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六章 平衡

姓易的2018-12-08 11:36:0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记得小佛爷给我的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祖国和谐美好,三教九流一家。

    好像是这句话诶,要是这话是在今天之前跟我说,可能我还会觉得有点不太对,但是当我见到某几个曾经在本地电视台里出现过的白道神仙时,我觉得吧,小佛说得还是挺对的。

    在包厢里,白道的人跟沈国民这类似的人谈笑风生玩得不亦乐乎,推杯换盏喝得那叫一个高兴,几个女大学生也是在小佛爷他们的安排下走了进去,给那些个满脸猥琐的中年大叔笑着敬酒,时不时还得搞一下爱的奉献,让那些两道的人揩上点油水。

    不得不说,这些大叔哦不对,还有六十来岁的大爷,实在是个中好手,那一个个的猥琐劲儿真是……

    当然,一些特殊的人还是没有表现得如此不堪的,例如小佛爷,师爷,沈国民,还有某位市公安的局长。

    “郑局长,咱这栋楼开业了,以后可得仰仗着您了。”师爷坐着轮椅上笑得很是轻松,眼里尽是客气的意味,但又有常人无法抗拒的亲近,总而言之师爷的笑容很能给人好感,真的,这毫不夸张。

    站在他身后的小佛爷就没那么好的表情了,只见他正瞪着沈国民露出一种名叫“你他吗别让我抓到机会否则砍死你”的表情,除非是与那郑局长双目相对,否则是难得一次会露出点笑容的。

    说真的,要是外人以为小佛爷是想砍死沈国民的话,那么这猜想就是不完全的了,小佛爷那孙子岂止是想砍死沈国民,那简直就是和谐加马赛克外加血腥的敏感词了。

    “遵纪守法,国家保护你们,在力所能及的程度上,增加点市民的就业机会,这也是为国分忧解扰了。”郑局长可以说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在前几分钟还跟大家有说有笑,还有点不胜酒力的意思,脸也被喝得通红,但现在我从他眼里看出来的除了镇定就是睿智。

    “郑局长说得是啥话啊,咱们可都是良民,怎么可能搞些违法乱纪的事儿呢。”沈国民哈哈大笑着说道,小佛爷看了他一眼,笑着没说话,师爷只是配合的点了点头,也没出声。

    局长吃着饭压根就没搭理他。

    场面霎时间就尴尬了下来。

    在沈国民的附和之后,在场的人就没出声音,霎时安静无比。

    这桌子的人就他们几个,剩下的人则都坐在其他桌,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不对劲。

    “小沈啊,听说你的场子最近有点不干净啊。”郑局长擦了擦嘴,不平不淡的问道。

    沈国民这人城府也不浅,他并没在意先前尴尬的情况,没有半点不自然,笑着反问道:“郑局长,您这话说哪儿去了?我场子怎么会……”

    “你场子最近有白面吧,前几天上头组织的人去扫了一次,弄了不少货出来,这东西是在咱们这片被发现的,我有点不好交差啊。”郑局长拿出烟盒抽出了一支烟点上,侧过头看了看正坐在他们隔壁桌埋头苦吃的我,言语之中似乎是意有所指:“为了保你,我可是费了不少的心。”

    沈国民好像是明白什么了,看着一脸平淡的郑局长,不由得笑了,虽然这笑容里充斥着难掩的愤怒:“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您放心,明儿咱们去局里细谈。”

    郑局长点点头。

    沈国民笑呵呵的看了师爷一眼,伸出筷子在桌上的酒坛里夹出了一块鱼翅,满脸微笑的咬碎了这块鱼翅,吞了下去,起身就离开了包间。

    对了,那道菜的名字好像是叫佛跳墙,哎呀,正好是小佛爷的佛诶,这菜名真巧。

    “劳烦您今天过来了。”师爷给局长敬了一杯酒,笑道。

    郑局长摆了摆手:“局里还有点急事,先走了,下次再聊。”

    小佛爷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将我叫了出去。

    在酒店的走道里,我们谁都没说话,默默的向着走道尽头的阳台走着。

    今天的天气挺不错的,阳光不大,但却能让人感觉到温暖。

    “我们要准备准备开弄了。”小佛爷很没有形象的蹲在地上,递了支烟给我,自己并没有点烟。

    我皱着眉头问道:“弄谁?”

    这孙子可是很难露出这么凝重的表情诶,要这么说的话,他不会是想叫我提前干掉老佛爷吧?!

    我草,要真是这样,我非得一巴掌抽死他不可,吗的我好像还没准备好呢我草!

    “还能是谁?”小佛爷蹲在地上笑了笑,冰冷的目光透过阳台上的栅栏,看向了楼下正在上车的沈国民,他们似乎没有注意到站在阳台上的我们。

    我哦了一声,好奇的问了句:“总算是要开打了?”

    “你他吗是唯恐天下不乱啊?”小佛爷表现的很不乐意,皱着眉头对我说道:“前段时间你还记得不,就是你离开这儿去办承何的那几天。”

    “怎么了?那几天是发生啥事了?”

    小佛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那几天发生的事儿挺多,但最近实在是太忙,平常也见不着你人,貌似都忘告诉你了,其实就两件事让我们决定了要干死沈国民这畜生。”

    “干?”我一脸讶异。

    “吗的你想哪儿去了?!”小佛爷见到我的表情后也是疑惑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般的跳了起来,朝着我就是一飞腿:“干是东北话,就是弄的意思,弄死他,知道么我草!”

    “你继续说,我不打岔了。”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心说小佛爷这傻逼也挺有意思的,平常也就逗逗他好玩了。

    “在你去弄承何的第三天,我跟我哥去外地有点急事,晚上才回来。”小佛爷瞪了我一眼,缓缓又蹲了下去:“结果在回来的路上被人堵了。”

    “堵?不应该吧?”

    “那些人都是外地的民工,就是那种你给他三四千,他能帮你拿人一条腿的那种。”小佛爷骂骂咧咧的说道:“我就操沈国民全家了,妈了个逼的,他是真想弄死我们了。”

    如小佛爷所说,那晚上发生的事儿吧,真不是一般的刺激。

    在从高速路进市区之后,车刚开进某条道里,十几个拿着锤子就窜了出来,照着车上就是一顿猛砸,如果不是车窗玻璃是防弹的,我估计他跟师爷当时就得嗝屁。

    虽说玻璃是防弹的,但也经不住那么一群人拿着锤子砸啊,要知道,那些锤子可都是工地上用来砸石板砸石砖的大铁锤,一锤子下去那破坏力可就不是能随便小看的了。

    说来也是师爷他们命好,车前面的门刚被砸凹进去,眼看玻璃就要被砸碎了,只听周围的怒骂声忽然响了起来,随之就看见那些个民工忽的一下跑了出去,谁都没敢回头。

    没错,是小佛他们的伙计带着人过来了,人不多,就七八个,但所有人手里都拿着一把五连发。

    “我的人那天刚巧去那边收账了,要不是他们……”小佛爷一脸的后怕。

    “这是一件事吧,第二件事呢?”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好奇的问着:“这城市里的平衡不是不能被打破吗?沈国民啥时候有这么大的胆……”

    “是财神爷。”小佛爷说道,见我没有再出声,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在我们出那事的早上,有人看见财神爷跟沈国民见面了,吗的。”

    我先是愣了好半天,然后就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激动得身子连连发颤。

    吗的!!难道财神爷是在这城里?!

    “别想了,他走了。”小佛爷叹了口气:“咱们城里的水本来就够浑了,没想到财神爷现在还来插一手,我就草他妈了。”

    “没人管?白道的或者是老佛爷……”

    “财神爷跟沈国民见面,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不算是颠覆平衡的证据。”

    “平衡之所以平衡,是因为有人制约着一切,而且制约一切的人有绝对的实力。”小佛爷摇了摇头:“除非是遇见一种情况,否则制约一切的人不会主动去打破平衡,更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人去打破平衡。”

    “什么情况?”

    “打破平衡的人并不是去打破平衡,而是用他自己创建一个新的平衡,一个能给很多人带来好处的平衡。”小佛爷苦笑道:“也就是说,有的人恐怕已经被财神爷买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