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一章 报仇

姓易的2018-12-08 11:38: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2009年,3月9日。

    小佛爷从沈阳回到了我们所在的城市,师爷去了北京,据说是当铺的事,临别之前师爷安慰了我很久,说是那东西他会尽量想办法拿回来的,别急,别急

    同日,陈九山出院,虽然肋部依旧有疼痛感,但对于他来说这已经不算什么了。

    得知钱东来的尸首被程保国跟谢骆驼丢进海里喂鱼之后,陈九山找到了我跟小佛爷,在店铺里喝了一夜的闷酒。

    “我得让程保国他死全家,要不然东来肯定闭不上眼睛。”陈九山这么说道,然后转身出了店铺,半小时后他拿着一把报纸裹好的砍刀进了屋子。

    这砍刀应该是他新买的,听说不算贵,很廉价的刀而已。

    但到了陈九山的手上,也许廉价的东西对他来说才是最顺手的。

    “姓易的。”

    “怎么了?”

    “我是不是有点失败啊,连东来都没保下来。”小佛爷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颓废,但是我却因为他的眼神心惊胆颤了起来。

    我不是害怕,而是一种本能的反应,现在的小佛爷好像变回了几年前的那个人。

    在很多人的故事里,小佛爷都有两个样子。

    几年前的小佛爷是一个样子,现在的小佛爷是一个样子,这之中天差地别。

    “跟我去一趟沈阳。”小佛爷拍了拍我肩膀。

    2009年,3月13日。

    我们的行动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师爷在北京,大牙也跟着去了,所以我并不担心有人会让师爷知道这个消息。

    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生气的,这不用想都能猜到。

    “都摸清楚了,谢骆驼他最近都来这里喝酒,晚上跟他打照面的时候别留手,往死里弄他,别开枪。”

    “行。”

    听见小佛爷跟陈九山的对话,我表示压力很大,心说你们跟人拼命叫上我有什么用啊真是

    到了晚上我才明白小佛爷的高瞻远瞩。

    因为谢骆驼家人受袭的缘故,财神爷很大方的给谢骆驼程保国安排了几个能人。

    这几个随时保护谢骆驼他们的能人,都是懂行的术士。

    2009年,3月14日凌晨。

    在酒馆的后街,小佛爷跟陈九山一起行动,都拿着家伙堵住了谢骆驼等人。

    而我则没有跟他们一起行动,躲在了后街的某个宾馆里,站在二楼窗边看着下面的情况,做足了一切的应对准备。

    这地方隐蔽,外加能看清楚战况,还能听见下面的主角对话,算是VIP位置了。

    谢骆驼他们一共有六个人,除开主要人物之外,剩下的四个都是能人。

    我主要对付的就是他们,当然,我来之前就跟小佛爷说明白了。

    我可以挡住他们,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在我施法的时候死,也不能事后补刀,我可不知道老天爷会不会再玩儿我一次。

    他们死了,我的寿数可能就又得有变化了。

    “来!!”陈九山把砍刀举了起来,指着谢骆驼的鼻子说道:“操你妈的!!!”

    其实我不明白小佛爷为什么不让陈九山开枪,也不让我开枪,按理来说,只要我们躲在暗处拿着枪玩个忽然袭击,谢骆驼他们肯定得交代个人在这儿,但是

    为什么谢骆驼跟程保国也不许那些所谓的能人开枪?

    我真没弄明白。

    在楼下喊杀声震天的时候,我点燃了桌上的贡香,把事先让小佛爷给我准备好的人骨灰从玻璃瓶里倒了出来,撒在了平铺在桌面上的符纸表面。

    “天苍苍,地茫茫,奉请四孽返明堂”

    我一边念叨着咒词,一边把上衣口袋里的纸盒子拿了出来。

    这盒子里装的东西不是什么特殊的玩意儿,就是两片指甲,还有两小包头发而已。

    不得不说小佛爷还是有点手段的,竟然能把那四个人的这些东西搞来,真是不得不服了。

    术士不是什么逆天的职业,想要害人,或是对人施法,都有一定的限制。

    除非是那种大规模杀伤性的阵局术法,例如七震局这类的东西,否则就必然会受到限制。

    要么就得有对方身体上掉落下来的东西,头发指甲都行。

    要么,就得有对方的生辰八字。

    我可不想冒着折寿的危险去玩大手笔,我只是想稳一点,玩小点的手笔。

    谁知道玩儿大了会出现什么状况?我不敢冒险。

    在陈九山一刀劈中谢骆驼肩膀的时候,我的咒词也念叨完了,举起蚨匕,重重的插在了符纸的正中。

    “吾奉鬼谷祖师急急如律令”

    五分钟后。

    财神爷请来的能人果然不是盖的,其中只有两个人被我引来的冤魂冲了身子,其余的两个还是被我安排好的小佛爷扰乱了反抗的动作,最后的结果还是被我引来的冤魂顺利冲身。

    谢骆驼跟陈九山打得不可开交,小佛爷跟程保国打得就轻松多了,起码还能分出点时间来帮我搞些小动作。

    小佛爷打断人反抗的动作很有一套,就是看见他们拿符纸出来的时候,拔枪抬手照着他们的地面就是一枪,吓得他们一哆嗦没来得及动弹就被冲身了。

    我从《道记》上学来的这个术法,类似于鬼打墙,只不过跟普通的鬼打墙不同,这不光是作用比那个厉害多了,而且是单体性的,也就是说一个冤孽只能冲一个人的身子,其他的人影响不到。

    就因为如此,我一次性就请来了四个冤孽。

    当这四个能人倒地之后,谢骆驼他们也发现不对劲了。

    “挺牛逼啊。”陈九山笑道。

    此时的陈九山伤势不轻,不光是前段时间才留下的旧伤没有恢复,肩上,背上,又在这一次与谢骆驼的搏斗中添了不少新伤。

    最严重的还是他眉骨的地方,已经被谢骆驼用刀柄一下子砸凹了下去,崩开了一个大口子,血不停的往外流着。

    谢骆驼的伤势也不轻,胸前被陈九山劈开了一条口子直到腹部,这道伤口很深,血流如注的样子很是吓人。

    当然,谢骆驼肩膀上的那道伤口就更吓人了,被怒火冲天的陈九山一刀砍进了骨头,拔出来的时候整个肩膀就跟吊着的似的,压根就使不上劲了。

    “操你妈的!!!看哪儿呢!!!”

    伴随着一声金铁交击的声响,陈九山笑着用砍刀挡住了谢骆驼劈下来的一刀,手臂猛的一使劲儿抽出刀身,抬腿便是一脚侧踹直踢谢骆驼的脖子。

    忽然,只听一声枪响,小佛爷跟谢骆驼的怒吼声霎时就响了起来。

    “敢开枪打我?!!!”

    “操你妈的程保国!!不是叫你别开枪吗?!!”谢骆驼疯狂的怒吼道,显然情绪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就这两个杂碎还用得着开枪打他们?!操你妈的!!!”

    程保国被吼这么一嗓子也是愣住了,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先前堪堪躲过这一枪的小佛爷已经冲到了他身前,一把拽住了他的领子。

    场内战况霎时间僵持了下来,谁都没动作。

    我不知道当时小佛爷的眼神是不是很吓人,可我确实是清楚的看见,程保国忽然间就吓得不敢动弹了。

    没错,是吓的。

    “你你是小佛爷?”程保国的声音很低,但语气里满是惊讶。

    “程保国,上次挡老子一下很舒坦是吧?”小佛爷眼里的狰狞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我相信这世界上大多人在看见小佛爷眼神的时候,真会被吓愣住。

    “东来死了你他妈还敢在他脸上补刀子?!!操你妈的!!!老子今天非得把你脑浆子挖出来!!!”小佛爷的怒吼声在夜空中显得极其响亮,周围不少的住户都被小佛爷闹得亮起了灯,但谁都没敢把窗帘拉开看,只是偷摸的缩在窗边,看着楼下的一幕。

    小佛爷没再掩饰,也没有再压低嗓子说话,谢骆驼也明白了过来,今天这事,哦不对,从头到尾来弄财神爷的就是小佛爷!

    还没等谢骆驼惊呼出声,小佛爷手里的筷子已经照着程保国的眼眶捅了进去。

    这筷子是先前他随地捡的,一次性的那种,很普通,但貌似不怎么结实。

    因为我发现,在程保国弯着腰捂住眼睛惨叫连连的同时,那只筷子忽然被他自己弄断了,剩下的半截就卡在了眼珠子里。

    许多不知名的液体都从眼睛里流淌了下来,有血,还有一些透明的东西,很恶心。

    “妈的!!不是有枪就牛逼了吗?!!操!!!”小佛爷一边骂着一边冲了上去,抬起膝盖狠狠的撞在了程保国的胸口上。

    随即,小佛爷仿佛是没在意程保国手里的枪,脸上带着愤怒,一拳接着一拳的砸在了程保国的脑袋上。

    十分钟后。

    小佛爷上楼找到了我,见我正蹲在窗边看戏,他也没说什么,走了过来陪我蹲着,拿出烟递给了我一支。

    “谢了。”

    “客气。”

    “我以为你不愿意陪我来呢,毕竟钱东来跟你的关系又不是特别的好,你”

    “他帮过我。”我说道,点燃了烟抽着,摇摇头:“他死了也挺可惜的,人不错。”

    “我替东来谢谢你了。”小佛爷脸上总算是有了点笑容。

    在几分钟前,程保国就已经被小佛爷给活活弄死了,也不知道小佛爷是专业变魔术的还是怎么的,只要一近身他就能从口袋里掏出几只筷子出来,然后就不用多说了。

    总而言之,我觉得程保国死得挺惨,两个眼眶里插着的筷子加起来都不下七八只,那场面太壮观得不行。

    楼下的陈九山跟谢骆驼还在缠斗,谁都没留手,谁都是在下死手。

    也许谢骆驼是愤怒到了极点吧,他忽略了小佛爷,也忽略了那些倒地不起的能人。

    他的眼睛里似乎就只有陈九山一个,因为先前陈九山随口编了一句。

    “哦,你全家是我烧死的。”

    小佛爷抽着烟咳嗽了起来,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对我说道:“知道为什么我敢明目张胆的来这儿”

    “你明目张胆个JB,口罩被你吃了啊?”

    小佛爷气呼呼的瞪着我,咬着牙瞪了我半晌,他才说:“这次来办了程保国跟谢骆驼,是我哥安排的。”

    “我操,他愿意让咱们出来冒险了?”我惊呼道。

    “没,他已经有计划了。”小佛爷缓缓把烟吐了出来,看着我说:“你知不知道我哥最厉害的是哪一点?”

    “哪一点?”

    “在不知不觉中,所有人都会走进他的棋盘里。”小佛爷笑得有点无奈,也有点自豪:“我原来搞砸过不少事,所以我哥经常都不会把全盘计划告诉我,一切都顺着我来,结果我发现自己做的一切都是按照我哥计划走的。”

    “他已经决定要除掉财神爷了,这不光是帮你。”小佛爷说道。

    我愣了一下,点点头:“明白,他是在帮他自己,也是在帮你。”

    

    今天是两个大章节,各位都爽了吧,哈哈哈哈。

    那啥,又到周末了,周五,周六,周日,老规矩一天一更,下星期一恢复。

    这是最后一卷了,我得好好写,所以有时候速度有点慢,大家请谅解啊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