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七章 解毒

姓易的2018-12-08 11:36: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觉得我很好。”

    “废话,我也觉得是小佛想多了,老子很正常好吗?!”

    “你也这么觉得对吧?!”

    猫爬在梳洗台边上看着正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的我,时不时还叫上两声来凑趣,估计这小家伙以为我在玩什么游戏,好奇心又被我逗上来了。

    镜子里的自己比起原来好像又变化了很多,但仔细一看,好像又没有什么变化。

    最多就是眼里的血丝多了一些,还有打哈欠的次数明显增多了。

    “走,带你下去逛逛,免得你自个儿待着无聊。”我拍了拍猫的小脑袋,它乖巧的叫了一声,自己跳下了梳洗台,与往日一般站在门边等候着我。

    我对它笑了笑,把先前放在梳洗台上的手枪插回了后腰,哈欠连天的走了出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哦不对,好像是从离开湘西之后就开始了吧?

    无论在何时何地,我基本上都是随身带着枪的。

    我也不知道是自己在害怕什么,或是因为某些事没了安全感,我总感觉,自己随时随地可能都会死。

    这不是开玩笑,这是我的直觉。

    当然,也可能是我想多了,毕竟

    经历了我的那些事后,安全感这毫无营养的三个大字,似乎已经彻底消失了吧?

    拉开门后,我第一眼便看见了正往我屋子这方向走来的大牙。

    “大牙,东西都找好了?”

    “所有东西都找好了,一个不差,佛爷叫我来请你下去呢。”大牙点点头。

    “童子尿是谁贡献的啊?”我好奇的问了一句,但接下来我就感觉自己是嘴贱了,因为大牙很恍然大悟的拍了拍手:“差点忘了,佛爷叫我请你贡献点童子尿,他说你肯定是个处男。”

    说着,大牙把手里拿着的矿泉水瓶递给了我,意思是让我意思意思。

    “我草。”我皱紧了眉头,心说小佛也是够欠收拾的了,这种事还来麻烦我不是打我的脸么,没见大牙一脸要死要死的笑容?!指不定这孙子在心里都快笑疯了!

    “自己找别的去,我不管这事。”我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闷着头向着赵立所在的仓库走了去,一路上我心里的脏话那叫一个层出不穷。

    小佛这是故意让大牙来逗我玩的是吧?!绝对的是吧?!

    等我走到仓库后,打眼一看,小佛正乐呵呵的站在门边抽着烟,看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

    “呀呵,大童子来了。”

    我发誓我真的很想杀了他,这绝不是在开玩笑。

    “东西都准备好了,我就等着看你妙手回春了。”小佛爷毫不在意我眼里的杀气,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拍了拍我肩膀。

    “药没拿错吧?”

    “没,都照着你的药方子抓的药,银针也按照你的吩咐给加工好了,绝对没有半点差错。”小佛爷自信满满的说。

    我点点头,抱着猫走了进去。

    十关,这是所有玄学流派的通用说法,在很前很前的前文中就有说过。

    人有死穴,鬼有死关,冤孽所谓的死关,便是我所说的十关。

    腰间左三寸的尸狗关,腰间右三寸的伏矢关,左手肘向上半寸的雀阴关,右手肘向上半寸吞贼关,左手掌心非毒关,右手掌心除秽关,这是最好找的几个关口。

    其余的关口都较为难以辨别,毫厘之差就会找错关口,别看记载上是几寸几寸的写明白了,但实际上要着手去找,没点经验那就纯属是逗乐了。

    喉结所处臭肺关,左太阳穴向后半寸胎光关,右太阳穴向后半寸爽灵关,头顶正中幽精关。

    这几个关口的大小与其他关口的大小不太一样。

    先前的那些个关口,大小有拇指大,比较容易找,但剩下的这几个,无一不是筷子尖的那么大,没经验的人还真得一个个的挨着试才能找到。

    “你是不是找大牙来逗我呢?你他吗不是都找到童子尿了吗?”我看着摆放在桌上的一个矿泉水瓶,忍不住咬牙切齿了起来:“我草你”

    “娱乐一下嘛,何必急眼呢。”小佛爷摊了摊手:“赶紧的吧,一会赵立那孙子得闹不住了。”

    “病情恶化了?”我皱着鼻子闻了闻房屋中越来越刺鼻的怪味,想着《道记》里所说那些个患者的惨状,忽然感觉脊梁骨有点发凉了。

    小佛爷嗯了一声,随即摇摇头:“我们先出去了,免得打扰你,药已经磨好放在碗里了,童子尿不知道该加多少,你也没说明白,只能让你自己动手,这儿就先交给你了,有事扯着嗓子喊我们一声就行。”

    半响后,仓库里的人都纷纷走了出去,然后将门关上,把这个场子彻底交到了我手里。

    我看了看摆放在地上的担架,身上的鸡皮疙瘩便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只感觉脚底板都是那种类似于痒痒的难受感,一边挠着,一边就走了过去蹲下,拉开了盖着赵立的白布。

    虽然给活人盖上白布有点不吉利,但事实上,貌似还没有人反对过给赵立盖白布,连小佛爷也是如此。

    毕竟赵立此时的模样实在是

    “喵!!!”

    猫猛然叫了一声,背高高弓了起来,眼里满是平常难以见到的警惕。

    “吗的怎么会变得这么严重”我咬着牙捂住了鼻子,急匆匆的站起身跑到一旁,以借此跟赵立拉开距离。

    这不是我害怕他现在的造型,只是下意识的本能,真的。

    赵立身上的肉刺已经到了让人不敢多看的地步,原本有的地方还小小的空着一些正常的皮肤出来,但是现在却已经布满了这些东西。

    简单来说,这些类似于蜱虫的肉刺,已经形成了一层类似于皮肤的东西,毫无缝隙的盖在了赵立身上。

    最让我恶心的地方就是赵立的脸部。

    肉刺好像已经开始向眼睛里蔓延了,眼角,眼皮上,全都是这些东西,眼球上似乎也长了两个,看起来无比恶心。

    “这味儿都变得这么重了再不治估计这孙子就得死了”我心里嘀咕着,把桌上的童子尿倒了些许进碗里,用筷子将碗里的药粉混成了浆糊状,又加了一些童子尿,这才咬牙回到了赵立身旁,戴上了小佛爷为我准备好的橡胶手套,哆嗦着对赵立的嘴伸手过去。

    入手处尽是一片软黏黏略微凸起的东西,那种感觉我不太好描述,只能说很恶心,刚摸了一下就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只感觉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此时此刻,赵立似乎已经没了半点力气,任由我把他的嘴掰开,然后再度任由我为所欲为,把那碗跟屎一样的东西倒进了他嘴里。

    赵立的眼睛不停的转动着,应该是感觉到了嘴里的这些东西是得多难吃,但我感觉他是不敢吐出来了,因为在喂他喝这些东西之前,我就给他提醒了一下。

    “吐出来了你就得死,喝下去了你病就好了,你自己想。”

    药汤混合着那些嘴边的黄色液体不停的流进他嘴里,那场面看着真不是一般的恶心人,但恶心人的还在后面。

    没错,我是万万没想到啊,左慈这老祖宗竟然玩我。

    在我用第一根银针插进赵立身上的第一个十关关口的时候,我后悔了。

    只见他关口附近的肉刺啪的一声就炸开了,跟被人用手拍爆了似的,如果不是我反应得快闪得远,估摸着那些恶心的浆液就已经弄在我身上了。

    破碎的肉刺跟没了空气的气球一样,变作了类似死皮的东西,我忍着呕吐的欲望用手扒拉了一下,那些“死皮”霎时就顺势从赵立的身子上彻底脱落,露出了下面正常的皮肤。

    左慈不愧是个牛逼的人物,真他吗一针见效啊!比电线杆子上的广告还牛逼!

    这一针下去,赵立恢复正常的皮肤大概就有了整体的十分之一二那么多,只要继续下去

    我草,这真的有点恶心,我不想继续下去了咋整?!

    “救人一命可是咱们老易家的传统,我可不能”

    我安慰着自己,但话说到一半,我却猛然的顿住了话音,表情僵硬的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银针。

    “我只是在帮小佛而已。”我对自己说道,摇了摇头,继续重复着先前用银针分别插入十关的动作,没有半点的停顿,一切行云流水。

    “我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在那时候,我隐隐约约的有了错觉,感觉到背上的喜神降魔图似乎恢复了原样,画中的喜神依旧充满了喜感,依旧有着让无数冤孽畏惧的威严。

    但等我有时间用手摸了摸背部之后我才发现。

    背后有的,只是一片永远也好不了的伤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