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九章 冬天

姓易的2018-12-08 11:36: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夜。

    在店里,大牙一个人坐在门外抽着烟,拿着账本计算着一天店里的收入,小佛爷则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压根就没看我们这边。

    师爷笑呵呵的坐在轮椅上看着我,没说话,就等着我说正题呢。

    “帮我。”我说道。

    “什么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不想继续拖了……”我眼睛里隐隐约约的有了焦急,或许当时我并没有发现一件重要的事。

    其实那时候,我的思维能力已经开始失控了,很多时候都会无意中的做错一些细节上的事,或是有了不该有的焦急。

    雨嘉能复活的,对吧?!姓易的?!你能成功的对吧?!

    罗能觉是个高人,这点毋庸置疑,当初他也说过你会成功的啊,你为什么还要着急呢?!

    “能不能加快点速度,帮我找剩下的东西?”我看着师爷,不知不觉中,语气里已经有了祈求的意味:“报仇的事慢慢来都行,找东西一定要……”

    “易先生。”师爷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已经在努力帮你了,可是我不是万能的啊,你要找的东西又不是大街货,我现在连点消息都没有,怎么找?”

    小佛爷睁开眼睛,起身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能找到的,别急了。”

    “我什么都有了,棺材,经文,灯油,灯座,我就差一个灯盏。”我使劲儿的摇着头,咬着牙说道:“就差那一个东西你都不能帮我找到了?!”

    此时,我说话的声音已经不由自主的大了起来,在外人看来,我很像是在吼师爷。

    当然了,当时在场的人里,也就只有大牙会这么认为。

    “你累了。”小佛爷一把拽住了我的右手,力度很大,我压根就动弹不了,只能任由他把我往我的屋子拽去:“该去休息了,好好睡一觉。”

    “对不起啊。”

    在快到自己屋子的时候,我忽然笑了,停住了踉踉跄跄的脚步:“刚脑子有点迷糊,别在意。”

    小佛爷耸了耸肩,松开了我的手,说,没事,都习惯了。

    “我带猫出去逛逛,散散心。”我低头看了看紧跟在我脚边的小猫,笑道:“一会儿就回来,别担心了。”

    小佛爷点头:“要我陪着你去不?”

    “不用了。”我笑了笑:“老子又不是小屁孩了,还用得着你丫的跟着我么。”

    闻言,小佛爷的脏话顿时就脱口而出了,一时间当真是出口成章,洋洋洒洒的骂了我少说上百句带脏字的。

    “妈的,你骂够了没啊?”我无奈的问道。

    小佛爷瞪了我一眼,然后沉默了半响,试探着跟我说:“你想干什么我知道,毕竟你也跟我说过这些事,但是我感觉你还是别对这事抱有太大的希望。”

    我刚往前迈了一步的动作霎时间僵硬住了,一种愤怒,不对,在我心里弥漫开来的是恐惧的情绪?!

    我好像……听见了一件足以让我心惊胆寒的事……妈的……他是开玩笑呢!!不可能会这样的对吧?!罗前辈不都是……

    “历史上谁复活过?你别忘了这点啊。”小佛爷认真的对我说:“古代的皇帝哪个不牛逼?古代的那些神仙般的人物不比你厉害多了?但他们咋就没复活过来呢?”

    我身子微微颤抖着,拳头紧握了起来。

    这一点其实我一直都在想,但也都不愿意仔细去想。

    左慈是唯一一个成功的人没错,但是他死了,而且是死于自裁,我不觉得他的死会跟所谓的死复还阳没关系。

    不对,罗前辈不是说了我会成功吗?!他不会骗我的!!

    事实上我当时已经彻底忘记了罗能觉当初的反应,没错,我忘记了当时他回答我某个问题时的反应,在我自己的记忆里,我把那段画面似乎是修改了,修改成了我所想象到的美好。

    他说了我会成功的,一定会。

    “你啊就不应该为了这点破事去…”

    “操!!别说了!!!”

    “你……”

    打断小佛爷说话的是我,准确的说,是我刚从腰间抽出来的蚨匕。

    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匕首抽出来,更不会明白为什么会想给小佛爷一刀,要是当时我那一刀真捅中小佛爷了,那么他肯定就得交代在我手里。

    要知道,我那一刀可是冲着他脖子去的,只要是捅中了,他必然得死。

    不过话说回来,小佛爷不愧是小佛爷,在我拔出蚨匕的同时他就已经有了准备,当我出手的时候,他已经一拳头砸在了我小臂上,没错,是砸,我很怀疑他是不是把自己拳头当成铁锤用了,竖着一下子砸过来,那感觉真是……

    我操,真疼。

    “你他妈疯了?!!!”小佛爷瞪大了眼睛,死死的掐住我脖子,将我往外一推,差点就把我从阳台上扔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脑子清醒了还是咋的,在这时候,我情绪猛地就恢复了,嗯,就跟脑子里有个开关似的,只要打开,我的情绪就失常,只要关上,我就成正常人了。

    “别说了。”我剧烈的咳嗽着,这孙子掐我貌似有点用力,让我有了一些缺氧的症状,感觉呼吸不上来了,说话都吐字不清:“我会成功你不要…”

    “操!!你他妈就是个傻逼!!!操你妈的!!”小佛爷一脸愤怒的把我从飞翔的边缘拽了回来,死死的瞪着我,很使劲的把我摔在了地上,朝着我肚子踹了一脚,转身就沿着楼道向大厅走了下去。

    “我他妈真想打醒你!!!操你妈的!!你个傻逼!!!”

    我趴在地上半天都没动弹,跟条死狗似的,这可不是我没力气动了,而是疼。

    “狗日的下手咋这么没轻没重的呢…”我骂骂咧咧的换了个姿势,继续躺在地上冒充尸体,仰着头看了半会天花板后,我还是爬了起来。

    这可是夏天诶,躺地上为毛我会觉得冷呢,这可是够奇怪的。

    “喵。”

    忽然,阳台上传来了一声猫叫,转头一看,经常跟着我们鬼混的那只猫正站在阳台边缘,嘴里还叼着半只鸡腿。

    “我操。”我忍不住惊呼了出来:“这他妈可是二楼,你怎么上来的?”

    “喵。”猫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仿佛是在看这个世界上最傻逼的生物,摇了摇头,跳下阳台跑到了我身边,用头拱了拱我的胳膊。

    我保证我当时真的很想杀了它,那眼神太他妈嘲讽了。

    怪不得都说喵星人不是地球人能随便弄明白的,我就想不明白了,这栋楼后面可没什么能够借力的地方,更没什么水管啥的可以给猫攀爬,说是光滑一片也毫不夸张,但是这猫还真的能上来,我觉得这是世界的第三十一大未解之谜。

    哦,对了,前一大未解之谜好像是猫上星期达成的成就:一猫独战三狗,其中一只狗还是狗中的战斗狗,比特犬,但照样完胜。

    连小佛爷都说我的猫是个战神,绝逼不带半点的水分,我对此表示还是很欣慰的。

    “又跑人饭店偷鸡腿了是吧?”我无奈的问道,猫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我的话,很惭愧的把鸡腿放下,然后灰溜溜的跑回了我房间,估摸着它是去面壁思过了。

    我坐在地上,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无意中发现了某件让我惊讶的事儿。

    “哎我去,这日子过得够快的啊。”我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九月一日”有点惊讶,心说这日子我都过迷糊了,刚感觉来了这边没多久呢,没想到都过去快四个月了

    半响后,我点了支烟,回房睡觉。

    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开始,仿佛一切都陷入了与世隔绝的平静,那是一种绝对的平静。

    从那天开始,外界风平浪静,不再有任何大事发生。

    沈国民与小佛爷他们之间也陷入了僵局,从外看似很平静,但里面却蕴含着我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

    而我

    嗯

    连续小半年的时间我都没再找到一个仇人,也没有再得到任何一个当初伙计的线索,至于宝贝的线索则就更让我无奈了,没有,完全没有。

    这一切持续了很久。

    一直到四个多月后

    “要过年了诶。”小佛爷穿着厚厚的外套,站在我身边看着外面漫天大雪,哈着气说道:“没想到咱还能一起过个年,有意思了。”

    “嗯,要过年了。”我点点头,一脸木然。

    在不知不觉中我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这段时间安静的代价,木然。

    对吧,没了能让我兴奋的事,全都是一成不变的现实,我已经开始厌倦现在的日子了。

    “喵。”

    猫懒洋洋的叫了一声,趴在我怀里睡得很安稳。

    “小佛,我有点事要麻烦你。”

    “什么?”

    “帮我安排一辆车,我要”我看着外面的漫天飞雪,心里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听完我的话,小佛爷眼珠子一瞪,不敢相信的问我。

    “你他妈疯了?!现在你出门都得小心翼翼的,你还打算回贵阳?!”

    “该回家看看了。”我摸了摸猫的头,终于开心的笑了:“放心吧,我不会出现任何纰漏的,只是想看看贵阳那座城市而已,只是有点想家了”

    ************************************

    周末又到了,大家懂的,明天,后天,大后天,一天一更,下星期一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