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九章 那晚

姓易的2018-12-08 11:36:3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其实我跟陈九山并不知道,钱东来在我们分别后不久,也就是在我们刚遇见赵金强接到小佛爷电话之后,他就已经死了。

    所有的一切都得从那天的逃亡说起。

    他们在与我们分别后不久,就被人盯上了。

    “佛爷,后面的人追得挺厉害诶。”钱东来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在车后紧追不舍的几辆轿车,忍不住脸上有了担心的意思:“九山跟那个小年轻不会有事吧?”

    “放心吧,姓易的比你想象得厉害多了。”小佛爷整理着手里的子弹,忽然惊呼道:“我操,他们拿走枪了但没拿子弹!”

    钱东来皱了皱眉头,正准备说要不要找机会去接应他们类似的话的时候,小佛爷丧心病狂的下一句话又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姓易的这孙子真倒霉!”小佛爷一拍手掌:“活该,妈了个逼的让他上次偷我的烟抽,不会自己买啊?”

    如果我在现场的话我一定会打死他,真的,活活并且很残忍的打死他。

    你个孙子咋就不想想自己没买烟偷我烟抽的时候呢?!

    似乎钱东来早就习惯小佛爷的脾气了,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佛爷您坐稳了,咱们往郊区走,人少才好动手。”

    “行诶,到时候老子非得拿枪崩”

    小佛爷的豪言壮语还没说完,只听车后猛的传来一声枪响,随之,小佛爷他们后车窗的玻璃就被人打出来了一个洞。

    这发子弹的威力不小,但小佛爷这车貌似也不是普普通通的那种轿车,这一枪就只是把玻璃打出了一个窟窿而已,并没有彻底打碎。

    “妈了个逼的。”小佛爷也没管夜路上零零散散的还有行人,直接把身子探出了窗外,拿着手枪就往后连开了四五枪,其中只有两枪命中了目标,但也没有给车里人造成伤害,只是吓得司机在路上玩起了漂移,至于小佛爷其他的子弹则都打空气去了。

    “佛爷。”

    小佛爷这边还在给弹匣装子弹,头也不抬的回了句:“咋了?”

    “路被堵了。”钱东来的语气没有惊慌,很平静。

    闻言,小佛爷皱着眉头看了看前方正对着自己来的几辆车,嘟嚷了几句脏话,抬手指向了右侧的马路:“从这边走,看看能不能绕开他们。”

    钱东来点头答应了一声,扭转方向盘,向着小佛爷所指的方向开去。

    “我就操了,财神爷手下的人都是傻逼,凭他们也想拿我跟钱东来的命?”小佛爷当时是这么想的。

    “我觉得吧,这群人有点棘手,不像是能随便搞定的。”也许这是钱东来当时的想法,只不过我们已经不能找他印证了,这句话是陈九山猜的。

    在车转过街口,进入另外一条路人渐渐变多的街道后,小佛爷跟钱东来都松了口气。

    后面的车依旧在追着,但前方却已经没

    “那人有点眼熟啊。”小佛爷的眼神很好,在车行驶速度加快的同时,他冷不丁的注意到了前方路口的一辆货车,驾驶席上的人正靠在窗边,探出半个身子对小佛爷他们招着手。

    小佛爷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这个人的身份,然后得出了答案。

    我操。

    “程保国这畜生来堵我们了,不好办。”小佛爷自言自语似的嘀咕道,钱东来也没听清小佛爷在说什么,自顾自的开着车。

    财神爷跟小佛爷可以说是八字相克,连星座都他妈可能是相克的。

    见了面要么冷言冷语,要么就要掀桌而起。

    纵观八号当铺,敌对情绪最浓的两个人无非就是小佛爷跟财神爷了。

    就因为如此,曾经有一次,他们就差点当着老佛爷的面闹翻过。

    当然,准确来说,差点忍不住拿枪毙了对方的人,是小佛爷。

    财神爷这个人的城府可是很深的,想要让他失态,那貌似有点困难。

    在那一次的矛盾里,小佛爷刚拍了桌子站起来,财神爷身后的人立马就上前一步,挡在了财神爷身前。

    那个人呢,就是程保国。

    “我使出全力给了他一下子,没留手,然后吧。”小佛爷给我说起这丢人事的时候,一脸的不好意思:“竟然被他挡下来了,挺丢人的。”

    事实上小佛爷也不算丢人,他当时是用肘部横着挥过去的,程保国挡住是挡住了,可也小臂骨折了。

    但小佛爷对这个结果不满意,至于是为什么,那就则是程保国的原因了。

    他没有还手,就是傻愣愣的站在那儿,抬手挡了小佛爷的全力一击。

    严格来说他确实是打不过小佛爷,但从那次开始,小佛爷也不敢小觑这孙子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人的身手不亚于陈九山。

    现在他跟钱东来正在被一群带着枪的废物追着跑,这也不算什么,但要是其中夹杂个程保国还有哦对了,那天谢骆驼也在场。

    小佛爷正在思索对策,左边的路口又开出来了一辆小型货车,上面坐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谢骆驼。

    按照这情况来看,要是继续往前开指不定就得被人当街撞死。

    两辆货车一起冲过来玩个夹击,那自己不就成三明治了吗?

    “东来。”

    “怎么了?”

    “靠边停,下车往医院里跑。”小佛爷的语气很凝重,只见他转头打量了一下不远处的某个骨科医院霓虹灯牌子,把手枪插进了后腰,随手将五连发拿了起来。

    财神爷也没多想,点头就往路边靠了去。

    不得不说他们俩的配合不错,急刹车,装子弹进兜,拿枪走人,一气呵成。

    我有时候真挺佩服小佛爷的,妈的去那种地方还明目张胆的拿着枪进去,那不就是找国家的和谐吗?

    就算是像他那样,拿着家伙从后门进也不行啊,被人抓住咋整?

    他的胆子确实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不过也对。

    小佛爷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就是个亡命徒,这不是开玩笑,而是事实。

    故事讲到这里,小佛爷忽然停了下来。

    “谁知道啊,谢骆驼这人真有脑子诶,我带着东来刚走到医院后面,就发现不对劲了。”小佛爷的脸上又有了笑容,只不过这笑容与他往日的笑容不同,充斥着一种正在强行压制的愤怒:“妈的,二十多个人就在那儿拿着刀等我们,这他妈不是逗我们玩儿吗?”

    如小佛爷所说,在医院那种隶属国家的地界,谁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开枪。

    小佛爷他们手里的枪只是拿来保命的,而不是一见面就用来打信号表示友好的。

    但当时的情况已经容不得小佛爷多想了,二话不说,抬手就照着对面的人群来了一枪。

    对面的人也慌了,压根就没想到,在这个距离五连发的子弹是不可能打到他们的,纷纷抱头往旁边窜着躲着,生怕被小佛爷一枪崩死。

    见此情景,小佛爷带着钱东来立马就往另外一条路撤了,根本就没想跟他们缠斗。

    要知道,枪不是万能的东西,如果对面的人一起哄全冲上来,小佛爷跟钱东来的枪才能打退几个人?

    小佛爷跟钱东来当时并没有想到,在他们选择的这条退路上,已经有人过去堵他们了。

    “要不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呗?”程保国跟谢骆驼带着一帮人站在路边,笑呵呵的看着正狂奔个不停的小佛爷他们。

    小佛爷压着嗓子,嘶哑的吼着:“谈你妈了个逼的谈。”

    话音一落,抬手对着那群人就是一枪,转身进了另外一条小道。

    可惜这距离五连发的杀伤力真是有待提高,对面的人动都不动,就跟看猴儿似的看着小佛爷他们。

    “别在这片动枪,白道的眼线多,掌柜的最近被白道盯得很紧,他们动枪倒是没事,咱们动了枪可能得给掌柜的惹麻烦。”

    “嗯。”程保国对谢骆驼的话很是赞同,随手把插在后腰的砍刀抽了出来,指着钱东来跟小佛爷:“逮住他们,能留活口就尽量留,不能就直接弄死。”

    而在那时,小佛爷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可能是下意识的吧,小佛爷一边跑着一边就接通了,听了那边人说的话,立马挂断,随即就拨通了我的手机号。

    “是不是有个特壮的光头去堵你们了?”小佛爷对着电话里的我大喊道,转身又开了一枪:“妈的!!快带着九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