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四章 漩涡

姓易的2018-12-08 11:35:5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不得不说现在的装修水平牛逼啊,一个破仓库的窗户都能弄得那么隐蔽。

    窗户是往外推开两扇木板子的那种,木板上的颜色很暗,几乎跟仓库里其他地方的墙壁一模一样,这也就不能怪我一开始没看出来窗户的位置了。

    吗的,其实仔细看看也是能找到的,毕竟窗户这儿是唯一一个没有货架摆放的地方。

    “雨嘉,刚才你有乖乖的闭上眼吗?”我拿着玉佩笑呵呵的说道,凑上去亲了一下:“乖,有的东西知道就好了,别看,易哥怕吓着你。”

    “你要是把他扔下去了,下面的伙计可就得上来了。”

    “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笑着转头,看着斯文儒雅的刘三爷:“三爷,帮个忙呗?”

    “什么?”

    “我把他丢下去,然后你再跟着下去。”我说道,刘三爷脸色一沉,眼里猛的有了冰冷的意味,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口误了。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从这边下去。”我指了指大门:“下去就跟其他人解释解释,让他们下去收尸,就说是这孙子惹着您了,您一个不顺心就将他拍死于掌下。”

    刘三爷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是不想让人走这边的楼道吧?”

    “是啊,我可不想被人乱枪打死在这儿。”我笑着点头。

    “行,我帮你这一把。”

    话音一落,刘三爷转身就向着大门走了过去,头也不回的摆摆手:“以后自己保重了。”

    “谢谢。”我说道。

    伴随着门响,仓库里再度陷入了往日的死寂,气氛渐渐变得压抑了起来。

    因为距离较远的缘故,承何并不知道我跟刘三爷说了些什么,他也没敢出声,生怕刺激到我又去玩他。

    其实他纯属是高看自己了,这畜生有什么好玩的?

    当然了,看见他死,还是挺好玩的一件事。

    这么想着,我忍不住笑了出来,缓步走到了承何身前,手轻轻的扶在了后腰的枪柄上。

    “承何。”

    “易爷您说。”

    “我觉得吧,你还是”

    “砰!!砰!!!”

    “还是死了比较好,这样我才能开心点。”我笑着,看了看双腿分别被我打了一枪的承何,满意的点点头,走到他身后,再度抬起手枪:“我是个好人吧?既然答应饶你一命了,所以前面我才真没弄死你,让你多活了这么久。”

    承何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估计他已经气得骂不出声了,只能死死的盯着我,满目绝望。

    伴随着两声枪响,承何的两只手臂分别又多了一个弹孔,见此情景我才彻彻底底的笑了,和善的帮他解开绳子,任由他在地上拼命挣扎。

    “我大学老师说过,很多人其实在跳楼摔死之前就被吓死了。”我拽住了承何已无力挣扎的胳膊,慢慢的走向了窗户,嘴里问道:“我真的很好奇啊,你说你会不会这样被吓死?”

    承何没有再像先前那般求饶,而是疯狂的嘶吼着,如我当初看见雨嘉身死的反应一样,野兽本能般的嘶吼。

    只不过我是因为痛苦才会有那样的反应,而他则是为了求生的本能。

    仓库里的窗户也不算高,离地大概有个一米的样子,我先是有条不紊的把承何的上半身弄了出去,悬空晃悠着,而他的脚则是被我死死抓住了。

    “承何,我现在给你个机会。”

    “我数三声,你给我老婆道歉,说对不起,要是我觉得你是在诚心诚意的认错,我就放你一马,你可以认为我是在骗你,信不信随便你诶。”我无所谓的说道。

    “你是在骗我!!!”

    “三。”

    我笑了笑,开始数数了。

    “你他吗都开枪打我了还说你要放我一马?!!”

    “二。”

    就在此时,承何的话音顿了顿,如本能的般的大吼了起来。

    “对不起!!!易爷爷!!!我错了!!!真错了!!!”

    我满意的点点头,松开了手。

    只见承何的身子在失去我的帮助之后,猛然间便往下落了去,这里可是二十多层楼高的大厦诶,掉下去都不一定能听见响声。

    “救”

    哎哟,这听不见响声还能听见求救声,够有意思的啊。

    在目睹了这一场由我自己搞定的谋杀案后,我觉得该去收拾收拾外表了,毕竟身上有血迹的话还是挺容易被人看出来不对劲的。

    对了,还得抽支烟冷静一下,顺便去楼道看看情况,找个机会下楼跑路。

    在离开仓库之前,我故作惊讶的给自己解释了一句:“哎呀,刚才是手滑了。”

    真的,我是个好人,不可能骗他的。

    我怎么可能答应放他一马又害死他呢?明明就是手滑了嘛!

    进了楼道,我一边看着时间,一边闷着头抽烟,当时我心跳的速度很是不稳定,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的,说白了还真有点紧张。

    刘三爷这人给我的印象不错,但是这狗日的应该不会是在骗我吧?

    要是楼下冲上来一群人收拾我,那么我肯定就死定了,百分百的。

    我身上最具有战斗力的东西就是刻着七震局的符板,但是这玩意儿也有局限性啊,要是人多了我估摸着刚捏断符板,自己就得被反死暴毙了。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七震局没有局限性,那么在战争之中它肯定是头号杀器,吗的一过去就让道士们玩自杀式袭击,满战场的捏啊捏我捏个JB我捏!

    “我想什么呢?!”我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力度很重,足以拍死一只蚊子:“你个孙子能不能不这么天马行空了?!”

    骂完之余,我还是感觉不太舒服,总是有点紧张的意思,这时候能解决这种状况的就是找个人跟我打打电话解解闷了。

    “喂?操他吗谁啊?”小佛爷的骂街声还是那么的经典,中气足嗓门亮,堪称是国骂战士中的顶尖人物了。

    我懒洋洋的说道:“我。”

    闻言,小佛爷那边安静了一下,随后就表现得很是惊讶。

    “我草?!你没死呢?!”

    “死你妈妈死,我好着呢,别咒我。”我没好气的骂道:“你是不是很乐意看见我死啊?”

    小佛爷叹了口气:“你他吗赶紧回来吧。”

    “咋了?”

    “你那只猫要翻天了,吗的,大晚上的各种叫啊,我去收拾它吧还反被挠了几爪子,要不是我不爱杀生,非得一枪崩了它不可。”

    “你这笑话可真有意思。”我说。

    “既然你都打电话来了,那么就代表事情办成了。”小佛爷自顾自的问我:“你啥时候回来?”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能到了。”我说着,摸了摸怀里抱着的木盒子,笑得很开心:“回来了请我吃饭。”

    “行。”

    十分钟后,我又检查了一遍自己身上有没有留下不对劲的迹象,检查完毕之后我才有了点底气,坐着楼梯的扶手飞快的往楼下滑去。

    无声,速度,这就是小学生技能的牛逼之处了。

    到了我进入楼道的那一层,我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走到门边推开了一条缝隙,往外一看。

    走廊里依旧如我来时的那般安静,没有什么异象。

    “走了走了,我又不是干啥坏事,怕个屁啊。”我嘀嘀咕咕的说道,轻手轻脚的关上门,沿着走廊向着大厅行去。

    “这次应该不会给刘三惹什么麻烦吧?”我有点不放心,但想了想,还是松了口气:“应该不会,这孙子没点本事就不可能坐上这位置了,得对人有信心啊。”

    其实当时的我并不知道,我已经间接的害了许多人。

    如果我今天再小心一点。

    如果我没有用枪收拾承何。

    如果

    我曾经说过,能坐上高位的都是一些聪明人,财神爷在八个掌柜里排名靠后,但他的脑子却是最阴险也是最转得快的,可能也就师爷能跟他比一比了。

    他是个认真的人诶,真的,竟然能从死去的承何身上找到点蛛丝马迹。

    我给承何吃的符咒可是能导致死人魂飞魄散的东西,但就算如此,他还是找到了线索,而且并不是从承何魂魄之上找到的,是从承何的身上。

    没从,他找到了一些不该有的指纹,那个指纹并不属于刘三爷,最后再调取当天的监控一看一个个的排查

    或许是我一开始就把他当得太傻了。

    师爷,小佛爷,刘三爷,每个人都被我牵连得体无完肤。

    当然了,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以上的这些消息,我只知道我成功了,承何被我弄死了。

    可能不光我不知道,就连师爷也想不到。

    一个将要毁灭一切的漩涡正在缓缓的拉扯所有人进去。

    吞噬。

    然后。

    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