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四章 尊严

姓易的2018-12-08 11:36:2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连个安全点的窗户都没操的”我拿着手机不停的左右晃着,企图找到一扇能够让我们逃出生天的窗子,但现实却很残酷。

    墙上有窗子,可却全都被木板钉死钉了个严实,虽然想出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我感觉这样做的话动静太大,很可能会嘲讽到一大群敌军主力,最后导致团灭。

    虽然外面来来往往的人很少,甚至都没什么车开过,但是赵金强能在这里堵住我们,那就说明外面指不定就有一大波孙子等着我们出去。

    犹豫了很久我还是决定冒险,一会带着陈九山从窗户出去,毕竟现在已经没路走了,只能搏一搏,要么就得困在这楼里。

    至于门我就不期望了,沿着走廊左拐右拐的跑了好几圈,我硬是没看见一个类似门的物体。

    当初建这栋楼的人也不知道是请是什么设计师,我操你大爷的门呢?!!

    就在这时候,只听走廊深处传来了咚的一声闷响,似乎是什么东西被砸在了墙上一样。

    随即,我又听见了两声熟悉的怒吼。

    只不过这两声怒吼,不光是陈九山一个人发出来的,而是他跟另外一个人发出来的。

    “操!!!你个犊子不是挺牛逼吗?!!”

    “操你妈的!!!”

    从声音来看,前者赵金强显得中气十足,而后者陈九山则有点无力。

    似乎陈九山是落入下风了啊,这不太对啊陈九山他不应该败得这么快啊

    我忽然间想起了小佛爷在挂断电话前,给我怒吼的那一句话。

    “妈的!!!快带着九山跑!!!”

    这时候我才猛然醒悟过来,妈的,不会陈九山搞不定赵金强吧?!

    陈九山没跟赵金强打过,但小佛爷好歹也在当铺里待了这么些年,他肯定比陈九山更了解赵金强。

    我怎么就没注意小佛爷的话呢?!!

    “这下子麻烦了”我脸上有了焦急,也有了自责的表情,心说这事貌似从头到尾都怪我,如果我当时再注意点

    不过说句实在的,就算是我真注意到了,让陈九山跟着我跑,我估计他也不能跟着跑路。

    赵金强的嘴太欠得厉害,几句话指不定就能把陈九山给嘲讽住,陈九山的脾气一上来

    我前思后想的琢磨了好一会,最后打定了主意,还是得回去帮帮他。

    就跟很多武侠片动作片里一样,我可以做陈九山的场外援助啊,时不时的干扰干扰赵金强,往他脸上撒点沙子啥的。

    虽然这么做有点下作无耻了,但我他妈命都快没了,还管什么脸皮啊?

    这么想着,我怀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加快速度往回跑了过去,一边祈祷着陈九山能撑到我过去支援他,一边祈祷着你可别死了你要死了我就得跟赵金强拼命了

    沿着走廊往回跑了一段后,四周渐渐亮了起来,又恢复了先前我所看见的那种昏暗的场景。

    墙上,某几块钉窗子的木板已经漏了几个洞,外面霓虹灯的光芒就这样透了进来,把本应该伸手不见五指的场景映得稍显让人心安。

    有点光的场景,比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总会让人觉得安全许多。

    在跑回原处之后,我便看见了这辈子第一次看见的斗殴。

    好像说漏了几个字。

    应该是档次最高的个人单滚斗殴。

    如我先前所想的那般,陈九山确实是陷入了下风,而且不是普通的下风。

    陈九山的脸就那么狼狈的被人按在了墙上,赵金强按着陈九山的脑袋,不停往墙上砸着,脸上满是狰狞的怒容。

    在我观察场中战况的时候,忽然就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赵金强按住陈九山脑袋的那只手在往下滴血,不对,不是滴,是很夸张的沿着手背在往手臂处流着

    等我看清楚不知何时掉落在地上的三根手指头的时候,我才忍不住的惊呼了出来。

    我操。

    感情陈九山是把赵金强的手指头剁了三根下来?!

    此时此刻,陈九山他们也注意到了我,但谁都没太大的反应。

    赵金强看了我一眼,回过头,继续按着陈九山的脑袋往墙上砸着。

    他似乎压根就不怕我手里的枪,或者是,他也能猜到。

    就算我的枪里有子弹,在这个距离,我开枪就等于也把陈九山给废了。

    五连发可不是手枪,一枪过去

    不对啊,难道他就不怕我有手枪吗?

    “陈九山这个傻逼。”我忽然明白了,心里也不由得对陈九山吐起了脏字。

    如果他先前在我们刚跟赵金强打照面的时候,没有装逼的拿起枪吓唬赵金强,那么现在赵金强肯定对我里的枪有所顾忌。

    但是赵金强又不是傻逼!

    先前我们没直接开枪弄死他,这就说明了我们有顾虑,或者说,没子弹了。

    在他追我们的时候,一切现象也都说明了这一点。

    一个拿着枪的,一个指不定身上有枪的,结果还被一个赤手空拳的追着跑,这不是逗乐吗?

    有枪有子弹早弄死他了还等到现在?

    “你滚。”

    “啊?”

    陈九山脸上有着一种被侮辱的表情,狰狞的瞪着我,怒吼道:“你他妈要是插手,我就先弄死他再弄死你,滚!!!”

    霎时间,什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以及农夫与蛇的故事种种在我心里翻腾,帝国主义与社会主义的阶级斗争也在我心中越战越勇。

    我就操了,陈九山这是什么狗脾气?帮他他还这样?

    正当我要开口的时候,只见陈九山的眼神越来越凶狠,那时候我猛地就住了嘴,我不是害怕他,更不是怕他用眼睛瞪死我,而是我忽然明白了。

    好像对于陈九山来说,尊严,或许比他的命更加重要。

    就在这时,只听陈九山痛苦的大吼了一声,随即,让我无法理解的一幕就出现了。

    陈九山被赵金强用另一只手按住的胳膊,很诡异的往前凸了一下,然后整个翻转了九十度,让陈九山的身子一瞬间完全转了过来。

    各位没看错,陈九山胳膊已经转了快一圈了。

    “操你妈的!!!你死定了!!!”陈九山狞笑着,把死也没有松手丢掉的刀举了起来,横着向赵金强的脖子挥了过去。

    毫不夸张的说,赵金强当时真的被吓着了。

    赵金强手忙脚乱的躲过这一刀之后,还没等他抬起头来,陈九山当头一刀就劈了下去。

    这一刀赵金强没有机会再躲过去,随着一声很诡异的闷响,刀卡在了赵金强的脑袋上,准确的说是卡在了他头盖骨上。

    陈九山毫不迟疑的用脚一踹赵金强的肩,借力把刀拔了出来,竖着又是一刀砍了下去。

    “来啊!!!操!!!”

    “你不牛逼了?!!”

    “操!!!”

    我一愣一愣的看着陈九山,心里满是敬佩。

    真的,陈九山是我这辈子第一个全心全意佩服的人。

    就我现在来看,他依旧是个爷们,不对,是纯爷们。

    “妈的,脱臼了。”陈九山擦了一下脸上的不知名液体,笑着说道:“你找到出路了没?”

    “没。”我下意识的摇头。

    “哦,没事,一会儿咱一起去找,现在先把”陈九山说着,把刀丢在了地上,然后用空着的手捏住了脱臼的地方,往上一提,就跟电影里那些牛逼人物自己治疗脱臼一样,只听嘎嘣一声,陈九山脸色霎时就变了。

    嗯,他前面只是脱臼,但被他妙手回春的这么一弄,骨折了。

    陈九山尴尬的看着我,我尴尬的看着他,互相尴尬无言。

    “很久没弄,手生了。”陈九山咳嗽了一下,以掩饰他疼得颤抖的声音。

    “如果我刚才去后面偷袭撒一把沙子,你也不用这么拼啊,真不知道你是”我无奈的数落了他几句,没等我话说完,他笑着打断了我,问我抽不抽烟。

    陈九山用仅剩下的那只正常的手,从上衣口袋里摸出烟,动作生涩的用手指弹开烟盒盖子,用嘴叼出了一支烟,再让我帮忙点上。

    “人呢,这一辈子追求的东西都不一样。”陈九山说道,抽了口烟,难得的跟我说了一些推心置腹的话:“别人求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求的,就是活得有点尊严,像个爷们。”

    “没闹明白你。”我迷茫的摇摇头,表示没听懂他的意思。

    “你不在我这行里混,你就肯定不知道。”陈九山叼着烟走到了我前面,带着我走向走廊深处:“人跟动物没有两样,其实人就是动物,男人在尊严受到践踏的时候,唯一能够支撑自己尊严的,就是自己的拳头,哦对了,也可以是我手里的砍刀。”

    “我想活得有尊严点。”陈九山说完这句话后就不再出声。

    多年后我才从小佛爷口中知道,陈九山是个孤儿,自小在孤儿院长大。

    然后呢,在某一年,照顾陈九山长大的孤儿院义工姐姐,被他们城里的几个混混给侮辱了,陈九山就在一边被人按着不能动弹,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

    从那时候起他就明白了,想要守住男人的尊严,想要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那就得靠自己。

    靠自己的拳头,或是,自己那把从街边买来的廉价砍刀。

    这一切都是几十年前发生的事儿了,现在陈九山也上了年纪,快四十五了。

    对了,他跟他的那个姐姐已经结婚了,到了今天,刚好二十年。

    他们现在依旧幸福的生活着。

    只是陈九山这老渣滓依旧时不时的做些危险买卖,让他那个姐姐很是无奈,还好陈九山是个有分寸的人,生活算是美满安稳。

    听见陈九山的话后,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这观点我挺不赞同的,我感觉有时候钱跟权,比他的拳头更好用。

    “姓易的。”小佛爷事后跟我说到这事的时候,谈了不少:“在我当初虎落平阳的时候,能动权或者花钱弄死我的人不少,但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弄我,就是因为怕我跑了然后事后报复,你不是说钱跟权比拳头有用吗?那么我问问你,他们为什么会害怕我一个赤手空拳的?”

    是啊。

    为什么很多人都害怕小佛爷一个赤手空拳的?

    为什么他不拿着枪却依旧让很多人害怕?

    我没有答案。

    “赶紧找个地方出去,要么就找个地方躲起来。”

    “怎么了?”

    “我好像伤得也不轻,被那畜生用拳头砸得够呛。”陈九山说道,笑容显得无比无奈,这时我才发现,他胸腹部的肋骨处已经有了几个凹下去的地方,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来,并不算明显。

    “我操。”我急忙扶住了走路已经变得摇摇晃晃的陈九山,问了句:“你不会死半路上吧?”

    “暂时死不了。”陈九山回答道,过了几秒,他好像意识到我刚说的话有咒他死的意思,便又在对我的回答里补充了一句:“去你妈的别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