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二章 离开

姓易的2018-12-08 11:36:1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身后的碗筷碰撞声就没停下过,胖叔今天的胃口似乎很好,一边吃着饭一边跟小安聊着,时不时的还能轻松的笑出声来。

    这可能就是因为他放心了吧,毕竟他明白,现在坐着门槛上好端端的那个人,就是自己的侄子。

    “胖叔叔。”

    “怎么了?”

    “我好想大哥哥”小安的声音略带哭腔,那种稚嫩的话语让我忍不住眼睛红了起来:“大哥哥到底是去哪儿了啊?”

    “他出气(去)忙咧。”胖叔笑呵呵的说道:“有时间就回来咧。”

    小安没有再说话,应该是默默的吃着属于他的年夜饭,半响后,他又试探的问了一句,语气之中满是难言的恐惧。

    我拼了命的往下压的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让他颤抖,我的头可能从来没有埋得这么低过,几乎是脸贴着饭菜吃的年夜饭,但我不得不这样做。

    要是不这样,恐怕来来往往的人都会发现我已经泪流满面了吧。我抑制住哽咽带给我的不适,不停的往嘴里扒着饭菜往下咽,想要用这种方式堵住我快要失声痛哭的声音

    这孩子一天到晚的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呢?!

    妈的!!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们了?!!

    “失去了父亲母亲又不管他这孩子可能感觉举目无亲了吧”我心里喃喃道:“你已经是易家的弟子了你应该坚强起来啊妈的为什么还是这样不坚强”

    易家传承到现在,貌似就剩下小安这一个徒弟了,他必须得坚强,必须得

    哪怕我这种想法很自私,但我还是想说,小安绝对不能给易家丢脸。

    要是易家再丢几块脸皮,别说是老爷子了,就是我,恐怕都得死不瞑目。

    小安没有如我所愿的坚强,在后面安静了一会儿后,忽然间就哭了起来,但哭声不大,只是小声的啜泣,似乎是被他自己强行控制住了。

    “我好想大哥哥啊他说了要回来的他会不会是在骗我”

    “大哥哥给我的那些东西我每天都有看的我很乖的我每天”

    没等小安说完,胖叔冷不丁的就打断了他的话,用别的事转移了小安的注意力。

    “小安,你大哥哥给你滴东西,看懂抹油(没有)?”

    闻言,小安沉默了一下,然后怯弱的说:“看懂一点点”

    “比如?”

    “湘西赶尸生人回避”小安的声音越来越小,仿佛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大哥哥教过我怎么唱这句词现在我还会唱后面几句”

    在听见那熟悉的八个字的时候,我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起来,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

    “唱给胖叔叔听一听。”胖叔笑道。

    小安乖巧的嗯了一声,然后唱起了我所熟悉的咒词。

    其实他也不是在唱,而是用稚嫩的声音在一字一句的念叨着,看样子他也没熟悉我在离开贵阳前教给他的唱词。

    “一声铜锣响叮当,喜神探头望万家,千家户户长安稳,只有一家泪奔丧。”

    “人间自有人间苦,生老病死候轮回,亲人死于万里地,跪求喜神送亲归。”

    “喜神自有大慈悲,命下尸匠送亲回,万里地界不算远,天涯海角必然归啊~~~”

    听着小安用稚嫩的唱腔唱着后面的咒词,胖叔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大笑的拍着小安:“碎娃,你学得够快咧。”

    “还有好多我都不会如果大哥哥能回来教我就好了”小安怯弱的说道。

    胖叔沉默了一下,说,他会回来的。

    就在此时,只听天空中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霎时间,烟花璀璨,整个夜空都被散开的烟火照得通亮。远处也传来了鞭炮的声音,响彻了大街小巷,浓浓的硫磺味道弥漫开来,烟花爆竹的声音顿时淹没了整个夜空。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空,呆了半响,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想到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句话。

    “喵。”猫随着烟花再度的绽放,也将头微微仰了起来,好奇的看着曾经毫无生气的夜空。

    也许它跟我一样,都是在想,那些看着美丽但又转眼即逝的东西是些什么。

    我知道那是烟花,但是它们好像又代表了别的

    在这时候,雨毫无预兆的停了下来,我也明白,自己也到该走的时间了。

    “小猫,大黄问你要不要进来玩。”

    大厅里的小安忽然喊了一声,猫回过头去,仿佛是在跟自己身边的什么东西说话一样,张牙舞爪的喵喵喵了好几声,然后用爪子拍了拍面前的空气,继续回过头跟我看着烟火。

    “雨停了,该走喽。”我拍着裤子站了起来,虽说舍不得离开这里,但却不得不走,毕竟在这里一直耗着容易被人发现不对劲,而且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不去表明真实身份

    说真的,老天爷可真够折磨人的。

    我最亲的人就在身后,可我不能回头,回头的下场,很可能就是死。

    这里有人保护胖叔他们没错,八号当铺的人不敢出手也没错,我就算堂而皇之的跟胖叔他们见面也没事,这也没错,可是千万不要忘了

    如果我的身份暴露,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是永无休止的麻烦。

    老佛爷跟财神爷这群犊子很可能要跟我鱼死网破,特别是老佛爷,他似乎已经相信有些东西在我的手上了,虽然这是事实,但对于我来说,他这么相信那些宝贝在我手上,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

    师爷跟我说过,老佛爷从某种角度来说,已经疯了。

    “暴露你的位置之后,不出一个月,你很可能就会死在老佛爷手上。”师爷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脸上除了凝重之外,就只有隐隐约约的畏惧:“老佛爷可不是能随便搞定的人物,别说是白道要保你,就是天王老子保你,哪怕是鱼死网破,他要你第一天死你也活不到第二天。”

    虽然师爷的话有夸大的嫌疑,可我确确实实的是信了。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承认老佛爷有这种本事,明着来我不一定会死,暗着来我觉得自己会死,这不是开玩笑。

    一步走错,满盘皆输,现在的我,真的输不起了。

    “碎娃,最近饿身子好咧,你发现抹油(没有)?”

    在我站起身的同时,胖叔说了这么一句话,小安点点头,说,胖叔叔身体确实是好了。

    但是也就只有我知道,胖叔这话是给我说的,他的意思就是叫我别担心他,他很好。

    “谢谢你们的招待哈,我先走喽。”我点头哈腰的笑着,弯腰把手里的碗筷轻轻的放在了地上,对小猫招了招手,转身离开了这里。

    胖叔没说话,小安对我说了声不用谢,跳下椅子跑了过来收拾碗筷,然后又跑了进去。

    在要离开花圈店大门的时候,我装作不经意的往胖叔的方向看了一眼,忽然发现,他也在呆滞的看着我。

    可能在那时候起,我才开始发现一件事。

    胖叔已经不是那个可以天天搞笑的胖子了。

    他确实是老了,老到了我能看见他鬓角白发的地步。

    也许是往日他的心态导致了他看起来比较年轻,但实际上,他现在应该是四十多了吧?

    看着胖叔略显浑浊的双眼,我笑了笑,装作无比轻松的转过身,默然离去。

    “老天爷你让时间慢点走啊别让时间再去伤害胖叔了”我拖着蛇皮口袋,带着猫在昏暗的巷道里走着,脸上没有应有的不舍,而是充满了祈求。

    反正我这辈子就已经这样了,我也不想再奢求什么了,只求老天爷不要再去伤害我想保护的人,只想求老天爷手下留情

    好在我那天的运气很好,在离开的路上,我没有遇见任何麻烦,很顺利的从北京路离去,走到了距离花圈店很远很远的地方。

    在我找到了一个公共厕所进去后,我跑到隔间里把早已准备好的衣服裤子换上,见厕所没人,又在镜子前洗了一把脸,把脸上的污秽洗去,看着镜中干干净净的自己,点了点头。

    “这次的离开,指不定就是永别了。”

    “姓易的,好好做好你该做的事,用你自己的”我疯疯癫癫的念叨着,用指头敲了敲镜子:“用你自己的这个火星烧掉该烧掉的一切该死的人就得让他们死该活的人”

    说到这里,我愣了一下,没再往下说。

    该活的人是不是会活着,能不能活着,我好像还真保证不了,雨嘉就该活着,老爷子就该活着,但是他们却都死了。

    老天爷,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