。”老佛爷笑得很冷,平静无波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视了一眼,笑了笑:“不知道你们有些什么想说的?”

    大掌柜刘三爷依旧是那副温和的书生相,手里拿着三枚铜钱把玩着,摇了摇头:“时也命也啊,他们的命数是老天爷定的,死了也怪不得别人。”

    老佛爷点头,不平不淡的说了一句:“确实,废物死了确实怪不得别人。”

    “老三死得不明不白的,死在墓里我都还能接受,但没想到这小孙子死在了医院里。”二掌柜嘶哑的笑着:“连魂魄都招不回来,我觉得啊,咱们当铺这两年死的掌柜的,都有内情啊”

    二掌柜鬼上身,可以算是整个当铺里除去老佛爷之外,最为神秘的人物了。

    从外貌来看,这人的年纪不过四五十的样子,头发花白,右侧脸颊上有几道黑色的纹路,嘴唇犹如人在水里泡久了一般发乌。

    他身上有种及其独特的味道,类似于草药跟烧香时的味儿,很独特,外人一闻就很难忘记。

    在当铺里,他跟老佛爷的关系一般般,不能说是太亲近,只能算是一种互相的合作关系。

    但他跟三掌柜北边仙的关系可是有目共睹的,这两人平常就属于称兄道弟的那种,就因为如此,北边仙儿身死后,鬼上身的脾气可就来了,一直寻找着杀人凶手直到现在,可惜他还是没想到,杀了北边仙儿的正是平常对谁都笑呵呵,看似与世无争的财神爷。

    忽然,坐在侧方木椅子上的老人笑了笑。

    “老棺材的本事不弱,但我也没想到啊,这孙子竟然死在湘西那块地界了,我估计他是碰见高人了。”

    说话的这个人正是老半仙,别看他穿着灰色唐装样子挺慈祥的,实际上他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怪不得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他这样的跟老佛爷拜把子那是真绝配了。

    “棺材的魂我招过,三魂七魄我只招来了一魂三魄,剩下的魂魄我招不到,应该是被人给打散了。”老佛爷点点头:“他给我透露的消息就是两个,第一,他死在了湘西,第二,他是死在一个姓易的年轻人手上。”

    老半仙似乎也是知道内情,笑着说:“湘西易家能人辈出啊,当初我们就觉得老易这个人不简单,没想到他孙子也是够厉害的,把棺材都给办了。”

    在这个过程中,六掌柜师爷都只是在笑着喝茶,没有出声,非常的安静。

    直到老佛爷开口问他,你怎么看这些事的时候,师爷才说。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咱们大家小心点就行了。”师爷的笑容很温和:“现在的世道很乱,容不得我们大意啊。”

    老半仙用手轻轻抚了一下白须,咧着嘴笑了笑:“听说财神爷的老婆被人当街枪杀了,这事儿你知道吧?”

    “上次来见佛爷的时候就知道了。”师爷恭敬的说道。

    “你真觉得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老半仙的眼神说不清的怪异,有点看笑话的意思。

    师爷耸了耸肩,没再回答老半仙的话,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老佛爷。

    “财神不来也是理所应当,毕竟他家里人走了,但是”老佛爷用手指头弹了弹手边的木质桌面,说道:“小佛不来就有点不应该了吧?”

    “小佛我没有联系上他,你也知道,他现在”

    没等师爷多说,老佛爷摆了摆手,只留了一句话,随后起身离去。

    “我要跟老二老五去一趟外省办事,这段时间当铺由刘三全权负责,你们最好都安分点,别给我添乱了。”

    随之离开的还有老半仙,鬼上身两人。

    至于刘三爷则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没有离开的意思。

    师爷皱了皱眉头,没再说话。

    三天后。

    “喵。”

    “怎么了?”

    我趴在窗边抽着烟,看着眼前这个被大雨浇注的城市,猫似乎对下雨天很有兴趣,不停的伸出粉嫩嫩的小爪子去抓雨点,一边抓还一边叫,表现得很傻逼。

    “为什么我感觉心里发慌呢”我深吸了一口烟,随手把烟头从窗户扔到了楼下,吐出烟雾后我拍了拍猫,示意让它跟着我出去一趟。

    小佛爷属于是有了媳妇忘了娘,有了酒店忘了铺的那种,这孙子在酒店开业之后就从这里撤退了,基本上也不怎么来古玩店这边照看生意。

    如果不是有几个伙计帮忙看着生意,我估计小佛爷这店早就倒闭了。

    “易哥下来了啊,一起吃点呗?”

    “不了,你们吃吧,我已经吃过了。”我笑着摇了摇头。

    其实有时候我挺郁闷的,心说师爷的手笔是得多大才能保住我?

    我在他们这边不说特出风头,但起码也有不少人知道了我的存在,可就是这样,照样没有当铺里的人来找我麻烦,更别说那个一心想要抓我的老佛爷了。

    “今天的雨可真大诶,估计今儿又没什么生意了。”一个年纪轻轻的伙计叹了口气,倒了些辣椒酱进锅里,用筷子在火锅里搅和了几下,正准备继续往里放菜的时候,只听大门外有人问了一声。

    “有人吗?”

    我坐的位置正好是背对着大门的,在听见这声音的时候,我稍微愣了一下。

    这声音好像挺熟的啊

    当时我也没有多想,一边抱着猫看着电视,一边抽着烟。

    “大爷,我们不就是人么。”这年轻伙计笑嘻嘻的走了过去,问道:“您是要买物件还是要卖物件啊?”

    这人的笑声很爽朗,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最近吃不起饭了,来卖点物件过过日子。”

    “哎哟,您要卖物件啊,请进请进。”

    “你看看这几个东西值多少钱。”

    也不知道那人是拿了什么东西出来,当铺里的伙计霎时就没了声音,隔了半晌,只听一个伙计惊呼了起来。

    “大夏真兴?!”

    (注释:大夏真兴,是五胡十六国时期,赫连勃勃于真兴元年下令铸造的钱币,因存世量稀少而又铸造精美,可以算是钱币中的精品,市价一般在几十万与几百万之间不等。)

    就在这时候,那伙计又疑惑的说了句。

    “这钱的包浆和铸造手段跟真的一模一样,铜质字体也没什么问题,可是这钱看着咋这么新呢”

    “我要说这钱是因为保存得好才这样你信吗?”

    “大爷,您不会是拿个赝品来逗我们这些后辈玩儿吧?”这伙计好笑的回了一句。

    忽然,猫奇怪的叫了一声,从我腿上爬了起来,三下五除二的爬到了沙发边上,看着大门的方向。

    “怎么了?”我疑惑的问,也没在意这猫能不能听懂人话。

    猫懒洋洋的叫了两声,又爬了回来,继续躺在我腿上休息。

    “你们到底收不收这物件啊?不收我找别人去了啊。”

    “这个要不您等等我让几个掌眼的过来看看?”那伙计笑着说道:“我这鉴证东西的本事不怎么样,看不出您这物件的真假,得找高人过来看看。”

    “行啊,我也不急。”

    “好嘞,您先进去坐坐,我去给您倒杯茶去。”

    “你可快点啊,老头子可好些天没吃东西了,就等着卖物件买饭吃呢。”说着,这人便往屋里走了进来。

    听见身后来人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我便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心说这人说话可有点意思啊,可就在看到来人的时候,我惊讶的表情便彻底僵硬在了脸上。

    左左广思?!

    *****************

    总算是能登陆上来更新了卡了两小时硬没登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