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三章 单滚

姓易的2018-12-08 11:36:2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八号当铺之中,所有的掌柜都有各不相同的特点。

    老佛爷等一众属于术士之流的掌柜,大多不爱带很多的伙计,能够随身跟着他们的无一不是心腹,简单来说,他们门下的伙计大概分为三种。

    第一,心腹,多是有点本事的人。

    第二,负责出货入伙的伙计。

    第三,负责打理内外关系,以及在自己的地界打理白道关系的人。

    小佛爷他们门下的人就复杂得多了,虽人数很少,但实际上却都是精英心腹。

    当然,这里我要着重说的还是财神爷。

    据我这段时间的了解,还有师爷闲时对我的耳濡目染,我大概的了解了一下财神爷的势力。

    齐齐哈尔,大庆,哈尔滨,长春,这四个城市是财神爷手下分布得最为密集的地方。

    毫不夸张的说,这四个城里真正能摆上台面的大生意,几乎都是财神爷在把持。

    古玩,楼盘,夜总会,饭店,各种各样的生意财神爷都有涉及,就因为如此,除开老佛爷之外,他可以说是整个八号当铺里最有钱的人。

    由上面的四大城市为基础,财神爷的势力成辐射状往外扩散,到秦皇岛为止。

    跳过天子脚下的北京,石家庄,太原,这两个城市里财神爷也有不小的势力。

    至于沈阳这种不是财神爷一个人说了算的城市,此处就暂且不论了。

    说真的,要是不玩阴的,不靠老佛爷的制约,小佛爷他们想斗过财神爷那就是做梦。

    有钱有势,手下的能人自然就多。

    此处暂且不论那些个行当里的术士,就说说财神爷手下三个出了名能打的人。

    赵金强,程保国,谢骆驼。

    堵住我们的这个光头就是赵金强,这也是小佛爷刚才挂断电话前急匆匆的给我说的,否则我还真猜不出来,眼前这个四五十岁的老爷们还能这么生猛。

    我听过赵金强的名号,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刀挺快啊。”赵金强站在窗户外面对我们笑了笑:“把口罩拿下来呗,我看看是哪路的神仙敢动财神老爷的人。”

    陈九山皱了皱眉头,很客气的说。

    “去你妈的。”

    脏话脱口而出的同时,陈九山就有了往后退一步的动作,其实我能猜到他是想干什么。

    没错,陈九山准备带着我绕路撤退。

    这孙子既然堵住了我们,那么肯定就代表有援兵在后面,要是我们被他拖住了,估摸着一会就得被人五马分尸永世不得超生。

    “办你们这种杂碎还用得着带人?”赵金强把西装脱了下来,匪气十足的骂骂咧咧着,将西装外套丢在了地上,看着陈九山说道:“来,咱们试试?”

    我想骂娘,真的。

    不刺激陈九山还好,这一刺激不就是火上浇油吗?

    从先前陈九山的表现就能看出来,这孙子脾气上来了,真的很难劝住他。

    唉这就是爷们无法被人理解的一面脾气一上来就

    “走,别在这儿跟他墨迹。”陈九山出乎我意料的低声说道,然后他二话不说就把我手里已经没了子弹的五连发拿过去,朝着窗外的人端起了枪口。

    赵金强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就往右边闪躲开了,生怕陈九山扣了扳机给他一枪。

    就在此时,陈九山带着我便向右边的走廊跑去,这个方向应该是走出口的,但我估计大门应该也被锁住了。

    伴随着身后一阵玻璃碎裂的巨响,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赵金强已经从窗户外跳了进来,一边拍着身上的玻璃渣子,一边笑呵呵的说:“跑啥啊?”

    “往里跑,前面拐角过去,办了他。”陈九山头也不回的继续奔跑着,说话的声音很低,但我刚好能够听见。

    “你能搞定他?”我忍不住提醒了陈九山一句:“这人能打是出了名的,虽然我没见过他动手,但是”

    实际上我也挺自私的。

    当时我完全可以用我的手段,让我们毫发无伤的从这个破地方逃出去,甚至是安然无恙的逃出沈阳也是很简单的事。

    可我没选择那么做,因为我觉得吧,我还没活够。

    或者说,在我完成我要做的事之前,我还不能死。

    谁知道脑子一热这么一弄,老天爷会折我多少年的寿命呢?

    说白了,不到必死关头,或是能有机会弄死财神爷的时候,我是真不愿意冒险玩命了。

    “他的身手确实不错,我能看出来。”陈九山继续奔跑着,紧握着砍刀的右手已经鼓起了一条条青筋,看起来极其的骇人。

    “你能搞定他?”

    “不知道。”陈九山摇了摇头,终于在走廊背后一个最暗的地方停下了脚,转头问我:“你刚才拿来补刀子的枪是不是没子弹了?”

    我点头:“当时没想着”

    “你就不能省点啊?”陈九山无奈的看着我,紧紧的握了握手里的刀:“你去找一下出路,别一会儿咱们又像是闷头苍蝇似的不知道走哪儿,对了,别去大门那边了,那里估计也得有人堵我们。”

    “我去找别的出口留你一个人在这儿?”

    陈九山看了我一眼,话里话外都没有留情面:“你在这儿也是个累赘,到时候指不定还得护着你,让你在这儿挡手挡脚的还不如让你滚蛋呢。”

    “行吧,那么你小心点。”我说道,听见后面的脚步声正在飞速接近我们后,我说:“一会我回来找个机会下黑手,你”

    “别,看着就好。”陈九山把我推到一边,拿着刀笑了笑:“妈的,在我们那儿,还真没几个人敢小看我呢,这畜生还真是”

    陈九山的话没有错,在南方的那个沿海城市,除开几个特殊的人之外,还真没人敢小看他。

    今天赵金强敢这么跟他说话,那就纯属是在打他的脸了。

    其实仔细一琢磨,我还是对陈九山有信心的,这归功于几个月前我跟小佛爷的一次闲聊。

    “你跟陈九山单滚,你们俩谁能赢?”当时我一脸的八卦。

    “我能赢,原来我跟他打过。”小佛爷耸了耸肩。

    我忍不住追问道:“然后呢?”

    听见我问他,小佛爷笑了笑,把衣服拉了起来,露出了一条从胸口为始,直到小腹蜿蜒虬结的疤痕。

    “看见这条疤没?”小佛爷指着胸前的疤痕说道:“这就是我当年跟他单滚的结果,把九山惹急眼了,被他一刀砍出来的,我当时内脏破损,大出血,进医院休养了一个多月才缓过来,他比我严重点,进医院休养了三个多月才出来。”

    事后想想,陈九山跟小佛爷也挺像的。

    只要脾气来了,那么战斗力自然而然就飙升了,就跟超级赛亚人似的。

    小佛爷的脾气来得毫无理由,有时候你不小心偷偷抽了他烟盒里仅剩的一根烟,这孙子都会来气。

    陈九山就不一样了,他很难来一次脾气,但是只要真来了脾气,那很可能就会出人命。

    “九山人不错,是个这年头很难见到的道义人,但他自尊心很强,你以后要是再见着他,那就千万注意点,说话的时候别打他脸,要不然他真能弄死你。”小佛爷提醒我这话的时候我也没在意。

    但到了今天,我发现吧,有的人真的很要面子,具体是要到了什么地步呢,大概就是陈九山这样的。

    你敢小看他打他的脸,他就弄死你,真的,这不是开玩笑。

    很久后我才知道,陈九山在跟小佛爷他们打拼的时候,外号是陈九。

    他刚出道的时候叫刀九仔,但在他靠着自己一个人,连续砸了四个仇家的赌档并且当场砍死六个道上的老渣滓之后,他外号就变成九哥了,甚至还有人叫他陈九爷的,只有小佛爷依旧叫他九山。

    在跟了小佛爷他们之后,陈九山就更不得了了。

    当然,那些故事很长,而且都不属于现在的故事。

    以后有机会我就说说,现在就暂且不提了。

    “你小心点。”

    我说着,拿起手机照着路,继续向着大楼走廊深处跑去。

    身后的怒吼声,还有不知是什么发出来的闷响,以及陈九山刀刃砍到墙壁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着。

    “别急,别急,现在还不是拼命的时候”我咬着牙,拍了拍胸口顺气:“现在回去也只是添乱,先找到出路,出路”

    我想用特殊的东西帮我们脱离这个操蛋的困境,也想帮陈九山脱离危险,但是理智跟自私制止了我。

    人总是会变得现实的,在危险关头,自私这两个字就会凸显得很严重。

    我不否认自己正在慢慢变成一个自私的人。

    但是我想说。

    我曾经也是个好人,对吧?

    姓易的,是个好人。

    我这么安慰着自己,哪怕我自己也觉得很虚伪。

    ****************

    明天又是星期一了,恢复正常更新,走着~~

    再说一下,磨铁的安卓APP客户端已经弄好了,下载地址我放小黄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