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八章 东来

姓易的2018-12-08 11:36:3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敢说陈九山绝对算是个爷们。

    在这两天来,陈九山顶着四个凹坑硬是不喊一声疼,但也没敢动弹,一天到晚都是要死不活的在沙发上挺尸,顶多就是吃饭拉屎的时候才咬着牙起来,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斗争。

    幸亏这肋骨折的程度不算太严重,没伤着内脏,否则我很可能已经安排人给陈九山送殡了。

    “这点伤算个屁,我原来被佛爷打进医院的那次,差点就没命了,那光头给我的这几下子真不够看。”陈九山大清早的这么一边疼得抽着冷气一边跟我吹着牛逼。

    “我觉得咱们运气挺不错的。”我坐在他身边抽着烟,看着放在桌上的手机,笑了笑:“还记得你上次跟钱东来,跑沈阳这边帮我办人不?”

    陈九山点点头。

    “我跟那人起矛盾吧,就是因为这姑娘。”我说道。

    话音一落,我简单的给他说了一下当初的事,听得陈九山也是啧啧称奇。

    “雷锋啊?”

    “老天爷还是有眼睛的,好人好报啊。”我笑道,完全没反应过来老天爷都玩我无数次了。

    陈馨忽然从厨房露出了脸,似乎没听见我们前面的话,问了我一句:“哥,今儿我能出去买个菜不?”

    “家里的东西吃完了?”我惊讶的看着她,心说那晚上她不是才买回来那些东西么,那还是去超市买的一堆原材料,这么两天就吃光哦对了,她买的是自己两三天的份。

    怪不得这两天她都不怎么吃东西呢,看样子是怕我跟陈九山这俩伤员饿着了,但这也没办法啊外面指不定就有危险,更何况财神爷的眼线正在四处找我们,要是遇见这丫头被套问出啥来了

    我不是不相信她,只是觉得这姑娘涉世未深,容易被人套话。

    当然,陈九山则是坚决不愿意这姑娘出门。

    “如果她被人一吓唬,就把咱们俩捅出来了怎么办?”陈九山昨晚上还这么问我。

    就在我犹豫该怎么解决食物这个问题的时候,手机终于在我们的期盼中响了起来。

    接通,那边的人沉默了很久。

    “姓易的。”小佛爷说:“你们那边还好吗?”

    “还好啊。”我下意识的回答道,也没注意小佛爷的声音嘶哑了很多。

    “把地址给我,晚上我去接你们。”

    等我把地址一说给他听后,那头就挂断了电话,压根就没想跟我多说什么。

    陈九山好奇的看着我,见陈馨正在往我这边走,他也没好多问。

    “今天晚上走。”我说道。

    陈九山笑着点头,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我终于能去医院了”

    “哥,你今儿晚上就要走了?”陈馨也听见了我的话,将刚热好的饭菜放在桌上,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我们问道。

    “是啊,上头催得急,这次的任务啊要圆满了。”我点头说道。

    要是外人看来,肯定会觉得我跟陈馨有些什么,但实际上我们却什么都没有。

    包括几年后的现在,我们依旧是朋友,她对于我是感激,还有种看大哥哥的意味,而我则就把她当成小屁孩了。

    仔细想想,我这辈子的异性朋友也就那么几个了,她算是其中之一。

    “你能再跟我说说你原来的故事吗?”

    “先吃饭,吃完饭再说。”我干笑道。

    从到了她这儿直到现在,我给她编造了少说六十多个谎言,每一个谎言里都把我跟陈九山树立得跟雷锋似的,弄得这涉世未深的丫头一阵羡慕崇拜啊。

    特别是陈九山的那几个故事,更是把这丫头给彻底的震撼了。

    独身一人拿着枪单挑数十个悍匪,这是能随便黑的?果然是要被崇拜啊!

    “好呀。”陈馨乖巧的笑着。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就是应了那一句话,跟正常的人在一起久了就会正常,跟不正常的人在一起久了反正我是一想起小佛爷就想起了那句老话。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觉得我的不正常就是小佛爷导致的,没见我跟这小丫头在一起都挺正常的吗?

    对了,这也可能是我在对她撒谎的缘故,总不能让我自己的本来面目吓着她吧?

    这顿饭吃了很久,等陈馨收拾完碗筷坐下来之后,已经下午六点多了。

    陈九山挺尸不说话,我抽着烟发呆,陈馨拿着几本书看着,也没说话。

    估计雨嘉准备考研的时候也是这造型吧,傻逼呼呼的为了个学位拿着书死记硬背,这也是不嫌累啊。

    我记得有一次,我嘴贱给雨嘉那丫头来了一句:唉,这么傻逼干嘛,不就是考个研吗?

    嗯,然后她好几天都没搭理我。

    “考研很难吧?”

    “是呀,哥你看起来都毕业了吧,你原来也考过研吗?”

    “我没考过,但我媳妇考了。”我说道,想了想,又笑着补充了一句:“她还考过了,你个小丫头得多跟你嫂子学习学习。”

    雨嘉,你丫的还没考研吧,但你看哥哥多对得起你,在外面给你各种贴金诶。

    “哥你有女朋友了?!”陈馨好奇的凑了过来,笑嘻嘻的说:“跟我说点嫂子的事儿呗?嫂子一定很漂亮吧?”

    “必然啊,我的眼光能差了吗?”我自豪的说道。

    陈九山要死不活的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随即又闭上了眼睛。

    “哥,你有嫂子的照片吗?”陈馨眼里的八卦越来越浓了,兴致勃勃的问我。

    我愣了一下,看着陈馨,犹豫了半晌。

    “这是你嫂子当初跟我的合影。”我把钱包拿了出来,指着左边的照片说道。

    这钱包是我特意买的,很特别,普通的钱包摆放照片的位置只有一个,但这个不同。

    它不光左边可以摆放照片,右边也可以。

    左边的照片是我当初大学毕业时,跟雨嘉在花圈店外照的合影。

    在照片里,我笑得一脸傻逼,雨嘉很爷们的用手揽着我的肩膀,笑得也跟我差不多。

    右边的照片则就是我跟老爷子的合照了。

    看着这两张照片,我不知不觉的发起了楞,脸上的笑容也渐渐苦涩了起来。

    “哥。”

    “咋了?”

    “你很爱嫂子吧?”

    “哎呦我操,你怎么看出来的?”

    “眼神啊。”陈馨歪了歪脑袋,调皮的笑着:“从你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嫂子呀?”

    我笑着点点头,说是啊,我都快想死她了。

    雨嘉,听见没诶,我都快想死你了,你丫的咋就不来跟我见一面呢真是

    “哥你干的行业这么危险,嫂子一定很担心你吧?”

    “她啊,真是”我笑着给她说着一个曾经的故事,那个故事距离我不算远,也就是几年前我们还读大学时候的事儿,但对于我来说,好像在不知不觉中,我离故事里的生活越来越远了。

    不过也没事,能回去的,对吧?

    时间在这种时候总是过得飞快,等我故事说到一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就在我准备打个电话问问小佛什么时候来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喇叭声,而我的手机也随之响了起来。

    “出来吧。”小佛爷说道:“我在车上等你们。”

    “好。”

    挂了电话,我也没跟小说里那样矫情玩个依依惜别,只是跟这丫头寒暄了几句,然后给她留了个电话号码,那是花圈店座机的号。

    出门后,我让她关上了门,今晚上别出来,毕竟现在的情况说不准,谁知道一会儿有没有什么突发状况,要是牵扯到她那该多不好?

    在她住的地方,客厅沙发的枕头下面,我在出门前偷偷给她放了一叠钱外加一张纸条。

    钱不多不少刚好四千整,那也是我身上仅剩的现钞了。

    纸条上就写了几句话,没别的,更没陈九山想象的那种类似情书的东西。

    “等你那些闺蜜回来了,就跟她们一起换个地方住吧,你也别在这儿待了,这条道这么黑,晚上不太安全,这些钱算是这两天的住宿费,别客气要不然我良心过意不去。”

    小佛爷的车就停在不远处的巷口,我也是奇怪啊,这孙子胆儿得多大,这么招摇过市的来接我们还敢进这种窄巷子,真不怕开不出去了?

    走到车前,我看见了车上坐着的小佛爷。

    车上没有其他人,就只有他一个,似乎没有什么不正常,但是

    我觉得小佛爷好像变了,脸上全是掩盖不住的颓废。

    陈九山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小佛,皱着眉头没多说什么,自己上了车,我紧随其后的也跟了上去。

    “你们都还好吧?”小佛爷哑着嗓子问我们。

    我没搭腔,陈九山也没有出声,因为我们都感觉他好像还有话要说。

    对了,钱东来呢?他不是跟着小佛爷一起的吗?我记得他是开着车

    “给你们说个事。”小佛爷把头转到了一边,我们谁都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从他颤抖的样子感觉到他的心情很不好。

    “佛佛爷”陈九山在控制着自己的语气,想要把声音变得正常点,可仍由他怎么控制话音却依旧在颤抖着。

    “东来死了,被谢骆驼当街开了几枪,脑袋都被打烂了,操他妈的这个废物,竟然会被一个谢骆驼”小佛爷笑着说着,然后装作轻松无比的用手捂住了脸,再也没有声音。

    我不相信小佛爷会哭,真的。

    但是那一次,我却清清楚楚的看见他捂着脸哭了,哭得悲痛欲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