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九章 撞人

姓易的2018-12-08 11:36: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咱们先跳过小佛爷给陈九山他们的科普。

    咱们再跳过小佛爷给陈九山他们引经据典的那些废话。

    咱们再

    简单来说,当时的情况啊,就跟走近科学的拍摄现场似的。

    虽然小佛爷给他们科普到了最后,这俩大叔也是半信半疑的,并不是全然相信,但总的来说还是好的嘛。

    把俩无神主义的老混子硬是弄成了半信半疑的状态,足以说明小佛爷的口才还是挺牛逼的。

    说起来我也是挺郁闷的,他们聊天的内容无非是这几年的事儿,压根就没聊到他们原来经历的事情,任由我再怎么旁敲侧击,他们貌似也没打算说给我听听满足我的八卦之心。

    到了头我也没明白他们之间是个什么关系,是上下级的关系?有点不像啊。

    “九点多了,咱们该走了。”小佛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确认已经到了可以动手的时间段后,他拍了拍陈九山跟钱东来的肩膀:“干完这一票,咱们就再好好的喝一顿。”

    “车已经安排好了,一会我开车,咱们直接奔目的地去就行。”钱东来说道。

    我拿着餐巾纸擦着嘴,好奇的问了句:“直接去财神爷那儿?”

    “对,直接去财神爷那儿,现在他估计在酒店里吃饭呢,我们就在外面蹲点就行。”小佛爷笑呵呵的说道:“今天晚上他有个酒局,到时候等他一出门,咱们直接开车撞过去,要是他当场死了呢,就算是他命好,要是他没死呢,咱们就把他活捉回去。”

    “这计划靠谱。”我点点头。

    随即,小佛爷叫来服务员结了帐,一马当先的领着我们这群杀人犯出了饭店,上车后又极为有经验的给我们分发了塑胶手套还有口罩,并且还孜孜不倦的教导了我很多办人要注意的事项。

    “对了,他媳妇是不是也在沈阳啊?”

    我忽然问了一句,坐在我身边的陈九山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没吱声。

    钱东来则没听到我的话,最后还是小佛爷搭腔。

    “是啊,咋的,你对他媳妇有意思?”

    “没怎么,就是想着财神爷要是死了,在下面应该挺孤单的,干脆直接送他媳妇下去陪他得了。”我靠在椅子背上笑着。

    小佛爷笑了笑,对我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大学生啊,果然有见地,这事就按你说的办。”

    可能我当时的心态有点莫名其妙,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有点过分。

    我那时候就是感觉吧,我做的都是对的。

    既然财神爷让我享受了一些难以忍受的痛苦,那么我自然得礼尚往来,别跟我提什么他媳妇是无辜的,我就问两句话。

    雨嘉难道就不无辜了?

    六叔难道就不无辜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觉得我是对的。

    伴随着我们在车里的闲聊声,车缓缓发动,向着目的地疾驰而去。

    路边来往的行人如同上次我来沈阳所见到的一般,还是那么的平常。

    似乎他们都各自沉浸在了自己的日子里,平淡却又幸福的活着。

    哪怕在他们自己看来,日子都过得并不如意,总有这样那样的烦心事。

    但是我真挺羡慕他们的

    毕竟平淡这两个字在我看来,貌似已经遥不可及了。

    在九点左右的时候,我们的车在酒店大门远处的巷口停了下来,这地方确实挺不错的,除了时不时有人过来提醒我们交停车费以外,其他一切都不错。

    起码小佛爷还能下车悠闲的买几罐啤酒,弄点烤串,上车后吹着口哨跟我们一边吃一边聊,美名曰这叫壮行宴。

    我当时没好意思说他,壮行这两字咋听着这么不吉利呢

    “诶,姓易的。”

    “咋了?”

    “马上就能报仇雪恨了,你咋看起来没那么激动呢?”小佛爷从后视镜里看着面无表情的我问道。

    我稍微愣了一下,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我记得你会开车的,是吧?”小佛爷乐呵呵的吃着烤肉,满嘴流油的拿着啤酒就往嘴里灌了一口,指着钱东来说:“你跟他换个位置,让他过来爽爽。”

    话音一落,钱东来二话不说就下了车,我也没意见,直截了当的坐上了驾驶席。

    “你不是不敢让我开车吗?”我好笑的看着方向盘,忽然想起了上次在山里开车,吓得小佛爷屁滚尿流的那次。

    小佛爷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苦口婆心的说:“老子可是看在朋友的份上才让你过来舒坦舒坦,开车撞财神爷啊,这可是多难得的福利!”

    就在这时候,我隐约看见陈九山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钱东来也是尴尬的转过了脸。

    很久后我才知道这事的内情。

    这么说吧。

    我开车就像是自学成才的司机似的,虽然看着危险,但实际上还是能够勉强接受的。

    钱东来开车的技术平常还好,但只要是他一激动了,或是急眼了,立马开车的技术就变得跟驾校除名似的。

    哦对了,还是碾死驾校教练被除名的那种。

    至于小佛爷跟陈九山为什么不开车,那就是因为他们还有别的任务。

    在我们四个人里,身手最好的是小佛爷,其下就是陈九山。

    他们两个的主要任务就是应对各种突发状况,要是让他们开车,那不就是浪费资源了吗?

    以上就是陈九山事后给我说的原话,当然,小佛爷也给我说了一些东西。

    他说,陈九山的身手其实不亚于他。

    之所以会对小佛爷毕恭毕敬,这里面的故事可就长了去了,此处暂且不提。

    “他们出来了!”

    小佛爷的话把我从发愣的状态里惊醒了过来,抬眼一看,有三个人正从酒店的大门往外走。

    领头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因为距离较远的缘故,我并不能看清楚那人的长相。

    在他身边的则就是某个穿着普通的女人,从穿着打扮上我是真看不出来那是财神爷的女人,还是小佛爷眼睛尖,一眼就认出来了。

    “D罩,细腰,一米七,穿着打扮就跟普通的知识分子似的。”小佛爷事后给我解释道:“他媳妇我好歹也见过几次,要是再认不出来,我他吗就得配眼镜了。”

    我还在用眼睛打量这个从未谋面的仇人,小佛爷猛的一拍我的手臂,低吼道。

    “我草,好像咱们不能活捉他了。”

    小佛爷的话没有错,我们好像是不能如愿的活捉他了,因为在那时候,我们车里的四个人都看见了酒店里跟出来的六七个西装男,从小佛爷这么些年摸爬滚打的经验来看,那些孙子貌似都带着枪,腰间细微的凸起实在是太让他眼熟了。

    “开车撞过去,直接撞死。”小佛爷兴高采烈的说:“你看看,一家人站得这么近,保准让你一次拿个三杀的成就啊。”

    “你他吗也玩DOTA?”

    “玩过几次。”

    “哦”我握住方向盘的手有点颤抖,眼神似乎也恍惚了起来。

    财神爷跟他的家人走得很慢,一边在走,一边好像是在聊些什么。

    小佛爷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不正常,看了我一眼,忍不住说道:“你不会是怂了吧?”

    “不是。”

    “哦,我懂了。”小佛爷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你下去,东来,你过来开车。”

    钱东来一头雾水的看着我们,点点头,拉开门下车后急步走到了门边,敲了敲门示意让我赶紧下去。

    我沉默着,看了看小佛爷,想要说几句我这时候不应该说的话,但最终那些话还是被我自己给咽了下去。

    之后,开门,换座,一气呵成。

    “你好像从来就没变过。”小佛爷冷不丁的说道。

    “不是我也不知道”我语无伦次的想要辩解些什么,但车已经发动了。

    财神爷身后有很多保镖。

    他的老婆离他很近。

    如果我们不直接撞过去,而是下车玩突袭,麻烦的可能是我们。

    刘三曾经给我说过,财神爷有个孩子,今年应该是五岁多六岁的样子,是个男孩。

    当然,这些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之所以我会迟疑而不发动汽车的原因就一个。

    财神爷的老婆正牵着一个小孩子。

    如果开车过去,那个小孩一定会死,一定会

    “大家坐稳了。”

    钱东来笑了笑,挂上档,猛的抬脚踩下了油门。

    小佛爷似乎没有在意到那女人牵着的小孩,整了整口罩,开心的笑了起来:“叫你他吗跟我作对!”

    从那时候开始我才明白一件事。

    所谓的心狠手辣,并不是常人所理解的那样,能对人如何如何的残忍,能杀人不眨眼下手毒辣等等。

    真正的心狠手辣,就是眼睛都不眨一下,便能把一切事情都给做绝。

    是的,做绝。

    在心狠手辣这四个字上,我可能永远都比不过小佛爷,也比不过钱东来他们。

    我不是开玩笑。

    相信我,我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