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五章 遭遇

姓易的2018-12-08 11:36: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小佛爷的担心不是毫无理由的。

    在他看来,赵金强绝对称得上是一个棘手的人物,如果我们被他缠上了,就算是不死那么也必然会被拖住,随后就会被来支援他的人乱刀砍死。

    实际上也是如此,只不过我们的运气好了点,而那个赵金强则是运气差了点,或者说,他是有点自大了。

    “这是从他身上摸出来的枪,你拿着。”陈九山把腰间别着的手枪取了下来,递给我说道:“我现在没什么力气了,要是遇见敌人,那就得靠你了。”

    我一愣一愣的接过枪,下意识的问了句:“那人咋没开枪弄你?”

    “如果佛爷是他,佛爷也不会开枪,如果我是他,我照样也不会开枪。”陈九山耸了耸肩:“当时我就只抓住机会砍了他一刀,然后就被按住了,在那种情况下他是不会开枪的,毕竟他都感觉一切都在掌握中啊。”

    “他前面也能开枪的就是追我们”

    “自信啊,他觉得能追上我们,何必要开枪呢?”陈九山抽了口烟,说着他能理解而我却不能理解的话。

    忽然,陈九山笑了一下。

    “其实你前面跟佛爷电话的时候,佛爷说的,让你带着我快跑,我听见了。”陈九山侧过头看了看我,当时楼道里很是昏暗,我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看明白了陈九山的表情。

    他脸上的表情很难形容吧,像是一种兴奋,还像是高兴,我也不怎么确定。

    “他觉得他牛逼我就跟他试试呗。”陈九山笑呵呵的说道:“结果我总算是明白了,他确实牛逼,如果不是我抓住了机会,拼着脱臼弄死他,恐怕我今天真得栽在他手上。”

    “运气,真运气。”我感叹道。

    陈九山想了一下,点点头:“运气也是一部分。”

    我知道他想我接着夸他“实力也是一部分九山哥果断牛逼”这类的话,但我硬是装作没听见他的话,也没搭理他。

    在不答腔的同时我左右看着路,打算找个差不多的地方就出去了,毕竟此地不宜久留啊。

    过了好一会儿,陈九山提醒道。

    “别逛了,反正这左右前后都说不定会遇见人,还不如保存体力直接冲出去呢。”陈九山拍了拍我的肩,没再让我扶他,一瘸一拐的走到了窗边,用手拍了几下窗户上钉着的木板,点头说:“从这儿出去,应该没事。”

    我皱紧了眉头,疑惑的问。

    “你确定这里出去不会有追兵?”

    “不确定啊,谁说我确定了?”陈九山惊讶的看着。

    说真的,我想骂娘,可惜我打不过陈九山,否则我真得

    我还在这边嘀嘀咕咕的骂着脏话,陈九山则很直接的有了动作,抬手,举刀,然后挥动。

    他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一刀把钉在窗户上的木板砍烂了一块,随即又举起了刀,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说句不靠谱的话,他这砍刀的作用都能顶上锤子的作用了。

    这扇窗户的玻璃似乎早就没了,在他劈砍木板的过程中,没有半点玻璃碎裂的声响发出来,只有木材被砍烂的那种响声。

    窗外的霓虹灯光渐渐透了进来,让我不禁用手挡住了眼睛,等自己的眼睛慢慢适应这种光亮的时候,我才敢把手放下来。

    就在这时候,一辆普通货车从街道上开过,吓得我跟陈九山都往旁边躲了一下。

    见那辆车并不是冲我们来的也没停下,我们才松了口气。

    “趁现在出去,你在后面推我一下。”陈九山吃力的爬上了破烂的窗户,上半身别扭的从破烂的木板中间钻过,估摸着他是使不上劲了,动作都变慢了起来,我也只能上去在后面帮他推几下,以让这个伤员成功从窗户窜出去。

    其实我挺佩服陈九山的。

    我光是看他那胸前的几个凹痕就觉得疼,特别是看他爬上窗户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肋部都似乎疼了起来,这孙子也够爷们的诶。

    等他出窗户后我也没多想,二话不说就紧随其后的爬了出去。

    当我用脚踩在街道上的时候,我这才有了久违的安全感。

    那栋楼里实在是昏暗得不行,总让人觉得心里发虚,我也不例外。

    可在这种明亮的街道上,我就没那种发虚的感觉了,反而觉得心里有底了。

    “前面右转,那儿应该是个住宅区外面的小道。”陈九山低声说道,随手把救了我们好几命的砍刀丢进了楼里,拉起衣服擦了擦脸上的血:“可能要你扶着我走了,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点头,走过去扶住了他。

    各位应该都知道,我这辈子吧,在人生的道路上总是充满了这样那样的荆棘。

    老天爷对待我的方式就像是对待杀父仇人一样,就跟我把他家孩子扔井里了似的,从开始暗藏杀机的地步,已经慢慢变成了赶尽杀绝的地步。

    就像是咱们玩的网游差不多,在暗藏杀机这个版本里你没被BOSS老天爷搞死,那么他肯定要追加一个赶尽杀绝的版本,或是丧心病狂等等。

    总而言之,只要是我安全了,那么老天爷就不爽了。

    这种老大哥不爽的话接下来就会

    “我操?”我刚扶着陈九山过了拐角,正好就跟一群人大眼瞪小眼了。

    大家都没看错,我是跟一群手里拿着刀的人,大眼瞪小眼。

    没夸张的说,当时我真差点就哭了。

    妈的有这么倒霉吗?!!

    在拐角后,七八个拿着砍刀的中年人就在往我这边走,我刚在拐角处露头,第一眼就看见了对面领头人满脸的麻子。

    估计对面的人也被吓住了,真他妈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这两个戴着口罩的不就是我们要找的孙子吗?

    陈九山抬起眼皮看了看对方,不紧不慢的把枪从我腰间抽出,拿到了自己的手里,并把枪口对准了对方带头的几个人:“赶紧滚。”

    说完这话,陈九山又似乎在用粤语骂了几句脏话,我也没听明白。

    “财神老爷放话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个麻子龇着牙笑了笑,用手指剔着牙齿,举起刀指着我们说:“看这样子是拿不到活口了,一把枪能他妈有几发子弹?砍死他”

    我感觉这麻子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从他的眼神来看,他想说的,应该是砍死他们。

    但最后的这个“们”字,活生生的被陈九山开枪打出去的子弹堵住了。

    随着枪响,对面的麻子脸上就多了个窟窿,仰头就倒在了地上。

    对方估计也没想到我们敢这么直接的开枪,毕竟这条走道是挨着住宅小区的,枪响了一个不注意就得栽死在白道手里,可陈九山却没再多想。

    可能他是觉得天黑了开枪没事,也可能他是觉得,现在我们该

    “鱼死网破了。”陈九山叹了口气,随即又抬起枪口,准备向对方正在掏枪的几个孙子开枪,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已经往前一步用手拽住了他两只胳膊,往身上一背。

    “你能不能轻点我操”

    就是这样,在陈九山难得的脏话连篇之中,我背着他,硬生生顶着对方的枪林弹雨,哦这么说好像有点夸张了,因为对方也就开了三枪,而且都没打中我们。

    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枪,是打在了一米之外的路灯柱上,幸亏这不是五连发打出来的散弹,要不然铁砂反弹几十粒过来我们还真吃不消。

    “陈九山啊陈九山,你回去就他妈减肥吧你。”我也没想自己是不是能在陈九山的事后报复里单挑打赢他的问题了,一边数落着他,一边背着他就往路边的另外一条走道里跑。

    忽然,我感觉背后凉了一下,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

    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把刀,是把砍刀,上面沾满了人血。

    哦这么说的话刚才是有人扔到过来碰巧

    “妈的!!!”我疯狂的背着陈九山,狼狈无比的路上狂奔着。

    肩膀上传来的剧痛在问我。

    你是要拼着折寿弄死这帮子畜生呢,还是识相点跑路呢。

    控制不住的情绪在怂恿我选前者,但是理智告诉我,你他妈得跑,得跑!

    “快!!!追上去弄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