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章 刘三

姓易的2018-12-08 11:35:5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听着身后传来的笑声,我动作僵硬了半响,猛的拔枪转过了头去。

    只见铁门已在不知不觉中打开了些许,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就站在那儿,背着手笑呵呵的看着我。

    “进来坐坐?”

    “你是谁?”我没有把枪放下的打算,依旧保持警惕死死的盯着他。

    这中年人对我笑了笑,温和的说:“我姓刘,道上的人都叫我刘三,小兄弟,你应该是知道我的吧?”

    “刘三爷?”我有点惊讶,但更多的却是凝重。

    在这儿遇见这种BOSS级别的人物对我来说不是好消息,除非是到了鱼死网破的关头,否则我是绝对不可能开枪的。

    谁知道这孙子会不会发个信号叫人上来支援呢亦或者这孙子出其不意的给我来一招呢?

    谁知道这房间里还有没有

    “真是拿你们这些后生没办法了,上来就上来呗,干嘛要破了我摆在这儿的局眼呢。”刘三爷的视线越过我落到了我身后的神台面前,只见他神色一黯便急步走到了神台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已经变作骨架的连体婴,接着唉声叹气的说:“这玩意儿很难弄到手的,好不容易摆了个招财局结果被你给破了”

    我没说话,提高了警惕,依旧盯着他。

    “算了算了,进来坐坐吧。”刘三爷无奈的摇了摇头,又笑着对我招了招手:“屋子里没别人,你可以放心的进来。”

    “我凭什么信你?”

    “进来了我就告诉你承何在哪儿。”刘三爷看了我一眼,一边笑着一边往屋子里走:“终南山上一棵松,树头朝着北边东,得卦得保终无碍”

    我听见他嘀咕的这些东西有点耳熟,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这孙子念叨的好像是卦辞,但具体是哪门的东西我还真听不明白,有机会了得去问问胖叔。

    “我今天起床的时候给自己卜了一卦。”刘三爷头也不回的说:“卦象说我今天有惊无险,似乎还有意外之喜,我觉得这卦象挺准的,你说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

    “姓易的,进来聊聊。”刘三爷说道,随即,人便彻底在我视线中消失了。

    我犹豫了半响,跟了进去,枪并没有放回原位,依旧握在手里。

    刘三爷这人是好是坏我可摸不准,可他确确实实是八号当铺的人,实在不行我进去就玩绑票,给他来个出其不意,吗的就不信了他们能不顾刘三的性命来弄我。

    话说回来,这孙子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进了屋子之后,我本来还算平静的表情,霎时间就变作了惊讶。

    这群盗墓份子可真不是普通的货色啊

    我身处的屋子面积极其广阔,毫不夸张的说,这屋子最少都有半个足球场大小,感情这栋大厦的顶层都被用来搞成这仓库了?!

    各位没看错,是仓库。

    从门边开始,一直沿着墙角过去,全都是两米多高的货架子,每个架子上面摆着的东西要么是用盒子装的,要么就是用一些布死死包裹着的,有的看上去已经存放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上面积满了厚厚的一层尘土,有的看起来是崭新的,就像是刚刚运送进来存放,总之这些东西看起来都异常的神秘。

    除开一些被亮在外面的古董之外,其他的东西貌似都被包装好了,估计他们平常出的货物其中有一部分就是这些玩意儿了。

    在屋子的正中间,摆放着四张皮质沙发跟一张大茶几,上面摆放着一套完整的茶具,刘三爷已经坐到了沙发上冲我招着手,脸上满是笑容。

    “过来坐吧,喝茶吗?”

    “随便。”

    见我落座,刘三爷也笑着夸了我一句有胆识,随即便自顾自的摆弄起了茶具,半响后才给我沏上一杯茶。

    “你想杀承何。”

    刘三爷品着茶水,淡淡的笑着,没等我回答他的话,他又说了句。

    “我能帮你。”

    昏暗的灯光将刘三爷的面貌照映得格外模糊,连他的笑容我都不确定是不是看明白了,这孙子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敌意,但我却是不相信他的这表现。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说着,没有喝他放在我面前的那杯茶。

    “帮你啊,当然了,就帮你这一次。”刘三爷摊了摊手:“我求财,但我不想插手到任何麻烦的斗争里,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帮老佛爷他们收拾你,更别担心我把你的位置暴露出去。”

    “不愧是算命的诶,明哲保身啊。”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刘三爷没在意我略有敌意的反应,直截了当的点点头:“没错,明哲保身。”

    “你为什么要帮我?”我皱了皱眉头,想起了师爷的某句话,忍不住问道:“还是说,你想让我帮你干什么,或者是,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没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任何东西或是任何事,它们之间都是有交易互换关系的。

    从来不会有毫无条件就帮助你的对手,记住这句话就行。

    以上的话都是师爷给我说的,记忆很深刻啊,毕竟师爷就是这么一个现实的人,纯属是给我活生生的例子了。

    “如果我说,我是想无条件的帮你,你信吗?”刘三爷好奇的问我。

    我摇摇头,用一种看傻逼的目光看着他,没说话。

    刘三爷估计也觉得是智商被我压制了,尴尬一笑,轻轻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清茶,笑道:“我确实是无条件的帮你,信不信由你了。”

    “不信。”我耸耸肩:“没有天上掉下来的”

    没等我说完,刘三爷笑了:“天上确实是会掉馅饼,哪怕这馅饼是别人扔下来的,你现在也得接住。”

    “什么意思?”我眉头皱得更紧了。

    “去年的今天,我出了一次门,然后遇见了某位高人。”刘三爷乐呵呵的看着我,眼里有着打量的意思,一字一句的说:“那人救了我一命。”

    “救了你一命?”我眼里的疑惑更加明显了,心说这孙子是在给我说故事会的故事还是咋的?就不能直接点切正题了?

    “没错,那天在路上的时候,我忽然被人叫住了。”刘三爷仿佛是陷入了自己的回忆,目光并没有再继续放在我身上,而是安安静静的看着茶几上的茶壶,缓缓道:“那真的是个高人,他叫住我之后,就跟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我救了你一命。”

    “啥?”我一愣一愣的看着刘三爷。

    刘三爷摊了摊手:“没错,他是说,我救了你一命,当时我也奇怪呢,心说这人是脑子有病还是怎么的,但是”

    说着,刘三爷脸上隐隐约约有了后怕的意味。

    “就在我前面,一个花盆忽然从楼上掉了下来,正巧砸在地面上了,如果不是我被那前辈叫住,恐怕我都”

    “指不定那人是看见楼上有人扔花盆呢?”我好笑的说道。

    刘三爷摇了摇头,说:“那人又说话了,刘三,你半年前躲的灾,今天你差点可就躲不过了,现在我又帮你躲了一次,你该怎么谢我?”

    我沉默了下去,知道这事不是那么简单了。

    “那天就我自己在外面,我还以为遇见了仇家来着。”刘三爷苦笑道:“谁能猜到那是个高人呢?”

    “如果我是你,我会觉得那是仇家安排来忽悠自己的。”我笑了笑,轻轻将手枪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位置不远,刚好我一伸手就能拿到,要是这孙子不听话想玩忽然袭击,那么他就死定了。

    “忽悠自己?”刘三爷笑道:“我一开始也这么认为,但是他说我半年前躲灾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人不简单。”

    “然后呢?”

    “他送了我一枚铜钱,说是让谢礼。”刘三爷将茶杯放下,无奈的说:“谁有帮了别人还送谢礼的?当时我也奇怪啊,但是那人就没跟我多说,直接告诉我,在今年的今天,有一个姓易的,要去顶层找一个叫承何的畜生,你该帮那人就帮那人一把,再告诉他一句,万事切勿操之过急,否则就得得不偿失。”

    “在今天?”

    “是啊,就是今天。”刘三爷说道:“那时候我就问他,给我这铜钱干什么?”

    “继续。”我强忍着好奇的表情,说道。

    “他说是挡灾用的。”刘三爷笑着:“果不其然,就在一个月前,那铜钱给我挡了一灾,在那次之后铜钱就碎了,看样子是不能再用了。”

    “命中注定的灾祸还能挡?”

    “不能挡,只能转移,转移到以后。”刘三爷无奈的说道:“很多人都知道挡灾这两个字,但谁又能知道,挡灾并不是彻底把自己命中注定的灾祸挡住了,只是转移到以后,可等到日后一不小心的时候,这灾该来的还得来。”

    *********

    为什么我还要早起呢,为什么我还要加班呢,为什么

    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自己老板能四肢健全的活到现在,昨天仔细琢磨了一下,我感觉这跟他每次安排我们加班后,腰间都会别着的那把西瓜刀有着神秘莫测的关系。