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八章 新人

姓易的2018-12-08 11:36:0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喂,你确定他们是在这儿交易的?”我左右看着餐厅里的人群,忍不住一阵纳闷:“这里好像是人的婚礼现场啊。”

    大牙也是有点闹不明白现在的状况了,无奈的摇摇头,说是咱们继续看看。

    据他说,他自己也是接受了命令才来的这里,具体这里是干什么的他也不太清楚,自然更不会想到有人在这儿开喜宴了。

    我皱着眉头问了一句:“那人长啥样你记得不?”

    “记得,我见过他。”大牙肯定的点了点头。

    “他认识你不?”

    “不认识,但曾经见过我几次,都是几年前了,最近几年我们基本上没见过面,他在忙白面交易跟别的,很少出现在人前。”大牙耸了耸肩:“现在估摸着是认不出我了。”

    “那就行,咱们现在慢慢找他,不急,完全可以顺便吃个便饭再去找那孙子。”我说道,带着大牙走向了站在大厅外迎接客人的新娘新郎,故作熟悉的大笑着走了过去,往那新郎手里塞了五百块的现金,说着恭祝两位白头偕老之类的贺喜词。

    新郎也是一愣,但随即就释然了,毕竟客人这么多,他不可能人人都认识,更何况一上来就送红票子的还能是来蹭饭的?完全不可能嘛!

    就因为我利用了他这种必然的想法,我送了钱,直截了当的说没带请帖,是某个哥们叫来捧场的。

    至于这个哥们是谁,他也没问,我自然就没说了,带着大牙就自顾自的进了大厅,找了一个靠近角落的位置坐下。

    “咱们是来吃饭的?”大牙把卷着麻布的五连发放到了座椅后面,靠着墙放着,一脸的不自在,可能是觉得带着枪来这种地方实在是有失斯文,或是觉得不够礼貌,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当然了,以上的内容都是扯淡,实际上我们的真实想法就是:我操的在这儿得浪费多少时间啊那孙子呢?!

    隔了一会儿,天色渐晚,新人也开始进来搞演讲了,随之就是普通婚礼的流程,敬酒外带各种喝酒吃肉不亦乐乎,我还是挺自在的,但大牙明显是不乐意了。

    “在这儿等他得等到什么时候去?”大牙不耐烦的问我。

    “你知道他什么时候来?”我反问道,笑呵呵的吃着菜看着大牙。

    大牙迟疑了一下,摇摇头:“就说是今天。”

    “那不就得了,你急个JB你急。”我骂骂咧咧的吃着饭,没在意大牙一脸想要骂我的表情,估计是我的话嘲讽住他了。

    就在这时候,大牙表情忽然僵硬了一下,然后猛地在桌下拉了拉我的衣服。

    “来了。”大牙低声说道,头微微埋着没敢抬起来,但眼睛却是在偷偷的看着右边的方向,那地方站着一个提着黑色行李包的男人,短发,满脸胡茬,我估摸着那人就是沈国民手底下的心腹了。

    “他叫啥来着?”我拿着面饼卷了一块鸭肉,又放上了葱跟酱,一脸享受的塞进了嘴里:“不得不说诶,这地方的北京烤鸭挺不错的,咱下次来这儿买点回去吃。”

    大牙先是鄙视的看了看我,意思是“什么JB时候了还惦记着吃的?!”,随后又转过了脸,不再去看那个目标人物,低声对我说道:“王四眼,这是他诨号,道上的都叫他四眼。”

    “这外号挺土气的。”我不屑的撇了撇嘴,随即就想到了一件事,叫了大牙一声,给他说了一些原来我无聊时看的黑道小说里的人物外号,并且问他,为什么咱现实里的道上人名号大多都那么土?

    “中国人本性呗,看故事都爱看牛逼的,但故事里的一些名字跟外号用到现实,那就不是牛逼了,用的人是傻逼,外人看那用的人就觉得他是在装逼。”大牙的回答很是中肯:“要是有人的外号是什么魑魅魍魉啥的,那他吗出门就得被人笑死,估计也没人爱喊他这些个外号。”

    “又来了一个。”我在跟大牙闲聊的同时,又看见了一个提着黑色行李包进大厅的中年人,轻声给大牙说了一句,随即就安静了下去,继续吃着饭菜。

    “那人是沈国民下面场子里卖药的几个小头子之一,没什么实权,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名气的。”大牙说道,我瞬间就明白了他想做些什么。

    “行,一会跟着他们出去,直接在楼道把他们办了。”我点点头,随嘴问道:“这俩孙子干嘛不在自己的地盘交易啊?跑这儿交易是来找刺激来的?”

    “前段时间被白道扫了一遍,他们估计是怕了。”大牙说道:“师爷那次给白道人物塞的红包可不是……”

    “当然了,这可能也跟他们认识新郎有关。”大牙看着正跟新郎拥抱的王四眼,摇摇头说道。

    “先盯着他们,别在这儿动手,咱们先低调点。”我看着正向我们这桌子走来的新人,笑着把玉佩从胸前掏了出来,紧紧的握在手心里:“毕竟这是人大喜的日子,不能随便闹。”

    喂,雨嘉,你看见没,那新娘子穿的婚纱挺漂亮的啊,咱们以后就弄套那种婚纱吧?

    我觉得你要是穿这种婚纱,绝对比那新娘还好看,绝对的。

    “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啊。”我站着举起了酒杯,对那新郎新娘笑着说道。

    “谢谢了啊哥们,你们在这儿吃好喝好,我一会就……”

    新郎的话还没说完,大牙猛地就在桌下踢了我一脚,然后拿着卷着麻布的五连发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向着边上的出口走去。

    “我哥们好像有点急事,我跟过去看看,你们先喝着。”我对那新郎说了一句,随后就紧跟在大牙背后不远处走了出去,这时候我才发现,王四眼跟那卖药的头子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出了大厅,正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尽头阳台上抽着烟呢。

    他们的脚下都放着一个黑色的行李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但就我看来,王四眼脚下的行李包不算鼓,里面装的估摸着是白面,至于那个药贩子则就应该带的是钱了。

    就在先前,大牙给我说了一些这方面的事儿,据大牙所说,他们双方应该是来交账拿货的。

    “动作小点,咱们偷摸着过去,拿枪一顶就完事了。”大牙对我说道,轻手轻脚的向着阳台上背对着我们的两人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解包着五连发的麻布。

    我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跟了过去,说真的,我有点困了。

    “别动,别出声。”

    在那两个人抽着烟聊得正欢的时候,大牙的枪口就顶在了王四眼的腰上。

    “哥们别开枪诶,后面那个也别掏枪啊,有事您说,冤有头债有主,要真是我四眼得罪了两位我就不说了,要不是我……”

    毫不夸张的说,王四眼怎么都算是个道上的老渣滓了,这些年来,玩枪的年头比大多年轻混子玩JB的年头都多,被人拿枪一顶,他大概就明白是出什么事了,甚至很清楚咱们就奔着要他命来的。

    可能这也是人类的直觉作怪吧,他没有看见我们是谁,但就是猜出我们的动作了,包括我刚把手放在腰上正准备掏枪的动作。

    “话真多。”大牙皱了皱眉头。

    我没再做掏枪的动作,也没准备拿枪出来威慑他们,只是走了过去,然后猛地一蹲身抱住了王四眼的双腿,往上使劲儿一抬……

    随即,大牙跟那个卖药头子就亲眼目睹了这一起凶杀案。

    在王四眼的落地声响起的时候,大牙张了张嘴,但没说话,至于旁边那人则就直接吓瘫了,哆哆嗦嗦的不敢出半点声音。

    “你把他扔下去吧,我回去吃饭了。”我说道:“那边正上菜呢,我就不在这边耽误了。”

    大牙没说话,就看着我。

    “逗你玩呢。”我被自己不好笑的笑话逗笑了,然后一蹲身,把那个吓得不敢回头的药贩子也扔下了楼,拍了拍手:“走吧,回店里。”

    说着,我转头看了一眼正处于紧闭状态的大厅门,忍不住笑了笑,脑海里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了那对新人与客人们推杯换盏,满脸幸福的……

    “你怎么了?”

    “没事,就有点头疼。”我蹲在地上捂住了脑袋,想了一下,对他说道:“给师爷说一声,就说我有急事找他,让他回店里跟我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