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四章 变故

姓易的2018-12-08 11:36:1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夜。

    在小佛爷他们的古玩店顶层有个类似于仓库的地方,平常那里都是用来堆放杂物的,但到了今天,这儿貌似得充当病房使用了。

    小佛爷走到门边,拉了两下开关,发出了类似于咔哒的声音,天花板上旧式的电灯霎时就亮了起来,橙黄色的灯光很昏暗,映着我们每个人脸上各不相同的表情,气氛渐渐的压抑了下来。

    一个盖着白布的担架就放在屋子的正中间,从白布显现出的轮廓就能看出来,白布盖着的是一个人,这还是个很有可能变成死人的人。

    “佛佛爷赵哥现在还有知觉但说不了话也动不了您可得找找办法救救赵哥啊”一个中年男人满脸苦涩的对小佛说道:“他现在的样子您要是想看的话就得有心理准备”

    师爷笑了笑,一边让大牙将轮椅往后推了几步,一边说:“小佛的胆子一向都是很大的,你就不用担心吓着他了。”

    我操,师爷这人果然是蔫坏蔫坏的啊,连自己弟弟都这么逗?!

    没见小佛的手都有点哆嗦了吗?

    “我哥说得对,就这点东西,我怕个”小佛爷故作镇定的说着,然后蹲下身,拽住了白布的一角。

    我皱着眉头一直都没说话,闻着房屋里弥漫的怪味,我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这味儿怎么有点像是东西腐烂的味道

    在小佛爷拉开盖住赵立身子白布的同时,屋子里的怪味猛然间便加重了,而在下一秒,我们所有在场的人就都吐了,连小佛爷跟师爷都毫不例外。

    可能这辈子我也忘不掉那个场景。

    赵立的眼睛是睁开的,仿佛是在愤怒一样,死死的瞪着,一些带着怪味的黄色液体不停从他眼睛里往外流淌,血丝早就布满了他的整个眼球。

    自手掌开始,直至脸部,尽是一片深红色的东西,虽然我距离较远并不能直接看清楚那些是什么,但根据小佛爷先前的讲述,我就知道,那全是一粒粒细小的肉刺。

    简单来说,现在的赵立完全看不出人样了,他的那种状况真的让人有点崩溃。

    “吗的这他吗都是些什么东西”小佛爷擦了擦嘴,干呕着说:“我操的这种场面真他吗是绝了”

    “这应该跟那箱子有关。”我强忍住呕吐的欲望,把脸转开,问道:“那箱子呢?”

    “在后面呢,来的时候太匆忙了,没一起带过来。”中年男人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疑惑的说道:“都一个小时了,他们也应该跟来了啊,咋还没”

    就在这时候,师爷的眉头霎时间皱紧了,对那人说:“打电话过去问问,看看是不是出事了。”

    或许这是师爷小心谨慎的本性作怪吧,在他看来,似乎什么事都充满了变数,只有确切的消息才能打消他心里的疑虑。

    不得不说,有时候师爷的直觉还是挺准的。

    “关机了。”中年男人一脸疑惑的喃喃道:“不应该啊,他们几个人全都关机了,这是”

    “好像我们有麻烦了。”师爷摇了摇头,靠在轮椅背上,闭着眼睛说道:“大牙,你现在安排一下,让我们门下的眼线全都出去找找消息,顺便帮我约一下白道上跟咱们比较熟的那几个人,我有点事要麻烦他们。”

    大牙是个聪明人,属于闻其弦就知其音的那种,一听师爷这话,顿时就明白了。

    师爷貌似已经断定那些带着箱子进城的人出麻烦了。

    如果他没有断定,师爷就不会这么小题大做的找白道的人去打听消息。

    “周队长还有王副局现在应该在家里,我给他们打个电话说您约他们。”

    “嗯,这事不能拖。”

    大牙点点头,转身就走出了屋子。

    等大牙走了之后,师爷又把剩下的人都叫了出去,留在屋子里的就只有四个人。

    我,小佛,师爷,还有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赵立。

    “易先生。”

    师爷说话的声音很低,如果我不仔细听的话,可能都听不清他是在说些什么。

    “怎么了?”

    “你别着急,先冷静下来。”师爷平静的看着我,似乎是看透了我的内心。

    说真的,我确实是在着急,但我脸上的表情跟眼里的神色,都没有透露我真实想法的半点,可师爷却实实在在的猜出来了,不得不说他很了解我。

    “那东西不会丢了吧?”我笑呵呵的问他,手不知不觉的握成了拳头,心跳渐渐的快了起来,这些现象都说明我现在很紧张,我不想听见我不能接受的答案。

    师爷摇摇头:“不会丢。”

    闻言,我顿时松了口气,可师爷下一句话又让我把心提了起来。

    “就算是丢了,我也能找到点线索,你相信我,好吗?”

    “谢谢”我把头低了下去,声音哆嗦的说着:“你一定不会让那东西丢的,对吧?”

    师爷没再说话,转开了话题。

    “赵立是我跟小佛的心腹之一,也是个很有本事的聪明人,要是没了他,我还真觉得有点可惜了。”师爷脸上没了先前的凝重,笑问道:“易先生,你能不能救救他?”

    我抬起头看了看师爷,没有立即答应下来,因为我实在是没把握能把赵立救回来。

    说句实在的,我连赵立的情况都没研究清楚,要让我救他,开玩笑呢?

    “给我点时间。”我说着,转身就要往门外走:“我会尽力试试。”

    那一晚上发生的事儿挺多的。

    整整一夜,我先是用了不下十种收拾冤孽邪祟的方法去救赵立,可却完全没有作用,也就是说,他身上的那些肉刺跟冤孽不搭边,跟畜生也不搭边,跟普通邪祟就更不搭边了。

    到了头我也没能找到救赵立的法子,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回想以往学过的东西,以求找到一个突破点。

    也怪赵立倒霉,开箱子的时候就他一个人在场,他不中枪谁中枪?

    其他搬运箱子的人还有打捞箱子上船的渔排老板屁事没有,甚至摸过金鼎的中年男人也没中枪的迹象,这种种就说明了,一个人倒霉的时候真能喝水塞牙缝。

    在我这边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师爷带着小佛爷,亲自去见了某几个白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然后一人送了一个红包给他们,并且让他们尽快帮忙查一下那些失踪人的线索。

    没错,那几个人已经彻底失踪了。

    在他们的车开出湛江之后,就跟人间蒸发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点很让师爷担心。

    只不过他担心的不是失踪人的性命,也不是我一心牵挂的那个铜箱子,而是

    如果自己的人跟外人勾结了,那么是不是就说明,自己的处境已经不安全了?

    这就是师爷担心的一点,他事后就很肯定的告诉过我,他们手下的人是不可能自己带东西外逃的,因为他们不敢,可是有外人勾结就不一样了。

    当然,在第二天的清晨他得到了一个消息,然后就放心了。

    只可惜他得到的消息对于我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小佛爷找到我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车在湛江市的郊外被人发现了,说是被烧了,里面的人一个不少,全死在车里面,都是被活活烧死的。”

    “箱子呢?”我头也不抬的问。

    “箱子失踪了。”师爷叹了口气:“有人说,在那个时间段,在那个地方,好像有财神爷的人出没。”

    听见这话,我笑了笑,很冷静的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

    然后在小佛爷警惕的目光下,我拿着杯子朝着地上砸了过去,站起身疯狂的摔打着所有我能看见的东西。

    一种似曾相识又不受我控制的情绪,隐隐从我冷静了许久的心脏里钻出,在我的身子里肆意蔓延了起来。

    “财神爷是在找死啊”

    ****************************************

    今天更新搞定,啊哈哈哈,大家记住投票哈,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