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二章 光头

姓易的2018-12-08 11:36: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觉得吧,被人追得跟狗似的,太丢人了。

    我觉得吧,只要他们的人再少三四个,那么就算是拿着枪也弄不过我。

    我觉得吧没了枪他们算个JB啊?!

    以上的都是陈九山的原话,丝毫没有差错,我都记得很清楚。

    在这世界上,我所认识的,对自己有绝对自信的人就那么几个。

    陈九山算是其中之一,他不疯起来的时候,就跟师爷的性子似的,但要是脾气上来了,小佛爷都劝不住。

    就我的经历这么一看,如果是要按照身手排个名的话,陈九山绝对能排进前十,这不是夸他也不是贬他。

    要知道,海东青都才排在第八第九的位置,小佛爷跟海东青差不多,陈九山能在第十这里打转已经很不错了。

    可能有人会对身手排名的前三感兴趣,我就简单的说,前三的人都还好好的活着,而且各位仔细想想,都应该能猜到是谁。

    当头第一的就是左广思,这没跑了,几年后他跟我的经历也足以说明他的实力。

    第二个应该就是罗和尚罗能觉,别以为他是个普普通通降妖除魔的和尚,他的身手我几年后也见到过,当时我就怀疑他是从少林寺出来的,师从扫地僧门下。

    第三个自然就是老佛爷了,这点应该没有争议。

    我这个排名都是按照活着的人来排的,死了的肯定就不论了。

    至于这排名里最让人无法相信的可能就是排第四的那个人。

    他不是术士这一行里的人,不夸张的说,他就是个普通人,但是他的身手有多好呢。

    这么说吧,老佛爷不出歪门邪道的招数的话,单挑最多只能跟他打平手。

    之所以我会把老佛爷排在他前面,可能是我自己身为术士这行人的荣誉心在作祟。

    妈的要是真打起来他能弄得过老佛爷?!

    真要玩命谁他妈会不出点歪门邪道的招数?现代还玩骑士精神,那不是作死吗?

    这个人还跟小佛爷他们的关系千丝万缕,甚至是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现在可以稍微给各位说一点边边角角的东西。

    他呢,曾经是小佛爷的哥哥,也是师爷的哥哥,现在他活得很滋润,比小佛爷他们可活得舒坦多了。

    当然,他也是唯一一个,能让小佛爷跟师爷这两个眼高于顶的人心服口服的人物。

    在一个沿海的南方城市里,他在道上有个诨号。

    这个诨号也曾经数次出现在国家下达的红头文件里,基本上跟黑字沾边的文件都能看见他的名字,他也是那个城里三番五次在国家大力整治黑色势力的行动下依旧存活的人。

    他的真名除了少数人外没人知道。

    他的诨号跟小佛挺像的。

    他叫大佛。

    沈国民在那一方城里算是个人物了吧?

    跟大佛比起来,他只能算是个混混头子,这是实话,没有丝毫夸张的成分。

    小佛爷跟师爷在过去所经历过的一切,都足以说明大佛这个人真他妈是个......

    哦对了,这些都是后话,此处就暂且不提了。

    而且当时的我还不知道大佛这个人,等我知道大佛这个人的时候,一切貌似都已经到了最后的地步,那也算是到了一切都无法挽回的地步。

    “啊!!!我的手!!!我的手!!!”

    在陈九山冲出房间的同时,只听啪塔一声闷响,对面的某个年轻男人就惨嚎了起来。

    不声不响的,我在门边露出了半个脸,闻着刺鼻的血腥味,我忽然觉得昏沉的脑子有点清醒了,这是个好迹象。

    “操!!来啊!!!”陈九山怒吼着再度举起了砍刀,这一下子可不是奔着砍人手去的,是奔着人脖子去的。

    话说回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人被斩首。

    原来现实压根就不像是电影里那样。

    电影里面,手起刀落,这边刀还没收呢,那边就已经死不瞑目了。

    事实上呢,人被砍掉脑袋之后,眼睛还是能动的,有的甚至可以出声,大脑也应该是可以思考的。

    虽然那个时候脖子已经脱离了躯干,但是人的脑袋似乎还能短暂的“存活”几秒,所以还会有几秒甚至更多一点的时间让你去看,有所思维的思考。

    我操,我居然还没死。

    我操,这就是砍头啊。

    我操,好疼,要死要死。

    以上都是几年后,周岩那傻逼给我的情景再现,也是在我后来想起这件事问他时,他给我普及的知识。

    在我眼前那个被陈九山砍掉脑袋的人,他的脖子还在剧烈的往外喷着血液,不夸张的说就跟喷泉似的,真的,这点我可没骗各位。

    这时候我才发现陈九山的刀很特别,虽然看起来就是普普通通的砍刀,但实际上却很耐操。

    真的,这一刀下去,不光是把人脑袋砍了,连带着门边的水泥墙都被这刀砍出了一条缝。

    刀身就如装饰品一样死死的卡在了墙里,整把刀就只剩下个刀背在外面,陈九山也没多说什么,握了握刀柄,猛地一抽,带出一些碎水泥,拿着刀就直接跑进了对面的房间里。

    这一切就发生在几秒钟内,可以说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包括我。

    几秒钟的时间,一个被砍了脑袋,一个被陈九山剁了手,对面的战斗力瞬间就损失了两个。

    吗的,这种刺激酸爽的场面第一次从电视上搬了下来,居然这么齐刷刷血淋淋的亮在了我的眼前,这可是真真的砍头与剁手啊,我一边感叹陈九山给我开了眼,一边用眼睛扫着这帮被虐的孙子们。

    忽然间,我仔细一看对面的人数,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我记得一开始对面的人不过七八个啊,现在咋还有七八个呢.....难道是中途又有人跟上来了?!

    “不想了,弄死一个算一个。”我偷摸着把枪口举了起来,见那些人都没在意我,更没人想要追我,都在奔着陈九山去,这我可就乐了。

    一边笑着,我一边扣动了手里的扳机。

    “砰!!!”

    “后面还有人!!快去追.....”

    “砰!!!”

    在我开枪的过程中,不断的有人反应过来,也不断的有人想要冲到我身前弄死我,或者抬起枪一枪打死我,但我却都没有让他们如愿。

    等我扣动扳机打光了五连发里所有的子弹后,对面已经倒了六个人,其中四个是冲到我身前不远处被我打中的,此时已经快没气了,剩下的两个也是半死不活的状态,估摸着是活不长了。

    “操你们妈的!!!”

    陈九山的怒吼声在对面的房间里响了起来,与其同时响起的声音,还有剩下人的惨叫声,跟一种独特的,类似于剁肉的声音。

    我见形势猛然转变成了这样,忍不住笑了起来,把枪往地上一扔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妈的,我不是带着手枪的吗?!

    “大....大哥......”

    “砰!”

    我悠闲的吹着口哨拿着枪走到了走廊正中,左右观察着,只要看见谁还有气,我二话不说就给他补一枪。

    实际上我给谁都补了一枪,都是照着脑门打的,毕竟人就不能大意嘛,大意失荆州诶。

    我坚信我这些动作都跟他们是财神爷的手下无关。

    姓易的是谁?他是记仇的人吗?不可能是啊!

    “干得漂亮。”陈九山提着沾满血的砍刀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扫视了一眼地上的尸首,笑了笑:“咱们暂时安全了。”

    “你没受伤?他们可都带着枪呢!”

    “被我近身了,只要带枪的人不超过三个,他们就弄不死我。”陈九山耸了耸肩。

    “你真牛逼。”我发自肺腑的感叹道。

    “老了,身手没以前利索了。”陈九山丝毫没有自豪的表情,摇了摇头。

    “你学过功夫?”我好奇的问。

    陈九山一愣,很斯文的吐了句脏话:“功夫个JB,你武侠片看多了吧?”

    事后陈九山跟小佛爷都跟我科普过,实际上功夫这东西是说不准的。

    海东青听他说是会点功夫,但究竟是哪门哪派我就不知道了。

    他身手好吧?

    但一样只能跟小佛爷这种不会功夫的打平手,甚至是还有输的可能性。

    “打架就三个字,稳准狠。”这是小佛爷给我科普的原话。

    “反应速度跟上出手的速度,只要自身出手的力度够了,比什么都实用。”这是陈九山给我的科普原话。

    陈九山擦了擦脸上的血,把手机拿了出来,拨通了钱东来的电话。

    嘟嘟声响了很久,那头的人依旧没有接通电话,这让得陈九山脸色难看了起来。

    “这栋楼都废了,估计大门也是锁着的,咱们从窗子出去。”陈九山说道,提着刀一马当先的向走廊尽头走了去。

    我紧随其后的跟着,不放心的问了句:“他们不会出事了吧?”

    “不知道。”陈九山头也不回的说:“我们看看外面是个什么情况,要是没人,我就把刀丢了咱们再跑出去。”

    “行。”

    踩着地上的木材碎片,听着那种嘎吱声,我忽然觉得气氛凝重了起来,心里也莫名其妙的有点没底了。

    按理来说,小佛爷他们确实比我们危险。

    我们被堵住了好歹还能跑,反应也能快上许多,但小佛爷他们的车要是被堵住了......

    想着这些,我跟陈九山已经走到了尽头的窗户边。

    也许是在黑暗中待的时间有点久的缘故,忽然一看外面的霓虹灯,还真有点觉得眼睛受不住了,酸痛酸痛的特难受。

    窗户外就是一条人少得不行的马路,来来往往都没什么人,车也很少见到。

    这对于我们来说可是好得不能再好的消息了,起码我们现在真的安全了。

    就在此时,窗户上猛地黑了一下,似乎是有个黑影.....

    “让开!!!”陈九山大吼着把我拉开,举起砍刀,一刀就向着那个黑影砍了过去。

    这时我才看清楚,那个黑影其实不是别的什么,就是某个人的拳头而已。

    嗯,一个能迅速收回去,能够过陈九山一刀的拳头。

    我刚准备做出点该有的应急反应,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当时也没多想,急匆匆的把手机拿出来接通。

    对面的人是小佛爷。

    “是不是有个特壮的光头去堵你们了?”小佛爷那边的声音很杂,还有枪声。

    我没反应过来,但眼角的余光却清楚的看见了窗外站着的男人。

    这人很壮,是个光头,胡子拉碴的应该有个四五十岁的样子。

    “是啊,怎么了?你们那边没事......”

    我话还没有说完,小佛爷忽然就大喊了起来。

    “妈的!!!快带着九山跑!!!”

    *********

    这卷很快就要完结了,现在进入收尾阶段,下一卷可以说是本书最复杂的内容。

    所有的一切,所有的谜底,都会在下一卷中年揭开。

    当然,下一卷完了,也是本书得跟各位说再见的时候了。

    预计完本时间,九月底左右,如果有情况耽误了更新导致速度变慢,也不会超过十月中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