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六章 睚虿

姓易的2018-12-08 11:36: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当夜,我兴冲冲的抱着猫跑到了楼下小佛爷的房间,正要敲响房门把这孙子叫出来跟他分享个好消息,可就在我走到他门前的时候,清楚的听见了隔壁屋传来的声音。

    “这种事你怎么就不跟我商量商量?!知不知道你这样冲动有多危险?!!”

    “哥,我忍不下去了,要打就打,草他吗的,忍够了。”小佛爷的语气有着愤怒,但隐隐约约还是有点惧怕的,似乎是害怕正在骂他的师爷:“财神又不是老佛爷,他牛逼个蛋啊?要不然老佛爷明令禁止我们不能明着动手,他狗日的早死在我手上了。”

    “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的局面容不得我们冲动!!”师爷虽是在骂小佛,但话里话外的担心焦急还是能听出来的。

    我站在门外听了半天,到了头也没听明白小佛爷到底是干嘛了,只能敲了敲门,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草!能不能等我回复你一句再进来?!敲门就进来跟不敲门直接进来有区别么?!”

    “礼貌问题。”我耸了耸肩,看着满脸怒容的小佛爷,试探着问:“你今儿是干啥大事了?把你哥惹成这样。”

    小佛爷没说话,闷闷的坐在床上,抽着烟。

    师爷摇了摇头,对我说。

    “光是今天一中午的功夫,财神爷留在这城里的伙计就被他安排人弄死了十五个,尸首都被丢在了财神爷的地界,他把这局棋彻底的打乱了,真是”

    听见这话,我激动的走到了小佛爷身边,拿出了刚买的一盒中华,递了给他:“牛逼,小佛哥果断的是真牛逼,以后抽烟就抽我的了,别客气。”

    说实话,那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有着莫名其妙的幽默细胞,在不该幽默的时候,总会幽他一默搞得被幽默的人经常想宰了我。

    “去你吗的。”小佛爷接过烟,对我表示了谢意:“真是赢了钱就不知道心疼,难得见你买一次中华来抽啊。”

    可能是听见了难得的好消息,我心情也好了起来,喜滋滋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对满脸无奈的师爷说道:“赵立的病吧,我好像找到解决的办法了。”

    闻言,最先开口的不是师爷,而是小佛爷。

    “什么办法?你真能治好他?”小佛爷似乎又想起了赵立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肉刺,不由自主的挠着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说:“到底是啥玩意儿把他弄成那样的?”

    “一种虫的毒液,估摸着赵立是用手碰到这东西了,然后就中枪了。”我摊了摊手,对赵立的事表现得很是理解,毕竟一个倒霉的人,总是会同情另外一个倒霉的人,这就是传说中的感同身受互相理解。

    小佛爷皱了皱眉头:“虫?”

    “是的,就是虫。”我点点头:“按照你们说的,一开始那个铜箱边缘有胶状物封口,这个胶状物,就是这虫的毒液。”

    在东汉时期,河东郡安邑县(今山西夏县)曾经出现过一种极其罕见的毒虫,名叫睚虿。

    (注释:睚读ya第二声,普遍字义是眼角的意思。虿读chai第四声,在古时所代表的是蝎类毒虫,包括毒蜂等等。)

    这种罕见的毒虫是从哪儿来的没人知道,只知道它多出现于潮湿的洞穴或是水沟边缘,喜食小鱼小虾,通体呈普通蝎状,呈深红色,但尾部毒刺却是铲形的,呈灰色。

    此虫不过巴掌大小,但无论是蛇蝎毒虫,还是别的体型较大的生物,亦或是活人,大多都不敢靠近它一丈的距离。

    其中的原因很简单。

    “它尾巴上的毒刺就像个气球一样,只要是感觉到了危险,毒刺就会在第一时间炸裂成无数的碎片,里面的胶状毒液就会很快的溅射到周围的活物身上,跟咱们现代的强力胶似的,沾上人体后就会迅速凝结成晶体,那可是沾着肉的,别说擦掉,就是扣下来都得掉一块肉。”我抽着烟,缓缓给师爷他们解释着。

    睚虿的虿字,在左慈《道记》中可有不一样的意思。

    在左慈这位活神仙看来,睚虿的本事足可称之为万虫之王,之所以虿字,是由万虫这两个字组成的,就是这意思。

    东汉时期巫蛊邪术层出不穷,左慈见过的,解过的,也有不少。

    能让这种神仙般的人物如此肯定,足以可见睚虿是得多厉害。

    沾上睚虿毒液的人,根本就不存在有反应过来的时机,哪怕是及时擦掉扣掉身上的毒液,也绝对来不及了。

    霎时间,毒液入体,人便会晕厥过去。

    等病人醒过来之后,毒液就已经开始在他体内蔓延了。

    “疽起而生也,人苦而不能言也。”这就是症状的描述。

    左慈觉得那些肉刺其实就是痈疽的缩小版,想要解决这种东西,那就不能从术这方面入手,而是应该从医这个方面入手。

    痈疽就是毒疮的意思,术士想解决这玩意儿就是隔行下手了。

    俗话说得好,隔行如隔山,毫不夸张的说在东汉时期,除了左慈之外,还真没一个术士解过睚虿的毒。

    据《道记》中左慈自己的记载,他就曾遇见过三个感染了睚虿毒的病人。

    前两个在左慈找到解决办法之前就已经身死魂飞了,至于最后的一个,则被左慈硬生生的从阎王殿给拉了回来。

    没错,他找到了所谓的解药。

    “用被火烧红的银针在鸡血里滚上几圈,然后再把沾血的银针分别插入患者的十关,吗的,看样子左慈是觉得患者已经不是活人了,得拿对付死人的办法对付他啊”我没在意小佛爷他们还在等着我往下说,自言自语似的停下了讲述:“左慈公也不把原理给我说明白,这不是让我好奇到死吗”

    “我草,你能不能继续说主题啊?”小佛爷忍不住骂了一句:“往后说啊,是不是拿银针一插就能救他了?”

    “没,在拿银针插他之前还得喂他吃点药。”我扳着手指头说道:“一钱朱砂,三钱阳桃,阳桃就是用桃核磨成的粉末,一钱川乌,四钱雄黄,再拿两钱的灯心草做药引子,用童子尿送服。”

    “这不会吃死人吧?”师爷脸色难看的问我,估计是对我这不靠谱的药方没什么信心,其实他没信心也很正常,因为我也没信心。

    但左慈就是这么写的,我也就只能这么照做,死马当成活马医,要是不试试赵立那儿可就顶不住了。

    没病没痛的普通人吃了这一剂药,不死也得出现点后遗症,川乌这药可是有毒的,服用不当的患者中毒了很正常,指不定普通人一吃我这抄来的大杂烩就挺尸了,但赵立可不是普通人啊。

    一个指不定啥时候就死的人,还能算是普通人吗?

    “吃药,打针,一次见效。”我说道:“要是不见效,那么赵立可能就得死了,我也没别的法子救他了。”

    “打完针就没事了吧?”

    “应该没事了”我毫无底气的点着头,随后又本着医者父母心的态度,补充了一句:“反正老祖宗们是这么治的,咱们照着做就行。”

    师爷无奈的点头说好,然后叫来大牙,将他安排了出去,帮我买来先前我说的那些东西。

    至于小佛爷则把我拉到了一边,乐呵呵的问我。

    “咱们是朋友吧?”

    “我不跟傻逼做朋友的。”我说。

    小佛爷瞪了我一眼:“吗的,还想送你个福利呢,现在没了。”

    “啥福利?”

    “赵立他们找到的铜箱子,貌似有着落了。”小佛爷见师爷在房间里看着电视,并没注意到我们,他低声说:“我哥也知道这消息,但他没告诉你,怕你死在外面。”

    “咱们是朋友,必须是朋友,来,抽我的。”我把一盒烟都放在了他手里,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谄媚。

    小佛爷骂骂咧咧的点燃了烟,抽着对我说:“不跟你扯淡了,就问问你,我这两天想偷摸着去沈阳办了财神爷,顺道再把东西给拿回来,你”

    “财神爷在沈阳?!!我”

    我还没说完话,小佛爷一把就捂住了我的嘴:“小声点!!别让我哥听见了!!”

    “刚有点激动了,你继续说。”我脸上挂着笑容,手不受我控制的微微颤抖了起来,一种难言的兴奋霎时就充斥在了我的心里。

    当时我的感觉也说不清是什么,不像是愤怒,也不像是怨恨,而是一种

    兴奋,或是找到了发泄口的激动,真说不太准。

    直觉告诉我,要是财神爷真落在了我手里,可能我会让他生不如死的过一辈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好像我曾经拥有的愤怒,怨恨,都在渐渐的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种我无法描述的情绪。

    现在想想,可能那种情绪就是疯狂吧,时喜时悲,莫名其妙的疯狂。

    有时候我会想着,灭了财神爷满门,然后再慢慢弄死财神爷。

    有时候我也会想一些天马行空的东西,例如要不然我就先偷偷的把师爷给做了,这孙子太阴,我感觉留不得他,否则指不定我就得栽在他手上,没见他都不让我随便出去冒险报仇吗?

    如果不是我对他有用,他会管我?

    至于小佛就算了,这傻逼没多少脑子,只要我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搞定师爷,他肯定就猜不出是我。

    不对啊,我没事杀师爷干嘛,这孙子平常对我也不错啊,而且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你先冷静一下,还有,别这么看着我,总感觉你又要给老子一刀似的。”小佛爷冷不丁的说道,将我从那莫名其妙的状态了惊醒了过来。

    “就咱俩去?”我虽然激动,但还是多多少少有点冷静的,毕竟财神爷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想要办了他,没点准备是绝对不行的。

    “您可真牛逼,就咱们俩?你以为我们是超人啊?”小佛爷高山仰止的看着我,话里话外都没给我留面子。

    话音一落,小佛爷胸有成竹的说道:“财神爷带着他媳妇在沈阳玩呢,身边有本事的人貌似都出去忙了,剩下的全是一群傻逼。我负责搞定这些孙子,你负责搞定那些孙子。”

    “啥?”

    “会歪门邪道的交给你,不会歪门邪道的交给我。”小佛爷说道:“我已经打电话联系钱东来他们了,咱们这次就四个人去办,声势不大才好偷袭。”

    “靠谱。”我点头:“先帮赵立把病治了,然后咱就出发。”

    说完,我自言自语的就要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摇摇晃晃的样子让小佛爷皱紧了眉头。

    “你以后少吃点安眠药。”

    “怎么了?”

    “你现在精神恍惚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说直接点,我感觉你现在的精神状况有点不正常。”小佛爷说着,转身离去:“这不是个好现象,相信我,要是继续这样下去,你会后悔的。”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知道了。”

    ***********************************

    这章字数较多,所以码得时间就稍微长了点,希望大家理解啊有木有!

    (PS:看完的朋友记住投票啊有木有!!反正票是不花钱的留着也是浪费啊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