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章 回家

姓易的2018-12-08 11:36:1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小佛爷是个够意思的人,这话我似乎已经说过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再说一遍。

    对了,还想说一句:我操你吗的小佛爷你给我安排的是什么狗屁司机?!

    “哥们诶,你们贵阳小吃有啥……”

    “听说贵阳那边气候挺好的诶……”

    “你咋想着回去呢?是那边有急事还是想去过年啊?”

    我完全不知道这司机带我走的是哪条路,只知道他带我在中国绕了一大圈,本来一天多就能坐车到的地方硬是给我多拖了两天,第三天的清晨才到的贵阳。

    这些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以理解,毕竟外面挺乱的,指不定就被人跟上了,但是……

    为毛这司机的话就这么多呢?!!很多问题我回答了一遍之后,第二天他就跟失忆了似的,继续不厌其烦的问着,各种各样的乐此不疲。

    在下车的时候我都快哭了,哥你就不能少说点吗?

    “我先回家了啊,赶着吃年夜饭呢。”司机对我说道,满脸的笑容:“再不回去我媳妇她也该着急了,到时候你给个电话,我来接你。”

    “麻烦你了。”我点点头,抱着懒洋洋不愿意动弹的猫下了车,在关上车门之前,我拿出了一个昨晚上偷偷装好的红包,递给了司机:“新年快乐。”

    司机接过,用手捏了捏厚度,急忙把红包还了回来:“这可不行,大兄弟,咱们可不能搞这种事儿,都多大人了咋能拿你红包呢。”

    “客气了,算是车费。”我笑着,把红包从车窗扔了进去,转身便走。

    贵阳还是那个贵阳,几乎没有改变,准确的说,无论是哪座城市,都根本就不会因为任何小事而发生改变。

    相比起我前段时间所在的城市,贵阳要温暖些许,天上也没有飘雪,只是淅淅沥沥的下着让人感觉寒冷的冬雨。

    我也没想到会忽然下雨,无奈之下只能把连帽外套的帽子戴上,将小猫装进了衣服里,只在衣领的位置让它露出一个小脑袋。

    带着猫,我孤身穿梭在人潮人海之中,忽然感觉无比的自在。

    很久都没这种感觉了啊……

    “喵。”猫怯生生的叫了一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城市,它可能是害怕了吧?

    “这是我的家。”我埋着头,低声安慰着害怕陌生的猫,挤开往来的人群走着:“我带你去花圈店看看,我原来是在那儿生活的诶。”

    现在我所处的位置是距离市中心较远的地方,要是用走的,估计等到了花圈店得下午了,最早都得一点多才能到那里。

    不过我也没打算坐车过去,毕竟我在这城市里不能多待,最多两天我就得回去,超出这个时间段我感觉得遇见麻烦。

    财神爷的不少眼线可都安排在贵阳了,八号当铺的能人也有六七个在贵阳落了脚,这是我昨天得到的消息,是小佛爷在电话里亲口告诉我的。

    “妈的,你赶紧死去吧,别回来了,尽他妈给我找事做。”小佛爷昨天在电话里骂个不停:“我哥那边已经暂时给你瞒住了,我说你出去散散心,没敢说你回贵阳,你抓紧时间回来,别露陷了。”

    当时我答应得很痛快,但我现在还是有点犹豫,要不然在贵阳多待几天?

    我真的不想离开这儿诶……

    就在我冒雨赶路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周岩给我打来的电话。

    “难得给你打个电话。”

    “嗯。”我笑着说道:“新年快乐。”

    周岩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响,叹了口气:“你…还好吗?”

    “还好啊,我过得挺好的,你别担心了。”我忍不住露出了傻逼呼呼的笑容,跟当初大学时一样,和周岩这孙子吵架了,然后他先服软,我看见他服软的时候露出的笑容就是现在的笑容,这个感觉可真熟悉。

    “你在贵阳,我知道。”周岩说。

    闻言,我一愣,眉头都皱紧了:“我操,国家的电话追踪科技这么牛逼了?难道这是祖国科技崛起……”

    “傻逼,你旁边有人说贵阳话,老子又不是傻的。”周岩的骂声顿时给我指点迷津,让我从感慨国家科技进步的状态醒悟了过来。

    “新年快乐。”我说道,没敢继续我在贵阳这个话题。

    “新年快乐。”周岩说,他似乎犹豫了半响,迟疑的问了我一句:“能见个面吗?”

    我脚步猛地停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复杂了起来,但随即就用力的摇了摇头,继续在这个曾经熟悉的城市里走着。

    不能见面,虽然我很想跟他们见面,但是……妈的姓易的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们现在就被人盯着呢,要是见面了,我估计自己得死无全尸。”我笑容有点发苦,言语里满是无奈:“胖叔呢?”

    “他在病房里看电视呢。”周岩似是讥讽的问我:“平常你也是够忙的啊,就是记不住打个电话回来安慰安慰胖叔了是不是?”

    “胖叔最近身子骨越来越差了,好像有点神经衰弱的迹象,你知不知道胖叔有多担心你跟那个鸟人?再这么下去……”

    这段时间我确实没跟他们联系,但是……这也是有原因的……

    我实在是害怕自己在不经意间说漏了嘴,要是给他们带去点麻烦就真麻烦了,与其冒险跟他们聊天扯淡,我还不如沉默一段时间,等把所有的事办完后再安安心心的跟他们见面。

    见我没说话,周岩也安静了下去,不再出声。

    “你还记得花圈店对面的那个垃圾棚吗?”

    “怎么了?”

    “晚上你带……”我说着,心里有了期待,但更多的确实一种让我几近疯狂的无奈。

    好像也就只能这样了……

    没错,只能这样,冒险但又不冒险,可能这也是最好的办法。

    我反反复复的思索着自己刚想出来的计划,确定没有问题后,又跟周岩重复了一遍。

    “只能这样?!”

    “嗯,如果不这样,咱们就没办法见面。”我苦笑道:“也算是让胖叔安点心,我得让他亲眼看见我还活得好好的不是?如果不是你说的胖叔病情加重……”

    “不只是加重……”周岩无奈的纠正着我的错误:“他现在的精神状况太差了……你知不知道他很可能……”

    “所以我今天要冒险跟你们见一面,不对,是让你们见见我……”

    “行,晚上我们一起吃个年夜饭吧,就怕你在那儿吃不下去。”周岩苦笑了一下,但随即就恢复了平常的语气,说:“一切小心。”

    “嗯,挂了。”

    说完,我挂断了电话也关了手机,左右一看,见街道对面的小杂货铺是开着的,便走了过去买了两个蛇皮口袋,就是普通流浪汉装垃圾的那种袋子,然后找了一条小巷走进去,直截了当的脱掉了外套,往湿漉漉的地上一坐。

    嗯,就那么一瞬间,我的裤子就被泥水给弄得脏得不能再脏了。

    外套也被我在地上弄了些泥水上去,随之穿回了身上,又用些脏兮兮的泥水拍在了脸上,等感觉差不多的时候才停下。

    拿出手机一照,顿时就被自己美妙的容颜给亮瞎了眼睛。

    要是有人能认出我来,我真得给他跪下求他收下我的膝盖了,这他妈都能认出来那不就是开挂了吗?!

    “妈的真臭。”我用随地捡的塑料袋当做手套,把手伸进了巷子里的垃圾桶,鼓捣了一些不那么恶心的垃圾出来,扔进了蛇皮口袋。

    “喵。”猫奇怪的看着我,似乎是在好奇我在干什么。

    “别闹,晚上带你去看看我家人。”我说道,微微弯着身子,将猫抱进了怀里,戴上脏兮兮的帽子拖着蛇皮口袋走出了小巷。

    路上的行人在经过我的时候,都尽是往旁边多躲开,皱紧了眉头捂住鼻子,看我就跟看垃圾桶一样。

    我没在意他们的反应,虽然笑得很开心,但我的头却始终埋着,没人能注意到我脸上的表情。

    猫没有嫌弃我身上的味道,熟悉的趴在我怀里,用眼睛打量着这个城市。

    就是在那样的状态下,我伴随着人山人海穿过了半个城市,狼狈却又快乐的向着目的地进发。

    或许谁都想不到吧。

    上了八号当铺黑名单的人,那个姓易的,在大年三十的这一天,孤身一人回到了贵阳。

    “快到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我做梦都想回去的花圈店,虽然店门紧闭着,但我还是……

    是下雨了吧?

    要不然我脸上怎么会是湿的……

    “终于回家了。”我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擦了擦眼睛,笑容满面。

    ************

    被某朋友提醒了一下,我才发现,咱们的书已经上订阅榜了,还是第二,啊哈哈哈哈各种激动啊~~~

    嗯,走着,弄午饭去了~~~

    (PS:你们这群魂淡的敢不敢发个长评!!!我给你们加精你们就能拿磨铁币了啊啊啊啊!!没人参加感觉好浪费看别人的书评区都是各种热闹啊我冷清的书评区啊)

    (再度PS:长书评要五百字以上,除了不能水之外,其他都行,想写啥就写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