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六十章 丹鼎连图

姓易的2018-12-08 11:36:3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事实证明,人要是跑得快了,不光是在参加运动会的时候能给你争脸,在某些极其特殊的情况下还能给你争一条命。

    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

    小佛爷跟钱东来一马当先的跑在前面,后面的人一边骂着街一边追着,场面好不热闹。

    但越往后看,这场面就越不够闹腾了,因为跑得路程实在是有些长,谢骆驼他们那边的大部分人都已经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还在拼命追逐的估计就只有那么六七个。

    到了玩命的时候,钱东来已经有点闹不住了,只能被小佛爷这种开挂的背着跑。

    他背钱东来跟我背陈九山可不一样,这么比喻一下。

    我背着陈九山跑路吧,就跟奥迪似的。

    他背着钱东来跑路吧,就跟兰博基尼似的。

    似乎钱东来的体重对于小佛爷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就算是背着一个活人,小佛爷狂奔的速度压根就没变慢多少,

    总而言之,小佛爷是个牛逼的人物,这点貌似是很多人公认的。

    “我操,这俩孙子的体力不错啊。”小佛爷趁机回头看了一眼,见谢骆驼跟程保国速度并没有变慢,甚至是在飞快的接近自己,他忍不住压着嗓子骂了一句:“你们他妈是属马拉松的啊?!”

    程保国憨厚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小佛爷的话,继续埋头向小佛爷他们冲去。

    就在这时候,只听砰地一声枪响,小佛爷背着的钱东来冷不丁的闷哼了一声。

    “没事,子弹擦着肩膀过去了。”钱东来没等小佛爷问他就说了一句。

    “妈的”小佛爷咬紧了牙。

    先前开枪的谢骆驼笑了起来,朝着小佛爷的方向又开了一枪,只不过这一枪打偏了:“你好像没前面能跑了,你以为老子说不开枪就不开枪啊?”

    给我们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佛爷顺手把烟头丢了出去,转头问我们:“我是不是说过财神爷手下藏龙卧虎?”

    “怎么了?”我皱眉问道。

    “谢骆驼这人脑子不简单。”小佛爷说着,又点了一支烟,低声道:“他凭着直觉,就给我们设了一个套。”

    我疑惑的问:“什么意思?”

    “他觉得,刚打照面的时候开枪,打不死我们。”小佛爷笑了起来:“这孙子有点眼色,他用的是手枪,那个距离只要是打得准,那就觉得能打死我跟钱东来,可是他没开枪。”

    “他感觉我能在那个距离躲开他的子弹。”小佛爷见我表情有点不信,耸了耸肩:“是不是有点像是电影里似的,其实不是诶”

    事实上人在一定的距离是能够躲避子弹的,这点不是夸张,是真的有部分人能够这么做。

    当然,要是距离近了,三米之内或者是更近的位置,那就估计没人能够躲开了。

    小佛爷这么些年的摸爬滚打给了他不少经验,拿他的话来说,他玩枪的年头比我玩JB的年头都长。

    那时候我就急眼了,这孙子说话不负责啊,我他妈啥时候玩过那玩意儿?

    “人拔枪,抬枪口,都是有动作的。”小佛爷说道:“别说是我能躲开,就是你都能躲开,只要你能注意一下对方的动作,但仔细想想咱们还是有区别的。”

    当时他没给我说区别在哪儿,后来我仔细一琢磨,我跟他的区别可能就是反应速度了。

    后来我听陈九山说过,在几年前,有次小佛爷当街遇袭,开枪的那个人距离小佛爷也就是四五米的样子,用的是手枪。

    那人应该也是个玩枪的好手,拔枪扣扳机的速度非常快,陈九山直言自己遇见那个人的话肯定躲不过那一枪,毕竟距离太近了。

    但小佛爷就躲过了,只是被子弹擦破点脸上的皮肤而已。

    其实在我看来,小佛爷的反应速度也就跟陈九山差不多,但他胜在第六感强。

    有次我烟盒里的烟抽完了,又懒得跑出去买,就准备着弄支他烟盒里的烟抽。

    我偷偷摸摸的刚伸出手,本来这孙子还睡得正熟呢,眼睛忽然一下子就睁开了,骂骂咧咧的吐了好半天的脏话才让我滚球让我自己去买。

    由此可见他第六感确实牛逼。

    话先回来。

    之所以谢骆驼他会在前面说那些话,并暗暗阻止了其他人开枪,只是安排他们跟着自己追逐小佛爷他们,正是因为如此。

    谢骆驼没有信心能在那个距离一枪打死小佛爷,所以就干脆设了个套,让小佛爷他们无意的钻了进去。

    人不是铁打的,越往后面跑,小佛爷肯定也会速度慢下来,谢骆驼等的就是这时候。

    在人渐渐出现疲惫感的时候都会大意,对于四周的情况也都不会再那么的注意,而且反应的速度跟动作都会变慢太多。

    人变慢了,子弹可不会变慢,只要保持着能够紧跟小佛爷他们的速度,那么子弹就一定能打在他们身上。

    “一路跑过来东来挨了三枪,我一枪都没挨。”小佛爷把头低了下去,身子微微颤抖着:“我已经努力在躲了,但是子弹都还是擦着我身边过去,要么打着东来的手肘,要么就打着东来的胳膊”

    说着,小佛爷把衣领往下扯了一下,露出了肩膀上的两道类似于烧伤的痕迹。

    “这是子弹打穿东来胳膊,从我身上擦过去的。”小佛爷说道:“我没事,但是东来有事。”

    在那时候。

    钱东来已经挨了三枪,其中最严重的一枪是被谢骆驼打在了手肘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击碎了钱东来的骨头,在子弹穿透钱东来手肘的时候,他小手臂忽然往后一弯,呈现了一个诡异的幅度,小佛爷也看见了。

    “妈的!!!谢骆驼!!!我操你妈!!!”小佛爷的怒吼在夜空中回荡着,声音很大,可惜在这种已经接近郊外的地方,没人会注意到了。

    可能是小佛爷的声音略显扭曲,这次他没有压着嗓子出声,但谢骆驼他们一样的没听出来。

    “别跑诶孙子!”谢骆驼大笑着扣动了扳机。

    小佛爷的运气不错,这一枪没打中他,也没打中钱东来。

    说来也是,人在跑动的途中想要用枪瞄准再打出子弹,这过程听着简单,实际上并不简单。

    “佛爷。”钱东来的声音很微弱,他似乎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势,笑呵呵的问着小佛:“你还记得咱们原来一起混日子的时候不?”

    “妈的,混你妈的日子,别他妈说话了!!!”小佛爷低吼道。

    “这次咱们是栽了。”钱东来的笑得很轻松:“没想到我混了二十多年,最后就栽在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小佛爷咬着牙继续跑着,不敢再分神。

    “你,师爷,九山,还有原来的几个弟兄,咱们谁想过自己会死,但谁都没想到自己会怎么死。”钱东来继续说道:“我觉得呢,我会被白道的那几个孙子给阴死,结果我活过来了,但是现在”

    “别说了”小佛爷心跳越来越快,喘息也越发剧烈,这么长的路背着钱东来跑下来,他也慢慢有点缺氧的症状了。

    “咱们这辈子什么事没做过?”钱东来很释然:“咱们也杀过不少无辜的人,也为了一些脏事灭过别人满门,还有些是被咱们活活烧死的,丧尽天良的事儿咱们干了不少,但咱们还是逍遥法外的活到现在,还他妈活得挺滋润,我觉得啊,我这辈子,值了。”

    钱东来的岁数与陈九山相当,甚至比他还大几岁,也就是因为这样,钱东来看很多事都能看得很通透,也看得很开。

    “你应该知道,继续这样跑就是死。”钱东来用仅剩那只正常的手拍了拍小佛:“把我丢在这儿就行,我拿枪应该能拼死他们几个人。”

    “你疯了是不是?!!我他妈怎么可能”

    “师爷对咱们很好,但他腿瘸的那次咱们谁都没去报仇,佛爷,你也没去。”钱东来笑声里全是身不由己:“我知道,你也知道,不是我们不去,是我们去了都没用,要是我们都死了,谁来照顾师爷呢?”

    “老子不会扔下你你他妈的别说了”

    “这辈子我们都对不起师爷,所以应该对师爷负责,佛爷,要是你死了,以后谁照顾师爷?”钱东来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抬起了手,猛地用手掌敲在了小佛爷的肩膀靠前的位置。

    人的这个位置如果被用力敲击的话,就会很快有种麻痹感,但恢复得也很快。

    只不过这点时间对于钱东来来说已经够了。

    “操你们妈的!!!来啊!!!”

    “砰!!!砰!!!砰!!!”

    “你他妈滚!!!别让我瞧不起你!!!”

    小佛爷在钱东来落地的时候,下意识的就要停下来,但立马就被钱东来推了一下。

    其实这力度微乎其微,根本影响不到小佛爷的动作,可是

    小佛爷在那时候有了决定。

    他觉得,杀人偿命,要是我死了,谁给钱东来报仇?

    他觉得,我不能让钱东来瞧不起自己,我应该跑。

    因为那时候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能跑,要不然就死。

    钱东来受了重伤,想要继续跑是不可能的,在他挣脱小佛爷从他背上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要死了。

    当小佛爷继续往前狂奔,回头看见钱东来脑浆迸裂的尸首的时候,他第一次丢人的在大街上哭了。

    没了背上的负担,小佛爷跑的速度噌的一下就快了起来,疲惫感也消退了许多,简单来说,就因为钱东来的阻挡他才能逃出生天。

    钱东来是拿命换了小佛爷一命。

    我曾经以为人在紧要关头都是自私的,但钱东来的事让我迷茫了。

    “姓易的,我先送你出沈阳,然后你自己找个车回去。”小佛爷说道:“九山,你跟着姓易的先走。”

    “你呢?”

    小佛爷笑着对我说道:“我肯定是得给人报仇雪恨啊,听说谢骆驼的家就在沈阳”

    那一晚上发生了很多事。

    比如,陈九山被小佛爷一拳头砸晕了,被小佛爷安排,强行让我带出了沈阳。

    比如,谢骆驼家很毫无预兆的失火了,除了在外面忙事的谢骆驼之外,他的家人几乎都死在了这场看似意外的火灾里,包括两个四五岁的孩子。

    比如,师爷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

    “东西拿不回来了,那玩意儿被财神爷送给老佛爷了。”师爷无奈的说:“老佛爷说那东西是叫什么丹鼎连图,上面有他要的秘密,这老东西看见那玩意儿就跟疯了一样,老说自己找的东西终于”

    “老佛爷呢?”我打断了师爷的话。

    “走了,听说他要亲自去”

    师爷剩下的话我没有再继续听,因为在那时候,我脑子里就盘旋着一句重复的话。

    东西拿不回来了。

    “老天爷你果然是在玩我啊”我坐着车后座上,用手抱着头蜷缩起了身子,不停的念叨着同一句话。

    “你果然是在玩我你果然”

    ****************

    这一卷结束。

    下一卷,也就是本书的最后一卷,千棺葬孽。

    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