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七章 乱了

姓易的2018-12-08 11:36:3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夜里,我先是用我绝佳的口才构造了一个催人泪下,好少年扶老奶奶过马路结果被黑社会份子看不顺眼,并且遭受追杀的故事。

    那姑娘一开始是不信,一脸的表情就是“你把我当成傻逼了是吧”,但经过我的催眠

    哦对了,我是不是忘记给各位说一下了,从小开始我就有四个自带技能。

    催眠,自我催眠,洗脑,自我洗脑。

    让我出完这四招绝杀之后,连我自己都相信了故事里那个见义勇为的好少年就是我,陈九山也是一脸的惊讶,对我牛逼的口才忍不住都竖起了大拇指差点连声叫好。

    “其实我是个警察。”我说道,无视了陈九山翻飞的白眼,默默把枪放在了桌上:“这是局里给配的,吓着你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真的吗?”她眼里的畏惧渐渐消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好奇。

    哎呀我操,看样子她不光是跟雨嘉有点神似诶,连这种傻逼的智商都被她复制了。

    雨嘉,要是你还在我身边,绝逼是要跟她结为异性姐妹的是吧?

    “对了,你可别把这事说出去,也别说你跟我们见过面,反正只要是关于我们的消息,千万别说,免得你被麻烦找上门诶。”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乖巧的点点头,看着我肩膀上的伤口又有点害怕了,咬着嘴唇问:“哥,我帮你弄点纱布过来包扎一下。”

    (PS:在东北那一片,谁都可以向比自己大一些的男人叫哥,例如在南方别人叫刘哥陈哥啥的,在那边只要是熟悉点的就省略前面的姓氏了,直接叫哥。)

    随即,她急匆匆的起身走进了里屋,把我跟陈九山留在了客厅里。

    “你姘头?”

    “没,她就是个还在上学的小妹而已。”我笑着耸了耸肩,摸了一把胸前的玉佩,对陈九山说:“这个才是我姘头。”

    陈九山用一种看傻逼的目光看着我,估计是不想跟我说话了。

    “打个电话给佛爷,问问他那边情况怎么样。”陈九山提醒了我一句。

    闻言,我急忙把手机掏出来,照着小佛爷的手机号就拨了过去,但好半天都没人接。

    正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那头忽然被人接通了。

    “这两天我们别联系,你们找个地方躲好。”小佛爷没给我说话的机会,焦急的说:“我会联系你们的,别关机。”

    等他说得差不多了,我这才找到机会插嘴。

    “要不咱们分头跑路,直接回去?”

    “现在我们谁都出不了沈阳,妈的,路都被封了。”小佛爷无奈的说道:“财神爷貌似是赶回来了,现在正急着眼呢,要是被他抓住了别说你们,就是我都得被他碎尸万段。”

    “我觉得吧,应该联系一下师爷。”我发自肺腑的说:“虽然他知道咱们的事肯定得收拾你,但是这事再往后拖,那就是财神爷收拾我们了。”

    小佛爷那边沉默了一下,骂骂咧咧的又开始吐脏字了,好半天才消停。

    “我早他妈就联系我哥了!!这还用得着你说?!!”

    “你哥咋说?”

    “让咱们先躲好,他来解决这事。”小佛爷不耐烦的说道:“你们先躲好别出去露脸,到时候我联系你们对了,你们没事吧?”

    我看了看正拿着纱布绷带走过来的那姑娘,又看了看平躺在沙发上装死人的陈九山,无奈的说:“暂时没事。”

    “赵金强”

    “那孙子被陈九山剁了。”我压低声音说:“不聊了,到时候等你联系我们。”

    挂断电话的时候我依稀听见小佛爷还在念叨,陈九山这孙子啥时候这么猛了,怪不得都说人都老来俏,这岁数上来身手也见长啊

    “对了哥,你叫什么名字?”她走过来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生涩的把绷带拆开,伸手过来就要帮我包扎,但还是被我尴尬的叫住了。

    “叫我易哥就行,那啥,有酒精吗,要不然咱们先消个毒?”我试探着问道。

    她尴尬的看着我把手收了回去,起身进屋去拿酒精了,刚进屋没一会儿,忽然在门那儿露了个脸,说道:“易哥,我叫陈馨。”

    “陈馨,麻烦给我一杯水,谢谢了,感觉有点渴得慌。”我笑着说道。

    隔了一会,我这边也凑合着包扎完毕,陈九山那儿是没办法包扎了,我总不能拿个打气枪把他肋骨凹下去的地方吹鼓起来吧?

    简单来说我是硬伤,能够轻松治疗,他是内伤,想治好只能去医院,但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去医院就是作死。

    就财神爷的能量来看,估计我这边刚进医院还在排队挂号,他那边就带着人过来准备弄死我们了。

    “陈馨,这儿是你家?”我好奇的左右打量着这个装修普通略显空旷的屋子。

    这个屋子很有特点,装修得不算有档次,但是墙上的贴纸却说明了这屋子的住户还是挺有心的。

    瞧那些HelloKitty的样子多可爱啊,都快赶上我家养的那只死猫了,可惜这些猫的眼神不够贱,否则就真传神了。

    除开这些不谈,屋子里的家具也很少,空出来了许多地方。

    “这是我跟几个闺蜜一起租的房子呢,寝室的条件太差,外面要稍微好点。”陈馨无奈的说道:“这几天她们都结伴出去旅游了,就把我一个人扔这儿了。”

    “那就好。”我感叹道:“她们咋把你一个人扔这儿了?”

    “最近我学习工作比较重,没什么时间去玩,我打算考研呢!”陈馨眼睛亮了一下,兴冲冲的说:“易哥,你跟这大叔是去执行任务吗?就是电影里的那样!”

    陈九山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怪不得都说大学生没社会经验呢,不看看陈九山是什么模样,就他那造型还跟电影里的警察似的去执行任务?他长得就是标准的犯罪相啊!

    “可以这么说吧,陈馨,可能我们要在那这儿借住几天,你”我试探着想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此时我们必须要找个藏身的地方,陈馨这儿就是首选。

    陈九山的目光也定在了陈馨脸上,在等她给个答案。

    在我看来,如果陈馨不答应的话,陈九山很可能会把她给绑了扔屋里,然后等我们离开这儿之后才放了她。

    这种事虽然有点下作,但我觉得陈九山能做出来。

    陈馨看了看我们,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笑了:“好。”

    当时的我们只顾着松口气休息了,但我们却没想到,整个八号当铺跟沈阳沾黑的行当,都在掀起滔天大浪。

    源头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四个不要命的凶手。

    以下的内容都是事后别人给我口述的,我跟陈九山并没有亲眼看见那些事,所以只能从别人口中来了解,那段时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在遥远的海边小城,师爷正在一脸无所谓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

    他们是老佛爷的几个心腹伙计,这次他们来呢,是来找小佛爷的。

    “财神爷的老婆被人当街枪杀了,财神爷说,凶手很可能是七掌柜小佛爷。”其中带头的那个人对师爷说道:“听说七掌柜这段时间都没在城里,师爷,请问七掌柜去哪儿了?老佛爷叫我们来带他回去。”

    “带他回去?回哪儿?”师爷一脸惊讶的问:“感情老佛爷认为小佛是杀人凶手?”

    这几个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别的表示,就是一直不停的在问同一个问题。

    小佛爷在哪儿?

    “我怎么知道他在哪儿?”师爷无奈的看着他们:“前些日子他说要出去玩玩,散散心,我就让他出去了,结果这电话也没联系上他,还在这关头真是”

    “那么麻烦您跟我们回去一趟,老佛爷说了,要是见不着七掌柜呢,就得请您跟我们回去一趟见见他。”

    “行,走吧。”师爷点点头,没有在意自己可能会遇见的危险。

    大牙在一边看着这幕,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如果不是师爷明令禁止不让他插手,否则大牙非得把枪掏出来一枪一个废了这群孙子。

    你们算是个什么东西?!仗着是老佛爷撑腰就敢在这儿耀武扬威了?!

    忽然,师爷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后一听,是财神爷的电话。

    “师爷?”

    “这事真不是我们做的,信不信由你了。”师爷苦笑道。

    “不管是不是你们做的,我就告诉你一句。”财神爷的声音越来越低,有了种让师爷都不由得心惊胆颤的愤怒:“你们会后悔的。”

    挂断电话,师爷眯着眼睛,看了看窗外刚升起的太阳,本是该充满希望的日出,此时却显得有了种沉闷的意味。

    “乱世要来了”师爷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但谁都没发现,他脸上隐隐有了常人无法理解的笑容。

    乱世有时候就等于机会。

    对吧,姓易的,属于我们的机会,很快就会来了。

    先取财神爷,后杀老佛爷,然后再

    “走吧。”师爷忽然笑得轻松了起来:“去见见老佛爷。”

    ********

    友情提示,这里面没有女二号,别瞎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