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一章 温暖

姓易的2018-12-08 11:36:1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易家的花圈店已经关闭了很久,没有几个人知道那个年纪轻轻的老板去哪儿了,当然,他们也不会去深究这个答案,毕竟这家店没了,他们也能去别的店里买东西,无论是什么总会是能找到替代的,对吧,这个世界或许从来就不会重视任何一个人。

    在来来往往的巷子里,有着几个被垃圾堆围绕的木棚,平常都是流浪汉住在那里过日子,但年关来了好像流浪汉也各自回家了,那里一直都是空空荡荡的,可到了大年三十的今天,那地方却多出了一个人来。

    “吃点呗?”那脏兮兮的流浪汉把手里的鱼干递给了脚边的猫,脸上很脏,下巴跟两侧脸颊都布满了胡茬子,完全看不出他本来的面目,光是从外表来猜测的话,这人起码三四十了。

    那只白色的猫轻轻叫了一声,咬过鱼干,趴在那男人的脚边吃了起来。

    没错,那男人就是当初的我。

    “雨嘉,你也很久没见你哥了,肯定是想他了。”我在心里笑着,想要用手摸一摸胸前的玉佩,但我还是忍住了。

    现在我手挺脏的,别一会儿把雨嘉也弄脏了。

    来来往往的人们在经过我的时候都远远绕开,或是捂住口鼻一脸的嫌弃,对于他们的这种表现我很是欣慰啊。

    只有这样,我才能不被外人发现真实身份。

    “好冷啊……”我有点哆嗦,伸手把袋子里的红星二锅头拿了一瓶出来,扭开瓶盖后,仰头喝了一口驱寒,当辛辣的酒液从我喉咙慢慢灌下去的时候,我不经意的才反应过来,我从黑漆漆的天空中发现,原来时间已经不早了。

    就在这时候,巷子口悠悠传来了一声轿车的轰鸣,假装下意识的往那边一看,果不其然。

    “来了…快看!”我强忍着激动的表情,偷偷拍了拍猫的小脑袋,开心的说道:“走在前面的那个就是我兄弟,周岩,后面那个就是我叔,跟我爹差不多,对我可好了。”

    “喵。”猫好奇的趴在我脚边,看着正缓步走向花圈店的两个男人,轻轻的叫了两声。

    巷道里来来往往的人不少,拿着鞭炮烟花到处嬉闹的孩子也有很多,隔着来往的人流,周岩扶着颤颤巍巍的胖叔,头也不回的向花圈店走着。

    其实不是他不想回,而是不敢回。

    这附近人这么多,谁知道有没有八号当铺的人呢?

    “警察也来了不少,看样子是来保护周岩他们的。”我心里喃喃道,看了看巷口的几辆警车,暗暗点头:“防备工作搞得不错,这次应该不会有纰漏。”

    忽然,胖叔回了一下头,似乎是隔着来往的人流看见了我,眼睛猛地红了起来,急忙转回头去。

    “过年咧,人也多咧。”胖叔的笑声很嘶哑,充满了精疲力尽的意味,但却有着隐隐的激动在里面:“咱进气(去)坐坐吧,都多久抹油回来咧。”

    “好嘞。”周岩点头笑道。

    他们对话的声音不大,但我模模糊糊都能听个大概,这点我主要是得感谢那群熊孩子,你们总算是没放鞭炮了。

    我笑着埋下了头,轻轻抚摸着猫的脑袋,至始至终都没有出半点声音,只是在沉默的笑着。

    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吧?

    对吧?雨嘉?

    随后,我眼睁睁的看着胖叔颤颤巍巍的蹲下身子,用我给他的副钥匙打开了锁,吃力的拉起了门口的卷帘门。

    周岩也在帮忙,但他的身子一直都在颤抖着,似乎是冷了。

    “胖叔叔。”

    在听见这一声稚嫩的大喊时,我忍不住把头抬了起来,看着巷口那个熟悉矮小的身影,眼睛渐渐湿润了起来。

    哎呦,这臭小子长高了啊,不错诶,看起来比原来成熟点了,有点我易家五门…哦不对……我好像已经不是易家的人了吧?

    小安牵着张立国的手站在巷口,对正在拉卷帘门的胖叔喊了一声后,他立马就飞奔了过去紧紧的抱住胖叔:“我都好久没有看见你了!”

    胖叔一愣,笑呵呵的站直了身子,拍了拍小安的脑袋:“你个碎娃(小屁孩),最近有没有好好削习(学习)?”

    “有!”小安笑着说道:“我刚跟大伯来这边逛街就看见你们了,胖叔叔,你来这里干嘛啊?”

    “饿来吃个饭。”胖叔说道,周岩也凑趣的对小安摇了摇手里的袋子:“小家伙,要不要一起吃点?”

    小安点点头,此时张立国也跟了过来,与周岩胖叔互相寒暄了几句后,就先回家了,临走是本打算带着小安回去的,可小安执意不想走,张立国也只能无奈的把他留在了这里,准备晚上再来接他。

    “叔,我也先回去了,家里不能没人。”

    “赶紧走赶紧走,年夜饭不能耽误咧。”胖叔挥了挥手:“饿就带着小安在嘴儿(这儿)开伙咧,包(不要)担心咧。”

    “行,您小心点,外面我布置得有人。”周岩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大,是笑着说的,目的就是为了说给某些有心人听听,别他妈来做些作死的事儿。

    在帮胖叔拉起卷门之后,周岩走进去,把两袋子吃的放在了柜台上,转身便走出了花圈店。

    这一切都看起来顺理成章,在他出来的同时,目光很自然的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把上衣口袋的烟盒拿出来,将最后一根烟放进嘴里,捏着空烟盒走向了我。

    我依旧蹲坐在地上,看起来就与普通的流浪汉没有两样,猫也是好奇的看着走向自己这个方向的周岩,轻轻的叫着。

    “这垃圾桶咋这么臭呢。”周岩走到我身边,把烟盒丢进了垃圾桶里,一脸嫌弃的看了看我,在外人看不见他表情的时候,对我咧着嘴笑了一下,没再多说,转身就走了。

    他的这个笑容告诉了我一句话。

    “我终于放心了,你貌似还活得好好的。”

    等我目送周岩这傻逼离开巷道之后,我把蛇皮口袋里装着馒头的塑料袋拿了出来,又开了一瓶红星二锅头,就着白面馒头喝着酒,安静无比的看着巷道里的人群,只有时不时的才敢往花圈店的方向看一眼,不过对于我来说,这一眼就够了,还他妈很奢侈诶。

    胖叔咳咳嗽嗽的带着小安走了进去,将那小家伙安排在柜台边之后,胖叔自己就走进了里屋,不一会儿就拿了一叠盘子出来,随后又弄来了三个碗跟三双筷子。

    忽然之间,天上传来了轰隆一声巨响,大雨霎时倾盆而下。

    这场雨来得太突然了,但当我反应过来之后,又觉得老天爷实在是改变了不少,他好像是在帮我。

    “狗日嘞,这天气太欺负人喽。”我用着平生最土气的腔调说着方言,骂骂咧咧的拖起了蛇皮口袋,快步从漏雨的屋棚跑出,很自然的躲避到了花圈店门口的石台阶上,背对着屋里的一大一小,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笑了起来。

    “胖叔叔,外面的雨好大诶。”小安怯生生的说道:“要不然让门口这叔叔进来躲躲雨吧?”

    “好好,大兄弟,你要进来躲躲雨不?”胖叔问我。

    “不用喽,一哈(下)这雨就停喽,坐在这点儿歇哈(下)就行。”我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猫看了我一眼,自顾自地跳进了花圈店的门槛里,也不知道它是跑到了什么地方,只听小安压低了嗓子说了一句:“胖叔叔……大黄说这只小猫身上有大哥哥的味道……”

    “瞎说,你大哥哥在外地忙咧,咋会有他滴味道么。”胖叔说话的声音很低,甚至还有了点焦急:“碎娃包(不要)乱讲话。”

    小安委屈的哦了一声,好像是拿起了碗筷准备吃饭,但半响后……

    “大叔叔,你要不跟我们一起吃点吧……”

    一个装满了饭菜的大瓷碗放在了我身边,小安似乎还是那么怕生,放下这碗后就跑了回去,连看都没敢看我一眼。

    “谢谢哈,谢谢。”我捂着嘴咳嗽着说道,闻着扑鼻而来的香味,好像很久都没有感觉到幸福离我这么的近过了。

    这算是年夜饭吗?

    应该算吧?

    我吃着这碗属于我自己的饭,微微抬着头,看着来往渐渐稀少的人群,忍不住的笑了。

    “新年快乐。”

    我不知道这话是对谁说的,可能那是我第一次发自内心对这个世界说的话。

    虽然老天爷对我不怎么样,虽然……妈的。

    能吃上这碗饭,我好像就知足了诶。

    “这天变暖和咧。”胖叔突然笑了一声。

    “是啊,暖和了。”

    我笑着,仿佛没有感觉到那随时随地都存在的寒风。

    忽然间我有了种错觉。

    好像这个从来不讲感情的世界,在残酷之后,依旧温暖。

    新年快乐。

    这个操蛋的世界。

    

    可爱的朋友们,你们丫的敢不敢把书评发到书评区去,章节回复不算是书评啊,我加不了精华啊,敢不敢复制到书评区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