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三章 肉刺

姓易的2018-12-08 11:36:1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小佛爷是个很傻逼的人,他具体是有多傻逼呢,大概是这么的傻逼。

    在大年十五的时候,我,大牙,师爷,加上小佛。

    咱们四个人在楼下的大厅里打着轮流下岗的斗地主,赌资金额异常的巨大,一不小心就得输得倾家荡产,最少都是两块钱打底的那种。

    别看这数目小,赢得多了那可真是……

    不说别的,师爷就赢了一千多,各种炸弹翻倍,打得小佛爷跟我们是叫苦连天。

    师爷是我们之中赢得最多的,只见他面前的桌面上摆满的全是一块一块……哦还有五块的大钞,一百块的红钞票也有,但是较少,大多都是零钱,据说这些钱都是小佛爷平常用剩下的零钱存起来的,算是小佛爷的棺材本了。

    说句实话,我只要是看一眼师爷,他就会给我笑一脸的高深莫测,一见他这笑容我就真心想抽他,妈的要是我赢了这么多,肯定也能笑得这么高深莫测。

    在师爷之后,赢得最多的就是大牙了,这孙子一边打着牌一边看着小佛爷,每当小佛爷眉头一皱开始数钱给他们的时候,我感觉大牙脚都是抖的,估摸着是被吓着了,怕被小佛爷事后报复。

    我紧随其后,荣登第三的宝座,虽然赢得不多,但总比小佛爷光是输的…

    哦对了,我有没有说过,今天我们三个谁都没输钱,就小佛爷一个人输了两千多出来。

    “我操。”

    小佛爷在被师爷的第二个炸弹,大牙的第三个炸弹,跟我的一手顺子再度送上天后,他这么愤怒至极的惊呼着。

    “这人啊,就是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我这几天的心情也好了点,一边拍着小猫的脑袋,一边笑呵呵的说道:“我今儿一看你脸上就写了个死字,今儿你想怎么死,我成全你。”

    “你们下手可是够狠的诶……”小佛爷脸扭曲的程度超出了我的想象,但我很能理解他,毕竟一个人在玩了几十把斗地主就输出去两千多块之后,还能淡定的话,那他吗必然是人中龙凤啊。

    小佛爷的表现就足以说明,他不是人中龙凤,就是个纯24K的傻那啥。

    他斗地主不光是手气差,出牌看牌的技术更是差得令人发指,到了最后我都已经不忍心看他出牌了。

    毫不夸张的说,看小佛爷打斗地主,真的是太容易让人产生怜悯众生的普度之心了。

    本来大牙还打算当个演员,让小佛爷赢几次,但就算他再怎么让牌送牌,小佛爷照样会死得五花八门绚丽多彩,这就让大牙很尴尬了。

    “咱们打了多久了?”师爷问了一句。

    “八个小时。”大牙看了看墙上的壁钟。

    “嗯,其中六个小时是小佛这孙子墨迹的。”我忍不住咧了咧嘴:“小佛啊,你丫的打牌咋比娘们还墨迹呢,你到底要不要我的顺子啊,要不起就赶紧说话,别……”

    “操你大爷!!!”小佛爷怒吼着站了起来,我一看这情况,急忙把椅子往后移了半米,做出了迎敌的反应,但他接下来的话就让我差点笑哭了。

    “老子要不起还不行么!!!”

    就在这时候,小佛爷的手机响了起来,只见他怒气冲冲的接通电话,看都不看的就开了腔:“操你妈谁啊?!”

    熟悉小佛爷的人都知道,只要他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接了电话,那么无论是谁,估计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能听见小佛爷经典的国骂。

    我本以为小佛还得对那人骂上一阵,但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说了什么,只见小佛爷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看了看我,似乎是在仔细听电话那头的人讲的话,隔了好半天,他才开口,对电话那头的人说:“把他带过来。”

    挂断电话后,小佛爷坐回了椅子上,点了支烟抽了起来,半响没出声。

    忽然,小佛爷说了句。

    “姓易的,你要的东西,好像有着落了。”

    我也不清楚当时我的反应算是什么,并没有应该有的激动,而是愣了一下,冷静了下来。

    等我找小佛爷要了支烟,抽了几口这才开口问:“说清楚点。”

    “哥,你还记得赵立吗?”小佛爷没直接回答我,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师爷。

    “原来负责咱们店铺进货的伙计?”

    “就是他,前段时间你不是把他调走出去忙“业务”了么,这不,碰巧就撞见麻烦事了。”

    据说,就在半个月前,赵立带着几个伙计前往了广东那片地界,专门去处理一些被师爷所嘱咐过的生意。

    说来也是巧了,刚到湛江的第一个晚上,他们正准备去海边找家渔排居住,消遣几天过过忙里偷闲的日子,结果一到那渔排就傻眼了。

    “打渔的老板刚从外面回来,船上都是各种各样的鱼。”小佛爷笑得有点发冷:“还有一个破烂的铜箱子。”

    赵立是个什么人物?

    一点都不带吹牛逼的说,他可以算是咱们哦不对,应该是小佛爷他们这一门人里,对于古玩这行当最了解的人之一了。

    鉴别古玩年代,这种普通伙计该有的本事他更是玩得出神入化。

    赵立一看那铜箱子,当即就断定出那是一个唐代的物件,但具体是用来干什么的,或是这物件值多少钱,这还需要具体的研究才能估算,毕竟上面的花纹赵立并不能看得太清楚,只能弄到手后拿回去慢慢的琢磨。

    经过赵立一番巧舌如簧的忽悠,外加各种各样的威逼利诱,渔排老板也没敢多想,收了赵立六百块钱后,就把这玩意儿卖给了他。

    “那是什么东西?是我要的灯盏?!”我强忍住激动问道。

    小佛爷看了我一眼,摇摇头:“不是,那里面确实装得有东西,但却不是你想的那玩意儿。”

    “那里面装的可都是些宝贝”

    听着他的话,我又冷静了下来,安安静静的往下听着。

    其实那渔排老板也不是傻子,他必然是知道这东西是个古物,还是个值钱的货色,否则赵立他们怎么会要死要活的要买这玩意儿?

    但也没办法啊,就算想不卖也不可能了,没见人赵立腰里都别着枪吗?

    拿到这东西后赵立就乐了,且不说这做工精美的箱子价值是多少,单就里面装着的东西而言,能装在这种铜箱子里的大多都是值钱的好东西。

    箱子外面刻满的全是道家咒词,还有一些道家成仙的图案,所以他当时就觉得这箱子里的东西可能跟宗教有关。

    当时赵立也挺纳闷的,这箱子别看有点破烂的嫌疑,但实际上它的做工完全超出了赵立的想象。

    在水下待了这么些年,这箱子似乎并没有透水的迹象,边缘的缝隙完全被一种胶质物封死,按照赵立的经验来看,箱子里面很可能是干的。

    折腾了一晚上,赵立才小心翼翼的把箱子边缘的东西给弄下来,然后

    “这孙子当时就晕了过去,第二天才醒。”小佛爷似乎是牙疼了起来,不停的倒抽着冷气,一边挠着手臂一边说:“你知道他醒来的时候,胳膊上多了些什么东西么?”

    “什么?”

    “肉刺,一粒粒跟大米样子差不多的肉刺,深红色的。”小佛爷貌似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拍了拍我的肩膀:“那天跟你聊,你不是说你有点密集恐惧症么,那么你就想想那场景。”

    “这些细小的肉刺都是从赵立身上的毛孔里钻出来的,密密麻麻的,压根就没人能数得清他长了多少这玩意儿。”小佛爷凑到我身边说道:“一开始还只是在手臂上长这些东西,到了今天他们把赵立送回来的时候,上半身基本上就已经长满了。”

    我不停的打着冷颤,哆哆嗦嗦的问:“赵立现在是死了还是?”

    “他还活着,只是不能说话不能动弹而已,跟植物人似的。”

    “那箱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不想在前面的话题里继续,毕竟稍微一想那场景我就恶心,与其自找不舒服,还不如问问我真正感兴趣的东西。

    “三个纯金铸造的鼎。”小佛爷笑了笑:“上面刻画的东西,很可能就有你要的线索。”

    “你怎么知道有我要的线索?”

    “仙道贵生,无量度人,青灯还阳,天赐长生。”小佛爷耸了耸肩:“你原来跟我说过相同的话,我就感觉这玩意儿跟你要找的东西有联系,你说呢?”

    ********

    今天办了一件特傻逼的事儿,我昨天码好的字,忘记复制到手机里了,下午才想起来。

    这章是我重新码的,下一章还在码,我已经想撞墙了。

    昨天已经码完的字今天还得重新来一遍我草!!!

    老板还不许我回家否则算旷工我草!!我能说我在偷偷码字更新么

    本来想晚上回去更新的,但估计等我下午更新的朋友不少,也就不能让你们多等了,码一章更新一章吧,下一章大概在两个或者三个小时之后更新,正在码,原谅我的龟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